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靖玄录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靖玄录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7集:无常魅影,刀剑轮回

[复制链接]

51

主题

1

好友

85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8
鲜花
13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7-27 08: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10819.894.jpg

       前情提要:(1)无情葬月治疗过程中邪灵入髓;(2)丹阳、泰玥怀疑无常元帅身份并定计一石二鸟;(3)涂万里弑师被戚寒雨误杀;(4)霁寒霄出场;(5)贼人闯入星宗欲窃取天师云杖;(6)泰玥遇无常元帅袭击。

       1.“无常真身”,泰玥丹阳计擒无常
       泰玥皇锦遇无常元帅袭击,审判字条写着“包藏祸心 当诛”。(这张和前面出现过的四张字条不同,是从右向左写的。前面四张字条,姚百世的第一张和戚寒雨的第四张字迹相近,骆千秋的第二张和冶云子的第三张字迹相近。细看其实五张字迹都不一样……)
       二人交手,无常元帅多闪避,泰玥使出“大地之罚”,却发现五行定位没反应,人似乎不在阵中,是幻术。无常元帅以翎羽袭向泰玥,泰玥感觉到刚猛劲道,以“大地之壁”抵挡。(就是说无常元帅翎子攻击是假相,实际武器不是柔软的翎毛,是硬物。)
       从江边打到江面,泰玥欲使无常现真身,“点三清,开天光,雷旨泣神方”(可能是阴阳古秘录,飞渊以前用过“点三清,开天光,纸鹤起舞,遨游八方”),无常元帅终于现出实体武器(好像是戏剧中常用的鞭,剧中还是第一次出现吧),破阵反伤。
       画面转到明昭晞。逍遥游养的鱼跃到岸上,不好的预兆。浪飘萍和逍遥游交谈,萍叔表示愿替逍遥游跑一趟学宗,逍遥游说静待其变,萍叔称泰玥的主张(推迟天元抡魁)传得太快有鬼,逍遥游称泰玥自称已参透传说中的“九字诀”,也许这是她不是被钓的鱼,是钓鱼的饵。(话说你们俩真是拿了剧本在看戏吧,明明隐居还什么都看穿。这一段相当于两个人在解说泰玥丹阳引出无常元帅的谋划。这里提到的“九字诀”可能也和之前两人提到阴阳学宗专长在“字”呼应。
天地金光期刊人物介绍 浪飘萍.jpg

       其实蛮想看萍叔出手的。LOF上看到天地金光期刊的高清扫图,原图出自LOF“努力赚钱娶舞驾三郎的葉柒”,见图片水印,终于知道萍叔的武器叫“一醉横头”,听起来是他经常靠着的那条板凳。有点期待萍叔拿板凳打架,想想就很带感。说起来,金光比较有日常生活气息又突出角色特点的武器还不少,像北冥觞的戏珠,冷秋颜的算盘……嗯,也不多,还有别的吗?)
       切回泰玥无常战场。泰玥抓到无常头上的翎子,“九明圣火,日月在抱”破其幻术遮掩。(这里旁白说“日月合明”应该也是在暗示丹阳和泰玥的合作。话说这招是不是“九字诀”?老实说这个术法在“字”的体现上不是很突出,可能并不是前几集逍遥游提过的“字”的传承。如果这个就是“九字诀”的话,可能“九字诀”的每一招名称第一个字都是“九”字。“九”是阳数之极,此处这一招的“火”也是阳属性,猜这个“九字诀”有没有可能全都是阳属性的术法。按传统的男女体质阴阳划分,不知道泰玥练这个是不是强练的,会不会有隐患。按逍遥游的说法,“九字诀”是传说中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阴阳学宗内已经很久没人练成了,又或者是有很大隐患才会失传。随便想想。)
       一只大桨(就是“棹”了)攻向泰玥。(和前面泰玥感受到的“刚猛劲道”呼应。)太微幻飞出,挡下这一击,丹阳侯现身。无常元帅也现出真身,是西江横棹,丹阳侯称“果然”。
       二人合战西江横棹。两人自觉无法单独取胜,丹阳让泰玥争取一瞬,泰玥使出“移魄摘魂”,丹阳使出“一指断欲,难返蓬瀛”碎其胸骨。二人合力擒拿。(回头看泰玥的“移魄摘魂”是真的强,西江精神正常且意志力强也难抵抗,更何况月了,她是不是在医治月时动了手脚还真不好说,虽说当时的表现好像主因是持之不败的感应。
       丹阳侯这里用的应是前面提过的他的绝学“三指诛仙”中的一招。这一招是“断欲”,可能还有两招是“绝情去爱”什么的?丹阳侯展示了绝学,也确实够凶残,难怪苍苍不肯学。)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01344.561.jpg

