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靖玄录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靖玄录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长篇连载] 相思烟雨楼——节选自《神州风云变》

[复制链接]

300

主题

8

好友

1714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561
鲜花
115
臭蛋
0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5-11-15
发表于 2019-1-27 23: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烟雨蒙蒙,雾气弥漫。
风雨岩之上,矗立的阁楼,显得格外神秘。
阁楼中传来缕缕悠扬的琴声,伴随着琴声的乃是一洋洋盈耳之声:“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洋洋盈耳之声毕,纤纤玉手抚琴罢。
一道清雅脱俗的身影,着白色衣衫,恰似云雾之中的仙子,盘坐在阁楼之上。一张粉嫩玉面,一双纤纤玉手,一把古朴瑶琴,一道洋洋盈耳之声。
“哎……”月玲珑叹了口气,眼角留下了两行晶莹的水花,随后缓缓站起身来,看了看阁楼下的花草,眼前似乎出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欧阳大哥……”月玲珑不由的喊了一句,却发现原来是自己眼花,眼前除了一阵薄薄的晨雾,似乎什么也没有,心中暗自想道:“经脉尽断的你,坠落风雨岩,又怎会有生还的可能……”想到这里,眼眸之中隐忍已久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哗啦啦的滴落在地。
就在这时候,阁楼下的花圃之中,传来一道熟悉声音:“这样的忧伤的曲调,还有这莫名的叹气之声,看来吾的小玲珑有心事哦!”
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月玲珑连忙用衣袖,擦掉了眼角的泪痕,同时小声的喊了一句:“师尊——”
话音毕,阁楼下传来一道清朗诗号:“入江湖方知情仇,览群书方懂春秋。吾才不足笑天下,吾学却能展儒风。”
伴随着清朗诗号,但见一名白衣儒士,踏着轻盈脚步,缓缓朝着阁楼而来。
阁楼上的月玲珑见师尊归来,连忙从下楼迎接:“弟子拜见师尊——”月玲珑一边说话,一边对着儒者躬身行礼道。
“哈哈哈……”白衣儒者轻轻摇了摇手中羽扇,笑着说道:“今日如此注重礼数,倒是让为师不太习惯了!”
“师尊,不理你了……”月玲珑说了一句,随后转过声背对着白衣儒者。
“哈哈哈……”看着月玲珑转身,白衣儒者笑了笑道:“吾的小玲珑确实长大了,不过为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吾的小玲珑为其相思!”
“师尊,刚刚归来,恐怕口渴了,弟子这就为你沏茶……”说了一句之后,月玲珑随即溜走了。
白衣儒者笑了笑,随后转身进入了阁楼。
只见他迈着轻盈脚步,缓缓走上了二楼,站在长廊之上,看了看茫茫云雾之中的群山,又看了看阁楼下的花圃,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目光锁定在半山腰的风雨岩上,小声的说道:“少年人……你已经偷走了小玲珑的心……”
说着,白衣儒者的思绪回到了数日之前。
数日之前,白衣儒者游历而归,目标正是风雨岩下的异花——风雨凝香。
不过,就在他刚刚采下风雨凝香之时,忽然听见扑通一声,似乎是有人落入了寒潭之中。
“有人落入寒潭——”白衣儒者说罢,身形猛的一闪,一头直接扎进了寒潭之中。
片刻之后,他捞上来一名刀者,简单的检查了刀者的伤势,白衣儒者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全身经脉尽断……”
“嗯……这柄宝刀……”白衣儒者仔细一看,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道:“狮头宝刀……他……他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三教圣子刀无缺!不过,他为何会……”
满腔的疑惑,白衣儒者需要理清:“嗯……先弄醒他再说……”
……
片刻之后,刀无缺缓缓睁开了双眼,眼见刀无缺睁开眼睛,白衣儒者随即说道:“你醒了!”
刀无缺仔细看了看玉面书生,随后缓缓的坐起身来,面无表情的问道:“是你救了我?”
