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侠峰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侠峰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8集:天元启战

[复制链接]

58

主题

1

好友

8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5
鲜花
166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8-10 01: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03127.118.jpg
前情提要:(1)丹泰擒无常元帅西江横棹;(2)西江横棹要求与天之道再战一场;(3)有人潜入紫微星宗窃天师云杖,疑四宗有覆舟虚怀奸细;(4)天之道与西江横棹一战。

       1.“刀剑争耀,西风横笑” “剑绝刀亡”
       西江横棹与天之道交战,一刚一柔,一快一慢,互不相让。
       莫离骚破桨之后,西江发动“醉生梦死”(这里给了风一个镜头,应该深有感触),配合“小碎刀步”占优。
       莫离骚退至江边竹筏欲取地利,西江追击。二人在竹筏上以帆为中心打斗(转圈圈+手动收帆)。莫离骚以帆束缚西江,自己登岸。西江解除束缚追上。
       莫离骚使出行令剑围。(这次的字是“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离骚》开篇,且是墨的效果。之前几次出的都是“汩余若将不及兮”那几句,是光的效果。可能这次才算完整版的行令剑围?)西江欲进而受阻(踩的是“扈江离与辟芷兮”),闪现西江练功画面、与寒雨在一起的画面。(没太明白,是说他虽已发狂,但心中还记着重要之事,一是武学追求,一是父子亲情?)西江受困于阵中(“ 朝发轫于苍梧兮”“ 将往观乎四荒”“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夕餐秋菊之落英”),桨被飞剑削掉角(这算是旧事重演了)。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00824.167.jpg

       行令剑围不断变化,西江癫狂前进。(二当家施展行令剑围时的手势,似乎有点像佛教的手印。这样一招,瞬间剑客变术师了。)在桨被削断后,莫离骚持剑短兵相接。西江不敌,被刺中,还击,莫离骚避开,持之不败断其不持桨的左臂。西江对莫离骚道“多谢”,以断桨插喉自尽。(稍微扒了一下对战中出现的《离骚》的句子,有“保厥美以骄傲兮”“ 览相观于四极兮,周流乎天余乃下,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之佚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惟此党人其独异”“户服艾以盈要兮”“武丁用而不疑”“吕望之鼓刀兮”“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鸾皇为余先戒兮”“吾令凤鸟飞腾兮”“及荣华之未落兮”“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及行迷之未远”“步余马于兰皋兮”“伏清白以死直兮”“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高余冠之岌岌兮” “芳与泽其杂糅兮”“回朕车以复路兮”“固乱流其鲜终兮”“ 乃遂焉而逢殃”。其中有些还比较适合西江横棹,大概因为《离骚》本来就在表现人生失意和品性高洁吧。不过,说实话,《离骚》和莫离骚这个角色到目前为止的形象并不太搭,就跟以前出现的《寒食帖》《蜀素帖》和傅天行的整体风格并不太搭一样。)
       千金少上前将啸穹放入西江手中支撑尸身不倒,并称“这次我们站着”。( “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吧……)莫离骚问西江的名字,称其是一名真正的刀客,会记住他的名字。莫离骚离开,经过寒雨身边(小寒雨目不斜视,不知道心中有没有恨啊),经过风逍遥(大概记得人但不记得名字)离开。
       千金少称西江横棹至死不愿用刀,但只有他最配得上啸穹。(BGM《敢冲》的变奏再度出现,前面和风逍遥见会时说“外面的世界不好吗,回来做什么”也出现过。)
       苍苍自看到西江横棹断臂之后就有受惊和不忍,丹阳侯说“这就是失败者的结果,死也不得雪耻”。(丹阳侯这话有点过分,看看场合啊。这应该是苍苍第一次直观认识到天元抡魁竞争的残酷性。要好好练功啊。)
       泰玥皇锦和士心说“这就是你对手师父的实力”。(也有点过分啊。自己也不是这两个的对手怎么不拿来对比一下。如果说丹阳侯和苍苍说的勉强还算对症下药的话,那么,泰玥和士心说的就基本没在点上,士心的问题根本不在这里,他并不是练功怠惰或者轻敌什么的,而是因为祖父误杀前刀宗掌令之事对天元抡魁甚至习武练武的意义有怀疑。)
       千金少听了两个人的话,说西江横棹已为自己的作为付出代价,以后谁侮辱他就是与他为敌。(除了感情上护着自己人,这话其实也表明了无常元帅的事就此揭过,以后不许再借口此事找刀宗麻烦的意思。)
       颢天玄宿开口劝说丹阳泰玥死者为大,并邀三位宗主稍后相谈。寒雨和风一起带西江回家,让千金少留下商议正事。寒雨经过,众人皆有动容。(整个过程,剑宗都没有说话,果然还是敖鹰比较稳重。当然剑宗也最不适合开口就是了,幸好西江横棹是自裁而不是死在莫离骚手上,否则,纵然西江本身戴罪,也会结下梁子。)
       寒雨将父亲的尸身带回居所,风安慰寒雨。(BGM《风月无边》的伴奏,好像还是剧中第一次出现吧。第一次竟然不是出现在风月的场合好遗憾啊……是不是也意味着从这里开始会不断失去呢?)两人为其烧纸。风离开之后,寒雨从床下拿出父亲交待过的遗物,从一个袋子里取出啸穹的缺角(应该是吧),落泪。

