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魔封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魔封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长篇连载] 两眼相对已无言——节选自《神州风云变》

[复制链接]

297

主题

8

好友

1694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547
鲜花
109
臭蛋
0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5-11-15
发表于 2018-5-28 20: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别无情 于 2018-5-28 20:26 编辑

洛秋山上,茅草屋内。
萧天涯按照南山书生的提点,正在闭目凝神,开始修炼儒门内功心法。
沐心禅站在茅屋外,看着山顶上的茫茫云雾,心中若有所思。
忽然间,茅屋的门开了,南山书生缓步走到了沐心禅身边,轻声道:“好友——若是想去看看,就去吧——这里有我!”
“你……”沐心禅转过身,看了看南山书生,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所以立刻起手咏唱佛号:“阿弥陀佛……出家人四大皆空,我早已经与尘世做了了断。”
南山书生听了沐心禅的话,已然知晓自己的猜测无误:“原来你……”不过话说道这里,他却不知该说什么了。自己总不能鼓励一名和尚前去找尼姑吧!这不是乱了套了吗?
也许两名出家人之间,有着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所以南山书生沉默了,将他的目光移到了他处。
“阿弥陀佛……”听了南山书生的话,沐心禅的心不再平静,随后接着说道:“我与她尘缘已断——”
“她……”南山书生其实也很好奇,但他又不好追问,所以只说了一个字,有将话吞了回去。
沐心禅的智慧他又且不知南山书生的意思,所以长叹了一声:“哎……事情是这样的!”
有些事情,埋藏在心底,就是一段扰人的烦恼,找到了倾诉对象之后,能将尘封的往事吐露出来,也许会快活一点,也许内心才能平静。
沐心禅的话语,将南山书生的思绪带到了久远之前。
久远之前,风云岭乃是由两大家族掌控,这两大家族正是东山蒙剑门和西山月刀门。
两家的实力基本相当,所以为了争夺风云岭主宰之位,经常大打出手,双方也是互有损伤。
不过后来双方家主经过多次会晤,达成了共识每隔三年在风云阁上举行比武大会,优胜的一方便可以执掌风云岭三年。
自此以后,蒙剑门和月刀门再也没有爆发过战争,但是两家为了争夺统治权,自然是少不了明争暗斗。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家虽是同处风云岭,基本上是没有往来,除了有什么大事发生,两家重要人物便会在风云阁会面,共商解决问题之法以外,其他时候两家基本上就是仇人。
虽然两家有条约的约束,不至于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但是小规模的斗殴还是时常会有的,只是双方心中皆有数,打架归打架不会弄出人命而已。
蒙剑门出了一名剑法高超的天才,正是蒙剑门掌门蒙天云的长子,也是蒙剑门少主蒙少峰。
不过,蒙少峰似乎醉心于剑道,经常外出游历江湖。
一日,蒙少峰游历至洛秋山,一路上欣赏着洛秋山的美丽景致。
忽然间,小树林中传来一阵打斗之声。
“有打斗之声——前去一观!”话音落,蒙少峰身形一闪,已然来到了传来打斗之声的所在。
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手中握着两把银色的小弯刀,正在与十多名手持各种异样兵器的壮汉交手。
蒙少峰一看,那十多名壮汉,有的手持大刀,有的手持宝剑,还有的手持狼牙棒,甚至还有人手持开山斧……
这些人纷纷穿着兽皮大衣,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人,像是本地的山贼。
白衣女子手中不断的挥舞着两把小弯刀,身形不断的闪烁,穿梭在众壮汉做组成的杀阵之中,显然是险象环生。
毕竟白衣女子看起来要娇弱许多,而众山贼身形魁梧,手中的兵器挥舞之间,已经彰显了他们的力量十足。
蒙少峰见状,没有丝毫犹豫,随即一挥手,后背上的宝剑顿时在手。宝剑在握,蒙少峰身形一闪,已然进入了站圈。
得到了蒙少峰的相助,白衣女子很快反败为胜,两人更是合力诛杀了这十多名山贼。
“多谢少侠出手相助!”白衣女子一双水灵灵的眼,看着蒙少峰致谢道。
蒙少峰仔细的打量了白衣女子,一袭白衣,衬托着她那美丽容颜。也许是因为眼前的女子太美了,所以蒙少峰的眼眸被吸引了,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似乎有些失魂。
“少侠……少侠……”一连喊了两声,白衣女子脸上泛起了点点红晕之光,也许是被蒙少峰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蒙少峰听见了白衣少女的声音,立刻定了定神道:“姑娘——不必如此客气!江湖儿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此乃稀疏平常之事!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小女子月慈心!不知少侠……”月慈心似乎有些害羞,看了蒙少峰一眼,随后又将目光移向了他处。
“原来是月姑娘,我姓蒙草字少峰,你可以叫我少峰——”蒙少峰看着月慈心道:“这些人是?”
