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靖玄录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靖玄录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11集备忘

[复制链接]

54

主题

1

好友

865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1
鲜花
151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9-22 20: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三宗共伐,“逆天行道”“紫微星降”
       剑宗敖鹰、剑霨,紫微宗问心、无愧欲擒霁云,莫离骚单剑护霁云。檐前负笈加入,对战莫离骚。(檐前负笈剧中好像还是第一次出手吧,用到的招式有“漫渡深渊”,还有后面用到的“惊涛拍浪”“潮变深渊”。有道友说这个檐前负笈可能是萍叔,确实有可能吧,他出手相助却不和泰玥见面的举动是有点可疑。)
       丹阳侯战独眼龙,独眼龙称“霁云年少,不该受此重罚”,丹阳称“是非不分”。(龙叔自己也有年少走错路的经历,能够共情吧。而丹阳的说辞,大概可以认为他诛邪为正之心是真,想借此为紫微星宗争取利益也是真,但应该是后者为主,毕竟之前对邪灵入髓的无情葬月他都没坚持要杀要废,而是留给剑宗处置。丹阳先出“极道星流掌”,先前因为偷天师云杖的人会这招,颢天还怀疑过丹阳,后以太微幻对上豹眼镶金刀。)
       戚寒雨欲带伤加入战局,千金少称“几分力做几分事,颢天玄宿还没出手”。(寒雨还是很有担当的,虽然思路还不成熟,历练历练可以接班了,就是太沉默容易吃亏啊。后面千金少也有这想法。千金少其实很懂得韬光养晦,知道不该当这个出头鸟,前面无常元帅事出之后他也说过让其他三宗去对付之类的话。虽然前面铁枫零说他太过重义不适合当宗主,但其实和西江横棹、冶云子、风逍遥这个几人相比已经够适合了。)颢天玄宿在高处蓄劲待发。
       泰玥皇锦战霁寒霄,霁寒霄再次提到禹晔授真之死,“至少我没有因孩子受害,便残害别人的孩子”。泰玥怒。(泰姨用了“九印天火•佛魔在抱”,前面战西江的时候用过“九明圣火•日月在抱”。都是“九”字开头,可能真就是“九字诀”。会是九招吗?霁寒霄的招式“神光披雪涤霜月”名中有一个“月”字,“雪”“霜”都是“冷”的意象,合他的称号“冷月孤眼”。他的招式里会不会都有“月”字?)霁云也加入战局。
       青冥战风逍遥,“刀走迅捷,掌行霸道”。风以小碎刀步压制青冥。(青冥的招式“天狼纳星掌”所含星名是“天狼”。天狼星好像自古就被认为是凶星,“西北望,射天狼”之类的,挺适合青冥的。有种欺负小朋友的感觉,让我想到了上一档九脉峰混战中宁叔对战风、狼主对战丁凌霜。说起来这场乱斗和九脉峰一战有点像啊,剧情的走向感觉也有点像,后面再比较。)
       天雨如晴战万雪夜。如晴以天市镜映出万雪夜心魔并称“每一个人的心都有缺陷”,万雪夜陷幻境与其义父万曙天交战。但随后万雪夜脑中闪过缺舟,随后闪过万曙天之墓(知恩)、聆秋露之死(知情)、与独眼龙交手(知义),想到在地门遇到的魔考,称“魔考对我没用”,以“曤日九耀”“霜星坠地”破招反击。(好多回忆的画面~连万曙天都还能有武戏,不错不错。《九龙变》万曙天相关回忆的剧情好像都只有剧情来着,在白令原与独眼龙一战的回忆好像也没有武戏吧,不太记得了。这一段应该是对应刀妹在地门遇缺舟证道,她说虽然半生杀戮、痛苦居多,但还有恩,还有情,还有义,所以不愿失去记忆留在地门,而要选择第三条路。
       如晴的招式“天市映照•镜心魔现”,应是天市镜的重要功能。前面飞渊到紫微宗参学时也提到天雨如晴有一面天市镜,能照映人心魔障,但丹阳侯称天市镜仅有镜射之术效。就是说这招可能只是制造幻像而让使用者有可趁之机,并没有实际攻击效果。好像和梁皇召唤亡灵那招不大一样,或许和重子的幻术更接近。天雨如晴的诗号里有一句“镜照仁心德载物”,然而,这种利用人心弱点的招式,怎么说都是偏离正道的吧。另外一招“镜火心焰”,大概天市镜相关招式就是围绕“镜”和“心”展开的。)
       冶云子战飞渊,飞渊不退。(OP里面好像就是他俩在打吧。单论性格,冶云子和飞渊打,嗯……还蛮合适的。)
       寄鲲鹏在旁边观战,绿莺问要不要跑,寄鲲鹏称还不是时候。颢天玄宿准备出招,但是心悸。(有点在意旁白中有一句“一股强大的内劲暗潮潜伏、汹涌待发”。话说表现气势足、威力大而即将爆发的词也不少,用“暗潮潜伏”不免引人联想啊。)
       战斗白热化。敖鹰、檐前、剑霨和莫离骚交战,敖鹰趁两人绊住莫离骚之际欲擒霁云。(敖鹰“神凰布羽应风旋”,对比一下霁寒霄的“神光披雪涤霜月”,一个明朗一个晦暗吧。话说剑宗这两个人的招式也是七个字的呀,和月的傲邪剑法招式一样。二当家使出“剑雅三绝”之“剑沾胭脂绘红颜,雪飘青山见白头”。好喜欢这招的名称,后半句更有感,有光阴易逝、红颜易老、青丝转眼白头的沧桑感,但基调是明快的。想到“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是上一档烟雨老爷子的“斜阳”给我的感受。说起来,我才发现二当家鬓边的头发有两绺白色的,是不是正好对应这招?“剑雅三绝”应是三招吧,按这招的字面意思来看,猜会不会都含“光阴易逝,当及时行乐”的意思,不知道会不会都和《离骚》的意境相近。)
       颢天玄宿出招“紫微星降”,迫使众人退散,自己出手擒住霁云,并亮出天师云杖,阻止众人再斗,要求仲裁此事。(合理。前面颢天提议提前天元抡魁时就说过,以前神君之位没归属时就是由他持云杖行使裁决权的。)冶云子则称天元抡魁刀宗胜,应由千金少来裁决。(合理。以前神君之位没归属当然可以,现在刀宗赢了天元抡魁当然要由神君行使权力。)丹阳和泰玥马上反驳,称五日后正式迎回云杖,千金少才算神君。(合理。阴阳宗和紫微宗天元抡魁落败,当然不愿意将神君之位拱手相让。)冶云子让千金少表态,千金少称没走程序就不算掌握裁决权,听颢天玄宿怎么说。(合理。按程序千金少确实还不是神君,丹阳和泰玥也不会服,所以棘手的事让颢天裁决,也免得撕破脸让丹阳泰玥有否认天元抡魁结果的机会。)
       颢天认为霁云有过,但断筋挫脉罚得太重,欲将霁云交给剑宗处置。泰玥反对,认为会纵虎归山。颢天认为自己和丹阳意见分歧,紫微宗不宜主张此事,泰玥立场分明也不宜处置,问千金少的意见。(就是说,虽然这次是由颢天裁决,但他兜兜转转还是把实际的决定权又交给了将成为神君的千金少。千金少没有在这个时候争裁决权,但裁决权还是到了他手中。而这样转了一圈,丹阳和泰玥就没借口再反对。)千金少同意颢天的意见,并将风逍遥等阻碍者带走。(表示中立,止战,让颢天自己说服其他人。)
       泰玥称这样处置血神若降要靠心疾缠身的颢天玄宿来斩妖伏魔吗(即血神若降就是颢天玄宿的责任)。颢天反驳若因此子四宗相斗损失惨重,怎么抗衡未来之变(即四宗因此事内斗会给覆舟虚怀可趁之机,更无法对付血神)。泰玥无言以对,转而嘲讽丹阳进行挑拨。檐前离开,泰玥见状也撤退。颢天将霁云交给敖鹰后心疾发作,紫微宗撤退。敖鹰带人回剑宗。
       (把这次大乱斗和上一档九脉峰一战作个比较吧,虽说好像也没啥可比的:
       起因:四宗大乱斗的直接原因是霁云私用血不染,根本原因是四宗落败方对天元抡魁结果的不满以及四宗积怨,不排除有覆舟虚怀推手。九脉峰一战直接原因是慕容清之死的江湖恩怨,有接天岚等人暗中推手,而慕容清之死背后可能有阴谋者布局。
       交战双方:这一次是力主处置霁云的一方和力保霁云的一方,不过双方的人员分布实际是四宗掌权者和外来者。上一档交战双方主要是苗疆、慕容府及双方帮手,加上第三方的鬼市、星月、俏如来和玄武真道。
       规模:这一次是四宗主战力皆出动,外来人士皆卷入,覆舟虚怀暗中关注。上一档是慕容府、苗疆双方主战力皆出动,第三方势力也受裹挟,接天岚等人直接参与其中或暗中关注。
       止战的关键人物:这一次是颢天玄宿现出绝学。上一档是靳铅华现出神迹。
       结果:这一次是把霁云交给剑宗处置,暂时相安,实则没完。上一档是闹剧一场,逐步查明真相,之后慕容府和苗疆几乎再无交集。
       总之,关于混战场面出现的合理性,这一集的处理比上一档好多了。不过,感觉剧情张力还是比较欠缺,战斗的紧张感甚至不如上一档,虽然仔细想想能想出合理性,但这些很难通过角色的台词和举动直接获知,所以无法身临其境,整体感觉就还是像看着每个人拿着特定的台本在演戏。类似的混战场面,还是比较喜欢《九龙变》梅香坞三方碰头那样的。)