       2.天元抡魁提前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02154.879.jpg

       四宗商议。颢天玄宿就道域近来乱象提出“三日后举办天元抡魁”。(可能一是夜长梦多,早举办早安生,而且只有神君定下来了才能团结抗敌;二是引蛇出洞,敌人对天元抡魁有所图,会就提早行动而露出破绽,且准备不充分更易对付;三是试探,对三宗的宗主有试探,也试探四宗高层,毕竟已经怀疑其中有覆舟虚怀的奸细。)
       泰玥率先反对,称敌暗我明,贸然提早后果不堪设想,推迟则能从容布置。(主要还是想拖延使本宗获利吧,而且士心目前还不在状态。)笑残锋反对,说推迟反而给敌人更多时间准备。(若推迟一年寒雨就没参赛权了。)
       敖鹰问颢天除目前已发生的事之外的理由,颢天提到桃源渡口的乱流,怀疑有人想隔绝道域。(即风逍遥被追杀、刀宗命案无常元帅之事、涂万里加入覆舟虚怀之事,加上桃源渡口乱流。颢天好像没在四宗面前提有人夺天师云杖之事啊,这件事只和丹阳说了,还是在排除丹阳作案的可能后才说,连如晴都没讲。他对四宗宗主应有所怀疑,天师云杖的事可能会是试探的机会。)争执之后决定投票,如果平票就由依惯例由颢天玄宿决定。
       颢天、千金少赞成提早,泰玥反对,敖鹰弃权。三日后,天师道场正式比赛。(纳闷,不明白泰玥是怎么想的,就算平票也不值得高兴啊,平票由颢天决定,而颢天是提议提早的人,怎么着都是提早。这样的话,她既然反对方估票之后一开始就该反对投票,哪怕像千金少说的,四个宗主先打一场也比投票有利吧。如果真能强硬到开打也在所不惜,颢天也不一定会坚持了,毕竟他的本意是四宗团结,不希望起内讧让敌人有机可乘。敖鹰的弃权看似中庸,在自己不是关键票的情况下,实则也是表明了立场。)
       敖鹰向千金少表明了剑宗并无杀人之意,为西江横棹的死表示遗憾。千金少称公平对决刀宗输得起。泰玥对敖鹰的决定表示意外和不满,敖鹰表示大家都是各有盘算。(四宗的盘算,颢天的提议很明显在天元抡魁这件事上没存私心,毕竟苍苍状态不佳,若是丹阳应该就会反对了;泰玥的拖延一方面是想排除刀宗,一方面是己方准备不充分;千金少赞同提早,一方面夜长梦多,寒雨可能因年龄失去参赛权,再就是此时应是寒雨斗志最强的时候,而三宗的少年还不在状态,对刀宗有利;敖鹰弃权,提早或延后对剑宗影响不大,相比之下可能提早更有利,毕竟时间越久霁云的隐蔽优势越小。)
       千金少到西江家里敬他最后一杯,并对寒雨说天元抡魁之事不勉强。寒雨拿出啸穹的缺角,说他会补起来。(夺回刀宗失去的荣耀。)千金少把酒给寒雨喝。(不想再听《愿作千风》了唉……)

       3.沧海一粟•寄鲲鹏
       千金少在酒摊喝酒,已喝三十斤,还要再来二十斤。(心里苦,练了醉生梦死喝不醉。不过,三十斤这么多胃也撑不下好吧,正常顶多几斤就行了,夸张一点到十斤也就够了吧。)
       寄鲲鹏出场。带着两个侍女(杨霏和绿莺),点了一桌酒菜,自己不饮酒(会是俏吗,俏吃素,也很少喝酒,只和剑无极、玄狐喝过吧好像),却请千金少喝酒。
       千金少见生面孔起疑心,打听之下得知其为外地人,刚到就因出手阔绰和外表英俊而很受欢迎。寄鲲鹏已知千金少是刀宗宗主。(就不知是早就知道还是此时听到店家的称呼才知道的。)千金少与寄鲲鹏一桌交谈,问他是否带钱,回答没带银票也没带金银。(有点在意,寄鲲鹏说没带金银时杨霏和绿莺互看了一眼,后面看到寄鲲鹏一掷千金后忽然殷勤,有点怀疑她们是不是寄鲲鹏雇来的临时演员。)店家急了,寄鲲鹏则拿出一块宝石付账。(话说,付钱的话一般还是硬通货比较好吧,宝石什么的,又不能马上变现,还可能被人觊觎,店家都不一定敢收。不是重点,重点是寄鲲鹏一掷千金,且这个宝石很有来历,后面再说。)
       侍女殷勤倒酒,寄鲲鹏称自己吃不完这么多菜,让侍女好好招待千金少,千金少说寄鲲鹏点吃不完的酒菜、付找不开的钱太招摇。(忽然想起宁叔喝最烈的酒、用最好的剑、娶最美的妻子那档事了……)寄鲲鹏称自己人在外地要广结善缘才方便行事。(也有 “出门在外,不可露白”的说法呀。)
       千金少问其来道域的目的,寄鲲鹏说他对武林传说感兴趣,尤其是风中捉刀,得知其出自道域便寻访而来,打算写一本道域风土志。(终于问正事了。风逍遥留名过风云碑,知道的人应该不少。但知道风逍遥,且说的是“风中捉刀”,知其出身道域,中原苗疆身边人的可能性更大了。)千金少问其知自己宗主身份的事,寄鲲鹏说做过功课,不先知道四宗之主会失礼。(就是说不是刚刚听店家的称呼知道的了。而且表明要拜访的也不只刀宗,而是四宗之主。)千金少问其名,自称“沧海一粟•寄鲲鹏”。(这个名号以前分析过,赘述一下。“沧海一粟”是小大之辩,如苏轼《赤壁赋》中“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而“小大之辩”最经典的一篇就是庄子《逍遥游》,恰好其中也有“鲲”“鹏”。而“寄鲲鹏”的“寄”的意思大概和“寄蜉蝣于天地”中“寄”的意思一样,是指“借住、寄居、寄宿”,表明过客的身份,也符合道家的观念,认为人生于世就只是暂时寄居,终要归于天地、还道自然,就像“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那样的意思。这个名号的大致意思可能是:一种理解,人之于天地就像一粒小小的粟之于沧海一般渺小,所以我寄宿之躯要像鲲鹏一样自由翱翔于海天,所以四处游历记录各界风土;另一种理解,人之于天地就像一粒小小的粟之于沧海一般渺小,而我微末之躯中寄有鲲鹏之志。也许两个意思都有,一为明,一为暗。)
       千金少还是觉得很可疑,名字一听就是化名,桃源渡口有乱流,他能进入不是有人帮忙就是已有万全的准备。于是千金少邀寄鲲鹏到刀宗,对方应允。
       神刀宇。冶云子要教戚寒雨武功,风逍遥劝阻。(寒雨不就在旁边,是要出去教武功?什么叫“现在去不合适”?不解。)
       千金少带人来到,冶云子见生人又指责千金少,千金少称要让师叔鉴定监视。寄鲲鹏主动和冶云子握手自我介绍,称承蒙宗主收留。千金少说不是收留,寄鲲鹏就拿出冰晶玉来付账。风逍遥对冰晶玉有反应。(《鬼途》第8集铁骕求衣和覆秋霜都去鬼市老爷燕城钧那里弄药材,覆秋霜用来交易的就是冰晶玉,后来铁骕求衣打劫了覆秋霜的药,交手时顺走了冰晶玉,覆秋霜说了一句“连冰晶玉都抢,土匪”。所以,理论上银槐鬼市和铁骕求衣手上是有冰晶玉的。风逍遥应该知道铁骕求衣有。)冶云子不买账,称刀宗又不是客栈。(冶云子此时仍对他怀有敌意,说明寄鲲鹏之前的握手不是在和他打暗号了。)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03453.796.jpg