       泰玥指责丹阳不趁她使出“移魄摘魂”时直接攻击魂魄。(说来也是,太微幻是可以直接伤及魂魄的吧,但合攻时丹阳侯就没用太微幻。他仍有所保留。相较之下,泰玥前面听丹阳侯让她争取一瞬时的心理活动表明她用移魄摘魂是冒险,但丹阳侯还在保存实力,也难怪她会不高兴。)丹阳则表示这是回敬在酒铺布饵时她突然出手的一掌。(看来上一集我的感觉没错,在酒铺当着众多路人说推迟天元抡魁的事确是事先计划好的,但泰玥出手不在计划之内。泰玥当时可能是真的被丹阳的话戳到痛点了,但当时的话有点莫名其妙,并没有以前无数次互怼措辞激烈,就算是泰玥认为丹阳讽刺学宗无人,也好像不至于那样动怒。现在看来泰玥当时出手可能有一半是故意的,她并没有怒到想打人的地步,但反正是演戏,机会难得,不打白不打,她确定为大局考虑丹阳侯不会真和她大打出手,打完还可以借口是为了演得更逼真而搪塞过去,事实上丹阳侯在泰玥出手后的表现也确实不符合他一惯的表现,真的忍让了。然后,丹阳侯就在这里报复回来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想说,你们俩都是一宗领袖了,小孩子吵架过家家吗?不过蛮好玩的。也确实能体现他们的性格特点,泰玥表面圆融实则有点小心眼儿,丹阳顾全大局也睚眦必报,好像两人差不多。)泰玥称如果西江用的是刀他们至少会死一个,丹阳则表示那就要问他为什么不用刀了。(就是说这一战泰玥丹阳虽是布计在先,但实际上以身为饵确实冒了很大风险,单打独斗他们都不是西江的对手。不过,在知道西江横棹不用刀的前提下,丹阳侯不直接杀西江横棹而是活捉是对的,相比之下,泰玥希望他直接对魂魄出手就有点欠考虑了。毕竟西江横棹是刀宗的人,就算定罪,背地里私刑处决也不符合正常程序,二打一,就算拿生死交关误杀来当借口也说不过去。更何况,西江和两人两宗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他死不死、怎么死其实对两宗的利益没有任何影响。杀,徒生嫌隙,可能激怒刀宗破罐子破摔;不杀,给刀宗留了面子,这样顺势质疑刀宗天元抡魁的参赛权时,刀宗更无话可说。总体来说,玥泰比较意气用事,也有点短视,丹阳则确实是一心在为星宗争取更大的利益,判断比较精准。
       总述一下,丹阳侯和泰玥皇锦抓到无常元帅是西江横棹这件事,钓鱼和被钓的是哪一方,还不一定。首先是西江横棹狙杀泰玥皇锦,然后是丹阳泰玥早有计划钓出无常元帅,但从过程与结果来看,更有可能整个这件事也在对手的计划之中。因为过程太顺利,对手太配合了,丹泰想钓鱼,就真的钓到了。西江横棹武功高于两人,两人都表示单打独斗没胜算,甚至西江横棹用刀他们也会死一个,依之前几次无常元帅逃跑的经验来看,虽然不一定是同一个人,但功力应该只强不弱,纵然是在两个人的围攻之下,他要跑,也跑得掉。再就是无常命案中存在的疑点,千金少以戚寒雨诱敌那一次,西江横棹是有不在场证明的,无常元帅出场的每一次用的具体招式是不完全相同的,现场留下的字条的字迹也各不相同,不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很大。还有一点很奇怪,西江横棹既然不希望天元抡魁重启,覆舟虚怀的宗旨既然是颠覆天元抡魁,为什么偏偏是在听到天元抡魁要推迟之后行动,这不是应该正合他们的意吗?因此,西江横棹也是饵,或者至少是弃子。
       对手抛出西江横棹的原因或目的,稍微推想一下可能有以下几点:其一,形势所迫,不得已应战,涂万里的行动使得覆舟虚怀暴露在四宗面前,四宗必会追查,这件事必须有一个了结,或者必须有一个人来转移四宗注意力;其二,止损与补过,涂万里加入覆舟虚怀的事,他见到的那个兀者有可能就是西江横棹,这件事出了大纰漏,西江横棹对涂万里的死可能也有负疚,所以西江横棹要亲自解决问题,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其三,主动出击,转移视线,麻痹敌人,掩护其他行动,比如紫微星宗那边的行动,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批人同时进行的;其四,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挑衅,或者对手本就计划这样推动,那么就要从这件事挑起的事端来看了。丹泰的合作直接目的是将刀宗排除在天元抡魁之外,四宗开始为天元抡魁不择手段了,这还只是开端,一旦开始,后面可能还有更不堪的手段。四宗的人开始直接碰撞,结下新的仇怨,就有可能引爆旧的仇怨,战乱再起。
       虽然无常元帅现真身,但关于他的谜团仍在存在,甚至差不多是毫无进展,反而加深了疑惑。二十年前的无常元帅且不论。回头来看本档凶案中出现的五次无常元帅可能是谁,看武功:第一个死者姚百世,死于刀法术法结合;第二个死者骆千秋,没详说;第三个遇袭的是冶云子,用了杀死姚百世的招式,第三个和第二个时间非常接近,可能是同一人;第四个遇袭的是戚寒雨,这次使用了剑宗的武功,西江横棹有不在场证明;第五次也就是这一次,刀法术法,是西江横棹。与被害者相比,武功基本上可以碾压。现场字条的字迹不同,粗看第一、四次字迹相近,第二、三次字迹相近,第五次又不一样,细看都不相同,可能是道具的差异,不能作为依据。杀人动机,如果就是为阻止天元抡魁,勉强说得通,也和西江横棹阻止寒雨参赛的表现对得上,但第五次,动机恰好相反。不过话又说回来,杀刀宗的参赛者来阻止天元抡魁实际上没什么用啊,其他宗还是会参加,这个动机本来就很薄弱。因此,简单点分的话,有两种可能性比较大:一种,依据武功,除了第四次是别人,其他四次都是西江横棹,第四次恰好用了剑招,目前出场的角色的话,霁寒霄有点可疑;另一种,看动机,只有第五次是西江横棹,前四次都是别人,至于是一人还是多人就不知了,不过会刀宗武功而且武功高到一定程度的人并不多,所以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如果是弃车保帅的话,那么后续无常元帅会沉寂一段时间,但应会再次出现;如果是为了挑衅或者引起恐慌,无常元帅很快再度出现也说不定。
       目前所知的道域暗流的一些行动,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批了,暂且列在一起吧:无常元帅杀人,看起来是为阻止天元抡魁;风逍遥遇袭,目前不清楚原因,可能关键在无情葬月身上;上一集邀请霁寒霄的人,原因不明,可能关键在天之道身上;本集窃取天师云杖,看起来也是为阻止天元抡魁;本集西江横棹扮的无常元帅狙杀泰玥皇锦,看起来是因为对方要推迟天元抡魁。有矛盾之处,就可能不是同一势力,或者同一势力但目的不单纯。
       不知道对手想干嘛是看剧非常郁闷的事。忽然想起佛劫篇吃故事的妖怪了,最早出现这个的时候可有想到地门的真相?但那个故事毕竟铺垫很长,它作为悬疑要素的时候主线故事并不是它,而当时主线里有明确的矛盾双方和斗争目标;一旦它成为主线,地门的真相也就很快揭露了。这一集无常“真身”揭露算是阶段性成果了,小高潮,但整体故事展开真的是看得瞌睡,考虑先攒一攒,不追剧了。)