       2.剑宗
       敖鹰将霁云关押,并称是为了四宗安定。除剑霨外的人皆对此处置表达不满:飞渊直接不满地踢桌子腿了。(有点可爱。道理飞渊应是明白的,但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了。)莫离骚称“这是剑宗的周全,不是霁云的周全”。(二当家其实很清楚敖鹰这么做是为了剑宗大局着想。他的立场和飞渊差不多。)霁寒霄直指是剑霨没看管好血不染才造成这个后果。(霁寒霄提到这件事虽说已于事无补,不过也算一针见血吧。我也想说这个,不过倒不是说剑霨失职,而是觉得这一档关于这个职位的设定有点问题,或者说就是故意这样设定,以便于引发这件事。从前月的养父岳万丘做执剑师时是只专心看守血不染,虽地位特殊却不参与宗内事务的,但这一档剑霨要做的事太多了,敖鹰手下无人可用也是实情。不管怎么说,霁云能拿到血不染,敖鹰和剑霨确实有责任,而敖鹰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反思己过,也在为剑霨开脱。虽说这种情况下追责并不合适,但这是态度问题,也体现出了上位者的担当。守护剑宗当然是宗主的责任,承担门人的罪过更是。而且敖鹰应该也很清楚泰玥丹阳发难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四宗之间的根本矛盾在哪里。在这件事上,霁云确实有错也确实给剑宗带来很大危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未尝不是剑宗给霁云带来了危机。没有霁云的事,矛盾也早晚会爆发,而外部矛盾已然如此,还在激化内部矛盾,做法也欠妥。宗主要顾全大局,却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和自己一样顾全大局而无私心,不明白这一点,就不能处理好内部矛盾,在一些事情上也就不能预估事情的发展从而做好防范。还有就是前几集就体现出来的问题,天元抡魁第一战的结果对霁云的影响,剑宗之内根本没人关注,敖鹰或许知道他心绪不宁,却没有采取积极的措施,倒是有点放任和大意,霁云去紫微宗以及最后取血不染的时候都是;霁寒霄用了极端的方式进行教育,更是直接导致霁云因为害怕失败而使用血不染。)
       霁寒霄与敖鹰争执起来,并问“今天若换作是你的女儿,你会这般无情吗”。(好吧,话都这么说了,看来后面飞渊也要犯错了。前导预告中飞渊背着血不染去某个四处飞花地方,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血不染不可能是由飞渊看管的,大概就是她私取血不染做了什么。加上前几集提到飞渊主动向敖鹰学习压制血不染的方法,敖鹰还说了“我们父女同行”的话,可能也是在做铺垫。敖鹰没来得及回答,以敖鹰的性格可能大局为重,但这种事若非真正发生,也不能确定会怎么做吧。)
       莫离骚插话,说火气这么大不如坐下来喝杯茶消火。惹众怒。(二当家明明是看气氛不好想缓和一下气氛,但是话说出来不知怎么的就欠扁了。其实我不觉得他的话有太大问题,只能说大家真的很火大,火大到已经失智不理解对方的意思了。大概并不是因为这一句话,而是这段时间的积怨。话说师相好像也做过这种事,比如右文丞火急火燎汇报事情,师相悠哉游哉让他喝茶,还说不喝就是信不过他——的茶艺。楼主似乎也经常做这种事,不过好像也是只有那么几个特定的对象。二当家可能是杀生鬼言之后头一个被人勒令不要说话的人。话说剑无极好像也有,不过剑剑一般说完都有说错话的自觉。在这一点上空帝也是很有自觉。随风起虽然白目但好像还没被人禁言。教授和大雁有没有被人叫过闭嘴?这一档里好像只有冶云子有得一拼了……)
       敖鹰下令将霁云终生监禁,重点不许霁寒霄和莫离骚探视。(这就判无期了?说来霁云过去在剑宗本来也就和坐牢没差别。)又让飞渊去八爻山确认无情葬月的状况。(开个脑洞:飞渊去八爻山,得知月确实有状况,但是从以往经验得知血不染能缓解他的症状,于是私取血不染给他,却出了差错。)
       敖鹰烦恼叹息,剑霨宽慰。(体会一下敖鹰这时的心情,想到仙四里夙瑶的一句“满座衣冠犹胜雪,更无一人是知音”。这句用来形容泰姨也许更合适一些,敖鹰还有剑霨可以交心,泰玥却似真的孤家寡人,有逍遥游这个智囊但不能为己所用,和胞弟也有分歧,想培养的接班人不上进,这一集连独眼龙也因为立场有别而驱逐出阴阳学宗了。)
       莫离骚在喝酒(“解金貂”的名字,大概是来自“貂裘换酒”)吹排箫(好久没见二当家吹排箫了),敖鹰来见,不悦(敖鹰说的这个“饮酒作乐”的“乐”可能读yue比较合适)。二当家表示事已发生烦恼无用,不如放松心情。(道理是没错了。而且,上一档最后几集,宁叔好像说过二当家只有在烦恼的时候才会上屋顶吹排箫。所以,二当家这话也许不只是在开解对方,也是在开解自己。只能说人与人之间真的很难相互了解,莫离骚在剑宗是不被任何人了解的,包括能够慧眼识人的敖鹰。)敖鹰怒而打翻酒,称对方没有身为剑宗之人的自觉。莫离骚称有,所以出手救徒弟了。(嗯,无法反驳的样子。)敖鹰表示不该对他抱有期待,莫离骚表示受宠若惊会再接再厉。(二当家顺竿爬也是一把好手。)敖鹰称莫离骚对剑宗给他的待遇享有得太过理所当然,问他当自己是莫离骚还是天之道(好吧,忽然就想起烟雨上还珠楼问“温皇还是任飘渺”了),莫离骚表示有差别吗(好吧,脑中马上接了一句“其实也没差别了”,是常欣死后温皇和师相的对话),敖鹰表示若当自己是天之道,人与剑都要听他指挥,持之不败别再向错敌人。(话说二当家真的是被慕容府惯的,老爷子只要求他保慕容府周全,别的事不干涉。对剑宗,他可能也是这态度。但在霁云这件事上,若真的要求师傅不准救徒弟不也是逆伦?)要求再饮一壶遭拒后,莫离骚继续吹排箫。(悠哉的日子结束了,烦恼才真正开始啊……)
       (关于处置霁云这件事,确实不好用是非对错来说,不能用还没有发生的事,来评判眼下的事情的危害性吧。就算将来霁云入邪,至少在当下,事情的严重性没到需要断筋挫脉的地步。而故事的戏剧性往往在于因果互换了,比如因为担心霁云入邪,坚持要处置他,但正是这种坚持,使得对方反抗,最后反而造成入邪的后果。而各方的争斗,其实根本上与霁云使用血不染的行为关系不大,他们要针对的,是他的存在,为了己方能在天元抡魁中占优。算了不掰扯这个问题了,只说敖鹰的处置。在剑宗大局上,也就是对外,差不多算是能做的都做了。至此,剑宗相当于已经放弃天元抡魁,而血不染成为最大的危机。对内,总是觉得奇怪,重点要防的两个人,剑霨根本防不住,如此种种安排,反倒像是故意促使他们暗中救人一样。)