“蒙公子——慈心有礼了,这些人乃是洛秋山上的山贼,我也是偶然遇上他们打劫山下村名,所以才追杀至此,不想被山上下来接应的人围攻,幸亏蒙公子出手相救——否则我可能就——”月慈心说话之际,那双深情的眼眸又偷偷的看了看蒙少峰。
“原来如此——除恶务尽!相请不如偶遇,我随你一道杀上他们的老窝,一举将这伙山贼消灭,断了他们的祸根,也算是为村名做一点好事,如何?”蒙少峰笑着说道。
“如此甚好——”月慈心点了点头道。
言罢,二人一起杀上了洛秋山,斩杀了山上所有的山贼。
……
也许是两人之间的偶遇,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情愫,后来两人相爱了,一起共闯江湖路。
一日,两人同时接到一封家书。
“峰——我接到家书,要回家处理一些事情!”月慈心一双依依不舍的眼,看着蒙少峰道。
“慈心——我也接到家书,需回家一趟!”蒙少峰看着月慈心道。
“那即是如此,你我便各自回家,处理好事情之后,再来洛秋山相会吧!”月慈心深情的看着蒙少峰道。
蒙少峰缓缓的将月慈心搂在怀中,随后点了点头回应道:“恩……这里是我们相识之地,待处理好家事之后,你我再此相聚——”
两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洛秋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
……
五月初五,艳阳高照,风云阁上,擂台比武,正式开始。
……
那一天,蒙少峰和月慈心见面了,两人同时走上了擂台。
甫见面的那一瞬间,两人脸上皆露出了惊讶神色。
擂台中央,对峙的人——不语。
擂台中央,对望的人——无奈。
擂台中央,相对的眼——无神。
风吹拂着对视的人,本应该拔出的刀剑并未出鞘。
“开打啊——怎么不拔刀剑?”
“擂台比武开始啊!为何台上两人不动?”
“是啊!打啊——”
台下观战的人,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所以纷纷大声的喊了起来。
而主席台上观战的人,也开始有些着急了,蒙剑门掌门蒙天云率先站起身来,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另一边,月刀门掌门月白琳也站起身来,一双怒目死死的盯着月慈心和蒙少峰,同时冷哼了一声:“哼……”
也许是听见了母亲的声音,月慈心看了看主席台,随后又看了看蒙少峰。
蒙少峰与月慈心一个眼神交汇,彼此已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各自一挥手刀剑顿时在握。
刀剑在握的两人,随后身形一闪,顿时相交在一起。
“你——”月慈心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出来。
“无奈——”蒙少峰叹了口气。
两者身形交错的一瞬间,两双深情的眼眸之中,透露出了内心的万般无奈。
两者身形不断闪烁,手中的刀剑不断相交。
铿锵之声不断响起,耀眼的火花不断闪耀。
蒙少峰手握宝剑,挥洒自如,每一剑皆一气呵成,似有千斤之力;月慈心手握双刀,游刃有余,每一刀皆大开大合,犹如行云流水。
家族的利益,两人的情愫,孰轻孰重,两者心中似乎早已有了觉悟,所以两人出手皆没有丝毫保留。
毕竟两人之间的这一战,乃是这场武斗中,最为关键的一战,前两场的对决,双方各自一胜一负。这一战的胜败,将决定两家族命运,所以两人心中也是十分清楚,唯有刀剑上见真章。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者之间的交锋已然过了上百个回合,依旧是难分胜负,战况显然是进入了缠斗。
擂台下的众人,也是看的十分过瘾,毕竟这么多届擂台赛以来,今日这场比武,可谓是交战时间最长的一场比武了。
蒙剑门和月刀门两位掌门,也是悄然站起身来,其实两人的心中比擂台上的两人还要紧张。
