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侠峰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侠峰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6集:计引无常

[复制链接]

58

主题

1

好友

8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5
鲜花
166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7-13 03: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6-刀锋葬魂 无情葬月.flv_005824.841.jpg
不戴帽的宗主,可惜又是夜景



       前情提要:(1)莫离骚留在剑宗指导霁云;(2)涂万里邀冶云子加入覆舟虚怀被拒弑师;(3)敖鹰同意泰玥丹阳救治无情葬月,月见到风失控。
       1.“无情葬月”
06-刀锋葬魂 无情葬月.flv_000802.201.jpg

       无情葬月“失控”,状似入邪,丹阳侯欲诛邪,泰玥皇锦让敖鹰决定,敖鹰却对月说“何必”。原来月是装作失控,希望在见过风最后一面之后、真正失控之前就被杀掉。月开口叫了“大哥”,风劝月不要放弃,并说“风与月永远同行”。(风:你又骗我,你又骗我。风说的“故技重施”,是月以前装疯一次,邪气入脑无法医治了骗风说有办法医治第二次,自己悄悄回道域第三次。
       风说见过花与雪了,说他们暂时不会想收留月,剧中没说他去沉香兰居给两人扫墓,所以,可能是对应《鬼途》里和无患开膛战后的梦境吧。如果风真的去过沉香兰居,就应该知道月早已经把写有自己名字的墓碑放在花雪一处了……
       怎么说呢,个人觉得风月重逢这一段的虐点在于,月自己或者观众视角已经知道他好不了了,而且注定要失控,但是在乎他的人还没有放弃希望。一方已绝望,一方还在追寻渺茫的希望,正是这种决不放弃的希望,反衬得另一方的绝望更加绝望。你越是拼命想救我,我越感到绝望;如果你不救我,起码我不会再拖累、伤害你。而这种绝望,施救者自己未必就没感觉到,只是自闭视听,不给自己看清的机会。风说“风与月永远同行”,固然是发自肺腑的,但或许,他自己也隐隐觉得,他们终有无法同行甚至兄弟反目的一天,才会下意识地强调这一点。誓言或承诺,不是说在月满情好之时,就是说在即将失去之时。
       说到无情葬月与血不染的情形,我就想到了古剑一里面百里屠苏与焚寂的情形,差不多一样,但又是截然不同的感受。相似的故事里,金光的宿命感比较强烈,更多无奈;古剑更倾向于角色自己的抉择,求仁得仁。只是罗列讨论一下,没有拉踩的意思。金光里面出现过很多夺舍或者类似操纵意识的情形,差不多有这样几种:
       最早的小空炎魔及《鬼途》的多人与徐福的情形,独眼龙和应龙师也可以勉强算在内,是被动的、突然的、绝对压制的;再就是无情葬月与血神及任孤沉与玄武真神的情形,凭金吾、酆都月甚至包括雪山银燕和魔心鉴的情形勉强也算在内,是施加影响、慢慢侵蚀或者契约交换的;还有一种勉强算在内的就是西经无缺与犁灵剑的情形,当然西经无缺吸收的是死灵,大概不能算夺舍,不过灵魂和记忆缺失是相似的,他算是夺舍的一方;此外地门洗脑后大智慧以多人的形象出现勉强也能算,情形又不一样了。