       3.阴阳宗
       泰玥到封蛹浮华向鸣觞问檐前负笈(说出本名“裕铂”了,不知道怎么理解,好奇泰姨的本名是什么)有没有来过,告知檐前出现在战场之事,告知天元抡魁最终战之事,并表示不会承认这个结果。鸣觞疑心檐前出现在战场之事。(如果鸣觞是覆舟虚怀的人,看来逍遥游和萍叔的存在要暴露了,铁枫零本来是不知道他们在道域的。)
       士心以“点三清,开天光,风行裂千方”闯关。(阴阳古秘录的术法,飞渊的“仙鹤起舞,遨游八方” 不知道该算在哪一类里面,“雷旨泣神方”是攻击术法,“神采无方”是治疗术法,“风行裂千方”好像也是攻击术法。)泰玥进入封蛹浮华,士心见她来马上收手。泰玥让士心继续试炼。
       泰玥到如画江山和临书玉笔墓前祭拜。(逍遥游说过他从来没在碧松影以前最喜欢的地方看到过泰玥,但泰玥看起来经常来他的墓前,看来墓是建在别的地方。给碧松影带的祭品是松果,他很喜欢松吗?说起来逍遥游衣服上是竹,“七雅”里会不会还有个谁喜欢梅的,凑一组“岁寒三友”?)泰玥说天元抡魁之事,解释士心名字和道号的含义,表达对他的期望,并称天元抡魁的结果不会就此底定。
       泰玥在旭长辉墓前说等天元抡魁结束之后会杀无情葬月为禹晔绶真报仇。(祭品是一朵花。泰玥和旭长辉,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识和相处的。联想到万曙天和恋红梅,大概因为不是同一个阶层的,所以怀念的方式也不一样。剪《相思十诫》的时候,曙梅部分本来是要配“幸好当初留下那些梅花,就算他现在不在了,还有我,代替他看倾城白雪”这句口白的,但是前面万聆部分聆秋露念《鹊桥仙》的口白太长,就把下阕配给曙梅了,似乎也还比较合适。比较一下就能发现《九龙变》的群像角色确实塑造得很好,不输现在的重点角色。好吧,因为这一集万曙天出来了,就稍微吹一下《九龙变》吧。)
       (泰玥皇锦的目的很明显了,赢得天元抡魁,以及杀无情葬月。为了赢,才坚持要废霁云。)