而擂台上交战的两人,彼此凝望的双眼,似乎在传递这两人之间的情愫,各自手中的刀剑,虽然是不留余地,但是绝对没有下死手,每一招皆是点到为止。
这场比武,从中午持续到了下午,一直没有分出胜负。
也许是两人战斗时间过长,体内真元之力流逝也很严重。
傍晚时分,两者终于停手了,同时将手中的刀剑,仍在了地上。
“峰——”
“慈心——”
也许是两人已经尽了全力,以至于此刻已经气空力尽,扔掉了手中的刀剑,才感觉原来放弃比武是那么的轻松。
也许在这一刻,两人终于看清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所以两人几乎是达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擂台上已然是他们的二人世界,所以两人缓缓的走到了一起,同时张开了双臂,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两个相拥的人,他们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对方,所有观战的人,皆已经消失不见。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两人停手的那一刻,擂台下便开始骚乱,众人大声的呼喊。
“为何停手?”
“怎么不打了?”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主席台上的两位掌门,同时站起身来。
“少峰——”
“慈心——”
“孽障——”蒙天云大声叱喝道。
“蒙天云,你们家那臭小子,竟然敢勾引我家慈心。”话音落,月白琳手一挥,两把小弯刀顿时在手,宝刀在手的月白琳身形一闪,已然朝着蒙天云而来。
蒙天云的注意力在擂台之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月白琳的举动。月白琳的刀锋斩来之际,蒙天云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已经为时已晚了。
虽然蒙天云身形一偏,避开了致命一击,但是依旧被月白琳的刀锋所伤。
“可恶——”蒙天云被刀锋所伤,怒气暴涨直接骂道:“死老婆子,分明是月慈心勾引少峰,你还敢先动手伤我!”
说话的同时,蒙天云右手一挥,一柄银色宝剑顿时在手。
“强词夺理——”月白琳一声大喝,手中的刀锋再次朝着蒙天云而来。
擂台之下,蒙剑门弟子和月刀门弟子,见双方掌门已经开打,所以纷纷挥舞着手中刀剑,已然战成了一片。
风月阁擂台赛,已然演变成了一片混战。
而擂台上相拥的两人,被一阵杂乱无章的兵器相交之声惊醒,无奈两人已经是气空力尽,想要阻止悲剧的发生,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两人眼睁睁的看着双方弟子厮杀。
“停手——”
“不要再打了——”
“不要啊——”
蒙少峰和月慈心二人,撕心裂肺的大声吼道。
但是没人听他们的,众人手中的刀剑,还是不断的挥舞,风云阁上已然被鲜血染成了一片血红。
再看主席台上交战的两人,月白琳偷袭蒙天云得手之后,已然占得上风,乘势将蒙天云打的节节败退。
蒙天云有伤在身,所以只能招架,跟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也许是杀红了眼,所以双方皆是将先祖立下的契约,抛到了九霄云外。
月白琳眼前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举斩杀蒙天云,从此一人独霸整个风云岭。所以月白琳手中的刀锋,丝毫不留余地,招招夺命而来。
蒙天云挥舞着手中的剑锋,拼命抵抗月白琳强势的攻击,但是身上有伤的他又怎能招架的住。
月白琳一阵疯狂攻击之下,蒙天云已然落败,身上又增添了几处血痕。鲜红不断的顺着伤口往外冒,蒙天云身形不停摇晃,握剑的手也开始有些颤抖了。
只见月白琳身形一闪,手中的刀锋一划,一道强势的刀气直接斩向了蒙天云,蒙天云身形不断的摇晃,面对着飞来的刀气,他只能用力一挥手中的宝剑,将飞来的刀气挡开。