“这里还有别人吗?”白衣儒者笑着问了一句。
刀无缺随即站起身来,冷冷的对着白衣儒者道:“为何要救吾?”
“哈……”白衣儒者轻笑一声,随后接着说道:“你倒是十分有趣之人,吾救了你你不感谢倒也罢了,居然还责问吾为何要救你?”
“哼……”刀无缺冷哼一声,同时大声说道:“为何你们总是喜欢多管闲事!”
“哦……”白衣儒者看着刀无缺,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神秘笑容,同时问了一句:“吾倒是很好奇,除了吾之外还有谁救过你——”
“一样是喜欢多管闲事之人!”想到那道白色身影,刀无缺心中已然涌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
白衣儒者看着刀无缺的表情,同时笑着说道:“想必是你心仪的女子吧!”
“哈……”刀无缺冷笑一声,同时苦笑道:“吾这种人,怎可能会有心仪之人。”
“全身经脉尽断,对于一名武者而言,确实比死了更难受,但身为月萧皇族的你,难道真的就如此轻易被困难打倒了吗?”白衣儒者轻轻的摇了要手中的羽扇道。
“月萧皇族……哈哈哈……这样的吾还配称月萧皇族吗?”刀无缺苦笑道。
“哈……”白衣儒者轻笑一声,随后接着说道:“若是完好无损的你是愿意做回月萧皇族,还是愿意继续为祸武林?三教圣子——刀无缺。”
“你说什么?”刀无缺听了白衣儒者的话,脸上似乎更加的惊讶,过往的画面一幕幕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一日三千斩……
天地门前大战……
……
想起了过往的一切,刀无缺缓缓解下了宝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狮头宝刀,眼角上滑落了晶莹的水花……口中不由的说道:“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宝刀最是无缺。”
“哈哈哈……”刀无缺苦笑了几声,随后感慨道:“也许吾的一生,正如此诗号一般。什么宝刀无缺,终逃不过旦夕祸福,也许这一切便是天意吧!是上天惩罚我,惩罚我造下的杀业……过去的刀无缺已死!”
听了刀无缺的话,白衣儒者轻轻的摇了摇手中的羽扇,同时问道:“那如今的刀无缺呢?”
“如今的刀无缺只是一名废人——”刀无缺回应的十分坦然。
“哈哈哈……”白衣儒者听了之后,大声笑道:“废人,就就应该丧失活下去的意志了吗?”
“吾……”刀无缺无言以对。
“年轻人,人世间珍贵的东西甚多,还有许多值得你去珍惜的,比如说——情——”白衣儒者道。
刀无缺听了白衣儒者的话低下了头,似乎沉默了,他的脑海中忽然间闪过了一道倩影,同时很快又消失不见,随后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沉默了片刻,刀无缺紧锁着眉头,说道:“情——吾欠下的情太多,此生注定难以偿还!”
“难道这些还不是你活下去的理由吗?”白衣儒者直接问道,还没等他回应,他接着说道:“作为男人,既然欠下了债,便不能逃避!所以你应该好好的活着,这样才能对得起你的冤亲债主。”
“冤亲债主?”听了这个词,刀无缺的眉头似乎舒缓开了,确实他有两个冤亲债主,一者乃是自己的兄弟萧天涯,一者便是月玲珑。
白衣儒者见刀无缺眉头舒缓,随后一扇子敲在了他的头上,大声的说道:“别岔开话题,你还没有回答吾的问题。”
“过去是刀无缺丧失心智,所以才会犯下诸多罪行,如今落得如此下场,应该算是报应吧!多谢恩公开导,刀无缺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刀无缺的精神似乎好了许多,人也比之前有礼貌了,因为他说话的时候,还对着白衣儒者行了个礼。
“哈哈哈……”白衣儒者见状,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毕竟他苦口婆心的说了一通,终于有了效果,随后接着说道:“看来你小子还是能开窍!”
“恩公见笑了,还未曾请教恩公大名?”刀无缺问道。
白衣儒者微微一笑:“白衣妙手——儒春秋!”
……
就在这时候,月玲珑端着茶具走了进来,喊道:“师尊,请用茶——”说着,月玲珑将茶递给了儒春秋。
月玲珑的话,打断了儒春秋的思绪:“啊……小玲珑……”眼见茶杯已经递了过来,儒春秋转身接过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嘴角微微一钩,露出一丝淡淡的笑:“今日这茶……”
说到这里,儒春秋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一双似似乎有些八卦的眼神,看了看月玲珑。