       虽然情形不尽相同,但夺舍者占主导是肯定,几乎所有被夺舍者在面对这种情形时都是无力的,有的是因为实力强弱分明确实无力,有的是因为过于突然,几乎毫无挣扎或者无力挣扎,差不多是完全失去自我意识或者迟早会完全失去自我意识。
       有没有在此过程中被夺舍一方意志比较坚定的?有。无情葬月和任孤沉就保有比较明确的自我意识;独眼龙几乎完全被应龙师操控,但他偶尔意识清醒时还是会示警;藏镜人被地门洗脑,但他的个性没有完全磨灭,也是自主离开地门的。
       有没有被夺舍一方对夺舍一方施加影响的?有。西经无缺记忆缺失显然算;徐福吸收多人人格的同时,连他们的性格缺点也会复制;白比丘与绝命司各怀心思,显然也是被夺舍的对象不同,后来的经历不同,才产生了差异;大智慧受被洗脑者比如大雁的影响而开始走极端。
       总体来看是负面的影响更大一点,比较正面的意识总是弱小的被吞噬的一方。
       就算后续月会失去自主意识而黑化,风月会刀刃相向,也希望能更加侧重角色自主的选择,弱化被命运拔弄的无奈。月和风说过如果他完全入邪,让风杀了他的话;风也说过他回来就是要亲手结束这一切的话。如果会发生,希望是在更为合理的情形之下吧。)
       泰玥移魄擦魂,月的魂体上缠绕血不染邪气,丹阳以太微幻镇邪(出招的特效好像道家符咒,还有个“罡”字)。与此同时,持之不败似有感应,发生骚动。邪力震开太微幻,泰玥也停止施术,救治失败,泰玥称“缚魂逆气,邪能入髓,他无救矣”。丹阳侯立即准备诛杀无情葬月,风逍遥和飞渊阻止,以【银剑玄老•无量君】(第2集独眼龙说他素喜热闹)为首的辅剑八老加强锁链的力量将月控制住。
       丹阳与泰玥一明一暗要求尽早处置月,玄老推说宗主没提供办法他也只能用锁的方法,风力主此事应由剑宗决断,飞渊则说出道域暗流风遭围之事以转移注意力。(这里的表现,丹阳侯比较简单直接不留情面,直接要动手;玄老则一方面不让丹阳侯在剑宗动手,一方面将决断权推给敖鹰,言下之意像是要杀月;泰玥皇锦自己不出手,却也表态了,虽是向玄老陈述利害,却也是对敖鹰施压;风也是意思也是由敖鹰来作主,却是想保月。在这个情形之下,是杀是留,敖鹰本来是应该表态的。
       站在敖鹰的立场,首先肯定绝对不能容许丹阳侯越俎代庖,玄老的行动也表明此点。但真要此时表态也为难。经此变故月基本没有恢复的机会了,不杀,如丹阳侯所言,以后若真出事责任在剑宗,而且要控制无情葬月则八老无法自由行动,剑宗实力大减,月的情形一旦压制不住也是剑宗最先受害。但月毕竟是剑宗弟子且有功、暂无恶行,杀,为尚未发生的危机而杀本宗弟子本就不该,于私德有损,而且搞不好风逍遥和飞渊会当场翻脸。再者,血不染与持之不败有感应,三不名锋另有他也不知的隐秘,杀月能不能一劳永逸还不好说,这个秘密能不能成为月甚至整个剑宗的转机也不好说。还有就是如果在这个时候表态杀月,则相当于接受了丹阳侯和泰玥皇锦甚至银剑玄老的威逼,有损于宗主威信是一定的。如此看来,敖鹰确实是不便表态的,一定要表态的话,那就是保。
       所以剧情就避开了这一点,没让有决断权的人表态,而是让飞渊岔开话题,转移矛盾。而道域暗流的事,丹阳和泰玥是否真的觉得威胁大过血神不好说,却恰好牵涉四宗,在场的两位也很难完全摘清,也就没立场继续压迫剑宗。飞渊此时的表现很聪明啊。
       银剑玄老的立场,虽然飞渊觉得是在坑爹,但事实上不好说。他首先是在维护剑宗的面子,不让丹阳侯动手,也把他的话怼回去了。但他让敖鹰表态,使得泰玥有机会附和施压,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不清楚。飞渊这么评价,加上前面独眼龙的说法,感觉和刀宗的冶云子差不多。)
      
