妖道角

霹雳魔封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魔封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长篇连载] 《神州侠影记之剑海情仇》 第251章 落下风萌生退意

[复制链接]

296

主题

8

好友

1687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544
鲜花
102
臭蛋
0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5-11-15
发表于 2017-5-27 09: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昊天院激烈的对决,基本接近尾声,恢复巅峰状态的上官布仁,欲先杀还有还手之力的独孤浪和淮阳子,再杀气空力尽的众人。
所以上官布仁出招再无保留,一出手便是至极之招。
“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摄魂灭灵——断魂回旋斩!”上官布仁大喝一声,随后只见他身形猛地腾空而起,手中的鬼刃摄魂剑在虚空之中一划,一道强势的剑气飞奔而出。
强势的剑气在虚空之中不断暴涨,幻化成了一柄巨型宝剑,凌空一斩,朝着独孤浪和淮阳子斩来。
同一时间,一阵若有若无的铃声响起,独孤浪和淮阳子二人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般,两人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黑暗之中一道剑芒缓缓的朝着两人而来。
两人的身体似乎停滞了一般,看着剑芒斩来,好似难以闪避一般。
显然两人在之前与上官布仁对战之际,消耗了不少真元之力,才会无形之中被上官布仁的摄魂铃声所扰,神魂被拉入了另一个奇异的空间,两人的神识虽是清醒,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犹如一块砧板上的肉一般,眼睁睁的看着剑芒朝着自己斩来,而自己却无法移动身形闪避。
绝望——
死亡一刻的绝望——
漆黑的空间内,突然间传来一阵孤寂的箫声,阵阵音波震碎了这个空间。
独孤浪和淮阳子被孤寂的箫声唤回了神识,巨型宝剑已经斩来,两人各自猛的一闪,避开了巨型剑气。
说来也怪,两人避开之后,巨型剑气就消失不见了。
待二人稳住身形后,巨型宝剑猛的掉头,朝着独孤浪和淮阳子再次斩来。
独孤浪和淮阳子同时一挥手,手中的宝剑挡住斩来的剑气。
哐当一声脆响,淮阳子手中的剑不堪重负,被硬生生的斩断。
独孤浪运足内元之力,奋力一挡,将剑气之力化解,但是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大,所以虽是化解了剑气,但是依旧被余劲所伤,口中突然涌出了一口鲜红。
“果然厉害——”独孤浪心中不由的惊叹道。
就在这时候,虚空中传来一道响亮的诗号:“一萧一剑随意念,剑道争锋无留恋。孤峰凉亭观云涌,古道西风剑萧寒。”
诗号声毕,但见一白衣飘飘之人,踏着流风,缓缓的落在了残垣断壁之上。
“天罪之剑——剑萧寒!”上官布仁口中不由的喊道。
剑萧寒一道,空气突然像是凝结了一般,一股摄人的寒气袭来。
“上官布仁——我儒门且是你造次之地——”剑萧寒冰冷的声音道,听他的言语,已经知道他心中充满了愤怒。
话音落,剑萧寒一双冰冷的眼眸环视了一周,看了看众人的状况随后接着说道:“欺人太甚——”
“哈哈哈——你有阻止我的能为吗?”上官布仁大笑道。
“一试便知——”剑萧寒没有多说,而是右手在虚空中一划,后背上的宝剑内闪出一道剑气,直奔上官布仁而来。
上官布仁轻轻挥动手中的鬼刃摄魂剑,挡开了飞来的剑气。
“就只有这点能为吗?”上官布仁嘲讽道。
剑萧寒没有回答,而是右手一挥,后背上的神罚天罪缓缓的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了一圈,缓缓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宝剑在手的剑萧寒,将剑锋一横,身形一闪,朝着上官布仁而来。
上官布仁见状,也是毫不示弱,身形猛的一闪,迎着剑萧寒而去。
顷刻间,两人便交织在一起。
强者与强者的对决,只听见剑锋相交的铿锵之声,还有四处飞溅的火花,以及两道不断闪烁的残影。
一刻钟的时间,两人之间的对决已经过了数十招,显然是一副平分秋色之像。
一旁的赫天君和独孤浪各自身上有伤,看着两人的对决,也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关注,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
随着时间的流逝,上官布仁体内的元力消耗严重,应对的有些开始吃力,所以剑萧寒慢慢开始占得上风。
上官布仁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血煞如来战力已失,而自己的内元消耗严重,再战下去只能落败,所以他决定退走。
上官布仁的身形,慢慢的靠近血煞如来。
而一旁观战的独孤浪似乎知道了上官布仁的意图,手中的剑锋一划,一剑封住了上官布仁的退路。
与此同时,赫天君也是身形一闪,挡在了下山的道路上。
上官布仁一双伶俐的眼,看了看三人道:“就凭你们,也想杀我,天真——”
“今日便是你殒命之日——”独孤浪沉喝一声,将手中的剑锋一横,准备迎接上官布仁之招。
“那就先杀你——”上官布仁说话之际,身形已经朝着独孤浪而来。
他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剑锋已经刺向了独孤浪,独孤浪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剑挡开上官布仁的攻击。
就在这时候,剑萧寒的剑锋也朝着上官布仁刺来,上官布仁面对着两大高手的联手攻击,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身上也被剑萧寒手中的神罚天罪划出了一道血痕。
上官布仁看了看胸口上的血痕,双眼之中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气,同时口中大喝一声:“不可饶恕——”
显然,上官布仁有些懊恼,刚才就不应该管血煞如来的生死。若是自己独自离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赫天君已经封住了下山的道路,自己要离开有些困难。
“看来只能如此了——”上官布仁心中暗自盘算着。
忽然间,上官布仁左手一扬,取出了控制血煞如来的铃铛。
上官布仁的意图十分的明显,他要用血煞如来牵制众人,以求自己能全身而退。
阵阵诡异的铃声响起,受伤的血煞如来感应到铃声,依旧是坐在原地不动。不过他的表情狰狞,显然是十分的痛苦,这是他第一次抗拒这道铃声。
上官布仁脸上露出了一股惊讶的神色道:“怎会——如此——”
这是血煞如来第一次抗拒自己的指令,其实他并不知道刚才血煞如来全力对抗三道强势力量之际,已经影响到他体内的禁止之力了。
所以,此刻的血煞如来已经开始抗拒这股力量,上官布仁觉得有些奇怪,所以他强崔内元,贯注在铃铛之中,诡异的铃声再度响起。
诡异的铃声异力增强了不少,血煞如来体内的禁制也随之增强,所以他难以抗拒,最终缓缓的站起身来,反手在虚空之中一握,紫华无檀剑顿时飞向了他的右手。
手握宝剑,血煞如来身形一闪,来到了上官布仁的身前,挺身挡关。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周身怨念之气环绕,犹如来自修罗炼狱的杀神一般。
“血煞如来,杀了他们——为我开道——”上官布仁沉喝一声。
听见上官布仁的指令,血煞如来将手中的剑锋一横,身形猛地一闪,朝着赫天君杀来。
很明显三人之中,赫天君这一点相对薄弱,而且此刻的赫天君已经深受重伤,显然是难以应对血煞如来的这一击。
危急!危急!血煞如来满身杀气,剑锋直指受伤的赫天君,意在为上官布仁开道,他的这一击是否会成功呢?赫天君是否会因此而丧命呢?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关注下章。
“一生能有几多情,一生能留几多情。不是有情不留情,倒是有情别无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1-22 16:59 , Processed in 0.06337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