       寄鲲鹏投其所好,称要为冶云子作传,冶云子动容。寄鲲鹏又拿出一瓶药说是药神配方的金创药,给冶云子当见面礼。风逍遥对此又有反应。(药神之前一直隐匿行踪,《鬼途》现身之后退隐之前一直在苗疆帮着对付阎王鬼途,能弄到他的金创药,可能是在此期间共事过,或者是药神的朋友。苗疆的人、俏如来、星月都有可能。)上药之后冶云子的伤口很快不疼了,于是作主留人在刀宗。(伤口没有愈合,只是不疼了,疑似有止疼效果的金创药,反正不是亡命水。说到止疼,药神有可以用来麻醉的磨神酒,可以直接把人麻翻,止疼小意思吧。)
       千金少反对。(话说,千金少的表现好奇怪。他带人回神刀宇究竟有什么打算?难道还真是让冶云子来鉴定?要是怀疑想就近监视摸个底,留下就留下了,顺水推舟就好,没什么好争的呀。大概只能理解为本想拉师叔当同盟没成功,反被对方轻易取得信任,现在觉得寄鲲鹏这个人更可疑了。)风逍遥也赞成留人,称留在身边探清底细,并主动请缨此事。(探清底细什么的,本就是千金少一开始的打算吧。虽然这样说,但风逍遥赞成留下,说明他心里还是信任多过怀疑吧。风逍遥接下来的试探,可能就是前导预告中他和寄鲲鹏说好像没见过他那段吧。)千金少最终同意。寄鲲鹏与风逍遥对视。(如果寄鲲鹏是俏如来,还是比较合理的,毕竟有冰晶玉、药神的药为证。声线也像,不过不排除误导。如果是俏俏的话,那么铁骕求衣也在暗中支持了,至少支援了冰晶玉。如果是俏,万雪夜收到的信就有解释了。如果俏以这种方式参与道域故事,感觉像在走友棚老素的老路,或者说是在重复默苍离以前的做法。不过教授虽然换了很多马甲,但似乎并没有伪装外貌和习惯性格,比如道域就是通过外貌认定默苍离就是黓龙君的,这样的话,他还是他,一以贯之。如果真的外貌大变样,个性迥异,那么,还是很难让人接受两个人是同一个人。而且如果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延续,就意味着已经不打算给这个角色自身成长空间了,他就变成了一个演员,别人故事里的过客。矛盾,如果是俏,还是希望会有真身出现的时候吧。说起来之前给OP换BGM,换《天地金光》之后正好寄鲲鹏出现的画面对应“侠道之内正气又现江湖路”一句,是俏俏的话我就相信不是天意。
       微博上看到有人说小王的。小王也好期待啊,而且觉得小王和寄鲲鹏人设更接近一点。药神的药,小王救过岳灵休,可能和药神打过交道,也许能弄到。《鬼途》里药神还和狼主提过一回小王。不过小王可能没条件弄到冰晶玉。别的途径不提,如果是从铁骕求衣那里拿到,铁骕求衣是《鬼途》第8集弄到冰晶玉,也是这一集第一次提到冰晶玉这种东西。而小王应该在《鬼途》一开始就离开中原苗疆了,那个时候遥星不在,就是去送小王兼道域访友,然后返程时还在慕容府坐了坐。而且小王基本没立场掺和此事也没必要再伪装。老角色马甲的话,还是俏俏更合适。心情矛盾……)