       4.紫微宗
       丹阳侯助颢天玄宿调息。颢天好转后马上处理苍苍受其他门徒欺凌之事。(结果还是法不责众了,虽然也算处理好了。其实宗内弟子串供欺上瞒下是比欺凌同门更严重的事吧。)
       苍苍发现丢失木蜻蜓。(是被青冥捡走了。话说木蜻蜓能拿来做什么呢?当诱饵还是嫁祸?)
       丹阳对颢天表示不满,一是为苍苍之事,认为颢天不相信他会公正处理,也认为他主次不分;二是为他轻纵霁云,包庇外人。无法达成共识,丹阳独自离开。(颢天丹阳两人产生分歧。颢天这次出手之后应该需要休养,可能很多事都管不了了,所以急于处理苍苍之事。就是说接下来紫微宗的行动当是以丹阳侯的意志为主了。正常情况下五天后刀宗会亲迎天师云杖,所以也许一开始就按泰玥的打算,不承认这次天元抡魁的胜负,重新比赛。之后再怎么样PK掉阴阳宗,争夺主导权。而颢天优先处理苍苍之事,虽然理由说得很合理,但也是有点奇怪。如果按颢天和覆舟虚怀有关的思路去想,那么力保苍苍是要视为在保全本宗天元抡魁参赛者,保霁云则是在保剑宗的参赛者?有点牵强啊,所以,大概、也许、希望不是吧。)
       5.刀宗
       风逍遥希望刀宗收留独眼龙和万雪夜,冶云子不同意,还要赶走风逍遥。(想说刀宗本来就损失惨重,别人也就算了,赶走风真的欠考虑。)寄鲲鹏出面解围,以传记需要有人背书之事说服冶云子收留。
       千金少和戚寒雨在西江横棹墓前(地名是“葬剑山、弃刀岭”,此刻看来似乎“葬剑”打败天之道是西江横棹一生未能实现的愿望,而“弃刀”不再用刀是他后半生的行为)祭奠,寒雨称“啸穹缺失的一角我补起来了”。(寒雨替父亲了却“葬剑”心愿了。)千金少捡到铁枫零留下的“西江横棹”挂牌。(千金少有交班戚寒雨退位的意思。这一句是给所有上一辈老班底立了flag啊。想起一直想退休没退成的六隐神镞,下一档如果讲鬼市的话,六叔又危险了。)
       寄鲲鹏要求独眼龙和万雪夜对自己的身份保密。寄鲲鹏找千金少,提醒千金少不能放弃神君之位,不能让出天师云杖,担心三宗对天元抡魁结果有意见,更担心覆舟虚怀暗中有动作。千金少好奇寄鲲鹏的身份,寄鲲鹏表示暂时不能透露,独眼龙为其保证,千金少不再追问。(独眼龙的名气确实如前面寄鲲鹏和冶云子所说,适合给人背书。)
       千金少拿出“西江横棹”的牌子做佐证。(这样想来千金少因为重情义而向铁枫零告知西江横棹的墓所在,也算是歪打正着得到了一点线索,虽然不是有用的线索。铁枫零到墓前祭扫也是冒了风险的,不过总体还是很谨慎,没留下什么线索。这点上,倒真像他们互相评价对方的那样,铁枫零说千金少不适合当宗主,千金少说“彼此”。)寄鲲鹏认为是对方布计推演的道具,希望自己不要太快被注意到。(没可能啦,要不你怎么站C位。)
       众人到西江横棹居所寻找线索,一无所获,偶然发现门前河边的鱼篓是空的,寄鲲鹏推测西江横棹是通过它来给同伴传递讯息。得知这条河流经道域全境,寄鲲鹏决定独自去查探。(武力值不被看好的寄鲲鹏……)