       2.丹阳泰玥定计引无常
06-刀锋葬魂 无情葬月.flv_001941.154.jpg

       泰玥皇锦和丹阳侯一同离开,互揭对方医治无情葬月是假,制造意外杀人是真。但医治过程中血不染邪气似受不明力量激化,他们也没料到。(这个意思是,是持之不败激化了邪不染的力量?两把剑的感应有种仇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但在此似乎反而是持之不败救了血不染。)
       二人谈到风逍遥所说之事,泰玥表示与阴阳宗无关,并认为可以散布消息让无常元帅来处理。(就这么自信无常元帅与那些杀手不是一伙的?)丹阳侯怀疑无常元帅的身份和动机,虽然他认为目前为止他杀害刀宗弟子的行为让本宗得利了。(自私冷漠的直率啊。)泰玥称不知丹阳侯是对无常元帅有成见还是做贼心虚,丹阳也称不知泰玥是信任无常元帅还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泰玥似是暗指丹阳侯行为不端做贼心虚,丹阳侯似是指控泰玥知道无常元帅的身份甚至指使他杀人。而他们好像都知道二十年前的无常元帅是谁的样子。)
       关于杀害刀宗弟子的无常元帅的身份和动机,泰玥皇锦因戚寒雨也遇险之事排除对西江横棹的怀疑,但丹阳侯觉得对方的目的也可能是让戚寒雨成为唯一人选。因为戚寒雨已十七岁,即将超过年限,二人定计配合,打算以推迟天元抡魁为试探,计成则证明无常元帅身份,就算推测失误也可将刀宗排除在天元抡魁之外。(此刻他们重点怀疑的对象还是西江横棹,认为他是为了让儿子参加天元抡魁才杀人。他们的计划是,提议推迟天元抡魁,因为戚寒雨将超年纪上限,如果推迟一年就会失去参赛的机会,若对方的目的是让戚寒雨参赛,就会出来阻止此事。就算推测失误,无常元帅不现身,也可借此将刀宗排除在天元抡魁之外,因为刀宗年轻弟子只剩戚寒雨。
       从后面剧情发展来看,泰玥皇锦遇无常元帅袭击,似乎印证了他们的推测,却也不一定。就算无常元帅现身真的是因为泰玥皇锦提出推迟天元抡魁之事,也不代表他的动机一定是让戚寒雨能参赛。也许他另有谋划,一定要天元抡魁如期举行才能成事呢。)
      
       3.“刀锋葬魂”
06-刀锋葬魂 无情葬月.flv_003142.017.jpg

       涂万里弑师。冶云子重伤逃出房间,涂万里追击。冶云子终于出刀,涂万里使出“拟形八法•鱼跃大川”。(至此,“拟形八法”已经全部出现过了。“狼奔万里”“虎啸空山” “猿啼孤月”“马驰残阳” “龙卷黄沙”“凤舞狂花” “鱼跃大川”“雁鸣长空”。如狼似虎、心猿意马、跨凤乘龙、沉鱼落雁什么的……)
       冶云子重伤不敌,戚寒雨现身阻拦。涂万里有攻无守,迫使戚寒雨不能留手。两人对招关键时刻,涂万里以伤势交换,受戚寒雨一刀,自己冲至冶云子身边杀他。
       冶云子金刀被击落危险,涂万里被刀绫抽到眼睛一时不能视物,戚寒雨已然使出“踏步杀•碎梦”。涂万里没躲开这一刀而身亡,死前称自己只是想出人头地,不想死。(虽说不一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大约“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涂万里说的就是他的真心话,他就是想出人头地,从前在刀宗汲汲于天元抡魁如此,加入覆舟虚怀急于立功表现亦如此。回头来看,如果他邀冶云子入覆舟虚怀从成而弑师的举动如果真是虚舟虚怀兀者授意,那么,对方的居心说不定不是真的想吸收他入会,而是想让他自取灭亡。这样一来,前面丹阳泰玥的推测似乎又增添了佐证,因为仅剩的一个还有机会和戚寒雨争出赛权的人也死了。但似乎又有点说不通,用泄漏覆舟虚怀的部分内情来交换一个他们本可以直接杀掉的人得不偿失。所以,大概覆舟虚怀吸收涂万里是真,而涂万里自己急于表现才导致身亡。)
       戚寒雨对此非常意外,冶云子悲痛而迁怒。千金少出现带冶云子去治伤。冶云子冷静后将覆舟虚怀的事告知千金少。
       寒雨很自责,认为自己那一刀如果能收敛三分,涂万里就不会死。千金少安抚之后让他通知其他三宗来开会。(上一集寒雨练功遇到飞渊之前就想过收敛三分的事,但还没来得及练习。从这一战的过程来看,寒雨还是比较缺乏战斗经验。从剧中的表现来看,涂万里一开始是真的怒急攻心而和戚寒雨拼命的,但在两人招式相接的电光火石之间,他改变策略用伤势交换一次绝杀,而寒雨在应变上略欠缺。之后涂万里被刀绫扫到眼睛,虽然这个过程很快,寒雨又在远处,看不到很正常,但还是表现出他对对手的观察有欠缺。总体来说,未必如千金少所说,他们实力相当放不得水,主要还是实战经验不足吧。真正在比赛中,对手也可以采取策略,可以使诈,他也需要从对手的反应来决定自己的攻击招式,控制力道。仍须磨练啊。而误伤误杀同门师弟之事可能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以后实战中如果思虑太过就不妙了。)
      