       4.各宗备战
       剑宗。
       霁云练剑。(杀意不足。)霁寒霄袭来(终于看清断劫的样子了,还真像是断了一半),说他迷茫了,并说他若输,他们父子就是同样的下场。霁云反驳,霁寒霄又说他就是因为怀疑了才会迷茫,并称敖鹰表里不一。(目前来看霁寒霄性格是比较偏激狭隘,而且这一点一直在对霁云施加影响,就像心理暗示。上一集敖鹰也从霁云的出招看到了霁寒霄的影子,所以一直出言安抚。有这样一个老爸,总觉得霁云挺危险的。不过关于敖鹰,我倒是觉得可能真如霁寒霄说的那样,有表里不一的地方。敖鹰现在的形象太正了,正直、公正、稳重、爱护后辈、不争不显,既是好父亲,又是好宗主,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缺陷。本来是有点保守古板,但前几集关于无情葬月的问题和霁云的问题又表现出了革新之意,还是正得没话说。可能唯一的缺点就是“地狱恶魔茶”了。开播之前有猜他是无常元帅,现在还是觉得不好说,寒雨遇袭的那一次,他也不是完全没嫌疑吧。刀宗年轻弟子被杀,外人可能不知道谁是种子选手,所以从冶云子的弟子开始杀,但包括敖鹰在内的各宗大佬应该早在第1集仙舞剑仪上就知道真正该防的是谁了。在与无常元帅相关的事件中,刀宗是受害者,泰玥丹阳亲自对无常元帅出手了,而剑宗完全没搅和,虽然可能是敖鹰正直稳重所致,而且剑宗内部有无情葬月这个定时炸弹自顾不暇,但也保不齐是闷声发大财。总而言之,过于完美可能是最大的瑕疵。)
       莫离骚现身反驳,称敖鹰面相看起来是正派之人。(言下之意,而你看起来戾气就很重。)霁寒霄追问“我是何种人”,莫离骚称是“受过伤之人”。(和西江的缺角一样啊。)
       霁寒霄走到莫离骚面前耳语“再一次打败西风横笑,你很愉悦吧”。(可能是“再一次登上顶峰出尽风头你很得意”的意思?)霁云询问,莫离骚当是祝贺了。
       霁云问莫离骚交战时的感觉,有没有想过会输,莫离骚说“专注眼前,别去想没发生的事,人生不是只有胜负”。(道理是这样,但毕竟是轻年人第一次参加重大比赛,不可能完全不在乎输赢。霁云会这样问,说明他确实想过输了会怎样,也就是他爸说的那些后果。二当家是在心灵导师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啊。话说当初怎么不引导一下胜雪啊,还有元劫七,不过这俩也都还不错吧。)
       星宗。
       苍苍想起西江被断臂之事和丹阳说过的话,一直拿着蜻蜓玩具瑟瑟发抖。问心无愧表示担忧。(无愧“走火入魔”+1,包括前两集说过的,共7次了。说这么多次没事,大概就是口头禅,不是中了啥术法吧。听多了好烦啊,非重点角色没必要给插科打诨的口头禅吧。最早出场时觉得还不错,在丹阳侯的威压和苍苍的淘气之间求生存,对人对事有自己的看法但又多是无奈,会认真做事也会欺上瞒下,就是我等普通人的写照,自从有了“走火入魔”就直想跳过,不想听得走火入魔,但是好像啰嗦得有点走火入魔。想了一下为什么不喜欢“走火入魔”这样的口头禅,但是对“做人失败”“愉悦”什么的就没恶感,可能因为前者对人,听到就难免对号入座觉得自己也在其中,而后者只关己,不会有这样的感受。再和“干杯”“掌声鼓励”这类的比较一下,这种是调动气氛的,表达的也是比较积极的情绪,所以感觉也还可以。)
       如晴前来询问,丹阳也到来,说“星宗禁不起这次失败”,又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星宗的未来,如晴反驳说他是在摧折星宗的未来。(确实是揠苗助长了。)丹阳称若无颢天丹阳,星宗早无未来,如晴称矫枉过正可能影响苍苍心性。丹阳称苍苍可死,星宗不可亡,必要时自己也可牺牲。(既然已经这么说了,看来丹阳侯很有可能会践行。)
       争辩之后,丹阳让苍苍自己选,苍苍惊于西江横棹失败的结局,选择跟着丹阳侯去练武。如晴提出要求,让其他弟子不得打扰苍苍练功。(主要就是防青冥吧。青冥看起来确实把丹阳侯的脾气吃透了,一看情况不妙赶紧认错,丹阳记挂眼下正事也就不理会他了。总觉得丹阳侯会亏在青冥身上。窃取天师云杖之事也不知有没有他参与,他的确有作案时间。说起来,上一集青冥在如晴面前还是比较乖顺的,这一集表现就顽劣得多,可能他吃准只要不伤到苍苍影响天元抡魁师尊都不会处理他,又或许是因为上一集他的确参与夺天师云杖之事心虚也不一定。)
       颢天丹阳交谈,在教育苍苍的方法上有分歧。原来颢天出门之时并没有把天师云杖留在镇天台,而是带在身边了,镇天台的是拟真幻影法做出的假相,但术法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说明外出期间对手并没有行动。颢天认为若非敌人太沉得住气,就是宗内并无奸细。(这点确实出乎意料,却也合理。不过这一次钓鱼不成,并不意味着鱼就不存在。按刀宗被渗透的情况来看,四宗可能都有奸细,但不一定是嫡系或者高层。丹阳在这里表态青冥若犯宗规必不私纵,看来后面青冥就要犯宗规了。)
       学宗。
       凯风弼羽跟随檐前负笈到其祖父生前悟出泽国战图的遥山远水,遇逍遥游。(逍遥游这次出的诗号是简介里的诗号,和见天之道时念的不一样。)逍遥游提到自己曾在此见过天之道,檐前负笈表示不会告诉泰玥皇锦。(如果泰玥会介意此事,会是出于掌控欲,还是因为自己以前的败绩,或者因为对剑宗的仇视?逍遥游说从未在此见到泰玥,是在表示他不想见到她,还是有指责她从未来此纪念碧松影、不顾念旧情的意思?)
       逍遥游称士心并不需要他的指导,又对他说“心弦若琴弦,轻加撩拨,音色便会泄漏情绪”。士心表示铭记在心。(不需要指导的原因是看出他的实力够只是有意隐藏。后一句是要他学会隐藏情绪,还是要他适当调整自己的情绪?)士心离开,并表示不会说出他们在此见面之事。
       檐前负笈说逍遥游看出来了(士心隐藏实力),逍遥游称自己失去的只是功体,不是双眼,更不是脑(这话大概有讽刺泰玥的意思,毕竟她没看出),况且在他的术阵之中很难有东西逃脱他的眼界。(扔东西砸逍遥游的是萍叔吧?但檐前负笈好似并不知萍叔的存在啊。我想看萍叔打架,但不是拿土块砸人啊!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开打?)
       两人谈及士心隐藏实力的原因,檐前负笈说他对碧松影当年误杀刀宗掌令之事的解释,士心不完全相信,因为刀宗是受害者不会帮学宗,另外两宗不会出面调解,甚至恨不得刀宗从此仇视星宗。(为啥是星宗?应该是学宗吧?大概是口误。)逍遥游称可有想到颢天玄宿(大概是让他出言证明),檐前负笈怒称颢天玄宿连丹阳侯都管不住还能指望他做别的事吗。(嗯嗯,可以的,别的事都好说,要管住丹阳侯比较困难。大概也有表达这个意思:如果向星宗求证此事,丹阳侯会为了星宗的利益从中作梗。)
       檐前负笈称自己承受得住情绪,但担心士心承受不住,又对士心厌倦斗争的心态颇为担忧,逍遥游说这种想法对四宗和平远景有好处,檐前负笈无言以对。(只要天元抡魁重启,道域安定,谁赢都可以,但还是更希望赢的是阴阳学宗。前面几集檐前负笈和士心说过。)逍遥游称人心不免自私,檐前负笈更关心士心的处境(这是给台阶下了吧,实际是既希望他好又希望他赢),檐前负笈称泰玥带士心观战用意明显,会对士心造成冲击。(虽然很实在,但还是感觉这个用意有点low,各宗让年轻一辈观战,竟然就只是想让他们看到失败者的下场,就不能让人学学前辈的斗志和武道精神,或者见识一下更高水平的战斗以图后进也好啊。如果四宗都将天元抡魁的价值限定在成王败寇这一点上,就无怪乎覆舟虚怀能发展壮大了。借用上一集冶云子的大话,天师设立天元抡魁的目的是教育后人勉学,提携后进向上,他们这种态度谈何作育英才,如何为人师长。凭这一句,忽然觉得诗号里有“贯彻天师道”一句的冶云子可能才是整个道域最能贯彻天师道,思想觉悟最高的人。)
       逍遥游称昔日修真院的每个人都感受过相似的压力,檐前负笈说他说得太轻巧。逍遥游称也是,毕竟他自己就是与天元抡魁失之交臂,没资格评断,檐前负笈说自己没这个意思。(这里透露了逍遥游也是无缘参加天元抡魁的人,因此,他有可能是覆舟虚怀的人吗?檐前负笈会觉得冒犯,大概也是因为逍遥游确实在意此事。从后面覆舟虚怀的人提及“琴酒”视为敌人的样子来看,应该不是。天元抡魁18岁为限,12年一次,如果正常举行,那么每个人一生中至少会在可以参赛的年纪遇上一次天元抡魁。如果一生第一次赶上天元抡魁是在6岁以下,那么就还有机会参加第二次天元抡魁,第二次遇上的年纪则是12~18岁,算是比较好的年纪。剩下的6~12岁第一次赶上天元抡魁就比较不走运了,但也有天之道这样的8岁优胜的例子。就是说基本没希望的是6~8岁这个年纪的人。前面逍遥游和莫离骚初会时说了他比莫离骚大10岁,即三十三年前天元抡魁时他正好18岁,照这么说应是正好超过18岁了,在他6岁时也有一次天元抡魁,但年纪小大概也是没机会的。没矛盾。)
       逍遥游弹琴檐前负笈听。萍叔在另一处抛着土块说“真是叫人放不下心”。(放不下心谁呢,逍遥游、士心、檐前负笈、阴阳学宗还是整个道域?)