       6.覆舟虚怀
       武罗刹到一叶知秋会铁枫零。(诗号:“屠龙绝亢,噬虎断心,双牙罗刹噬鬼域。”整体风格体现的是力量,前导预告他也说了自己只与力量合作,是个崇尚武力的人,但可能不只是武力,也包括其他的力量。诗号中的“双牙”,应是前导预告中武罗刹使用的红蓝双斧,可能一名“屠龙”,一名“噬虎”。诗号中也嵌入了名字“罗刹”。“ 儒丑迷风雨,武盗轮回渡,断魂不缺,神杀无用,最险遇亡祀”算是鬼市五大高手共同的诗号,这句是前导预告中武罗刹说出来的完整,上一档鬼市之人谈及时说的略有点不一样,也不完整。不过这句里面的“武盗轮回渡”似乎并没有体现出多少有用的讯息,可能只体现了一个“武”字。回顾上一档儒丑出场时的诗号:“风迷离,云摆渡,生何缎文,不道心考结魂宿。”这句就更模糊了,“迷离”和“迷风雨”对应,可能整个人的特点就是“迷”。儒丑被鬼尊称为“缎儿”,他的名字应该也是嵌入诗号中了。)
       戏人间和秋水寒欲阻,罗武刹直接挑衅,铁枫零让武罗刹进入一叶知秋。(本来有点期待武罗刹双斧对戏人间的双钩,想想一个武力值高的人应该不会太早现出兵器,前面第一次出场处决天首的部下就没有用武器,说不定前导预告中他去找敖鹰要血不染会是第一次亮武器。虽然武罗刹出场见盟友就有挑衅的言行,但整体表现并不是无智之举,除却自身性格如此,可能和寄鲲鹏初见逍遥游就直接表明敌意的意图差不多,算是试探兼立威。)
       铁枫零让武罗刹收起戾气。武罗刹先指责对方保不住西江横棹这种高手,不配和自己合作。(贬低对方,自抬身价。)铁枫零则称“鬼市远在中原,尊使这样讲话好吗”。(以“尊使”相称,提醒对方,我们合作的对象是鬼市,不是你,因为你只是在道域有势力,还不是鬼市之主。从后面的对话来看,“尊使”这个说法也是在提醒对方,鬼尊派来与覆舟虚怀合作的使者是亡祀。不用本来就在道域发展的人而另派人来,说明鬼尊并不信任武罗刹。上一档鬼尊也确实直言武罗刹的野心昭然若揭,派来亡祀应该也确实有制衡甚至取代的意思。不过鬼尊又派了猷朗入道域,而这个人前两集出现时是在对付天首的人,却也是听命于武罗刹。)武罗刹沉默半晌,铁枫零倒酒,武罗刹说“无能的组织,无能的人,这酒还是自己拿去祭奠故人吧”。(继续拿西江横棹的事挑衅,贬低打压对手。)铁枫零称“素闻鬼尊收养三名子女,尊使排行第二”。(这句话应是只说了一半:你排行第二,另外两人得重用居高位,你却没有。)武罗刹打断说“现在道域的生意是本刹作主”。(虽然我不受重用,但道域是我的地盘,我会是比其他人更好的合作者。)铁枫零继续说完后半句“儒丑、天首位列高位,为何独你隔绝于外”。( 儒丑是在胜雪脱离鬼市之后抢先接管巧木宫而成为现任“老爷”的,这件事应该是除了儒丑自己抓准时机之外,也是鬼尊默许或者支持的,鬼尊不想让巧木宫再被天首接手。儒丑原先的势力是在羽国,和武罗刹差不多,也不属于“天老地师”。说起来,小梅也是在孤黥刀之后才成为天首,而孤黥刀过去与鬼尊争权,可能就是在争斗中孤黥刀落败,小梅和儒丑的情形可能差不多,也是抓准时机加上鬼尊的默许而上位。)武罗刹被激怒而蓄劲,称“从现在开始,慎选你的用词”。(看来铁枫零的话正中其心事。武罗刹从鬼尊派亡祀前来的举动中看出了不信任,为了应对自己将会有的危机,抢先一步和覆舟虚怀合作。也就是说,武罗刹自身岌岌可危才寻求合作,却故作高姿态贬低对方,而铁枫零已经知道这点了。)铁枫零继续说“原因有二,一是鬼尊对你寄予厚望,第二,认定你不如另外两人”。武罗刹收了威慑,问“那你的判断是哪一种”。铁枫零回答“后者”。(铁枫零继续表明他已经知道情况了,武罗刹也知道了自己的先声夺人被对方识破。)武罗刹隐有怒气。铁枫零则指出对方欲成一方霸业却心浮气躁,谈何合作,又称相信换成儒丑或天首不会这样。武罗刹先怒后笑,称“言语相激,不是愚蠢就是拥有力量的自信,你证明了覆舟虚怀值得作为本刹的盟友”。(武罗刹知道对方识破,又从对方的话中听出合作的机会,就冷静下来。这句话虽然是在肯定对方的力量,但好像同时也在表明自己有实力才会言语相激。)铁枫零称“错,是你该证明自己有资格代表鬼市,尊使”。(我们可以选择你也可以选择鬼尊,现在该你用实际行动证明实力了。)
       武罗刹坐下,问铁枫零是怎样知道鬼尊心思的。铁枫零称鬼尊说会派一名十大高手前来,想来就是用来激怒武罗刹,随后问此人来历。(这算是开始合作了。铁枫零并不知道鬼尊派来的合作者是什么人有什么别的目的,打探消息。)武罗刹称“想见到他,除非你不想要活,否则打探无用”,又称“不过这不会发生,因为本刹要你”。(他不是你能对付的人,打探无用,与我合作就行了。武罗刹不轻易透露消息,同时强化对手以凸显自己的重要性。可能他认识到自己的缺陷,也确实非常需要一个智囊来帮助对抗鬼尊。)铁枫零称“生意、势力,现在又要讨人,尊使贪如饕餮”。(是说武罗刹在道域的生意和势力的建立可能也和覆舟虚怀有些关系?)武罗刹称“知足是懦夫的借口”。(鬼尊好像就是比较喜欢用贪心的人,对儒丑、天首、武罗刹是这样,看好慕容胜雪好像也是因为这点。鬼尊第一次见胜雪的时候就说了“天老地师各有所贪”。除却“贪”能带来更大的利益之外,鬼尊好像也比较喜欢看人性贪婪,并以此玩弄操纵人心。说起来,当初阎王鬼途的绝命司纵容阎途十部众争权,自己化身方之墨这种小角色暗中观看,俏如来等人对此的猜测就是他活太久看过太多事物,只有复杂的人性能引起他的兴趣。感觉鬼尊也有一点这个意思。会不会有关联?上一档带走鸮羽族霏英的人目的不明,而霏英正是喝了亡命水发生异变。会问她是否怨恨命运,如果这个人就是鬼尊,好像除了亡命水这点之外,也有研究人性的意思。而上一档鬼尊和白丑生交谈,说到自己的义子义女,好像又是另一种意思,就是子女们个个不安分,弄成这种局面并不是谁单方面操纵的,而是人性使然,双方彼此激化的结果。)铁枫零称“用本事证明吧”。