不过就在这时候,月白琳犹如一只燕子一般,身形猛的腾空而起,直接一刀斩向了蒙天云。
蒙天云刚刚挡开了剑气,还没回过神来,月白琳的刀锋又迎面斩来,蒙天云只能奋力抬剑一挡。
只听见哐当一声作响,强势的一刀迎面压了下来,蒙天云本来就身形摇晃不定,所以直接被强势的刀劲压得跪在了地上,同时感觉虎口一阵酸麻之感,顿时鲜红直流。
“受死吧!”月白琳一沉沉喝,同时左手的刀锋一挥,直接一刀斩向了蒙天云的首级。
手起刀落,蒙天云的首级顿时落地。
月白琳提着蒙天云的首级,一声沉喝:“所有蒙剑门弟子听着,蒙天云已死,蒙剑门已灭。从今以后,风云岭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人群之中,蒙少峰已然恢复了些许元力,听见月白琳的话语,已然是愤怒至极,右手一挥宝剑已然在手。
就在这时候,一双强有力的手拉住了他:“少峰,你现在去等于送死,随我离开——”
话音落,两人各自身形一闪,悄然消失在人群之中。
随着蒙天云被斩首,风云阁上恢复了平静,众多蒙剑门弟子被斩杀,因为他们不愿意投降,所以落得一个被屠杀的下场,而月白琳也因此成为了风云岭永久主宰。
……
一个月之后,月白琳被刺杀身亡,而杀她之人正是蒙少峰。蒙少峰杀了月白琳,算是报了杀父之仇。但是月慈心的杀母之仇,又当如何?
月白琳身亡后,月慈心身为月刀门继承人,本应该继承母亲主宰之位,但是她却悄然离开了风云岭。
……
洛秋山,孤峰上。
一处断崖绝壁,蒙少峰傲立在此,对着茫茫云海,心中若有所思。
忽然间,一道白色身影,踏着沉重脚步,一步一步的朝着孤峰而来,来者正是月慈心。
听见脚步声,蒙少峰缓缓转过身。
两双对望的眼——无语。
也许此刻的无语,才是彼此最好的选择。
默默不语,两双眼眸之中,缓缓的涌出了水花。
过去的一幕幕,不断的浮现在眼前,两人的相识相知,再到相爱……
从不曾想过,彼此的相爱,会是这种结局……
冷风吹过,内心冰凉,锥心刺骨。
对峙眼神,没有仇恨,唯有无奈,唯有遗憾……
沉默了许久,蒙少峰右手一挥,地上的宝剑缓缓飞了起来,朝着月慈心飞了过去。
月慈心那双饱含水花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蒙少峰,什么话语也没说,因为她知晓蒙少峰的用意。所以她慢慢的抬起手,接过虚空中悬停的宝剑,剑锋对着蒙少峰,一步一步的朝着蒙少峰走来。
蒙少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神的来临。
宝剑一点一点的接近蒙少峰的胸口,一剑刺入他胸口的那一瞬间,握剑的手颤抖了,这一剑她无法刺入。
因为眼前的人,乃是她心中的唯一;因为眼前的人,乃是她心中的挚爱。
但是,命运捉弄,彼此相爱的人,却永远也无法在一起,而且成为了仇人……
“啊……”月慈心手腕一抖,剑锋回转之间,已然斩断了自己的三千青丝:“命运捉弄,你我之间,竟会是这种结局!三千青丝已断,从此恩怨尽散!”
哐当一声,宝剑落在了地上,月慈心双眼饱含着水花,转身披着散发,一阵急奔离开了孤峰。
……
洛秋山,茅屋外。
沐心禅的故事讲完,南山书生感慨道:“想不到好友你,还有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是啊!命运捉弄,我与慈心之间的这段孽缘,只能用这种方式了断。”沐心禅点了点头道。
“可是她既然离开了洛秋山,为何又去而复返?”南山书生一脸不解的看着沐心禅,随后又接着说道:“难道是因为对你之情并未斩断?”
听了南山书生的话,沐心禅起手回应道:“阿弥陀佛……出家人四大皆空,好友切勿开这种玩笑。”
南山书生摇了摇头:“非也!我这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这——”沐心禅看了看南山书生,迟疑了片刻之后道:“一切自有定数——”
“哈……”南山书生笑了一声:“定数——我看你心中自有定数,若是心中仍有牵挂,那不妨上山一观!”