       5.入道歧音•鸣觞
       凯风弼羽听乐师吹箫,第二十一只蝴蝶落下死亡之后,乐声停止。凯风弼羽称“可惜它们这么脆弱,否则我就能听更久了”。(好吧,小士心,你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的吗?丹阳侯和苍苍都知道爱惜蝴蝶,你们居然在这里用乐声杀蝴蝶还拿它们的命来计时。而且不是在可惜生命脆弱,只是可惜自己不能听更久音乐。该说什么好呢?士心其实也不是漠视生命冷血无情之人,比如之前练功时万雪夜误入阵中他也会及时撤招并表示关心。他可能只是没有齐物思想,没把蝴蝶当生命,或者过分领会“齐生死”了,认为生与死并无差别,甚至对脆弱的生命来说死比生更好。如果四个年轻人里面有人要黑,现在觉得士心很危险。)
       士心话中透露每七天才能听一次乐师奏乐。(一星期只有一小会儿休闲时间。)乐师祝其旗开得胜。士心质疑天元抡魁。乐师称隔了这么多年还能重建自然重要。士心说因为这个制度导致修真院全灭、引发内战、乐师的亲友死亡。(是二十一年前修真院惨案的受害者家属了。士心对天元抡魁的抵触态度可能主要来源于这个人。但宁愿相信这个人,而不相信最亲近的辅士说的话,可能他们更亲近,可能同情对方遭遇,也可能是因为逆返心理。)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10446.744.jpg