       4.月黑风高杀人夜
06-刀锋葬魂 无情葬月.flv_003824.790.jpg

       月圆夜,莫离骚夜半难眠,与霁云一起。霁云的父亲霁寒霄忽至剑宗。(诗号“岁月春寒,无人瞰;断劫不复,冷孤眼”。他的剑名“断劫”,右眼上有一道疤痕。)交换一招,霁寒霄剑气将酒杯整齐削断,自己面前的衣衫也被莫离骚的剑气划破。
       霁寒霄突然出剑,莫离骚也拔出持之不败,两人很快交换百招,园中花瓣残落。(这一段武戏意境很不错啊,上一集二当家出剑感觉平平大概是因为两人实力悬殊,这一集棋逢对手的出剑可以和上一档夺剑入鞘相衬了。花瓣落下,有点“残花”之感了。)霁寒霄问霁云看出了几招,霁云说只看出了四招,霁寒霄责骂,莫离骚辩称之前的过招已是他跟不上的生死之决。(感觉这次突如其来的交手也是霁寒霄特别展示给霁云看的吧。那么,他送的剑名“残花”也是在提示天元抡魁是生死之决,要儿子专心?)
       霁寒霄告知自己曾是天之道的影子,所以注定一生活在阴影中。莫离骚称“人的一生,苦难甚多,欢愉亦多,左右都是自己的选择”。(做天之道的影子或许是身不由己,但后来的人生是你自己的选择在阴影中。出场的整个过程霁寒霄都没有摘下他的帷帽,暗夜出入,习惯于隐身帷帽之下,确实打上了很深的“影”的烙印。想到身为“影”的藏爸从前也是戴帽子戴面罩的。)霁寒霄则称“命运既定,无可逆转,就如同这轮明月,永远只为照耀一人”。(天元抡魁终究只有一个赢家。)霁寒霄让霁云把握他从前没有机会,又握住残花剑剑身,手握出血。
       霁云问莫离骚自己是不是不孝,莫离骚称他现在要做的事是专注于他的剑。霁云已从自创的剑招筛选出有用的七招。(霁云的性格真是难得啊,几乎没受到他父亲的影响。不那么聪明的人比较幸福,再就是专注、心无旁骛的人比较幸福。)
       霁寒霄出手袭击皓苍剑霨,并出言贬低敖鹰,称他当上宗主是迂腐制度下的错误。(角色介绍中有说霁寒霄争夺剑宗宗主之位失败而心怀怨恨。)剑霨反驳说是他的私德无法使人信服。霁寒霄则称不知遇上危险品德能否拯救你们。(唯才是举还是唯贤是举确实是个难题啊。以前的传统是举贤,但现今明显是才能更重要。霁寒霄的话虽然说得不太中听,但因为个性或者私德原因而全盘否定一个人确实不公平。)
       剑霨出言警告,霁寒霄出手,称“我曾代天之道进入修真院,而这只眼、这口剑都是为大战付出的牺牲”,并称剑霨能当上执剑师不过是敖鹰庇护。(从后面敖鹰的话来看,霁寒霄可能经常把他曾代天之道入修真院并为此付出牺牲的事挂在嘴边。可以想象,一个时常把自己过往功绩、苦难、别人对他的亏欠挂在嘴边的人有多不招人待见。他以前的经历不知道,不过目前的境况是儿子在剑宗与自己隔离,他自己仍是认定自己是剑宗之人,现实却是被排挤出剑宗,虽然有他自身的原因,但不公平的待遇也是事实。成王败寇的事,争权失败仅被逐,老实说结果已经不错了。毕竟,少有一把手能有这样的胸襟和魄力,让桀骜不驯的竞争对手来做二把手,哪怕他能力很强。敖鹰性格稳重,后面所述提拔的剑霨的理由也是他不骄不躁不争不显。拔擢培养后辈当然也很有必要,执剑师的职责可能也是剑霨这种性格更合适。但在人才匮乏、门派衰落的状况之下,不用实力更强的霁寒霄,包括初见莫离骚时重剑而不重人也都隐隐体现出敖鹰偏保守而魄力不够。)
