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靖玄录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靖玄录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1集:仙舞剑仪,角色登场

[复制链接]

49

主题

1

好友

84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0
鲜花
12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5-3 12: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flv_000813.395.jpg
飞渊

      1.道域局势介绍

       独眼龙和万雪夜雨夜竹林打斗。独眼龙豹眼镶金刀刺入万雪夜胸膛,其刀首现红光,眼中现红光,雨水从眼睛流下仿佛泪水。万雪夜称“这一次我救不了你”,挥刀,血溅竹叶。(刀妹一出场就发好大的刀啊!这一段应该是梦境什么的吧?毕竟独眼龙眼中有红光是他中了应龙师咒术被控制心神的时候,而前往道域之时已经恢复神志了,是为了独眼龙性命着想才要解咒,并不是怕他再失控。所以,就算刀妹再至道域找独眼龙,应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吧。另外,竹林打斗马上想起楼主和西经无缺那段了。)
       独眼龙到【仙舞剑宗】。(独眼龙的BGM和诗号,好久没听到了~好有年代感呐。接待的龙套小哥貌似是少年战兵卫偶改的?)
       介绍仙舞剑宗情况:经过休养,又因【宗主】和【执剑师】广纳学徒、修订剑谱而更加繁荣了。(《墨武》四宗一把手是称“掌令”的,这一档称“宗主”了。宗主是飞渊父亲敖鹰,前持剑长老,前宗主玉千城的师弟。前执剑师是月的养父岳万丘,专门负责看守血不染,但看这里的说法,这个职位似乎没延续以前的设定,而像是负责教导门徒的二把手设定。)
       独眼龙问及入剑宗必须经过【剑行道】关卡,但这次不用的原因,接待小哥称是因为“剑宗盛会”,怕误了吉时而特别放行的。独眼龙称四宗和平来往是道域之幸。(剑宗发出邀约,四宗共聚。四宗暂时相安。)
       独眼龙问及如此大事怎不见【辅剑八老】,小哥神色有异,只称八老有任务被调往其他所在。独眼龙说有需要他可以帮忙。(“辅剑八老”应是剑宗八个地位较高的人,他们不在另有隐情,可能事关机密不便对独眼龙说。难道是因为血不染和月?)
       飞渊与一人比剑,攻势被轻松化解。小哥介绍说飞渊这段时间不知为何一直找执剑师比剑。独眼龙称飞渊剑法进步不少,小哥说了句“但是”。飞渊与执剑师同使“仙舞•神虹开道”,交手之后飞渊随心不欲脱手,被对方取得。飞渊纳闷同样的招式威力不同,执剑师称其“下盘不实,行剑有偏”,不改进以后会吃苦头。(想起《佛劫》中锻神锋改造随心不欲,也是说飞渊不够沉稳,但不是说她基本功不行,是说她比较急躁,未出剑先运内力。这里……像是有点削飞渊的实力衬托执剑师?)
       飞渊见独眼龙欢喜迎上前,执行剑责备她要“庄重”,飞渊马上收敛。(“庄重”个大鬼头,人家高兴也不行嘛。想到以前飞渊拔不出剑着急时锻神锋也是要她稳重别失态。看起来执剑师是比较一板一眼的人,可能飞渊父亲也是这样要求她的,剑宗的整体氛围大概也比较严肃,难怪当初要离家偷跑出来呀。)
       独眼龙叫执剑师【皓苍剑霨】,打招呼。(皓苍剑霨是《佛劫》策君和银燕查探地气时声音出场的三人之一。敖鹰的简介图透中提到他对“剑霨、霁云等优秀晚辈多加照顾”,所以皓苍剑霨应该是后辈中的佼佼者。可能和风花雪月差不多年纪甚至还要年轻一点?)
       剑霨称独眼龙能来观礼是剑宗之福,独眼龙则称他能恢复全赖剑宗援手,当然要来参加飞渊的【仙舞剑仪】。(可以看出剑宗对独眼龙是比较礼遇的。也顺便提及了独眼龙中应龙师咒术而来道域解咒的旧事。仙舞剑仪,大约就是剑宗之人的成年礼了。上一档末尾是胜雪加冠佩剑接掌慕容府,这一档开篇是飞渊,也算某种程度上的呼应吧。)
       飞渊称医好独眼龙的不是剑宗不敢居功,又称俏如来他们知道他恢复会高兴,于是想去写信。剑霨说了一句“仙舞剑仪”,飞渊悻悻返回。(独眼龙不是剑宗医好的,可能是更擅长术法的阴阳学宗或紫微星宗,就是说他与别宗也有交集,完全可以成为道域势力展开的线索人物。飞渊对“仙舞剑仪”有明显的抵触。没想到第一集第一个讲到俏如来的人是飞渊啊。)
       剑霨摇头,飞渊请独眼龙指点,独眼龙犹豫,剑霨在飞渊背后点头暗示,请他指点。独眼龙称剑霨“势如猛龙”,飞渊“轻巧似云”,可以用“游云困龙腾”。飞渊不解,剑霨直接实战,独眼龙指点“剑进步退,余地三寸,方得不败”,飞渊“仙舞•神云飘踪”稍占上风,迫使剑霨更展实力。(飞渊的BGM啊!这段武戏,如果真的一集三场武戏,这算一场的话,表示完全不够看啊。独眼龙的表现,看起来是比较谨慎,尽量不插手剑宗内部的事。剑霨明显是指导性的对战,还没有展现真正的实力。前面剑霨说飞渊下盘是劣势,但这里她的身法又成了优势,但看怎么扬长避短吧。)
       独眼龙前去等仪式开始,飞渊也去准备。飞渊意外独眼龙自己用刀却能指点她用剑。同行中飞渊为能与剑霨交手到这种程度而得意忘形,却被人从身后夺了剑又还剑入鞘。飞渊父亲【剑宗宗主】【归海寂涯•敖鹰】出场。独眼龙向宗主致谢,飞渊立即举手说人是她带回来的她也有功劳。敖鹰叹气。(这一段剑宗宗主出场,未见其人先出手夺剑,算是展现实力了。一再要求女儿“庄重”,体现其方正严肃。敖鹰与飞渊的父女关系,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这一声叹息像是无奈认命,有点可爱。但是这里对飞渊的展现感觉有点不协调:性格跳脱但是懂事,符合以前的形象;但和独眼龙的交谈,生疏又略有点失礼,感觉有点尴尬;被父亲夺剑这一段,就算为了表现敖鹰的实力,还是感觉有点过,毕竟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对战经验的新手。说起来飞渊以前出场只被玄狐夺过剑吧。)
       一个女声称赞飞渊贴心,【阴阳学宗宗主】【泰玥皇锦】出场,又称父慈子孝令人欣羡。敖鹰为未能亲迎致歉,并提醒飞渊,飞渊原本看呆了,才对宗主亲临表示感谢。泰玥皇锦称她让独眼龙先行就是为了让他们叙旧。飞渊感激泰玥皇锦救治独眼龙,称赞她术法高明,被敖鹰喝止。泰玥皇锦则称当初人是飞渊带回,又有敖鹰请托,她若拒绝,“不只无情,更显无能”,于情于理都要出手相救。飞渊问到凯风弼羽为何没来,又被敖鹰喝止。(这一段很有意思了。泰玥皇锦出场就像《红楼梦》中王熙凤出场一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泰玥皇锦来参加飞渊的成年礼,所以先称赞了飞渊。随后赞其父慈子孝,言语稍微有点透露自己就没这个福气的意思。毕竟她的儿子禹晔绶真已经身亡,还是出身剑宗的无情葬月杀死的,而且禹晔绶真当初会跟着荻花题叶混,可能也和她并不亲近,让她恨铁不成钢;现在她对其义兄、阴阳宗前宗主碧松影之孙凯风弼羽寄予厚望,但对方和她并不亲近。之后提到医治独眼龙之事,从他们的对话来看,她会救治独眼龙,恐怕迫于无奈比心甘情愿的可能性大一点,一方面是敖鹰亲自请托了,一方面是不救显得自己术法不济。合理猜测敖鹰可能为了救独眼龙而放低姿态亲自恳求了,给了泰玥皇锦足够的面子甚至付出了一定代价,剑宗利益方面的;或许泰玥皇锦最初不愿意,他还用到了激将法,比如声称找紫微星宗帮忙什么的。敖鹰及时喝止飞渊之后,泰玥皇锦说飞渊“性情率真,众人皆知”,除了缓和气氛兼表明宽宏大量之外,或许也有一点嘲讽之意,结合前面称赞他们父慈子孝,或许有一点取笑敖鹰教不好女儿、父女关系不好之意。提到独眼龙的事就算了,随后飞渊偏偏又还提到凯风弼羽,而敖鹰及时喝止,说明她和凯风弼羽关系不好也是众人皆知,而且泰玥皇锦对此比较介怀。总体来说,泰玥皇锦处事圆融又绵里藏针,个性要强,比较符合简介的描述。这里并没有正面展现她的实力,但飞渊借医治独眼龙一事也说了她术法高明,这肯定是实情,但泰玥皇锦对此事介怀,言语中还说到“无能”,说明她的术法修为可能还未登峰造极,可能她的“怒天之惩”没有像颢天玄宿的“浩星归流”那样练至最高境界。而她对天资聪颖的凯风弼羽寄予厚望,有可能正是因为她自己的资质并非绝佳。)
       忽见【神啸刀宗宗主】【笑残锋•千金少】的唯一弟子【夜雨凋枫•戚寒雨】到来。寒雨手上拿着代师尊准备的礼物,向两位宗主行礼,也与独眼龙点头示意。敖鹰赞其有礼,问笑残锋怎么没来,泰玥皇锦说破笑残锋要徒弟代劳的事,寒雨为难,泰玥皇锦又称笑残锋不喜繁文缛节,会来才让人意外。飞渊称幸好不是【金刀仙翁】和他的好徒弟前来,又被敖鹰喝止。飞渊被敖鹰赶去准备,顺便拉走了寒雨,独眼龙也离开。(寒雨正直有礼,稍显木讷;没出场的千金少不喜繁文缛节。跳脱师父教出了乖徒弟。不知敖鹰会不会纳闷为什么严肃正直的他会教出飞渊这么跳脱的女儿,他大概很羡慕千金少。寒雨和独眼龙点头示意了,但并没有说话,看来是认识。预告中提到他得独眼龙指点,不知此时指点了没有。泰玥皇锦在这里说的话也是有意思,本来人家刀宗宗主不来徒弟代为前来就很失礼了,她看破偏要说破,说破之后又还表达一下千金少这人就这样你别见怪的意思。像是表面缓和气氛实则有意无意挑拨关系。寒雨也是老实,别家长辈说自家师父的坏话,既不能反驳,又不能应声表示赞同,就只能干听着,还好飞渊把他拉走了。这里提到的“金刀仙翁”师徒后面出场了,确实让人头疼。)