       泰玥皇锦到来,让士心用完餐去练功,对乐师说不想出房门就不用勉强。乐师【入道歧音】出迎。泰玥捡起一只蝴蝶,说“二十一年,你将日子算得太过仔细”。(二十一只蝴蝶对应修真院惨案过去之后的二十一年时间。)入道歧音称若自己当时人在道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痛苦,泰玥称如同这些蝴蝶吗。(二十一年前其人不在道域,若在,他会死。这么说来此人应是当时修真院的人,是因故离开道域才躲过一劫。若是当时修真院的学童,理应不能随便离开,因公的可能性也不大,那么他的离开就有可能是人为支开,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偷跑。)
       泰玥解释入道歧音杀蝴蝶的原因,是加速它们生命的进程,让他们的美丽更让人惋惜。(泰玥这里用“他们的美丽”,如果不是别字,可能是在指代遇害的修真院学童了。结合入道歧音前面的话和泰玥在这里的叙述,大致可以认为入道歧音是因为自己没死在二十一年前,活着的二十一年都是痛苦,所以觉得生命就是痛苦,强加到蝴蝶身上,便人为通过箫声使蝴蝶早死早解脱。若是这样,就算是受害者,仍是变态心理。)入道歧音称自己一直如此。泰玥说他是在内乱爆发一段时间后方回道域,之后才变成这样。
       泰玥称天元抡魁重启,待她当上神君,会重建修真院,让道域变回他熟悉的模样。(泰玥真的为人圆融吗?她好像完全没有领会到鸣觞的心态啊。士心多少是受其影响才抵触天元抡魁,泰玥却似完全没意识到这个人有可能是反对天元抡魁的。前面檐前负笈和逍遥游说到阴阳学宗内泰玥实力最高,却不一定能掌握所有事,本以为是在说士心的心态,但从这里看可能是说鸣觞。若是如此,檐前负笈可能是知道鸣觞的一些事的,所以才更为士心担忧。)入道歧音听到“熟悉”的字眼后有痛苦反应,不断重复这个词。泰玥称呼其为【鸣觞】,让他回去休息。鸣觞回房。(“入道歧音•鸣觞”这个名号,“道”可能道域、道法、正道的意思都有,“歧”应是指歧途、邪路。“鸣觞”可能是“鸣殇”,箫声能杀死蝴蝶,或许也能杀人。不过同等的条件下蝴蝶死而士心听音乐没事,也许可调控。音攻的术师,好像也是金光头一个。这是剧中出现的第一个二十一年前修真院惨案遇害者亲属,似乎也是和风逍遥差不多的幸存者。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内战相关的事还有隐情,正如逍遥游诗号中说的“沉冤事,如何明昭”。逍遥游的琴“不世并”既然是武器,说明他以前可能也是用音攻的,不知这两个人是否认识。)

       6.枫零公子
       竹林里挂着竹牌,上面写着许多人名,还有风铃。(牌子上的字样有“皓苍剑霨”“归海寂涯”“天之道”“[风中捉]刀”“风”“醉生[梦死]”“檐前负笈”。)林中有人燃起香炉。
       覆舟虚怀的病养生二人到【一叶知秋】(此地地名吧),称过去都是兀者召行聚会,没想到他们会有自己来的一天。(一叶知秋是聚会地点,以前都是兀者召集,可能因为他们的兀者西江横棹死了,所以他们自己前来。关于“一叶知秋”这个地名,这个词本身是见微知著的意思,可能是情报中心,也可能就是覆舟虚怀掌管全局的核心所在。)
       两人与一个携竹剑(似乎是)的人擦身而过,随后脸上受伤,是被薄利剑气伤到。(薄利剑气啊,无常命案的第一个死者倒是薄利的刀法所伤。)讲到四宗之外有一亮竹剑门,以竹为剑,所发剑气又轻又利,判断之前擦身而过的人是【剑竹亮节•秋水寒】。(秋水寒的武器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啊。用剑之人可能对天之道感兴趣,这个人会是约见霁寒霄的人吗?而那个“老地方”就是指一叶之秋?逍遥游衣服上有《题竹石》诗,不知道和这个亮竹剑门或者爱待在竹林里的枫零公子有没有关系。)有人相迎,称【枫零公子】(林中人)不喜他人近身。
       病养生称自己与【翱大宗】(终于给名字了)有急事求见。拦路者【戏人间】亮双钩“人间无常”(无常钩魂,不知和无常元帅有无关系)欲战,二人称是受西风兀者所托前来。(林中闪出“夜雨凋枫”牌子。)林中人让二人通行。(林中闪出“独眼龙”牌子。)
       二人拜见兀者。林中人说他们来得太慢。二人告知西江与天之道决战落败自尽事,林中人说“屡不听劝,落得此身,该然”,问尸体,回说被戚寒雨带回。二人转达西江最后的话“西江横棹死了”,连回两声“死得好”。(那么这个人就是上一集说的【铁公子】了。两声“死得好”和前面的对西江横棹之死的说法,听起来无情,但西江死前特别要求传话,应该是志同道合的人,而且关系不差。)二人回报兀者计划一一实行,四宗人心已乱,天元抡魁提早举行,所以他们才会来一叶之秋,请他出面领导众人。(林中还能看到“千金少”牌子。)
       枫零公子说星剑刀三宗前人犹存,高手云聚,让学宗得神君之位对他们有利。病养生开口称“兀者”言伏击三宗之事触怒枫零公子,被秋水寒直接击退。(枫零公子会觉得“兀者”称谓刺耳,可能他不像西江横棹那样是天元抡魁受害者,有不堪过往。有两名高手护卫,出身可能不低。但也说不定是枫零公子觉得“兀者”之称专属于死去的西江横棹。这个人的来历和目的都值得商榷,扶学宗上位虽然是针对天元抡魁提前的策略,却也可能意味着消灭天元抡魁就只是口号,覆舟虚怀的目的还是在改朝换代,或者是更为彻底地通过全面战争进行清洗?暂时还是认为他们是有诉求有信仰的吧。)
       翱大宗急忙改口称“枫零公子”,并解说星宗有三垣,剑宗有八老,刀宗有风中捉刀,而学宗七雅去五,琴酒绝迹,实力最弱,独眼龙立场不明,最好控制。(翱大宗出身阴阳学宗,而现在覆舟虚怀决定让学宗得神君之位,所以枫零公子才会问翱大宗的立场。会问就意味着此人的立场可能因为此事而改变,不是坚定的天元抡魁反对者,那么,翱大宗加入覆舟虚怀的目的,可能就和涂万里一样,就是想出人头地,投机一下。说起来,本来一直觉得目前刀宗最弱的。不过翱大宗分析的时候说“琴酒绝迹”,说明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对阴阳学宗的实力估算有误。内部人都不知道泰玥一直和逍遥游有接触,至少泰玥这手暗棋有效果。覆舟虚怀把琴、酒视为敌手,那么,逍遥游大概和覆舟虚怀没关系了吧。)
       枫零公子称目前戚寒雨实力最强,会想办法降低他的获胜几率。(寒雨又要有危险了。上一集西江和寒雨说纵然他参加天元抡魁,也不希望他赢,就应在这里吗?还是赢家更危险?如果赢家更危险,那阴阳学宗就相当危险了,因为覆舟虚怀希望它赢。枫零公子会采用什么方式降低寒雨的胜率,这个想不到,可能心理战术,或者制造一点小意外?寒雨毕竟是西江的儿子,而且覆舟虚怀眼下是要支持阴阳宗,暂时没有阻止比赛的想法了,应该不会用伤人杀人的粗暴手法吧。)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11128.908.jpg

