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魔封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魔封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长篇连载] 降道 妖花四季城篇之剑花风云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局外争锋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27

好友

1819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205
鲜花
420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3-10-25

妖道角作家妖道角

发表于 2017-6-21 16: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于此同时杏花领易主的消息很快传遍关注此局的各方势力。
   
      凌光城,崇晖圣岸之内,一间即使是上午却依旧昏暗的房间内,同样是两个人,同样是一盘棋,只是原本的黑衣人已经换成了白衣人,而他们二人之间的那盘棋也以与之前大不相同,黑白争锋之势以入水火,但黑子局势却是倾危,大有被白子全盘围杀之相。
   
       而这局面,在红衣人看了手中方才得到的信件落下一粒白子之后,整个局面黑子所有落在白子围圈之外的黑子也全数难逃升天。
   
       白衣人看着眼前的棋局不由笑道:“这次的这盘棋,可真是越下越有意思了。”
   
       红衣人放下手中的信,拿起一边的茶壶吸了一口后回应道:“那是因为对弈的人不同了。”
   
       白衣人用手指比划了一下眼前的黑棋,语带无奈道:“棋局至此,我都不禁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选错了边。”
   
        红衣人同样无奈的耸了下肩头叹道:“唉!既然选下了,那就只能下到最后。”
   
         白衣人点点头,看着棋局的他随后同样发感叹道:“这一手烂棋是要如何救啊?”
   
         红衣人不答,只是摇了摇手中已经空了的茶壶,随后起身走到水壶旁给自己的茶壶加了水之后继续喝了起来。
   
      “眼下这局势,不仅复杂,弄得不好下棋的人,反倒会变成棋子。”白衣人靠在椅子上懒散的道。
   
        此时加完水,重新回到位置的红衣人看着瘫散的白衣人闻言不禁发笑问道:“你何时也变得这般沮丧了?”
   
         白衣人靠在椅子上,仰头对这房顶喃喃道:“也许太久没回故乡了吧!”
   
         听闻此语的红衣人,眼神中也透出一丝黯淡,不过这种黯淡只是在他眼内一闪即逝。
   
          这时白衣人似乎也感受到屋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闷了不少,便立刻直起身子道:“好了,故乡总是会回去的,我们还是先着眼眼前的事吧!”
   
          红衣人闻言也再度露出笑容问道:“看来你有计策了?”
   
          这时白衣人也拿起手边的茶壶喝了一口后道:“谈不上什么计策,只是这茶泡的多了味道终归会变淡,与其不停的往里面添茶,还不如换一壶新茶。”
   
         红衣人举起手中的茶壶看眼之后,再度看向坐在自己对买你的白衣人问道:“你是要弃子了吗?”
   
         白衣人摇摇头道:“弃子倒不至于,毕竟用了这么久了,但不能弃子,难道还能换盘棋吗?”
   
          红衣人听了这番话,不由起了几分兴趣问道:“那你是要弃局?”
   
          白衣人撇了撇嘴答道:“与其总是收拾残局,还不如自己亲下一局。”
   
          “现在介入是不是太早了一些?”红衣人虽没直言反对,但这番话语却也表明了他的担忧。
   
           然而白衣人却是摇摇头指着眼前的棋局道:“我知道你不想介入其中,但是这盘棋若非对方不是想我们介入,这局怕早就已经结束,现在不是我们想不想介入而是不得不介入了,不然多年的筹备只怕白费。”
   
            看着眼前棋局红衣人陷入了沉默,沉默中他翻覆思索,不过最终好似还是认同了白衣人的说法道:“我们所剩的棋子已经不多了。”
   
             白衣人似早已知道红衣人会认同他的看法,即刻回道:“对方也不见得还剩多少。”紧接着白衣人又从棋罐中拿出一粒棋子道:“何况我们还有一颗关键的棋子还未用呢!”
   
           红衣人从白衣人手中接过那枚棋子看了看,眼中的闪过的一丝决然但也是稍纵即逝,而后红衣人将棋子落在棋盘上一处快要被彻底白子围住圈内道:“就目前的局势而言,只怕这粒棋子现在也不好过啊!”
   
          而白衣人则又再度从棋罐内拿出一粒黑子按在了白子围口上,随后道:“那我们就得抢在他被吃掉之前,将他救出。”
   
             看着白衣人落下的那颗黑子,红衣人再度陷入沉默,许久之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唉!”叹气声中似涵纳继续不甘,但红衣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白衣人的计划道:“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
     
      随后红衣人起身走向自己的书桌,同时白衣人也起身上去替他磨墨,并笑道:“你就别叹气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这么打算了,只是一直再等我给你下决定罢了。”
   
        被同伴看穿的红衣人只是苦笑一声,并未多说什么,而白衣人见此却是转身看向那粒被子按在白子围口上的黑子接着开口道:“那粒棋子用在此时不是正好吗?”
   
            白衣人的话让红衣人停下了笔,目光也随之转向那颗黑子,语带不甘道:“他本该发挥更大的价值!”
   
             “确实!”白衣人点了点,随即又开口道:“不过眼下局势瞬息万变,你所等待的局面对手并不一定会给你,所以我们还是要学会把握当下!”
   
             红衣人不语,接着将书信写完装好递给白衣人后道:“另外让绝念也过去,确保计划顺利。”
   
            白衣人结果信件无奈苦笑一声后道:“他一定又要抱怨了。”
   
            红衣人同样表情显露无奈道:“也不差这一两次了不是吗?”
   
            白衣人微笑无言,拿着信件欲离开房内时,目光却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棋局。
   
           “怎么了?”红衣人见此疑惑道。
   
            白衣人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好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心情稍微有些激动!”说完,白衣人收回目光走出房间。
   
            来到屋外的白衣人,远眺着西南方向喃喃道:“这种布局的手法,你终于出手了?”
   
            ……
   
            在林中路上,商萍翳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中漂浮的云朵,似思索着什么。
   
          “怎么了?”策阴阳疑惑问道。
   
            商萍翳收回目光回答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天太安逸了。”
   
            策阴阳被商萍翳的回答,弄得有些糊涂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好在商萍翳立马话题一转道:“算算时间,王青痕应该已经到杏花岭下了。”
   
          “看见杏花岭易主的他会怎么想呢?”策阴阳询问道。
   
            “以他那狂妄自负却又胆小精细的性格,他只会回翠波弯,用他那多年贩卖人口所积攒的资金人脉谋求东山再起。”
   
           听了商萍翳的回答,策阴阳想起了之前他的布置不禁故作感叹道:“遇上你,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啊!”
   
           对于策阴阳的调侃,商萍翳凝重的面庞终于得以稍缓。
   
           突然商萍翳眉毛一挑朝策阴阳问道:“好友,你觉得我的气运如何?”
   
         面对商萍翳这突来一问,策阴阳微微一愣,随后笑答道:“本来挺差,不过遇到我之后,还算可以。”
   
         听此回答,商萍翳不由笑道:“那接下来这场赌局,就全托好友洪福了。”
   
          策阴阳闻言不由起了一丝兴趣问道:“你又赌了什么局?”
   
          只见商萍翳昂首望天长叹一声道:“忠奸人性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3-22 04:53 , Processed in 0.06233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