       泰玥皇锦和敖鹰交谈,提起飞渊的“仙舞剑仪”。敖鹰称本该十八岁举行,但一直拖到现在二十岁,而且飞渊还偷跑出道域。泰玥皇锦则称二十岁也是个指标,而出外游历参与对抗魔世也是增加经验。随后又称他对女儿不满意还有进步的空间,但自己的儿子禹晔绶真被无情葬月杀了,永远没机会了,无情葬月是带回天师云杖的功臣,既然他称是因为禹晔绶真对人下重手才杀他她也只好姑且相信。敖鹰表示惋惜。泰玥皇锦随后又称禹晔绶真是跟随荻花题叶出道域才会遭此横祸,也是命。(这里正式交待了泰玥皇锦和禹晔绶真的关系,而禹晔绶真死于无情葬月之手,也算是为两宗之间埋了个隐患。从泰玥皇锦的话来看,她明显是有异议的。她在说自己儿子犯的错时说的是“对人下重手”,而事实上是杀人,算是有意无意在为自己儿子隐瞒犯罪情节;但说无情葬月杀了她儿子,却是直说的。这番话像是在表明:无情葬月说的话,因为他是功臣,我姑且认了,但保留意见。言下之意或许可以理解为:一旦无情葬月不是道域的功臣了,而是威胁或者隐患,别怪我不客气。
       这里提到了飞渊的年纪,粗略算一算:飞渊离开道域后说过她改造随心不欲是因为要代表剑宗参加天元抡魁,所以应该是不满十八;从《墨世佛劫》出场到《墨邪录》退场,这之间地门、元邪皇的事件非常紧凑,时间应该不长,或许不到一年;《东皇战影》《魆妖记》俏如来不在中原史艳文代管尚同会的时间差不多是有一年;《鬼途》到《齐神箓》开头苗疆公祭那时是说有一年吧。好吧,如果出场时十六七岁现在二十可能也差不多。
       敖鹰的台词,乍看似乎是说若非飞渊偷跑出道域,“仙舞剑仪”早该办了。但飞渊回道域时应该还不满十八。所以我理解为他想说的不是飞渊离开道域太久错过了十八岁举办“仙舞剑仪”的时机,而是离开道域后发生了一些事——悲剧告终的和北冥觞的初恋——让她迟迟不愿举办“仙舞剑仪”。事关女儿声誉,所以敖鹰没再继续说下去。这也和之前飞渊回避“仙舞剑仪”的举动相符。
       不管怎么说,飞渊已经没机会参加这次的天元抡魁了,或许也不是坏事,至少不用相杀了。泰玥皇锦提到“二十岁也是一个指标”,似是暗示可以结婚了,现在已知各宗年轻一辈英才都是男生,不知道泰玥皇锦这么说是不是有联姻的暗示。)
01.flv_002328.418.jpg
       说话间,【紫微星宗】【丹阳侯】携【苍苍】到来,直指泰玥皇锦“看似缅怀实则埋怨”。苍苍行礼之后退下。(丹阳侯还真是直接。苍苍在他面前也是真的噤若寒蝉啊。)
       三人提到道域旧事。丹阳侯称:虽然无情葬月杀了禹晔绶真,但当年学宗使计暗杀刀宗宗主,后被刀剑两宗联合寻仇,最后剑宗放过学宗,算是两不相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太能理解丹阳侯的意图啊。无情葬月都回道域了,不可能当年内乱真相大家还不知道啊。丹阳侯是故意这样说的吧?当年的事件是:刀宗宗主被阴阳宗主约见后身亡,所以阴阳宗和刀宗结仇,但这事实际上是剑宗琅函天嫁祸的;剑宗宗主、琅函天称是黓龙君的阴谋,与阴阳宗宗主、黓龙君于桃源仙境一决,两宗宗主战死,所以剑宗和阴阳宗结仇;之后阴阳宗被刀剑两宗联合寻仇,阴阳宗救助于紫微宗。丹阳侯说的这些都只是真相未明之前的“事实”,如果按表面上这个说法,确实就是阴阳宗和剑宗两不相欠;如果按元凶论,则是剑宗更理亏,不过阴阳宗的荻花题叶也参与其中了,其实阴阳宗也不能完全摘清。所以,丹阳侯这么说,是表面上帮剑宗说话,而隐藏的意思还是挑拨两宗关系?好像有点明白了,但还是困惑。)
       敖鹰称:先前学宗查到线索,当年局势与墨家介入有关,事后也证明,是琅函天在背后操弄,道域只是受害者。泰玥皇锦则表示赞同:若非学宗提供线索,众人恐将愚昧一生。丹阳侯则称:但最后仍是仰赖星宗出力。学宗被刀剑两宗联合寻仇,也是向星宗求援。(三人的话好像都是只是部分真相,都是为了自己这宗的利益。因为真正的阴谋家出自剑宗,甚至包括前宗主、神君玉千城,所以敖鹰为了剑宗的利益而将责任全推到琅函天身上,也只说琅函天出自墨家而不提其剑宗的身份,更没提玉千城。泰玥皇锦则尽力夸大阴阳宗的贡献,但事实上阴阳宗也只是提供了黓龙君可能出自墨家的线索而已,内战中主持大局的是紫微宗主,带回真相的是剑宗的靖灵君,杀琅函天带回天师云杖的是剑宗的无情葬月。阴阳宗在内战中差不多就是无辜受害,最初被嫁祸,后来宗主无辜身亡,内战中被两宗寻仇也损失惨重,还欠了紫微宗人情,但偏偏最后的真相参与琅函天阴谋的又有出自阴阳宗的题花题叶,到头来洗不干净。这时候卖惨或者自证清白都毫无意义反惹人耻笑,所以泰玥皇锦抓住这一点拼命放大。丹阳侯则是强调紫微宗在内乱中挺身而出主持大局的贡献,并强调紫微宗对阴阳宗有恩这个事实。所以,这一轮三人互炝,算是丹阳侯完胜吧,另外两宗各有污点,在这件事上没法和紫微宗比。但紫微宗也曾因为最初没被卷入内战后来出面主持大局而被指是阴谋家,为自证清白、寻回天师云杖而派人出道域查探,两个人还被玄之玄害死了,最后真相大白,带回真相和天师云杖的偏又是剑宗,其实也蛮倒霉的,时也命也。因为颢天玄宿和丹阳侯的诗号都有非常强烈的死亡暗示,“一人还”“一梦身”“归太易”“共飞辰”什么的,所以我觉得虽然此时丹阳侯志得意满想为本宗争取利益,但可能最后是一场徒劳。说起来在昔日道域内乱中最倒霉的应该是没出现在这里的刀宗,宗主被人害死,寻仇之后发现找错了对象,真正的仇人却是一起寻仇的队友剑宗。虽然没在这里出现,但可能正是因为不争的心态,或许最后刀宗会成为赢家。)
       泰玥皇锦指责丹阳侯在飞渊的仙舞剑仪之时在剑宗谈论旧事不怀好意,丹阳侯立即表态自己是来祝贺的。随后丹阳侯问到千金少,听说他没来,称面子真大。泰玥皇锦则称千金少个性如此见怪不怪,转而提到【紫微宗主】【颢天玄宿】重疾不起。丹阳侯称师兄容光焕发并无重疾。泰玥皇锦嘲讽若非如此星宗来此者怎会是搬不上台面的人。丹阳侯和泰玥皇锦战火一触即发,敖鹰调停,称丹阳侯出席不失礼。丹阳侯下台阶,称师兄有事外出,所以由他代理,并提到“学宗也有这样一个人,虽然辉煌早已远去,可惜了,留下搬不上台面的人坐镇”。(丹阳侯说的阴阳宗的这个人,最初我觉得是泰玥皇锦的胞弟檐前负笈,后来又觉得可能是泰玥皇锦先夫旭长辉,但最后剧情交待是逍遥游,很意外。丹阳侯可能知道泰玥皇锦背后有逍遥游帮助,说这话究竟是轻视还是忌惮多点就不好说了。丹阳侯还嘲讽泰玥皇锦是“搬不上台面的人”,真心睚眦必报,虽说是泰玥皇锦嘲讽在先。总体来说,虽然这一段是泰玥皇锦先占了上风,挑衅成功,却被丹阳侯反将了。不过实际情况不好说,泰玥皇锦心思比较深沉,言语上的优势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
       丹阳侯马上又说之后是年轻人的时代,天元抡魁重启在即,怎么不带年轻人来见见世面,莫不是怕了。泰玥皇锦则回称让参与天元抡魁的人来此,怕不是要宣告你志在必得。丹阳侯称有实力又何必宣告。敖鹰称重启天元抡魁、推举神君是好事,剑宗也当仁不让。丹阳侯推测剑宗也有三宗不知的底牌,并提到当年的天之道,顺便嘲讽泰玥皇锦当年因此落败,又说也许该留心的是我们。泰玥皇锦称丹阳侯雄心壮志无人不晓,她也会从容应之。三人各自运功,一触即发。(关于天元抡魁,后面说到因为修真院制度未重建,所以四宗都是一人参战。对天元抡魁的态度,丹阳侯看起来确是志在必得,苍苍简介中也确实有一句“天资极高”的评价。敖鹰的当仁不让,看来也是想延续昔日三届占元的辉煌,也按以前天之道的套路培养了霁云作为底牌。泰玥皇锦也是从容应之,而且凯风弼羽也天资聪颖。这三宗宗主都有争胜之心,不过三宗的年轻人似乎胜负之心不是很强,苍苍对逼他练武的丹阳侯敬而远之,丹阳侯的期待怕也是难以收到;凯风弼羽对天元抡魁兴致缺缺,迫于宗主压力才参赛;霁云好酒好花,不喜束缚,向往外面的世界,看来对天元抡魁不是太有兴趣。这里没刀宗,不过寒雨的简介里说他想为父亲血耻,看来最想争胜负是他了,但从本集的剧情来看他比较自卑,也没有参赛的意思,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改变的,说不定能爆冷门。
       这里提到泰玥皇锦在天之道那一届天元抡魁中败了,也就是和寒雨父亲西江横棹一样的情形了,但境遇却有天壤之别,看来碧松影当年对泰玥皇锦的提携不是一般地重要,也难怪她现在对碧松影的孙子凯风弼羽这么重视。我有点怀疑丹阳侯是不是也是当年天之道那一届比赛的失败者,否则他和泰玥皇锦互相嘲讽对方“搬不上台面”是要从何说起,总不能无缘无故这么说吧。而剑宗这边,天之道是胜出者,但剑宗当初还有一张明牌,毫无依据地怀疑是霁云的父亲霁寒霄。天之道当真“害人匪浅”,不知道回道域会受什么待遇,应该会很有意思。)
       三人剑拔弩张之时,剑宗之人回报仪式准备好了,三人收手去办正事。(话说这里三位宗主说着说着就要动手了,有人来报才想起场合不对收手了,做出这种年轻人一时冲动才会有的行为,真的有深思熟虑吗?)