       枫零公子边念诗号边取下西江横棹的牌子。(诗号:寒灯作伴独聆听,铁铸箫声道不宁,烬默空宵徒绽放,枫愁满目恨凋零。最后一句嵌入其称号“枫零”二字。和“夜雨凋枫”这个称号有点像啊,这两个人若能见面交手似乎不错。而且“枫零”音同“风铃”,出场时的竹林里也挂了一串风铃,蓦然想到风铃一刀声……他会不会和鬼市有关系?鬼市的五个高手,儒丑、武罗刹露过面了,前导预告里提到亡祀已来到道域,但应该是新来,而不像覆舟虚怀扎根已久的样子,可能没关系。上一集西江称其为“铁公子”,那么第二句“铁铸箫声道不宁”可能含他的姓名。不过单这一句似乎和前面出场的“入道歧音•鸣觞”也相符。有没有可能四句是四个人的诗?四句诗字面意思,大致是说伴一盏寒灯独自聆听铁铸箫声,道路、道域不宁静,在安静沉寂的夜里徒然绽放,枫叶凋零,满目愁绪。是比较凄凉哀愁的景象,“徒绽放”似乎有点孤芳自赏或怀才不遇的意思,整体还是比较朦胧。竹林中的牌子,如果人死了才会取下对应的牌子,那么,是不是不在牌子上的人会安全一点?牌子上没看到冶云子,四宗宗主除敖鹰、千金少外没见到,四宗参赛者除寒雨之外没见到,感觉刀宗的名特别多,有点特别针对刀宗啊,不过也可能只是镜头里没出现,实际都有。)

       7.尾声及下集预告
       四宗参赛者在同一房间里等待比赛开始。(终于看清了,屋内天师像手中的令牌上写的是“五雷令”。)寒雨擦刀,霁云拭剑,士心吃芝心糕,苍苍玩蜻蜓玩具。士心开口问其他人吃不吃,霁云还剑入鞘吓到苍苍,士心和霁云同时说抱歉,苍苍哼一声。
       霁云开始问糕点的名字,士心解说,苍苍以外三人聊开,都吃了一块。士心拿了去给苍苍吃,四人分食。(芝心糕还真是为四个人缓解了一下紧张情绪啊。)
       时辰到,四宗会聚,天元抡魁开始。(话说独眼龙来现场都要感谢檐前负笈允许,说明这个比赛现场轻易不让外人进的。然而,刀宗这边,寄鲲鹏居然大喇喇带着侍女来,排场真大。紫微星宗是三垣都来了。剑宗天之道没来,又被剑霨吐槽。说起来剑宗还是要留人才行,虽然有八老,但无情葬月的情况不太乐观,敖鹰、剑霨、飞渊都到现场了,血不染无人看守总觉得心中忐忑。)
       颢天玄宿携云杖开启天元抡魁,先拜天师、祭云杖。(拜天师的时候,独眼龙、寄鲲鹏两个外人没行礼。可惜寄鲲鹏的两个侍女举止看不清楚,否则至少可知出身道域还是来自外界。)
       四宗宗主以功体聚力于天师云杖,抽签决定出场顺序。第一场是剑宗星宗。规则不变,仍是“不能再战或主动认输”一方输。(按这个规则,双方实力相差不大时,若是一方用拖字诀,如果耐力够,也是可能拖赢的。)
       霁云、苍苍各展绝学,交手。
08-刀剑争耀 西风横笑.flv_011845.386.jpg

