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魔封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魔封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长篇连载] 降道 妖花四季城篇之剑花风云 第一百七十章 冬主问杀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27

好友

1819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205
鲜花
411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3-10-25

妖道角作家妖道角

发表于 2017-6-25 09: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杏花岭,东南十里,王青痕与叶腾涛主仆二人拖着伤躯,艰难的翻过山岭。
   
     “统领,那一万多兄弟,咱们真的就不管了吗?”叶腾涛面含苦痛再度问道。
   
       王青痕站在山岭之上遥望北方,其实他又哪里舍得这么多年苦心经营下来的一支大军,那可是他几乎全部的心血,更何况带兵的还是还是他最为看重的大将金扶松,但奈何事已至此,他又能如何。
   
       “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料到秋默笙与西部军那帮混蛋竟然会突然一下全都倒向了殊不见,其实我早该想到他们那么名目张胆的前往草华山必然是有所算计,但是却没料到这算计的对象竟然是我,殊不见,这一次算你们两兄弟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王青痕面色铁青,此时的他虽然狼狈,但复仇之心,却是烧的比任何时候都火热。
   
        “统领您……?”
   
        叶腾涛看着王青痕的样子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寒意,想说些什么,但刚说到一半却被王青痕很不赖烦的打断。
   
       “别说了,现在若是杏花岭还在我手,会落得如此地步?”王青痕怒声呵斥道。
   
        面对王青痕的呵斥,叶腾涛条件反射的缩着身子连退两步,然而他的这个反应却是让王青痕更加愤怒,然而刚想发火的他,突然安静了下来。
      
     看着王青痕突然的转变的,叶腾涛心中虽然害怕,但还是忍不住的出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统领?”
   
      然而王青痕立即做一个让他安静的手势,下一刻王青痕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
   
      “喝啊!”
   
       一声大吼,王青痕回身一枪,挡下一记雄浑掌劲,轰然一震,让一旁的叶腾涛一屁股摔倒在地,脸上只剩惊恐。
   
       “谁?谁?谁?”
   
        叶腾涛左右观视,看着岭下的林子,只感觉到处都是敌人,同时语无伦次道:“埋伏,完了……全完了,死定了…死定了。”
   
        反观此时的王青痕虽然面色难看至极,但是却没有丝毫畏惧之色,看着自己枪头蒙上的那一层薄霜,王青痕冷冷一笑道:“美人,你还不死心吗?”
   
         “美人?”叶腾涛愣了一下,随后连忙站起,攥紧手中长枪对着四周的密林大吼道:“是何宵小,还不出来受死。”
   
          “宵小之名,在两位面前,冬某实在愧不敢当啊!”
   
           听闻此生,王青痕的脸色再青几分,可以说完全黑了下来,要说他方才的冷静,来自于他以为对方是之前的古瑶霜,因为古瑶霜以身中五蚕毒,他无所畏惧,但此时对方的声音非但不是女性,还支撑冬某,王青痕却是以知来人真实身份。
   
         “冬家家主,寒江飘雪冬舟渡!”恶狠狠的吐出的这几字,是王青痕心中已经不能再用绝望或者是愤怒来形容,而是两者交杂之下所产生的拼死一搏。
   
          “独冻孤舟百载,湮灭圣儒千世。今朝风云又炬,还看寒江飘雪。”
   
          诗尽一道寒霜之气席卷整片山岭,寒气之后,只见一人踏着晶莹大地,渡步而来。
   
         “王统领,久见了。”
     
         飘飞的衣带,锐利的目光,儒雅的身姿之下是夺人生息的寒冽,随之脚步停,杀意灌入寒气,冷冽更慑心骨。
   
         面对慑人寒气,王青痕巍然不动,冷冷一笑竟是毫无之前的胆怯。
   
        “自从玉松岩身亡以来,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你的消息,还以为你早以在那场内乱之中以身殉主。”
   
         对于王青痕冷嘲,冬舟渡儒雅依旧笑问道:“王统领忘记了吗?影花部向来以任务为要啊!”
   
         “任务?影花部向来听命玉松岩,可你们的主子……。”说道这王青痕突然停住了,因为在这一刻看着冬舟渡那不变的笑容,王青痕之前所有想不通的事好似突然明朗串联,随即再度冷声道:“原来如此,难怪秋默笙与西部军会在一瞬之间全部倒向殊不见,原来这一切都是玉松岩的安排!”
   
         冬舟渡似赞许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是,也非全是,安排却是城主下令的的,但计策却是另外一人定下的。”
   
         “是谁?”王青痕怒声问道。
   
         冬舟渡微微一笑道:“一个你相当熟悉之人,滴水人!”
   
          王青痕闻言,连退数步不敢置信的喃喃自问道:“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此时冬舟渡再言道:“就因为是他,所以你的每一步,每一个选择,每一个念头都在算计之内,所以我才能在此地等到你。”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啊!”
   
         仰天一声狂吼,王青痕双目通红扬枪杀向冬舟渡,口中更是不断喊道:“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你这个骗子,我要杀了你。”
   
         只见冬舟渡运使身法奇特,王青痕每次看似已经捅在他身上,但是却都是幻影,再连续躲开王青痕数招之后,冬舟渡看准一个空门,随即浩掌一击直袭胸口,王青痕顿飞数丈,朱红飞溅。
   
         “王青痕,栽赃污垢,私贩人口,结党私营,临阵脱逃,起兵谋反,五罪并列,罪无可赦,依法当…斩!”
   
         条条罪状,字字沾血,“斩”字一出,肃杀的寒风之下,冬舟渡气势凛然,一步一步如生死判官一般负手走向王青痕。
   
        然而王青痕却是毫无惧色,反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要判我罪,也要有命执行,你以为方才的空门真是我不小心露出的吗?”           
   
         冬舟渡闻言停下脚步,冷视王青痕不语。
   
         王青痕见此笑意更胜:“此时你可是感觉气血上涌,调气不顺?”
   
          就在王青痕无比得意之刻,只见冬舟渡突然极招上手,浩气一掌。
   
          “碎冰掌!”
   
           猝不及防的一击寒掌,王青痕还未反应之际,再糟一记重击。
   
          再糟重创的王青痕此刻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离自己并不远的冬舟渡道:“你……怎会?”      
   
          冬舟渡缓缓抬起方才打在王青痕胸口的右掌问道:“你是在寄望吗?”
   
          只见冬舟渡的手掌之上覆着一层薄冰,冰上有数个黑色的小点,正是王青痕胸甲上的五蚕毒。
   
         “你以为你的那点小把戏当真无人知晓吗?”
         
         “你以为你与西南毒林海的生意往来藏得很隐蔽吗?”
     
          “你以为罪恶满盈的你,今日单靠这小小蚕毒就能逃出升天吗?”
   
          “愚蠢!”
   
         一步一句,字字诛心,“愚蠢”两字一出,冬舟渡气势一变,绝杀之态,斩恶之心,随着周身爆散的寒沙,势行到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1-22 17:01 , Processed in 0.06141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