师徒二人四目相对之后,月玲珑眼神迷离,似乎含着些许悲伤,此刻的他不敢看师尊的眼睛,所以随即将视线移向了他处,小声的问道:“茶……茶怎么了?”
“这茶……为何有一种相思的味道?难道是小玲珑想为师了吗?这好像又不对了吧,为师已经归来,这茶水之中应该是充满高兴的味道才是!”儒春秋笑着说道。
“师尊——”月玲珑低下了头,眼眸之中含着水花,似乎正要夺眶而出。因为就在儒春秋说出“相思”二字的时候,月玲珑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刀无缺的样子,又想起自己那日在风雨岩上所找到的那些破碎的衣衫,不禁悲上起来。
看着月玲珑的样子,儒春秋忽然间站起身来,一双严厉的眼,看着月玲珑道:“玲珑,说吧!吾需要一个解释——”
“师尊……”月玲珑不知该如何开口,眼角的水花随时可能夺眶而出,但是她却强行忍住。
“还不交代吗?”儒春秋脸色瞬间变了。
“师尊,弟子……弟子……救了一名刀者……详情听说……”月玲珑说完,泪水再也压抑不住,缓缓的涌出了眼眸。
“嗯……”听了月玲珑的话,儒春秋点了点头,道:“看来你倒是没有隐瞒!”
而此刻的月玲珑,已经泣不成声了,根本就没有听见儒春秋的话语。
看着月玲珑不停的抽泣,儒春秋笑着说道:“小玲珑的心,果真被那小子给偷走了。这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儒春秋长叹一声,随后接着说道:“小玲珑莫不是以为那小子已经死了,所以才会哭的如此伤心?”
“师尊……师尊……欧阳大哥,他……他坠落了风雨岩……”月玲珑直接扑向了儒春秋的怀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喂……喂……喂……”儒春秋从来没见过月玲珑如此伤心,一时之间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轻轻的拍了拍月玲珑的后背,说道:“坠落悬崖就会死吗?”
“他已经武功全失,怎可能有生还的可能?”月玲珑继续哭泣道。
“可是风雨岩下乃是寒潭……下面是水,摔不死人的!”儒春秋道。
月玲珑听了儒春秋的话,立刻来了精神,一把推开儒春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儒春秋道:“什么?师尊……你见过他,是你救了他——”
“是那小子命好——遇上吾也许是他的机缘,而且他还吃了吾的风雨凝香,真不知吾是不是上辈子欠他什么了。吃了吾等待一甲子的药材,还偷走了吾宝贝徒儿的心——”儒春秋轻轻摇了摇手中羽扇道。
“师尊……”听见儒春秋的话语,月玲珑破涕为笑,轻轻的将脑袋靠在了师尊的肩上,撒娇道:“师尊虽然损失了一株药草,却换回了一名……”其实他想说一名好女婿的,但是说道这里又觉得有些害羞,所以没有说出来,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随即低头不语。
“一名什么?”儒春秋自然是明白月玲珑的意思,嘴角微微一勾,看着月玲珑那害羞的样子,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哈……这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师尊——”月玲珑红着脸蛋,看着儒春秋,娇羞的样子更显可爱。
“哈哈哈……”儒春秋笑了笑,随后说道:“小玲珑,你跟着为师也已经有十八年了,下山去寻找你的幸福吧!”
“师尊……”听了儒春秋的话,月玲珑眼眸之中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弟子……多谢师尊!”
“去吧!鸟儿长大了,总会上天空翱翔的,为师又怎能让吾宝贝徒儿成为笼中之鸟。”儒春秋缓缓伸出手,为月玲珑拭掉眼角的泪水,接着说道:“江湖险恶,一切小心——”
“弟子,拜别师尊——”说着,月玲珑后退了两步,跪在了地上,对着儒春秋拜了三拜,随后缓缓站起身来:“师尊保重——”
话音毕,月玲珑站起身来,缓缓离开了烟雨楼。
本文节选自《神州风云变》

评分

参与人数 2鲜花 +2 收起 理由
简帖 + 1 文笔一流,精品文章!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一生能有几多情,一生能留几多情。不是有情不留情,倒是有情别无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8-26 16:44 , Processed in 0.05939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