       2.飞渊的仙舞剑仪
       众人就位,剑霨宣布仙舞剑仪起礼。飞渊承训,正式得授“随心不欲”。(随心不欲看起来没太大变化吧,剑柄上的挂饰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以前好像有粉色的珠子。)
       传剑之后,开飞仪佳酿。飞仪酒取“飞渊女仪”之意,怀胎时便开始酿造,此时取出宴客。(差不多和女儿红一样啊,只不过女儿红就单是出嫁时用的。当初飞渊听阿觞说起状元红、女儿红、花凋……)
01.flv_002955.522.jpg
       敖鹰称酒只有两坛,一坛成年礼用,一坛是伴嫁礼,“成年成家,立身立世”。飞渊回想起从前和北冥觞一起的时候以及阿觞之死,称成家之事不急。(又一把大刀……飞渊老爸当众开启催婚模式是不是有点过分啊,哪有这么急着嫁女儿的,还是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但也有可能是他知道飞渊一直没从过去那段感情里走出来,想拉她一把。不过这样当众施压总是不好。)
       泰玥皇锦与独眼龙对视一眼。飞渊坚持,眼看要父女两人要吵起来,泰玥皇锦打圆场。敖鹰不再逼迫,称“吾毕竟只有你一个女儿”。(泰玥皇锦和独眼龙对视一眼,看来她可能从独眼龙那里知道飞渊的事了,才会打圆场。而敖鹰这句话,一方面是说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不想逼迫她做不愿意的事;另一方面大概也是说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你别让我们家绝后这意思。)
       飞渊要提要求,敖鹰直接拒绝,要求她只能在剑宗活动,不能再出去。泰玥皇锦再次打圆场,称闺阁女儿也不用拘束于仪范(就是就是!敖鹰这话算是扫到泰玥皇锦了,她一宗之主,应是最不遵守所谓“闺阁仪范”的了),适情成长更令人心悦(说这句话时镜头聚焦在苍苍身上,丹阳侯也该学着点啊,不要揠苗助长了),飞渊说不定真有其他志向。(这一段剧情里泰玥皇锦确实是处事圆融,不过每回都是她开口,敖鹰也都接受建言了,怎么说呢,难免有那么一点两人一唱一和的感觉。这两家不会真想联姻吧?话又说回来,泰玥皇锦劝别人的话说得挺好的,自家的事好像处理得并不好,强迫凯风弼羽参赛可算“适情成长”?)
       丹阳侯称“志向需要实力方能追逐,自律者自然不拘于仪范”。(这话主要还是在和泰玥皇锦炝吧。虽然耿直了些,也是实话。)
       独眼龙开口劝敖鹰先听听飞渊想去哪里。敖鹰同意。飞渊说想与三宗交流学习,加深宗门情谊。泰玥皇锦率先表态欢迎。丹阳侯随后表态要交流星宗随时欢迎,并问刀宗。寒雨称师尊也会欢迎。(感觉寒雨小朋友好倒霉,要和三个老油条宗主周旋,分明是被逼着代表师尊表态的。)
       敖鹰同意,但要求飞渊胜过皓苍剑霨。飞渊称剑法都是他教的,求降低难度,敖鹰改为削下对方一寸发丝。双方同意。(敖鹰这样要求,也算是认同了丹阳侯说“志向需要实力方能追逐”的说法吧。从打赢改为削头发,这是降低一点点难度嘛,放水放太多了吧。)