言罢,南山书生转身,走进了茅屋内。
“阿弥陀佛……”沐心禅起手咏唱佛号,耳边还回荡着刚才南山书生的话。
……
水月庵内,佛堂之中。
了心师太端坐在佛像前,左手捏着念珠,右手不断的敲打着木鱼,正在念诵《多心经》。
忽然间,一名小尼姑,缓缓的走了进来,对着了心师太行礼喊道:“师尊……有位高僧来访!”
了心师太停了下来,整理了自己的缁衣,对着小尼姑道:“请他进来吧!”
“是……”
说罢,小尼姑转身,离开了佛堂。
片刻之后,沐心禅在小尼姑的带领下,缓缓的踏入了佛堂。
“大师请——”小尼姑对着沐心禅道。
“有劳——”沐心禅礼貌的说了一句。
随后小尼姑便转身离开了佛堂。
佛堂内,两眼对望的那一刻,了心师太心中不禁一惊,眼眸之中一种叫泪水的东西,不断的往外冒。
身为出家之人,本已经断了七情六欲,却不知为何这一刻,自己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让这股水花流出。
两人对视了数秒,沐心禅率先打破僵局,对着了心师太道:“阿弥陀佛……贫僧沐心禅,见过师太……”
说这些话的时候,沐心禅显得十分淡定,但是其实他内心也有波动,只是并未表现出来而已。
“佛门高僧……斩罪佛牒——沐心禅!”了心师太双眼迷糊的看着沐心禅,随后起手接着道:“阿弥陀佛……贫尼了心,有礼了——佛友——”
说完,了心师太眼角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往外流了出来。
沐心禅见状,上前一步问道:“你……还……好吗?”
“托你……之福,一切安好!”了心师太抹去了眼角的泪痕,那双水灵灵的眼眸看着沐心禅道。
此刻,似乎时间停止了一般,整个佛堂显得异常安静,似乎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没再说话。也许这种情况,便可用此时无声胜有声来形容。
久别重逢的恋人,如今各自遁入空门,斩断了三千烦恼丝,也就斩断了一切红尘执念;对于过往的情愫,也许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出了心间。所以此刻的他们,再也不知该对对方说些什么?
情也好,仇也罢!一切皆已随着青丝落地而消亡了,一切皆已随着佛灯相伴而淡忘了。
“你若安好……贫僧也不便打扰!阿弥陀佛……”对望了许久,沐心禅起手道。
言罢,沐心禅缓缓转过身,朝着门外而去。
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犹如当年的分别一般,也许这一去就再无相见的那一刻,但是他还是走了。
了心师太的心,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过去的一幕幕,不断的浮现在她的眼前。
当年的月慈心与蒙少峰初次见面,那种感觉早已经不复存在;当年月慈心与蒙少峰一起闯荡江湖,那种逍遥快活的日子早已成为了回忆;当年蒙剑门与月刀门之间的仇恨,似乎也已经变的很淡很淡。
当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当年?
沐心禅缓缓的离开了,看着沐心禅远去的背影,此刻的了心师太似乎又成了当年的月慈心:“峰……”
也许是她喊的声音太小,远去的蒙少峰没有听见,所以并没有回头。
也许是当年的蒙少峰听见了,但是如今的尘世唯有斩罪佛牒沐心禅,所以并没有回头。
也许……
人生就是由许多也许组成的,人的一生有太多太多的也许,不过也许仅仅是也许而已。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
过了片刻,了心师太也许才会过神来,起手咏唱着佛号:“阿弥陀佛……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三千青丝已断,从此恩怨尽散!既然缘分已尽,你又何苦执着?了心——了断红尘于心,这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吗?为何这一刻……你……看来是我该离开之时了!”了心师太自言自语道。
言罢,了心师太走出了佛堂,朝着后院而去。


后续未完……
本文节选自《神州风云变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一生能有几多情,一生能留几多情。不是有情不留情,倒是有情别无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3-20 11:50 , Processed in 0.06721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