       武罗刹称让事情早日结束,要对方需要什么协助。铁枫零谈及天元抡魁的变故,武罗刹称“笑死人的闹剧”(好中肯,果然旁观者清),铁枫零说“这就是四宗情谊,跟他们保守的观念”(透露出覆舟虚怀的目的了,推翻陈腐旧制度的理由)。铁枫零称之后云杖的交接将成为下一场风波,落败的两宗不会善罢干休。武罗刹以为对方要他扩大他们的矛盾,但铁枫零说此事已有人处理(可能就是霁寒霄了),要武罗刹分散域外之人独眼龙、万雪夜、风逍遥的注意,不让他们插手四宗之事,并特别提到寄鲲鹏。(刀妹初至道域,虽然一到道域就从无常元帅手下救了人,但总体上对道域之事的参与度不是很高。泰玥皇锦不肯收留刀妹,不知道这中间有没有覆舟虚怀的手笔。独眼龙到道域比较早,与三宗有接触,也比较受人尊重,但这一集护霁云一事已经让他和阴阳宗交恶。目前两人都得刀宗收留,而前导预告中独眼龙因为一些事而与千金少对立,说不定其中就是覆舟虚怀推手。风逍遥出身道域,但刀宗之内冶云子本来就对他有意见,这次也是想连他一起赶走,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只要血不染和月一出事,风绝对会无暇他顾,而且如果他护着月,就会分分钟成为四宗公敌。)
       寄鲲寄沿河探索,遇(应该就是武罗刹派出的)鬼市杀手追杀。(说起来,这里鬼市杀手的群口,包括之前出现过的四宗龙套弟子的口白,有点特别,不是大侠的声音吧?金光口白有培养新人吗?虽然我个人蛮习惯单人闽南语配音,但还是真心觉得要扩大受众,还是需要普通话配音啊。)
       一叶知秋,风起,秋水寒艰难点起香炉。铁枫零说“火未燃,狂风是阻力,一旦点燃,就能助长烟硝之势,时机问题罢了”。(道域四宗这把火已经点燃,在鬼市这阵狂风的插手之下,就会夹带着四宗往日恩仇和各种矛盾自行燃烧,直到把整个道域都烧着。)秋水寒称武罗刹要求待在一叶之秋,被拒后马上离开了。铁枫零称自己不是他们最初的合谋者,没必要兑现所有的要求。(也就是说,在铁枫零之前,鬼市就已经与覆舟虚怀有合作了。覆舟虚怀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如果是在二十一年前的道域大战之前就已存在,那么,当年的道域内战,是不是也有覆舟虚怀乃至鬼市的手笔?如果是这样,也就是说默苍离当年并没有完全解决道域之事,还是说,他布下无情葬月的“十年一局”,至俏如来与九算交手、忘今焉死并没有结束,如今还在延续?或者说,默苍离布下了“十年一局”,而另有人布下了一个相隔二十年的局?“二十年的局”这个说法是本档第一集宁叔转述铁骕求衣的猜想,说的本来是慕容清这件事,但慕容清的事,时间上与修真院惨案的时间接近,有关联也说不定。)戏人间回来,称是被武罗刹老羞成怒赶回来了。(第一次协助就失败了嘛。)
       寄鲲鹏危机之时拿出冰晶玉收买杀手(诱之以利),又诱导对方,称自己能认出他们的身份,身上可能有刀币(继续诱之以利,我可能是VIP客户哦),再称地宿、天首以及前任老爷(胜雪)都与自己打过照面,你们的靠山再大能大到随意杀掉“天老地师”三人共同的贵宾吗。(好吧,不尽然的实话。俏俏的话,与三人是怎样打照面?地宿,被玄武真道通缉时在地宿那里躲过一阵子;天首,去落花随庄打听任孤沉的消息,欠了天首一个条件;前老爷,九脉峰一战时与胜雪合作止战,答应了对方海境生意的条件,虽然胜雪后来离开鬼市,但在湖非轩与任孤沉、慕容胜雪三方和谈之后,胜雪又提起了俏还欠他一件事。所以,真实情况就是:你们以为我是贵宾,是金主,其实我是欠债的人,因为还欠着债,所以债主肯定不想让我死。
       提到这个,也就是说之后如果开鬼市线,有这些前提,俏俏就顺理成章插手了。此外,慕容胜雪虽然已经脱离鬼市,但鬼市内斗若起,他很可能还是会参与其中,甚至不是他个人,而是慕容府与鬼市有更深的牵连,不是还有个莫名提起的慕容危吗。还有任孤沉,任孤沉被囚慕容府,虽然是他功力全失,慕容府才不杀只囚,但囚在慕容府的任孤沉不知道有没可能参与到慕容府未来危机中,用实际行动赎罪。如果慕容府参与鬼市内斗,倒是个合适的机会,毕竟任孤沉最重要的人也在这场纷争中,他在彼岸虫和玄武真神诱导的梦境中看到了阿穷和小梅惨死的画面。但任孤沉功力全失,而且玄武真神的事搞得天怒人怨,好像也不适合再加戏。)
       其中一个杀手被说动,杀掉其他杀手。寄鲲鹏多加了一颗冰晶玉,用来买断以后杀令。寄鲲鹏告诉对方,等自己离开道域时带冰晶玉来找他签约。杀手离开后,寄鲲鹏自语“走出道域,哪里还有寄鲲鹏,虽然啊,未必能撑到那时就是了”。(后半句应该不是说自己处境危险可能活不到那时,而是说自己的马甲可能在离开道域之前就掉了。一定要啊,早点掉马甲,不要等到最后!虽然这么说好像不太好,但是……)