       3.刀宗
       众人散后独眼龙叫住了戚寒雨,称千金少让他出席是有意让他参加天元抡魁。寒雨否认,说师兄弟众多,太师叔【冶云子】调教的【百世】【千秋】两位师兄甚至【万里】师弟都拔萃,出身背景胜过他许多,所以他不敢妄想争魁。独眼龙告诉寒雨他的师尊器重他,并表示愿意再指点他,但寒雨认为是因为其他人忙于争魁才会让他出席,他会勤练独眼龙传授的刀法,但不再奢求。(寒雨非常自卑啊,资质可能是一方面,出身不好也是原因。话说这时候他还没有参加天元抡魁的意思,那简介里说“一心想为父亲血耻”是从哪里来的契机呢?独眼龙认为可惜,应该是认可寒雨的资质和品行的。就看寒雨之后有什么机缘吧。风逍遥入道域的话,或许也能指点一下?又或许需要一点刺激,外加一点压力,再来一点鼓励。不知道千金少会不会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给徒弟施压。就像宫本总司和任飘渺以徒弟的胜负赌命那样,如果不是关乎师尊性命,银燕恐怕很难与剑无极生死相搏。这里提到的“冶云子”就是前面飞渊提到的“金刀仙翁”,这几个徒弟的名字还真是让人无言以对啊。)
       飞渊来求独眼龙指点,助她打败剑霨。(好好练啊。其实我觉得以飞渊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她好像刚出场没多久就削过神田京一的头发吧。)
       一人独居某处,在河边打渔劳作而归。戚寒雨提酒食而归,进屋见父亲【西江横棹】在做饭。其父听说酒价涨了,要换一家买。听寒雨说帮师尊跑腿去赴宴,问跑腿有没有给钱。听寒雨说要去向师尊回报,便把刚打的鱼给他让他带去,却说要记得收钱。寒雨本想和父亲说独眼龙说他有实力参加天元抡魁的事,但没开口。(西江横棹的表现像是破罐子破摔、对自己完全放任自流了。嗜酒、贪财都不算太大的问题,他对千金少的态度才是问题。千金少收寒雨为徒,显然是重视师兄弟之情。但西江横棹没有投桃报李,跑腿要付钱、送鱼要付钱,似是在用冷淡的态度和金钱关系与对方划清界线。不太愿意认为他这个人本就这么恶劣,比较愿认为他是不想接受施舍,不想欠人情,或者不想连累千金少。他可能是在用这种方式维护最后一点骄傲,虽然这样做看起来只会更丑。)
       寒雨回【神刀宇】途中,见两位师兄弟在练武。用“拟形八法”的“狼奔万里”“马驰残阳”对招。姚百世胜骆千秋。涂万里也现身。其师【金刀仙翁•冶云子】自称虽淡泊名利却希望能教出一个徒弟赢得天元抡魁,徒弟们说一定为师尊赢得神君之位。(这个冶云子应该就是OP里面大乱斗那一段和敖鹰打的人。从前面飞渊不欢迎的态度来看,可能他与敖鹰甚至整个剑宗交恶已久,也可能单纯就是不好相处。个人觉得他这么在意天元抡魁,天之道那一次刀宗败了可能是主要原因,与敖鹰不对付可能也为此。不过这几个徒弟的话很有问题啊,“替师尊赢得神君之位”是什么鬼?不是说千金少是宗主吗,不管你们谁赢得天元抡魁都得是宗主当神君啊。也就是说冶云子作为千金少的长辈师叔可能有取代之心,看后面的表现又不太像,或者他自己不一定有这个心,但徒弟有这个念头,而他自己对文字不够敏感,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冶云子这个“拟形八法”的刀法是不是类似五禽戏?好像很有意思,不知道另外六种是什么动物啊。)
       寒雨路过观战,被冶云子发现。三个师兄弟因其父天元抡魁落败之故而出态度不善,出言挑衅。寒雨指出姚百世头部易成为目标,骆千秋步伐是弱点,冶云子出声护短。听说千金少自己不参加飞渊的仙舞剑仪反而让寒雨去,将鱼篓打翻,并出手钳制寒雨。(刀宗的风气还真是奇怪啊……不过暂时还不好说,虽然这些人对寒雨的态度恶劣不对,但从西江横棹的表现来看,他自己也是存在一些问题,别人看不惯也不是没理由。寒雨就无辜了,但他的自卑也是他自己需要克服的缺点。冶云子看不惯千金少也不是不能理解,他臣服于千金少,至少是认可宗主的实力的,但对方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加上收寒雨为徒这件事。矛盾是双方的,暂时不好说谁对谁错。他们之间虽然看着不可调和,但可能并没有本质的矛盾。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刀宗的真实氛围是什么样,不好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护短是刀宗之人的共同特点。寒雨指出师兄弟武学上的弱点,如果真的是他自己的见解,就说明他的资质应该还不错。虽然这个能力不一定能转化为实战实力,但是堪称外挂,自己武力值够打,再看穿对手的弱点,不赢才怪。但如果功力不够,也就只是纸上谈兵了。冶云子会这么生气,说不定不是护短,而是气你一个不能打的偏偏能看穿我武学的弱点,或者换个说法,你有这能力怎么就不能好好提升自己的武功也来争个第一呢,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了。)
       千金少出场。按之前寒雨指出的弱点把百世、千秋击退,与万里交手几招压制后冶云子出手挡下。面对师叔的质问,千金少称是学师叔欺负别人徒弟,顺便考察徒弟的眼光。(妥妥的护短啊。)
       千金少与冶云子争执,主要谈到这两件事:
       其一,飞渊的仙舞剑仪很重要,千金少却让寒雨参加。千金少反驳少女过生日让少年人去比较热闹,顺便笑师叔不见笑。(emmm我赞同冶云子的说法,他有理有据,而千金少胡搅蛮缠转移话题。不过,关于人选,我觉得寒雨比千金少、冶云子及其三个徒弟更合适。冶云子师徒就别提了,飞渊都觉得幸好不是他们,不管是什么原因,就是不合适了;千金少这性格,还是不去比较好;寒雨彬彬有礼得敖鹰赞赏,木讷一点也比较不容易与人起冲突。说白了,冶云子除了怕失礼于人之外,真正介意的可能是这样一个好机会千金少没去给刀宗争面子。看另外三个互炝的架势,就直接把刀宗排除在外了。但千金少派寒雨去,究竟是认为他最合适,还是单纯想帮他树立信心呢?)
       其二,对寒雨和和西江横棹的态度,也可以认为是对天元抡魁的态度。冶云子认为西江横棹败于八岁孩童之手还损坏神器是废物。千金少则称他至少参加天元抡魁了,但师叔五十七年前十五岁却没能参加天元抡魁更是资质不够。(西江横棹参战之时损坏了啸穹刀,掉了一个角,而现在千金少在用,不知道会不会是伏笔,以后千金少与人交战出点问题什么的。冶云子一心想培养徒弟赢天元抡魁的原因大概是找到了,因为自己资质有限,所以寄托在徒弟身上,当不了状元还可以当状元的师傅,大概这种心态。这里说到五十七年前的天元抡魁,我又懵了。先前根据二当家的年纪、慕容烟雨与李沉渊约战的时间推测天之道参加天元抡魁那次是三十年前,那么,五十七年前不应该有天元抡魁,应该是五十四年前。如是五十七年前,那么天之道三十几年前那次就是三十三年前。但这样一来慕容烟雨是要在四十年前与李沉渊交战后在外面逛七年才在桃源渡口遇到二当家吗?不纠结这个问题了,也许千金少就是信口一说呢。)
       吵完冶云子表示要带徒弟去给剑宗赔罪。(这神转折让我前面猜刀宗氛围的都白写了,全部推翻,这个观剧的心路历程就不删了。这样反而有点糊涂了,如果都是为刀宗好,也不存在权力斗争,那针对寒雨和西江横棹的行为,真的就只有失败者即废物这一点理由了吗?如果这种戮力同心和内部友善独对失败者例外,感觉比内部权争更让人讨厌啊。)
01.flv_005002.624.jpg
       千金少责寒雨被人欺负不动手,关心其伤势,给他鱼钱,并要拿被踩坏的鱼回去煮粥。(好吧,千金少自己也很意外怎么会教出寒雨这么乖的徒弟来的。难道是一种自己也没意识到的逆反心理?下意识地想和身边的人不一样那种。寒雨称鱼是父亲要送给师尊的;千金少知道西江横棹是要钱的也主动给了钱,哪怕被踩坏也愿意吃掉;西江横棹送鱼而收钱。这三个人会不会是这样一种默契?西江横棹知道千金少关心他们父子,心里想送鱼,也知道千金少会接济他,但不愿再承情,所以故意说要钱;寒雨不知道父亲的真实想法,知道师尊对他们好,想送鱼给师尊,也代表父亲表达谢意,所以说鱼是父亲送的;千金少知道西江横棹的想法,也知道寒雨的想法,他尊重西江横棹的骄傲,也体谅寒雨的心意,所以不戳破这对父子之间的不知。千金少愿意吃这个鱼,被踩烂了也要拿来做粥,这点好戳我。物虽贱,用了,有用,就表明双方的关系不是施舍与被施舍。能照顾到接受帮助之人的自尊,才算是真正的帮助,而不是二次伤害。)