       2.“无常悲舞”,西江横棹因果了结
       二人将人押回刀宗,交给刀宗处置。冶云子本想借西江横棹之事拔除千金少宗之位,但无人响应。因西江横棹与戚寒雨的关系,丹阳和泰玥要求取消寒雨参赛权。冶云子赞成并提出延期之事,丹、泰表示那只是为引出无常元帅而放出的风声。冶云子认为刀宗若失天元抡魁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便改口摆出天师教诲反对取消戚寒雨参赛权,并倚老卖老胡搅蛮缠,最终使得丹阳和泰玥按下此事。(这一段其实应该说是三方博弈了吧。丹泰的目的是将刀宗排除出天元抡魁;千金少是要保刀宗参赛权;冶云子是想拉千金少下台自己上位。丹泰和千金少的诉求是非此即彼的,没什么可说的,冶云子则比较灵活。冶云子的诉求其实是不合宜的,不出让刀宗的利益,他不会有外援,但出让刀宗的利益,他上位又没实际利益了。其实冶云子可以出让刀宗利益来换自己上位,这是个好时机,就是典型的“卖国求荣”了。但他没这么做,而是与千金少达成了一致,相当于“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就说明他的上位的诉求并不只是针对刀宗宗主之位,而是神君之位,宗主之位可以慢慢来,但天元抡魁不能失。最终的结果,只有千金少诉求得成,其余两方都没成。但其实,冶云子没有让自己利益最大化,其实他可以用一致对外来和千金少交换自己上位,但他相当于拱手相让了。丹泰也是,可以用支持冶云子来换取刀宗的退让,但他们直接无视掉冶云子了,最后冶云子转向千金少,他们不得不退让。说这么多废话,其实是想说,人是复杂的、多面的,追求的目的也不是单一的、一成不变的,人不总是理智的,也不是总能做最优选择的。
       至此,试图理解冶云子这个人的目的和他的思维方式,似乎落在一句“总要敬老尊贤,总要有伦理”上比较能说得通。他觉得因为他最年长,吃过的盐比别人吃过的米还多,走过的桥比别人走过的路还多,更能“贯彻天师道”,所以他该当宗主,该当神君。而他强调的“伦理”,可能也是更重于“长幼有序”这点。
       【这段无关本集内容可以不看】【说到这个,在这一档正式展现道域之前,我有根据《墨武》提到的零星内容想过道域究竟是什么样的社会结构,它存在着怎样的特殊的社会矛盾。甚至玉千城和琅函天怎么能一拍即合精诚合作这么多年,为什么汲汲于掌握道域极权,若说没有政治追求,就只是忘今焉最后盖棺定论的“贪权”,很难取信。《佛劫》雁王拦欲星移的时候也说了“自以为投奔光明,却堕入更大的黑暗,这是你们墨家十杰的通病,药石罔效”的话,所以我觉得忘今焉应该也有虽然不一定完全正确但一定是针对道域社会现实的理想。然后这个问题还是落在“天元抡魁”的制度上了。剧中最早也最详细地说到这个是俏如来向南溟广虚两人问道域的情况,其特别之处就是以年轻人的资质定神君归属,也就是说,道域某宗掌令能当上神君不是他自己能力让人信服,而是这宗有少年天才。这一点本身就很容易激起矛盾,但因为神君并无实权,不能直接号令道域,所以矛盾也就不那么明显了。还有一点就是十二年一次、十八岁为限的遗珠之憾,总有人会很不幸地赶不上这比赛。而且每个人的成长进度本来就不同,天才神童固然有,但大器晚成的也是不少的,以十八岁定终生也不公平。所以,最后我猜想玉千城和琅函天致力的是不是废除以“天元抡魁”为基础,以“无为而治”为核心思想的现有制度,建立一个结构更为稳固的集权国度。又因为九算之中忘今焉年岁最长,涉及自身利益,我觉得他会不会也想改变“重少年人未来的潜力而轻老年人过去的社会贡献”这个社会现象。其实这些问题在本档目前展现出的矛盾冲突里都有一定体现,所以,暂时还是不把“覆舟虚怀”理解为动乱道域的反派组织吧,但看后续怎么演。】
       冶云子在这里还是有亮点的,不过也有点过于真实,神烦。个人觉得这一段里冶云子说得最好的一句话是对丹阳侯说“你若不服,叫颢天玄宿来讲啊”。虽然他的出发点可能就只是倚老卖老,没想那么多,但仔细想想,这话能让丹阳闭嘴不是没原因。搬出颢天玄宿,正是向丹阳侯挑明你不是宗主,在这种事关天元抡魁的重大问题上,你话语权不够,至少,不知会颢天玄宿就自作主张是对星宗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宗主的不尊重。如果真的让颢天玄宿来做决定,依他的心性又会怎么做呢?丹阳侯一想师兄肯定不会答应,最好别让他操心这事,还是徐徐图之吧。于是乎,“哼,你配吗”。)
       地牢中,西江横棹向寒雨交待后事,都是生活琐碎。(好虐……也许我的虐点不大一样,觉得琐碎之中更见温情。想起曹操死前“分香卖履”的事了。又想起玄狐投炉前的“其实我不想死,但是我想活下去”。)寒雨说只是暂时,能洗清嫌疑,西江横棹要寒雨不要逃避现实。(认罪了。)寒雨说冶云子为他洗清嫌疑的事(无常杀寒雨那次),西江横棹说瞒过冶云子耳目很容易。(这件事是依然存在的疑点,西江横棹或许是某一次或某几次的无常元帅,但不是唯一的一个,甚至有可能先前作案的都不是他。这么说大概就是一人承担罪责不出卖同志了。)寒雨提出疑问,父亲一向不愿他参加天元抡魁,没理由杀百世、千秋,西江横棹说“参不参加,选择权在你,但即便我愿意你去,也不希望你赢”,寒雨不解,西江说将来自会明白。(这句话可能是西江横棹透露出的有价值的信息。一种理解,有赢就会有输,西江是因为自身的失败经验而不希望别人经历同样的痛苦,不希望寒雨给别人带来痛苦自己也难过;一种理解,与组织的目的有关,他背后的组织会在天元抡魁上做手脚,赢的人会陷入巨大灾难。)
       千金少到来,说只要他供出几个人名,他就可以保他性命。(大概是只要供出几个其他宗的人,这事就有转机。)西江横棹拒绝了,说狙杀泰玥是事实,他脱不了罪。西江横棹要求看啸穹。(这里好怕他自杀。但……)谈及往事,称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伤痛,但听闻天元抡魁再启后他就决意走这条路了。(这句也有透露出一点信息,如果西江是“覆舟虚怀”的人,那么“覆舟虚怀”应该存在很久了,但沉寂多年,直到天元抡魁再启才开始行动。这个有可能是对应“覆舟虚怀”颠覆天元抡魁的宗旨,但也可能只是表相,天师云杖的回归、天元抡魁的重启有别的什么重大契机。)千金少说他依然活在三十年前的擂台。(没走出阴影。)西江托孤千金少。寒雨指责他抛下自己不负责任,跑开。(此时两人都知道他已抱定必死决心了。)
       千金少说他做这些人生也不能重来,西江说“或者可以”,称天之道已回,要求与天之道再比一场,称会给他一个交待。(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唉……)其间千金少问他从哪里得知天之道回归的,西江没说。(天之道回道域的事,四宗明面上的人,风逍遥、逍遥游、浪飘萍知道,剑宗的人包括霁寒霄知道。不过,早在覆舟虚怀第一次露面时,病养生那两人交谈时就说到了该回来的、不该回来的,表明他们已经知道了。观众的视角来看,比起怀疑剑宗内部有覆舟虚怀的人,反倒是把天之道叫回来的逍遥游更可疑。但是以千金少的视角,如果通过这个消息去推敲,将矛头引向剑宗的可能性更大。)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02852.224.jpg