       7.尾声:叱酒当歌,“一剑光寒”
       寄鲲鹏顺河流到达明昭晞。浪飘萍现身,问他是怎样与遥星、旻月的认识的。(黄山毛峰的效果?)寄鲲鹏问是浪飘萍是自己想问还是代人询问。(认识星月的人是你还是逍遥游?)浪飘萍称对方预设立场,并称自己出自鬼谷一脉。(萍叔和逍遥游谁是鬼谷一脉,或者都是、都不是?首先,能从黄山毛峰想到遥星旻月,二人之中有鬼谷一脉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这件事比较私密,非亲近者知道的可能性不大。而具体是谁,其实现在的萍叔和逍遥游大概可以看作是一体的,两个人谁是鬼谷一脉看起来没太大差别。深究的话还是逍遥游的可能性比较大吧,这一点从萍叔开口第一句话就可以看出了,“暗夜造访是要对逍遥游做什么”,他是以保护逍遥游为目的的,因此萍叔冒认的可能性比较大。从逍遥游之前的陈述来看,阴阳学宗最初只有四大高手,萍叔在列,而后另外三人名声不胫而走,却是琅函天故意为之。琅函天在道域最久,查知鬼谷一脉并在此时抛出分散黓龙君注意力减轻自己的压力,真实性应该比较大,但也有可能是作伪,牵制黓龙君之余,也怀有借黓龙君之刀杀自己最忌惮的逍遥游的目的。萍叔的可能性感觉并不大。但逍遥游失去功体之后,萍叔应该帮他做了很多事,包括联络天之道。如果逍遥游是鬼谷四慧之一,那么,覆秋霜当初召集鬼谷四慧开会时,去的人是萍叔的可能性比较大。萍叔当逍遥游的代言人多年,所以该知道的他都知道,冒充起来也更有说服力。也不排除都不是吧。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他们之间除了门派的立场之别,在道域的问题上,暂时还没有体现出直接矛盾。萍叔说寄鲲鹏预设立场,其实之前见面的时候逍遥游又何尝不是在以黓龙君的经验预设立场。)
       霁寒霄闯入剑宗大牢,打败剑霨而带走霁云。剑霨放出信号,敖鹰现身拦截。霁寒霄让霁云到约定的地点会合,自己与敖鹰一战,并追问换作是她的女儿犯错会怎么做。敖鹰称以洗尘回答。(霁寒霄的行动如果就是铁枫零的安排的话,那么,成功则暂时停下来的四宗纷争应会扩大化。如果这次敖鹰能制住霁寒霄,也是可能阻止的。虽然霁寒霄让霁云走,但先前霁寒霄从绳网上掉下去霁云拉住他,他让霁云放手,霁云是宁可一同坠落也不放手的。就是说如果霁寒霄成擒,霁云会回来,事情就解决了。但如果霁寒霄死,还是会成功,不过好像不大可能。还有莫离骚这个变数,在霁云这件事上,不知道在被敖鹰责备之后莫离骚会有什么行动。如果霁寒霄扩大矛盾的行动没成功,说不定就会由武罗刹去做,有没有可能就是前导预告中武罗刹找上敖鹰索要血不染?)
       下一集“梦花浮萍,何处寄根”。(“梦花”是霁云,“浮萍”是萍叔,“寄”是寄鲲鹏。连起来字面意思又有霁云要开始漂泊的暗示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鲜花 +4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业海沉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止戈为武寂寞侯 + 1
狂龙小勃勃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