       4.风逍遥
       苍狼在处理公文。(想说就不能在面前放张桌子嘛,非要让小兵抱着一堆文件。)风逍遥再次前来恳求回道域。苍狼仍在犹豫,不想再失去身边的人。(岁无偿死的时候,是苍狼这一点诉求最强烈的时候吧。现在亲人只剩狼主在身边,王族亲卫一个都不在身边了,共患难的臣属也只剩风逍遥一个,榕烨选择当谋士也算是疏离。)
       风逍遥转述铁骕求衣对风逍遥离开后苗疆军队的安排:狼主代军长职,冽风涛执掌墨刀卫。(让狼主代军长职,目的算是昭然若揭吧,狼主背后有藏镜人,算是一步一步制造让藏爸回归的机会?冽风涛执掌墨刀卫,有点期待,又一个失踪人口回归。说起来冽风涛毕竟是凤蝶亲哥,万不得已有需要也可以搭上还珠楼这条线,不过凤蝶不回来大概不可能,毕竟有恩怨。)
01.flv_005435.003.jpg
       风逍遥拜别苍狼,并称无论离开多久,必会回来。(又一个拜别君王的,从师相到铁骕求衣到风逍遥……要回来呀!但这个flag……)
       苍狼让风逍遥给俏如来送一封信,致力于修补中苗关系。(上一档被玄武真道搞僵的中苗关系吧。)
       俏如来看了风逍遥收到的那封道域来信,称除了无情葬月暂时想不到其他,他也想亲自去调查,但暂时脱不开身。(上一档刚把尚同会交给清云他们,说可能会远行,这一档又忙起来了……最该做盟主的时候作为钜子去了海境,那也还好,是SPA在管理尚同会;现在道域有事该做钜子的时候又要做盟主了,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俏俏在这里暂时判断这封信是说无情葬月的事,但这个判断本身就是强行降智啊。不过话也没说死,毕竟俏俏自己表示想去的,究竟会不会去呢?)
       风逍遥见铁骕求衣,提到苗疆内部有不满苍狼的声音,铁骕求衣称全在意料之中。(鬼尊搞的事?说的“先前的事”是指羚罕和猷朗的事?)
       回忆狼主找铁骕求衣,铁骕求衣称不会回苗疆,否则会成为别人针对苍狼的把柄。说到九算各有信念与弱点,否则哪来一枝独秀。(提到苍离了,后面会不会有相关回忆呢。)
       铁骕求衣要让反动势力浮现,然后一网打尽。(这个思路好像没问题,铁骕求衣本人不在,现在风逍遥也走了,故意示弱诱敌。好像先前对付雁王凰后时也是这样,先故意落入圈套,再引出隐藏的墨者一网打尽。那次就是险棋。说起来铁骕求衣真的就是擅长兵行险招,在地门意识之战中也充分体现了。)
       风逍遥辞行,称苗疆再会。铁骕求衣叮嘱换下戎衣再回去。(虽然立了flag,还是相信能回来吧。话说剧情中风逍遥一版的造型才是戎装吧,换偶的时候是说做回风中捉刀啊。不过《鬼途》生死之间梦境那段正是换回旧偶,好像就已经把一版偶当成风中捉刀的造型,新偶默认为戎装了。)