       剑霨咽喉被剑划伤,敖鹰及时出手阻止。敖鹰问伤人的理由,霁寒霄称自己伤人从不解释。(从霁寒霄和剑霨的一系列表现来看,一开始是霁寒霄出手袭击、出言挑衅,但剑霨一直很冷静,没动手,后来反而是霁寒霄自己被激怒而出手伤人了。仔细想了想,剑霨说的真正激怒他的话似乎不是对他私德的批评,而是那句“休怪剑下无情”。你一个凭关系上位的人有什么本事对我这个实力仅次于天之道且曾为剑宗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剑下无情?揣摩一下,霁寒霄意难平,可能并非为了昔日做天之道的影子之事,他承认天之道的实力;大约也不是为了实力逊于他的敖鹰上位,他虽口口声声贬低敖鹰的实力,但也称其剑、其人“精准”,虽话不投机,但也是服气的。一个是望尘莫及的,一个是旗鼓相当的,也就算了,但对剑霨这个空降执剑师之位的后生晚辈,无论如何也不能服气。)
       敖鹰出剑开阵,称“你该感谢霁云,若非有他,岂容你这般狂妄”。霁寒霄则称“说颠倒了吧,是有了云儿,才让剑宗有机会夺下天元抡魁”。(这里两个人的话,我站霁寒霄。后面敖鹰自己也说了,“能踏过仙虹剑戒阵是他的本事”,就算不想容,也未必有本事把霁寒霄怎样,未必能做到的事,却以霁云为台阶有点矫情。霁云的存在确是剑宗得利的事,敖鹰言语中却隐有施恩之感;霁寒霄也是一样,剑宗对霁云的培养确是他得利的事,霁寒霄却只言霁云对剑宗之功。似乎都有点气话的成分在里面。)
       敖鹰放霁寒霄踏过仙虹剑戒阵离开,霁寒霄则称“至少这次你们没再牺牲另一名孩子”。(修真院制度没恢复,这次的天元抡魁是各宗派一人,就算想也做不了吧。)
       剑霨不满于自己实力不够,身处高位而不能为宗主分忧。敖鹰则称“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不倨不傲”就是他所有而霁寒霄没有的优点,并称“武功易练,武德难修”,让剑霨不必不满,努力精进自己。(《道德经》里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子的理论中“无为而无不为”那种其实蛮功利的。自身的劣势也可以转化为优势,然而,应用于人,普遍意义上的优势反而成为劣势,多因评判的标准变了,但这样真的公平吗?举个例子,《魔戮》小王和苍狼的王权之争,小王台面上的优势强于苍狼,苍狼的优势在哪里,善良仁慈吗?很显然并不是,虽然这点也很关键。苍狼的优势就是他弱。因为他弱,东西苗僵持之后撼天阙才会觉得可以留他,当然可能也和他性格善良像希妲有关系;因为他弱,除铁骕求衣之外的九算如忘今焉、师相才觉得他可以留,甚至扶他比帮小王更好,因为弱的容易拿捏,而且比之于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投资回报显然更高。当然,现实如此,人性如此,优势和劣势并不绝对,本来没什么问题。但过于注重这个则容易舍本逐末,沉迷于“奇”而失了“正”。所以,虽然敖鹰用人并不只看实力,但也还是让剑霨精进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就要面对别人的质疑和挑战。剑霨对此的反应也很正就是了。)
       敖鹰问起血不染的状况,剑霨说明。针对无情葬月的状况,敖鹰觉得转机还是在三不名锋,但秘密已失传,此路不通。敖鹰托风逍遥于剑宗之外寻找解法。(说起来,“三不名锋”虽是剑宗的,但英雄打败血神佩剑染血的传说故事是发生在整个道域,剑宗的相关记载已无,其他宗或许会有。)
       刀宗的信送到,敖鹰称自己要巩固血不染封印,让剑霨代他去。(一方面给剑霨锻炼的机会,一方面万一遇到不利之事,宗主没有亲至,也有个转寰的余地。)