       离开地牢之后寒雨悲伤哭泣,千金少安慰。(BGM是《雨落千川》……我哭。感觉自己真的乌鸦嘴,前几集夜话中玩笑说云销雨霁的结果也可能是雨落千川、云散高唐,现在好担心接下来霁寒霄和霁云那边也出事。)千金少告知西江要求与天之道比试之事,会通知其他三宗,时间未定,地点在昔日天元抡魁比试的“道源迷津”。(“道源迷津”这个名字倒是很适合西江横棹,也不知他能不能在迷津之中找到路。
       总述一下,西江横棹无常元帅身份的一些疑点,前面已经说了,就只简要说一下对西江横棹这个角色的感受。或许就像剧中千金少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始终没走出三十三年前那道坎。
       寒雨给千金少跑腿干活要收钱,给千金少送鱼要收钱;后面遇到涂万里那次买酒时,店家多给一点酒,他都坚持要补足钱;本集和寒雨交待后事,还特别提到要给哪些店家还钱。和亲近的人之间的关系都有点淡漠,对欺凌他的冶云子等人也没有特别的憎恶,与陌生人之间平淡如水,体现出一种“我和这个世界互不相欠”的感觉。觉得好耳熟,想不起来了,是哪个金光角色说过类似的话?
       有明显情绪起伏的几次:千金少提到“西风横笑”这个名字,他生气了;寒雨比武赢过涂万里,他没有为寒雨高兴,而是为涂万里担心,后来还特别去开导涂万里;与风逍遥见面,说外面的世界不好吗,为什么要回来。能引动他情绪的,差不多都有天元抡魁有关系,西风横笑是出战天元抡魁时过去的自己,能够与天元抡魁受害者共情,风逍遥离开道域也和天元抡魁有关系。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有过美好的日子,但是天元抡魁重启结束了一切。他唯一的逆鳞就是天元抡魁。
       所以,最后他要求决战天之道,我更愿意相信是“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提出这个要求,并没有别人任何图谋,他就只是想重来一次,然后结束一切。这一战之后,若能放下过去,是解脱;若不能,力战而亡,也是解脱。最后出战时,他拿的武器仍是桨,说明他还是放不下。如果最终他能再度拿起刀,可能才是真正解脱;若不能,纵以死解脱,也是悲剧以终。个人猜测,他最后可能会放下桨,但不会再拿起刀,因为过去的无法回头。
       回头再看第五集,风逍遥明明急着找人去医治月,剧情却还是突然插入了与西江横棹会面的一段。那一段非常突兀,但剧情还是那样编排了,当时就觉得剧情那样安排可能是因为再不见面就没机会了,以为是为后面的反目做铺垫,但没想到不是反目而是死别。)