       5.莫离骚
       慕容府,丁凌霜心情不好在练习劈柴,回忆与别小楼的比试。胜雪到来要与丁凌霜练剑。(真不容易,自上一档回忆交换剑法之后,终于有机会真正切磋了。)
       二当家在一旁悄悄观视。宁叔也到来一起看。(偷看好玩嘛。宁叔卸下当家之位后也有点放飞自我了。)
       胜雪得知丁凌霜挑战别小楼后口称那不用讲结果了,提到之前交换剑法之事,主动提议教丁凌霜剑法,并称就算不认他这个府主,也算是朋友吧。丁凌霜称交朋友要饮酒。胜雪提议去偷宁叔房里的酒。丁凌霜和元劫七行动了。(偷酒喝,你们还都不能和老贼头比啊,他才是最有经验~老实说,三个小朋友商量去大人房里偷酒,内心有点抵触这种剧情,最要命的是宁叔居然还觉得没问题,这可是元劫七一个带坏两个啊。)
       宁叔很高兴胜雪交到朋友。二当家称胜雪练剑虽勤并未开窍。宁叔希望他指点胜雪剑法。(这是要等下一档了吗?)
       二当家告知要离开慕容府回道域,并称人都有执着,就像铁骕求衣一样。(也是很奇怪了,二当家连铁骕求衣名字都记不住,却知道他有执着。)
       宁叔提及铁骕求衣曾怀疑凌风歌之事是有人布局煽动,也许是墨家之人,也许是深藏的纵横家。(大概是先挖个坑,还不确定怎么填的意思。能布二十几年的局确实不易,默苍离当初十年一局已经够惊人了。)
       宁叔再次声明慕容府永远是二当家的后盾,二当家也称回来教胜雪练剑。(还以为依二当家的性格就不立flag了,好吧,还是期待。)
01.flv_010744.397.jpg
       二当家到藏剑庐轩向斜阳剑拜别,告知大家都过得很好,吹排箫。胜雪到来送别,说最讨厌他的自以为是,又告知鬼市做过道域生意,巧木宫曾送奴隶入道域。二当家留下行令剑围的剑谱离开。(胜雪告知了鬼市的一些动作,也是关心二当家吧。剑谱都留下了,这是做好不返的准备了呀。有点抵触胜雪新偶抽烟的镜头……)