       敖鹰称自己若出意外,剑霨是最合适的继任者。(还是别出意外啊,剑霨肯定压不住,别说八老,霁寒霄肯定不服。但是,都这样说了,或许真会出意外。)飞渊主动要求学习加固封印。(敖鹰还是同意了,可能也是想着自己若出意外,剑霨继任,那么飞渊就是最佳的执剑师人选了。前导预告中飞渊就背着血不染。这里敖鹰也说了一句“就让我们父女同行吧”,前有风月的“永远同行”,希望是想多了。)
       霁寒霄路遇有人送信,对方念着“遥不可触,近在咫尺”,回“云山白鹤,天台路迷”。(这个发信收信的暗号不知道有无深意。前面两句看字面意思好像是隔空传信,虽然人未至,但讯息已至;后面回答的两句不解。天台山是道教名山吧,不知道是不是和张道陵有关的,比较有名的相关传说故事我只知道 “刘阮入天台”。正好想写一组以词牌名为题的同人文,不如就从《阮郎归》开始吧。)对方拿出闪烁着“老地方”三字的信。(隔空传字的术法,以前花痴、忘今焉、禹晔绶真用过,上一集提到阴阳学宗长于“字”,有点怀疑传信之人是不是属阴阳学宗。至于“老地方”……三杰表示希望你们的老地方有故事而且是好故事。)霁寒霄知是好友主动邀约,并觉得对方可能是对天之道有了兴趣。(“笑语函”也不知道是邀请霁寒霄的人的名字,还是对那种特别的信函的称呼,或者都是。信函背面画着笑脸,头顶上像是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一边眼睛下面是虚点,眼泪吗?一边是实线。嗯,笑脸的话,有点期待小王。但杀死送信之人的手段过于残忍,还是不要吧。霁寒霄觉得对方也对天之道感兴趣,难道也是三十三年前天元抡魁天之道“受害者”之中的一人。)送信之人大笑中七窍流血而亡,化为脓血。(中了含笑半步癫什么的?
       关于霁寒霄,补充一个细节,他头上帷帽中心的金属花片和西江横棹斗笠上的似乎是一样的,细看好像又不完全一样。如果不是制作道具时用了类似的材料,就有可能是个标志。不过好像也没看到别处出现,可能是多想。)
       紫微星宗,颢天玄宿观星,称“贪狼东移,天仪震动,此兆不祥”。(终于看到不戴帷帽的宗主了!可惜又是夜景。是马上要出事啊,还是预示血不染的事?)问心、无愧前来关心,让颢天吃心疾的药,告知天雨如晴率领弟子在留神岩合练星河阵图即将回转。(好吧,原来之前说星宗大部分弟子在外是在为这次夜袭做铺垫。)
       问心抱怨称师尊与青冥不在,他也算休息到了。(丹阳侯严厉,青冥爱针对苍苍吧。)无愧也趁机抱怨师尊捏死蝴蝶,苍苍气得不肯练功的事。(小报告总是要有人打的。苍苍虽然说了要告诉师尊,到底是没来告状。)
       颢天去九天银河看苍苍。苍苍房内有一只竹蜻蜓。(依稀记得月牙岚死前写信那一段就有风车、竹蜻蜓之类的儿童玩具,是同样的道具吗?)回忆,苍苍喜欢蜻蜓,颢天教育他常怀恻隐之心,不要伤害小动物。(话说这个应该更接近齐物论的思想,而并非恻隐之心吧。“恻隐”就是同情啊,儒家思想。)于是颢天给苍苍做了这只竹蜻蜓,但现在蜻蜓断了一只翅膀。(生气摔坏的?说好的不要伤害小动物哟。)
       有黑衣人潜入星宗放置天师云杖之处,颢天有所察觉。黑衣人为窃天师云杖而来,一行人黑衣黑巾蒙面,为首者白巾蒙面。颢天从天而降。(念诗号“银涛波冷,掌中紫微云阵卷;星海沉沉,颢天无际一人还”。)对方意外颢天提早回到星宗。(看来是打探好了,知道星宗弟子都在外面,丹阳侯和颢天玄宿都不在才敢来的。知道颢天玄宿外出的事,但不知他提早返回,说明他们可能在紫微星宗有眼线,但现在的星宗之内没有这群人的同伙。若有渗透,可能在去留神岩的弟子之中。)
       颢天玄宿指对方不礼、不智,称能接下一招便是他们的本事。(颢天玄宿有心疾,出招不能超过五招。但在这里表示只出一招,可能一方面实力超强一招就能解决,一方面心怀仁慈有心给对方一条生路。)
      