       3.“浩星归流”,不速之客欲夺云杖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03203.485.jpg

       紫微星宗镇天台,一群蒙面人欲夺天师云杖。颢天玄宿称能扛一招不死就不杀他们。颢天一招“浩星归流•化星归源”,除为首的蒙面人之外尽灭。为首者接近天师云杖并使出“极道星流掌”(后面颢天丹阳提起才知道是敌方使出的,剧中还以为是这个人在说颢天玄宿的招式呢),颢天又出招攻向为首者。此人星宗武学被颢天看出,后又使出剑舞剑诀,最后逃离。(颢天玄宿这招,总觉得动作套路有点像“轮回劫”啊。占了一半标题,就一招,分分钟结束,意犹未尽啊。为首的那个人,被认出星宗武学之后才使出仙舞剑诀,感觉像是有意混淆视听,说不定是星宗之人。宗主还真是说到做到,为首的那个人一招没死,真就任他逃了。可能也会是个线索。)
       问心、无愧赶到。颢天玄宿认为能知道天师云杖在镇天台的只有四宗高层,而且能算准丹阳侯不在的时机,这群人不简单。(好像还不只是趁丹阳侯不在的时机,上一集最开始出场时说了没想到颢天会提前回到星宗,应该也知道天雨如晴带其余弟子去了留神岩,三垣都不在。就是说他们本来是准备趁高手都不在的时候突袭的,只是没想到颢天玄宿提前回来了。上一集已经说过了,别的情报都准确,独不知颢天玄宿已归,说明应该不是目前留在紫微星宗的人,若是星宗弟子,可能在去留神岩的那批人之中,也可能提供情报的是星宗弟子,带人袭击的不是。)颢天下令不得声张,对宗内弟子也保密。(此举可能是对星宗内部产生怀疑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后面哪个弟子无意间说出这次遇袭的事,就很有可能是内奸了。这一集无愧的表现也很奇怪,说了好几次“走火入魔”,上一集也是故意把苍苍的事告诉宗主,也说了“走火入魔”。上一集说丹阳侯捏死蝴蝶也就算了,这一集夺天师云杖和走火入魔有半毛钱关系吗?该不会上一集她是故意引走宗主的吧。也可能“走火入魔”是无愧的新形成的口头禅,就像看到无力改变的现状时说“疯了,大家都疯了”那样子。不过看问心的反应,她好像是突然才开始说的,而且上一集问无说要给颢天玄宿送药时那句“走火入魔”和这里的两次说得比较奇怪,有没有可能是中了什么术法啊?有点担心她是不是中了类似“荻芦飞花秋带杀”那样的灵言术法,说够几次“走火入魔”后就会身亡。不过中了“咒命七罡字”之后人说出相应的字都是无意识的,这里好像并不是。先数一下,上一集是说了两次“走火入魔”,这一集这里说了两次。)
       九天银河,颢天玄宿把弄坏的玩具蜻蜓的翅膀修好。(会做玩具的宗主!我想自己做一个这种重心玩具当道具,用什么当重心材料比较好啊,铁吗?)苍苍说梦话也在说不想练功。颢天去给他盖好了被子。