       6.尾声及下集预告
       新偶风逍遥准备回道域,路遇二当家。二人错身而过,又都往桃源渡口的方向而行。(我想知道这两个人究竟要按什么路线行进才能走出这样的效果。正常情况下迎面而来再拐弯去同一个地方根本不会碰面啊,如果两个人本就是同一个方向行进又不存在迎面走来的情况啊。)
       莫离骚有心躲避,风逍遥追上,相互追逐一段。莫离骚认出了小碎刀步。(这时二当家的脑回路还没问题啊,怎么后面就不正常了呢。)
       风逍遥心生警惕,担心是不是和他收到的信有关。莫离骚则担心对方劫色。(无力吐槽,虽然我笑了,但笑过觉得很无聊。)
       莫离骚开口询问,双方承认是道域中人,分别自认来自刀宗和剑宗。(二当家这个“应该”“大概”“我想”的说法是在学策君重要的话说三遍吗?)
       风逍遥称没听过莫离骚这个名字,莫离骚则说那时他叫天之道。(风逍遥和莫离骚同回道域,他们目前拥有的线索应该可以互补吧,风逍遥对墨家的情况比较了解一些,莫离骚从胜雪那里知道了鬼市在道域的一点情况。)
01.flv_012011.850.jpg
       泰玥皇锦造访【明昭晞】,见【休琴忘谱•逍遥游】。逍遥游居所放置着许多钓竿,有愿者上钩的含义,泰玥皇锦称这层含义从来不存在于他们之间,这是她不喜造访明昭晞的原因。(“愿者上钩”的话,总觉得逍遥游的钩上已经有了莫离骚和风逍遥,当然还不确定究竟是谁传信给风逍遥的。本来以为逍遥游是真心退隐或者迫于无奈退隐,但既然“愿者上钩”,应该是比较积极主动且有心机的人。)
       泰玥皇锦在屋外谈及丹阳侯先前说到的“辉煌早已逝去”,一时钓竿齐动。泰玥皇锦称遥想当年,谁人不知“琴曰不世并,人唤逍遥游”。(丹阳侯说起的人是逍遥游。有点意外,“辉煌”和逍遥游的名字似乎沾不上边,倒是“明昭晞“三个字都含日,和“辉煌”有点关系。看来他的才能在当年就十分突出,这样一来,琴名“不世并”可能暗示的是“举世无双”的意思。)
       逍遥游到屋外继续弹琴。泰玥皇锦称“既然在意,就配合身为现任宗主的我”。逍遥游称“只是换一个位置弹琴”。( 泰玥皇锦希望逍遥游助她,但逍遥游的态度应是拒绝了。逍遥游应该自己另有打算,但会为泰玥皇锦提供一些帮助。)
       泰玥皇锦提到阴阳学宗当世七雅,逍遥游称“当世已远,丹阳侯所言不差”。 泰玥皇锦称“改为并世,亦无不可”(既然“不世并”,应该不行啊),逍遥游称“只剩两人,并世之称未免寂寞”。 泰玥皇锦提到她已逝的夫君(临书玉笔•旭长辉)和前任宗主(如画江山•碧松影),逍遥游动容,称他们是最无辜的人,最初他们与行诗乐苦、叱酒当歌并列,后来无端传说另外三个名号,才有“当世七雅”之称,这是一切事情的开端。(也就是说最早只有“画”、“书”、“诗”、“酒”四人,后来无端多了“琴”“棋”“花”,才成为七雅,这是一切事情的开端。)
       泰玥皇锦称逍遥游的能为并非横空出世,有问题的是那个外人,请他不必介怀。(就是说他们认为有问题的是黓龙君,可能“一切的开端”也是专指“云棋水镜”的出现。)
       逍遥游调整钓竿,问泰玥皇锦想谈什么。泰玥皇锦称天元抡魁重启,问他对四宗参赛者的看法。因为修真院制度未重建,各宗只出一人参赛,分析战力不难。但泰玥皇锦担心刀宗和紫微宗仿造当年天之道的情形行事。逍遥游称“能人辈出是好事,顺其自然发展”。泰玥皇锦称“看到刀宗人选身边的人,你便不会这样说了”(说能人辈出)。逍遥游称“那你的担忧便是多余”。(这里说明这次天元抡魁四宗只能各派一人参战。泰玥皇锦只忧心这两宗,是没把剑宗放在眼里,还是已经确定剑宗会这么做了?她说的“刀宗人选”究竟是谁啊,按理她应该会认为是寒雨吧,那么“身边的人”呢?独眼龙吗?这句可能就是在嘲笑寒雨的资质,所以逍遥游才说她的担心多余。)
       又提起半生酆都•无常元帅在道域大战之后销声匿迹多年又再度出现,私刑罚恶。(就是说无常元帅在道域大战之前就存在,后来销声匿迹多年,现在又出现。一种可能,前后是同一个人,在道域大战中出了变故,所以多年后才出现。也有可能并不是同一个人,而是有人在刻意模仿。)
       下一集“半生酆都 无常元帅”。
       (除了无常元帅,还有一些介绍过的比较重要但还没登场的角色,剑宗的霁云,阴阳宗的凯风弼羽、檐前负笈,紫微宗的颢天玄宿,叱酒当歌•浪飘萍,还有月,加上寄鲲鹏,下一集该亮相的也差不多要亮相了吧。
       本集提到剑宗的辅剑八老有要事不在,也许引出月和血不染的情况;没登场的霁云由飞渊引出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飞渊暂时大概也还不能战胜皓苍剑霨离开本宗;丹阳侯称颢天玄宿外出了,如果属实,去了哪里,有何要事也值得在意。)