       下一集“剑现仙舞,难返蓬瀛”。(前一句可能是说仙舞剑诀。霁云现在用的应该是筛选删减后的自创剑招“问剑七十八路”。可能要在情急之下才会用上仙舞剑诀。后一句是上一集丹阳侯战西江时用过的疑似“三指诛仙”中的一式“一指断欲,难返蓬瀛”。苍苍本来是嫌凶残不肯学三指诛仙的,这里很可能还是在关键时刻用了。而“难返蓬瀛”字面有受伤难救的意思,那么究竟是谁受伤,也还说不定。
       本集好像没说后续比赛的规则,按常理可能是刀宗和阴阳宗比出结果,两个胜者再决第一。而本集覆舟虚怀的人表示要支持阴阳宗,还要想办法降低寒雨胜率。要行动就该就是比赛前了,小寒雨比较危险啊。
       从这一集开始终于有剧情步入正轨的感觉了。天元抡魁已经开始,且从覆舟虚怀的打算来看,并没有打算破坏,阻力消失。四人三战,流程很快,如无意外,神君之位很快就能决出。覆舟虚怀的目的,如果是要引战,那么神君之位要么没归属,有也得自带争端。这样想的话,也许他们选择阴阳学宗并不只是因为它实力最弱。阴阳宗与刀宗、剑宗本有旧怨,与紫微宗也是不知道怎么结的怨,本就是个火药桶,推一把就可以炸整个道域。血不染、无情葬月可以成为引爆点,也可以是后期助燃,但这样不可控的因素,或许还是由多方势力交织中意外引发比较合适。而四宗明面势力想要阻止阴谋,就得把暗处的引到台面上来。天元抡魁本来也可以成为饵,但对方顺势而为了,或者说本就在他们的计划中,显然还是继续潜藏的意思。所以,可能这一下之后剧情又要继续细水长流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鲜花 +5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ulysses1948 + 1
fei + 1 感谢分享!向楼主学习。
业海沉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梦仙之梦尊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8

主题

1

好友

2331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46
鲜花
76
臭蛋
5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4-3-16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8-10 18: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发现道域是真穷!一个比一个穷,一个坤哥就比出来了
山风雾海逍遥客,一朝晴明尽天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38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9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8-10 23: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扈江离与辟芷兮,这个是说诗人美好的品质,这里大概是引申为西江心中认为的美好时光。

泰玥所说的是她认为的重点,她一直认为士心实力太弱,大概是想用天之道来给他压力,潜意识就是:他师傅那么厉害,那么他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你不好好用功,西江就是你的下场。

喝几十斤酒这种桥段对内家高手是没什么问题的,大概是加快体内循环的原理233天龙八部里面萧峰一路连走连喝,一日喝了百多斤酒而没有丝毫醉意肚涨。

感觉应该不是俏俏,上面有酒有肉,加上出手阔绰,美人相伴(虽然自己更好看.jpg)
寒雨父亲刚被杀,加上手上有伤,肯定要休养一下对他来说其实更好些吧,而且冶云子的武力值emmm大概也有不让冶云子去败坏寒雨资质和时间的意思。
冶云子对徒弟的确是很用心的,目前来看,除了千金少和寒雨,其余的三个与教育者之间隔阂都非常重,而寒雨对千金少也是尊重多于孺慕之情,这种情况对于学武来说不是好事。

檐前负笈和士心两个人肯定是有问题的,檐前负笈主要是自身的身份和心中所想,士心则是看起来心性有些走偏了。

这个一亮竹剑门让我想起一字慧剑门233都是薄利剑气,感觉在道域应该也是有数的高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

好友

8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5
鲜花
166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18: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海光流 发表于 2019-8-10 23:36
扈江离与辟芷兮,这个是说诗人美好的品质,这里大概是引申为西江心中认为的美好时光。

泰玥所说的是她认 ...

覆舟虚怀想扶阴阳学宗上位,感觉阴阳学宗高层可能的确有他们的人,檐前负笈比较有嫌疑,但又不知琴、酒尚在道域,似乎又不是,或者是那个乐师。现在四宗的内奸,刀宗从上一集救西江横棹来看,已知还有潜伏者;剑宗霁寒霄基本确定和覆舟虚怀有牵扯,之前约他老地方见面的那个人很可能是枫零公子,信函上的图案有和枫零公子一样的泪痣,而从杀送信人手段之残忍来看,枫零公子不是善茬,为寒雨捏把汗;夺天师云杖之事也基本表明紫微星宗有内奸。

道域除四宗之外还有很多小门派,亮竹剑门大概是其中之一,不知道会不会带出其他门派,比如枫零公子的出身。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2

好友

946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40
鲜花
13
臭蛋
5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6-10-4
发表于 2019-8-12 17:3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光準備回歸墨家線了嗎?寄鯤鵬會不會是墨家老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

主题

2

好友

946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40
鲜花
13
臭蛋
5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6-10-4
发表于 2019-8-12 17:3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八才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38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9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8-12 18: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锦鳞诸葛 发表于 2019-8-11 18:53
覆舟虚怀想扶阴阳学宗上位,感觉阴阳学宗高层可能的确有他们的人,檐前负笈比较有嫌疑,但又不知琴、酒尚 ...

檐前负笈可能是和他们有合作,或者是心中有倾向,目前来看,感觉他还是非常忠心的,虽然diss宗主2333
乐师的嫌疑的确更大些。

四宗的内奸估计都不少,而且估计都有居高位的。刀宗目前看来是清理的差不多,就不知道其他几个想打算怎么样。

道域以四宗为尊,其余为附属。这样来看实际上小势力估计也不少,这点估计也是个爆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156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161
鲜花
8
臭蛋
0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5-5-7
发表于 2019-8-14 10: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糕点会不会有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12-11 11:35 , Processed in 0.06928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