       5.四宗会议
       丹阳泰玥剑霨在神刀宇等千金少现身。丹阳泰玥互炝,一开始从互相嘲讽无智,后泰玥以丹阳不是宗主的身份说事,丹阳则称阴阳学宗无人可用才需要宗主事必躬亲,泰玥被激怒。(这俩真能吵啊,不是商量好要配合钓鱼的吗?这合作还真是脆弱。不过也是丹阳侯的话戳到泰玥软肋了。)见敖鹰没来,泰玥想到是因为无情葬月和血不染的事。
       千金少出现,说覆舟虚怀之事,三人似乎都还不知。泰玥认为他们意图颠覆天元抡魁不自量。(轻敌)丹阳提醒刀宗出现涂万里杀师之事该检讨了。千金少提醒三宗可能也被渗透了。丹阳侯表示若有他会处置,泰玥表示学宗不会有叛徒,两人又互炝。(这两个基本上都是自信宗内没被渗透了。或者他们对还没有浮出台面的暗流不甚在意,反而更在意眼前的利益,即之前商量的推迟天元抡魁,迫使刀宗退出天元抡魁的竞争。)剑霨没说话,若有所思,但也表示相信剑宗没这样的人。(可能想到霁寒霄了,但在外人面前肯定要维护剑宗的形象。若如此,泰玥皇锦可能也不是完全不上心,只是在外人面前,纵使有疑虑也不能表现出来。这样看来,反倒是丹阳侯比较直率,表示若有会处置,话没说满。)
       千金少以风逍遥受围杀,杀手用四宗武功为例,并说无常元帅也能使仙舞剑诀和术法。泰玥称围杀风中捉刀的未必是覆舟虚怀,无常元帅也未必与覆舟虚怀一路。丹阳则称无常元帅伴随天元抡魁开启而出现,明显也是冲天元抡魁来的。(道理是这样了。不过丹阳侯多次针对无常元帅,他是不是真的知道以前的无常元帅并对其怀有敌意?)剑霨表示若无常元帅与剑宗有关自会彻查。
       丹阳侯顺势提出天元抡魁延期之事,泰玥附和,千金少反对,拉票剑宗,剑霨表示要待宗主定夺。千金少主张容后再议,冶云子现身赞成延期,啰嗦之时三人都离开了。(冶云子还真是一大利器……)
       丹阳和泰玥故意在茶摊上谈论欲使天元抡魁延期之事,并大打出手。(有句没太明白。丹阳侯说对凯风弼羽来说,夜雨凋枫可能是强敌,但对星宗不是。泰玥则称丹阳侯在名字上做文章是嘲讽学宗无人教门人武学。不理解泰玥是什么思路,若是说丹阳侯嘲讽凯风弼羽武功差,那和名字又有什么关系,若是说他说别人都直接说名字,说自己家的却只称星宗,那又和嘲讽有什么关系。不过,若此处真有针对天元抡魁的心怀不轨之人,丹阳侯的做法倒也是保护苍苍了。泰玥突然出手倒不像事先商量好的,不过丹阳都被打出血了,收手倒是很快,真的不是彼此有默契吗?丹阳伸手指也挺怪异的,是暗示人都走了,不必演戏了,可以停手了吗?)
       泰玥离开,丹阳特意问她去哪,她说自己会去劝敖鹰同意延期。(相当于把自己的目的地、行进的路线告知可能还在的偷听者了。就是说到此还是在演戏。)丹阳则称“这一掌,丹阳不负”。(若是早晚讨回来的意思,语气未免太平静了。若是表示商量好的钓无常元帅的事一定做到底,好像又有点多余。)
      