好友

1144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25
鲜花
5
臭蛋
0
戏龄
≤ 20年
注册时间
2015-11-14
发表于 2019-9-23 03: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期待的有两点:
一是阴阳学宗的故事线。按照逍遥游的说法,泰玥皇锦的“九字诀”是学宗的不世神功,威力不应该只是如此,泰玥有可能是藏拙。另外,泽国战图的功用也很期待。从丹阳侯的言谈可见,人才济济的星宗最忌惮的却是所谓人才凋敝的学宗,希望后续能够呈现丰满的架构吧。
二是剑宗的岳不群。这个剑宗完全就像是华山派的翻版。人人道貌岸然,大义凌然(除了异见人士),导致完全看不出来谁是岳不群。如果只说剑霨有问题,他段位不够,武功也不行,算不上关键人物。尤其是此次霁云盗剑事件后,更怀疑内鬼的存在,霁云他爹的反映,显然是事先不知情,不然不会送自己的亲生儿子去犯忌,我觉得内鬼不是辅剑八老的核心就是剑宗宗主。别忘了,还有琅函天的影形在道域,编剧随便拿张脸,就可以瞬间黑化。
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213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3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9-23 22: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式出手是这一次。不过这个檐前负笈很可能是假的,不过应该不是苹叔,真正是谁还是有待商榷。

的确这还是万曙天第一次的武戏,可能这部剧后面还会有吧。感觉大刀在道域后面应该会是重要的人物。

这次的出手主要还是见机出手。估计除了剑宗很可能三宗的人都没想到剑宗会用血不染,毕竟前例在目。甚至在剑宗包括剑蔚这种等级的都猜不到。比起战斗,更多的还是倾向争夺利益。

熬鹰能做的的确都做了,而且对外来说,他的确处理的很妥当。但是奈何,天之道还好,霁云爹这个是本来就有很大的问题,现在刚好就借题发挥。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不是熬鹰故意一手促成的可能性。

“仙鹤起舞,遨游八方” 这个应该是搜寻类的法术,用来传送文字,搜人的。

应该是有在培养新人,大侠本身年纪也挺大的了。拿妖道角来培养新人我觉得挺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好友

44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70
鲜花
12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5-12-4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9-23 22: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寄应该是动词吧,这个预告名,感觉下一集要开比惨大会了。
黄大培养新人好像从上集就开始了,虽然说不出来的别扭,不过刚开始,都这个样子。
浮生若梦醒罪业
世事无常尽归海
功过皆去千帆沉
藏锋敛刃独孤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10-16 04:39 , Processed in 0.06151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