       4.四宗决意观战,铁公子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04514.633.jpg

       剑宗,皓苍剑霨找敖鹰投诉天之道不认真教霁云。敖鹰让他把意见投入旁边的“请宗主明察”意见箱,原来莫离骚“穿要最好,食要最贵,饮要最雅,使唤门徒目中无人”,已引起剑宗上下不满。(忍众怒了。都是被慕容府给惯的!不过没关系,和西江一战用实力说话后会改善吧。)敖鹰称该庆幸银剑玄老不在,否则两人内外交迫就难办了。(看来银剑玄老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可能冶云子第二。)最后的结论是为了大局忍了。(小王的忍字诀学一下。剑霨抱怨莫离骚叫他“皓呆”时很有爱,大概就是说又说不听打又打不过无可奈何心灰意冷算了随便你吧。二当家叫“皓呆”感觉比叫宗主“獒犬”友善多了。)
       笑残锋到剑宗商议与天之道一战之事,敖鹰不希望在天元抡魁之前再生事端,让莫离骚自己决定。莫离骚虽称“我的人生不是为他而活,更不是为了三十年前的天元抡魁而活”(赞同这句话,没人会永远在原地等你,失败的阴影还是只能自己走出),但笑残锋请他成全武者尊严,莫离骚最终答应以天之道的身份与之一战。(二当家也不是完全不近人情吧。不知道这句“武者的尊严”是否让他想到慕容烟雨啊。)
       莫离骚希望霁云观战,对他有利。(依四宗天元抡魁选手的实力,是可以从高手对决中学到不少东西了,也可以开阔视野和心境吧。)
       敖鹰去见霁云,见他剑法大有长进,忽又见剑法狠厉摧花,好像看到了霁寒霄一样。敖鹰问霁云是否委屈,要听心里话,霁云称想的确怨恨自己只能困于花园,也想遨游四方。敖鹰自觉揠苗助长不应该,顺势让霁云外出观战。(霁云的剑法有了两种风格,有点担心他太过压抑。出一趟门像放风真的好惨,想起上学时全封闭管理了,家长送饭跟探监似的,说起来霁寒霄来见儿子不就像探监吗。希望这次之后霁云的环境能得到改善吧。四宗的教育方法真的一言难尽,刀宗是失败即废物,剑宗是全封闭管理,阴阳宗和紫微宗更像填鸭型教育,希望都能改善一下。)
       剑霨和敖鹰交谈,为让霁云观战担心,敖鹰称近来发生的事让他担心这样培养霁云会让他成为另一个霁寒霄。(话说霁云的成长环境、培养方式要比较也应该是和天之道比,就不担心培养出第二个目中无人的天之道,反而担心变成霁寒霄那样。霁寒霄是做影子太久,走不出来,而成了反社会型人格,霁云只是成长环境过于封闭,情况不同吧。)剑霨称也是依据传统,而传统能存在必有其价值。(说到“传统”,天之道在第一次见敖鹰时听到霁云的情形就说了一句“莫非是剑宗传统”什么的,敖鹰有点生气,可能也有反思吧。)敖鹰称杂草并没有价值,对于传统,该去芜存菁。(在对待传统的态度上,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对的吧。反观现实,却一直有鼓吹传统文化糟粕、开历史倒车的情形。想对宗主说,谁说杂草没价值了,明明扯一把杂草就可以拿来烹制“地狱恶魔茶”。笑~期待宗主思想改变之后能烹一杯好茶。)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05233.009.jpg       
       紫微星宗,苍苍在星河划界玩颢天玄宿修好的蜻蜓玩具,问心无愧督促其练功,苍苍称反正练不练师叔都会生气,学丹阳侯说话。(这里无愧“走火入魔”+1.总共说过五次了。)
       丹阳侯的弟子青冥忽然出现,对苍苍出手但并未伤人,并冷嘲热讽。苍苍害怕青冥。无愧拿青冥超过年纪无法参加天元抡魁的事反击,被问心制止。(星宗内部矛盾啊。看苍苍和青冥的交手,苍苍基本上是没出手,或者说来不及出手,只在闪避,但也闪避不开。青冥出手重,而苍苍没什么战斗经验。不知道苍苍火力全开能不能和青冥一战啊,按理应该是可以的。)
       天雨如晴•舒远心出场。(诗号:天洗星辰万里雾,雨转时晴千江舞,如得天市辅帝座,镜照仁心德载物。诗号算是谐音藏头诗,“天雨如晴”四个字,同时把她的“天市垣”的身份和持“天市镜”的“镜”也嵌入其中了。前两句是写景,第三句是说天市垣的地位当然也是人在星宗的地位,第四句是说天市镜的功能和人的性格特点。话说三垣里面天市垣好像不是“辅帝座”的,代表的是平民,太微垣才是。不过在紫微星宗的地位,应是颢天丹阳为主,天市为辅就是了。颢天玄宿诗号:银涛波冷,掌中紫微云阵卷;星海沉沉,颢天无际一人还。丹阳侯诗号:开天沌始辟元神,幻海犹存一梦身。道岸巍峨归太易,玄黄缥缈共飞辰。这三个人的诗号,个人觉得丹阳侯的写得最好。星宗三垣,颢天丹阳的诗号都有不太吉利的暗示,而前导预告中紫微垣卷开阵时用天市镜的是苍苍,让人不禁担心天雨如晴的安危,不过她的诗号没这个倾向。)如晴先关心苍苍,要他劳逸结合。(不逼迫苍苍练功,难怪苍苍会想她。看来如晴和丹阳之间就苍苍的教育问题有矛盾,前面丹阳提到如晴的时候有表现出不屑,他们可能不太融洽。)就青冥脱队先行的事进行了批评,无愧想向师叔告状被问心制止。(青冥在师叔面前还是比较乖顺的,看来如晴在星宗威望不错。不过,青冥脱队独行究竟是在什么时间,有没有可能星宗的内奸是他?他因年龄之故不能参加天元抡魁,应该也是覆舟虚怀想招揽的对象。)