评分

参与人数 2鲜花 +2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黑白郎君南宫恨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1949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74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5-3 15: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这段不好说,不过我个人也偏向预知梦那种。可能是会有类似的发展,但是结局或者是原因不同。

233就是战兵卫改的,很明显了。夜店风bgm还是相当带感www

飞渊这里的原因应该是虽然基本功有到,但是过于急功近利。有时候想一心求胜反而败的更快,很容易被对方掌握自己的节奏,而飞渊被夺剑也明显是被用了巧劲,结合前面说的,应该还是飞渊心急了。敖鹰夺剑一个不是趁飞渊走神,而且人还是看向独眼龙的时候,被突然夺走的。在客人面前拔剑本身就是很不合礼仪,敖鹰夺剑还是在情理之中233和独眼龙的交谈的话,应该是在道域又遇到了什么吧,感觉比起以往更接近朋友这方面,看以后会不会圆,或许也可能是人物和当初没有衔接好,毕竟是很久以前的角色了。

感觉应该是有联姻的打算,不过最好的鱼苗,唉。飞渊老爸也是典型的对子女闷葫芦,不知道和子女相处但是又关心子女。这样子有时候的确会有些无意识之下失当的举动。最后的消头发说白了还是心疼女儿了2333

胜雪抽烟毕竟由来已久,不抽反而一下子幅度改的太大了。

只要不同方向迎面而来,然后过岔道再走一条道就好了,比如二当家是北面而来,风逍遥是南面而来,然后一起去东面。233二当家明显一开始就歪了啊,第一句话就是这人怎么一直盯着我下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65

积分

妖道角(初入江湖)

Rank: 1

帖子
72
鲜花
1
臭蛋
0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10-11
发表于 2019-5-3 15: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集的开局不错!期待下面的展开!!立个FLAG,这档飞渊他爹是黑,飞渊GG,丹阳候好人,最后霁云接手剑宗···如果不是,我直播吞...算了,上个说吞的 现在还没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1

好友

2230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16
鲜花
73
臭蛋
5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4-3-16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5-3 1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笑残峰那句一向卑鄙是点睛
山风雾海逍遥客,一朝晴明尽天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4

好友

2460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14
鲜花
165
臭蛋
0
戏龄
无法计算
注册时间
2014-6-28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5-3 21: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江横棹知道千金少关心他们父子,心里想送鱼,也知道千金少会接济他,但不愿再承情,所以故意说要钱;寒雨不知道父亲的真实想法,知道师尊对他们好,想送鱼给师尊,也代表父亲表达谢意,所以说鱼是父亲送的;千金少知道西江横棹的想法,也知道寒雨的想法,他尊重西江横棹的骄傲,也体谅寒雨的心意,所以不戳破这对父子之间的不知。——这段分析得好!赞!

道友你是魔鬼吗?每次写这么长,还跟开启了编剧视角一样~~~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4

好友

2460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14
鲜花
165
臭蛋
0
戏龄
无法计算
注册时间
2014-6-28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5-3 21: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璃潇殇 发表于 2019-5-3 15:44
第一集的开局不错!期待下面的展开!!立个FLAG,这档飞渊他爹是黑,飞渊GG,丹阳候好人,最后霁云接手剑宗 ...


同感,预测一下这档 敖莺是黑


偶色太暗,心思深沉,维护剑宗,有理由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86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623
鲜花
32
臭蛋
6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6-9-9
发表于 2019-5-3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iger6g 于 2019-5-3 23:11 编辑
天海光流 发表于 2019-5-3 15:39
竹林这段不好说,不过我个人也偏向预知梦那种。可能是会有类似的发展,但是结局或者是原因不同。

233就 ...


竹林與刀妹那一戰是往事  不是未來也不是夢境


那是獨眼龍在本檔之前的最後一個畫面  本以為她被刀妹殺了 過了很久才說被飛淵帶往道域
刀砍菩提樹 火燒明鏡台 誰說無一物 只是化塵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1

好友

84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0
鲜花
12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2: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海光流 发表于 2019-5-3 15:39
竹林这段不好说,不过我个人也偏向预知梦那种。可能是会有类似的发展,但是结局或者是原因不同。

233就 ...

开篇真的是毫无预警就被插了一刀啊。如果是这一档新入坑的观众来看,可能算是一个悬念。

飞渊练剑这一段,觉得大概老角色复出难免会有这样的情形吧,毕竟初出场时有新人光环,复出难免要衬托新人。比较别扭的地方是时间过去几年了,心中预期角色实力会增长,但剧情表现时不升反降,让人恍然觉得这的确只是一个剧中的角色,就出戏了。

除了飞渊父女,这一档新角色这么多,期待能展现更多不同类型的父子、师徒这种亲情关系吧。看了千金少和寒雨那一段,比较期待凯风弼羽、苍苍、霁云和自家长辈关系的展现。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1

好友

84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0
鲜花
12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3: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梦璃潇殇 发表于 2019-5-3 15:44
第一集的开局不错!期待下面的展开!!立个FLAG,这档飞渊他爹是黑,飞渊GG,丹阳候好人,最后霁云接手剑宗 ...

飞渊父亲,先前一直觉得他是不是无常元帅来着,这一集表现不像其他宗主那么张扬,觉得有黑的可能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1

好友

84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50
鲜花
129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5-3 23: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轮回只为君 发表于 2019-5-3 19:28
笑残峰那句一向卑鄙是点睛

确实是啊。
强行联想或许也可以加进去“先帝不以臣卑鄙”的那个“卑鄙”的意思。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7-16 07:26 , Processed in 0.08282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