       6.尾声及下集预告
       泰玥皇锦在路上回想起丹阳侯说阴阳学宗无人之事,表现出对逍遥游的不满而攻向水面。(不是说去剑宗,这是到明昭晞了?)有人施术,水被凝住。无常元帅现身攻击。泰玥早有防备,并称“对我出手,你就不可能是正义”。(泰玥皇锦是在钓鱼,早有提防,除非有别的变数,否则应该没危险。此事是与丹阳侯合作,丹阳侯可能不会置之不理,或许也会来到附近。但丹阳侯也可能是真的回星宗,正好赶上颢天打完。)
06-刀锋葬魂 无情葬月.flv_011253.381.jpg

       下一集“无常悲舞,浩星归流”。(前一句,字面意思,无常元帅有危险了,会悲舞。泰玥皇锦可能不仅没危险,还会击毙这名无常元帅。但若这个无常元帅会死,可能就不是之前出手人,至少不是千金少遇上的那个。虽然丹阳和泰玥的计划引出了无常元帅,但还是觉得不会是他们怀疑的西江横棹。
       后一句,颢天玄宿会一展身手。颢天玄宿的实力没什么可说的了,不过问心说要送药到九天银河,应该是指送去苍苍那里,如果放置天师云杖的地方也在九天银河,他或者别的弟子的到来反而可能增添变数。总之,应该是正好打完吃药吧。
       此外,还有约见霁寒霄的人,无情葬月与血不染的情况。四宗年轻人练武进展,这两集寒雨、霁云表现较多。现在刀剑两宗的事暂时告一段落,颢天丹阳、泰玥有所行动,是不是主视角该转到阴阳学宗和紫微星宗了?那么,可能也要开始讲士心和苍苍的学习进展了。正好泰玥皇锦似乎真的被丹阳侯戳到痛点,逍遥游被迁怒,回去可能士心要被殃及,不知道她若在这个时候知道檐前负笈有心让逍遥游来教士心会怎么想,或许这回独眼龙救场也不成了。紫微宗天雨如晴也要带众弟子回门派,门内对丹阳侯的不满、青冥和苍苍的矛盾可能也要展开。再关注一下出场即失踪的万雪夜,还有海报站C位却一直没现身的寄鲲鹏。
       回顾一下前6集的剧情,虽然是在慢慢展开,但还是觉得有点散,抓不住人的感觉。一开始是无常元帅接连凶案很有悬念,但也冷了快三集这才又出来。覆舟虚怀慢慢浮出,但终究还是暗中的,台面上的矛盾冲突随着涂万里死中断,也只是给了四宗一个警示,关注点反又转向无常元帅。月和血不染的事在这一集也差不多是轻拿轻放了,意犹未尽,总觉得还欠缺一点什么就到位了。现在隐隐有这样的感觉了,好像随时停止追剧也就停了,剧情也好角色也好没有哪一点让我觉得特别有追着看、一集也不想落下的欲望,上一档都没这种感觉,可能是这一档熟悉的角色全清空了,新角色又还没什么感觉。)

评分

参与人数 4鲜花 +4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梦仙之梦尊 + 1
ulysses1948 + 1 總體來說,戰血是開了新劇的頭,但演獨立的.
fei + 1 感谢分享!向楼主学习。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38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9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7-14 10: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就是指的鬼途那次风濒临死亡所见到的吧。

看特效貌似是老君镇邪符,或者是五雷咒之类的吧。

泰玥应该是对以前的无常元帅有所了解,甚至是有过交情。所以表现的对无常元帅有熟悉感。

从寒雨和涂万里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实力虽然寒雨略高一筹,但是还是比较接近的。而从对战局的把握,涂万里现在是胜过寒雨的。但是涂万里个人太过急功近利,并不适合带领刀宗。

身为掌管者,霁寒霄明显是不适合的。个性孤僻,加上品德不彰。皓苍剑霨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正如老话说的,有才无德,适量而用。

颢天玄宿的心思应该两者都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0

好友

145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130
鲜花
38
臭蛋
1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9-7-1
发表于 2019-7-15 13: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怎么写出来那么多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1

好友

4315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612
鲜花
10
臭蛋
1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6-7-21
发表于 2019-7-15 16:42: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云爹是把利剑,但不适合做持剑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

好友

8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5
鲜花
166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17: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海光流 发表于 2019-7-14 10:35
应该就是指的鬼途那次风濒临死亡所见到的吧。

看特效貌似是老君镇邪符,或者是五雷咒之类的吧。

目前出场的角色,尤其是四宗宗主,感觉大部分才给了个设定在剧里撑着,还没有自己的正面剧情,角色形象没立起来。六集了,还是这种感觉,有点失望。这一集霁寒霄的出场感觉还不错,性格鲜明,矛盾冲突也明确,够简单但深挖可塑性也强。希望能碰撞出好故事来吧。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

好友

8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5
鲜花
166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17: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处觅知音 发表于 2019-7-15 13:10
你是怎么写出来那么多字的?

五笔打字超快的,就是难免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别字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

好友

8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5
鲜花
166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17: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浮萍任缥缈 发表于 2019-7-15 16:42
云爹是把利剑,但不适合做持剑的人

是这个道理了。不过敖鹰没握住这把剑,以致这把剑可能反过来指向剑宗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38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9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7-21 18: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锦鳞诸葛 发表于 2019-7-20 17:55
目前出场的角色,尤其是四宗宗主,感觉大部分才给了个设定在剧里撑着,还没有自己的正面剧情,角色形象没 ...

现在矛盾逐渐升级,大概接下来就是真正看写作者功力的时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4

好友

410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85
鲜花
9
臭蛋
0
戏龄
≤ 1年
注册时间
2014-6-27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7-25 19: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第七集分析贴呼叫麒麟兄
看花看雨看世界.梦仙梦醉梦凡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12-11 12:38 , Processed in 0.07176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