       如晴携苍苍去浩天神宫见颢天丹阳。问心无愧交谈中提到青冥很得丹阳侯看重,如晴和丹阳关系不太好。(这里无愧“走火入魔”又+1.共计六次。)
       丹阳向颢天说起西江横棹无常元帅的事。颢天也提起有人夺天师云杖之事,并称因为对方会使“极道星流掌”怀疑过丹阳,因他人在刀宗才能排除。因对方能使两宗武功,丹阳怀疑是覆舟虚怀的人。丹阳不高兴师兄怀疑自己,转而怀疑如晴。(声音应该不容易伪装,如晴大概可以排除。)
       如晴携苍苍到来,丹阳询问其行踪,排除如晴嫌疑。(丹阳能和泰玥斗嘴斗得这么好,看来是平时和如晴斗嘴练出来的。)
       颢天玄宿决定和丹阳侯一同带苍苍去观战。丹阳侯有疑虑,颢天心意已决。星宗由如晴和青冥镇守。(确实不妥啊,才有人闯入,转眼双擘都离开,何况可能有内贼。感觉星宗要出事。但也可能是个示弱诱敌的机会。如果夺杖之人真的趁这个机会行动,合理怀疑先前西江横棹被擒是在为此事创造机会,而之后约战天之道也是。不过感情上我还是比较倾向于西江横棹约战天之道没有这个主观意图。丹阳侯的担心可能一方面也是为苍苍的安全。)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05817.878.jpg       
       阴阳学宗,檐前负笈和凯风弼羽说起西江横棹之事。士心不大关心(其实刚听到两人约战时的表现还是挺关心的),觉得西江横棹可怜,觉得天元抡魁根本没举办的必要。(话说士心可千万别被覆舟虚怀拐跑了。)
       正享受闲暇时光,泰玥现身,要求士心与她一同去道源迷津观战。檐前负笈留守阴阳宗。独眼龙也前去观战。独眼龙和檐前负笈交谈中提到万雪夜被泰玥皇锦赶走了,独眼龙称她可能已离开道域了。(终于提到刀妹了。那个,泰玥赶走刀妹究竟是个什么心理哦,还是当场赶走,一点也不符合表面圆融的特点啊,她是不是真的对独眼龙有意思?好吧,刀妹又失踪了。应该不至于遛个粉就退吧,而且没找到送信的人,应该不会放着不管,可能还在刀域别的地方。)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10351.191.jpg       
       西江横棹在牢房中回忆与天之道一战,败后天之道说“你确实是天才,但是天才也有层次之分啊”。(寒雨打败涂万里时他也想起过这句话。)
       覆舟虚怀的病养生二人带人来刀宗救西江横棹(刀宗内部还有他们的人,看来四宗中低层被发展了不少),发现牢门没锁但西江横棹没走很吃惊。(千金少故意的,但西江横棹没走,已存死志,也是不负义。)西江横棹表示只能陪他们走到这里了,并让他们转告【铁公子】西江横棹已死。覆舟虚怀的人离开。(这么看来,西江横棹被擒更有可能是他出于自愿、配合组织的计划,并不是弃子,或者说虽然是饵,但组织并没有放弃他。会来救人,说明这个组织内部是比较团结的,轻易不会牺牲同志。反过来看,正因为轻易不会牺牲,但这次却让西江横棹冒这么大险,说明这件任务很重要,可能是重大计划。这里也正式称他为“兀者”了,当初见涂万里的人可能就是他。前面提过“兀者们”,说明“兀者”不只一人。
       提到了新的名字“铁公子”,看来有可能是覆舟虚怀的最高领导人。我晕,第一反应是铁骕求衣,当然没可能吧。终于有一点进展了。以下纯属猜想:怀疑人选一,前导预告中武罗刹提到的已经来到道域的“亡祀”,鬼市的高手之一,“最险遇亡祀”;怀疑人选二,鬼尊,或者说鬼尊椅,不知道鬼尊椅是不是铁做的啊;怀疑人选三,慕容府失踪的老五慕容危,以针为剑的那个,这个纯属瞎想毫无依据;怀疑人选四,还没出场的寄鲲鹏,毕竟也是翩翩公子形象;怀疑人选五,不知道具体是谁,不过曾经扮成前面出现过的无常元帅出场过。此外,我在想,有没有一件什么比较常见或者不常见但很有特点的物品,有一个特殊的称谓,俗称或者黑称什么的,就叫“铁公子”的?然后这人经常拿这件东西,就有了这个代号。不过已出场或者介绍过的角色里好像想不到这样一个人或者物。还有一点,由“铁公子”联想到“铁公鸡”,寄鲲鹏有一掷千金的人设,反差让我联想到他,比较扯就是了。)
       千金少和风逍遥回来,发现西江横棹没跑。知道天之道应战了,决定赴战。西江又一次劝风逍遥离开,并和千金少说“最后这一段路,我选择尊严”。(第一反应有点别扭,不过听过觉得可以接受,前面千金少和二当家说“武者的尊严”并无不适,就是这里寒了一下。本来觉得是武者的尊严一直都存在,只不过是直到最后一刻才绽放,最后要求与天之道一战所谓“武者的尊严”是可以自己选择力战而死的尊严;但这里像是说武者的尊严曾经失去了,最后一刻才重拾。大概是有这样一点理解偏差才会觉得别扭。说到“武者的尊严”,任飘渺选择使出“剑十二”倒下的时候,不用说也知道是武者的尊严;风铃一刀声自爆身亡时提到的“武者的尊严”,不管说多少遍也是难以接受的。有些东西就是看剧时自己感受到就很好,而被台词灌输的感觉很糟。)
      
       5.尾声及下集预告
07-无常悲舞 浩星归流.flv_010853.314.jpg

       四宗之人纷纷出场,对战的主角也登场了。(霁云离开剑宗真的是放风的感受啊,心疼。士心一眼就注意到霁云了,大概因为其他宗的年轻人至少见过,这个从来没见过,不过在所有年轻人里,士心也算比较细心的了,已经下意识地开始观察对手,毕竟寒雨根本无心父亲以外的事,苍苍还比较懵懂,而霁云看什么都新鲜。人数上很均衡,各宗都是三个人,若四宗之内有人想暗中搞事,也不那么容易。作为一个同样曾经败在天之道手上的人,泰玥皇锦看见天之道,看见天之道和西江横棹再战就没有一点特别的感触吗?
       战斗的主角,二当家好像还是剧中第一次抛出腰间挂的竹简,抛出变成剑。好吧,到这里我相信二当家的竹简没有深意就只是道具了,和楼主扔扇子差不多。西江横棹坚持不用刀,而是用棹。都这样坚持了,为什么非要称“西风横笑”呢,用“西江横棹”似乎更应景也更能体现三十三年前与现在的差异。弄掉手上锁链的动作能表现出挣脱束缚的感觉,但心中的枷锁能不能开释还要看下一集怎么表现。我自己更倾向于不得解脱,悲剧角色这样更能打动人吧,解脱反而轻了。)
       下一集“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 天之道与西江横棹这一战,算是自第一集仙舞剑仪之后再一次四宗齐聚,而且规模更大、人更齐,四宗当权者和天元抡魁参赛者都出现了,再下一次,说不定就该是天元抡魁了。这个小高潮出现在第8集,和上一档九脉峰的小高潮在第13集相比早了很多,但因为双周更,播出的相隔时间其实差不多。为嘛要和上一档比,算了不比了。交手的两人,天之道上一档第26集出场,至此共经过了15集;西江横棹本档第1集出场,8集。这个数字,总体来看还是有点小,两个角色都不算很立得起来,不过胜在有三十三年前的因果。而且这一战四宗会面的意义可能也大于战斗本身的意义。
       输赢是真的不重要了。说起来,被三指诛仙击碎胸骨,西江横棹能拿起武器已是难得了。剧情要怎么表现更有因果轮回的感觉,重现或反转都算一种方式。这一集西江回忆里的那一战,看得不是很清楚,没找到可以着墨之处。或许可以落在啸穹缺角和天之道最后说的话上,比如持之不败损伤,天之道说出与从前不同的话。再就是西江横棹有无常元帅的身份,虽然这是作为“西风横笑”的一战,但如果穿插无常元帅的表演,或许会更有感。
       如果西江横棹要便当,可能需要悲壮但不易引起仇恨的表现方式。否则寒雨在现场,他会有什么举动,这点不易把握。像不悔峰的武决,最后银燕和俏如来有不同的反应,互补之下显得合理,情与理都不亏。这里可能就不太容易平衡了。
       别的变数。对战现场大佬云集,没什么可担心的,值得担忧的是各宗大本营会不会被人趁虚而入,这样战力空虚,加上有内贼,被人一锅端都不一定。剑宗方面有无情葬月为变数,血不染只有剑霨在看着,有事可能应付不过来。还有霁寒霄,不知道他会不会来观战,上一集邀约他的人也对天之道有兴趣。刀宗方面,本集已经明确表明有内贼了,而看家的只有受了伤的冶云子。紫微宗,如晴和青冥看家,有内贼,有人觊觎天师云杖。阴阳宗,檐前负笈看家,逍遥游和萍叔是可以成为外援的。
       下一集有缘再见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鲜花 +3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bengouawu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梦仙之梦尊 + 1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4

好友

3839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79
鲜花
8
臭蛋
0
戏龄
≤ 1年
注册时间
2014-6-27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7-27 13: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反手一个赞。
看花看雨看世界.梦仙梦醉梦凡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1

好友

2244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30
鲜花
73
臭蛋
5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4-3-16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7-27 13: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既是未来一代的观礼,也是这一代的将计就计.
山风雾海逍遥客,一朝晴明尽天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1

好友

2244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30
鲜花
73
臭蛋
5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4-3-16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7-27 13: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天元抡魁最好的解法就是分年龄段比,全民参与.公平论断,点到为止.
山风雾海逍遥客,一朝晴明尽天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046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0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7-27 19: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实锤了无常元帅真的只是个皮,人人都可以扮演。

无愧身上应该有些问题,但是不知道是被操控还是本身就加入,这点后面应该会有解释。

称西风横笑,应该也是给千金少一个交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1

好友

85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8
鲜花
13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21: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轮回只为君 发表于 2019-7-27 13:35
其实天元抡魁最好的解法就是分年龄段比,全民参与.公平论断,点到为止.

按年龄分组比赛好像不错,虽然比赛场次多,十二年也是够的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1

好友

85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8
鲜花
13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21: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海光流 发表于 2019-7-27 19:54
首先实锤了无常元帅真的只是个皮,人人都可以扮演。

无愧身上应该有些问题,但是不知道是被操控还是本身 ...

对哦,是说了要给千金少一个交代,这个交待本身该是杀人偿命,按说用“西风横笑”就是代表刀宗了,真为刀宗好应该尽量撇清和刀宗的关系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046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0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7-29 21: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锦鳞诸葛 发表于 2019-7-28 21:41
对哦,是说了要给千金少一个交代,这个交待本身该是杀人偿命,按说用“西风横笑”就是代表刀宗了,真为刀 ...

用西风横笑的话,如果他死了,就代表是刀宗同意三宗对他出手,这样的话,就相当于刀宗自觉的将杀人者杀死,也就是执法公正了。给了刀宗一个大义灭亲的由头,其他三宗也就不能太过逼迫刀宗。

总的来说,基本上是求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8-21 13:38 , Processed in 0.07325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