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靖玄录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靖玄录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14集备忘

[复制链接]

57

主题

1

好友

871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4
鲜花
160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11-3 10: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4-星河乱序 血神霸临.flv_011907.407.jpg
血神

       1.“星河乱序”
八爻山。血神霸临,双锋合一。(合并之后的剑叫“血染不绝”。该说什么好呢,取名好难……)
       血神直奔星河划界。(血神霸临之后的行动顺序:先到星河划界的战场找随心不欲;离开之后就出现在举行天元抡魁的天师道场;最后到阴阳学宗万学天府。去星河划界,从剧情来看是冲着随心不欲去的;在战场上留意到了天师王骨所化的天师云杖,生出恨意,便去天师道场推倒天师像泄愤;可能也是在战场上看到了阴阳学宗的武功,发现有渊源,之后才会找上阴阳学宗。
       关于三锋和血神:
       从随心不欲与血神的感应来看,虽说前面提到三不名锋中“随心不欲”不是神兵碎片之一,而是后来打造的,但事实上它也和血神有关系,是传说隐去了这点。后面铁枫零说“传说总是似是而非”,虽然说的是双锋的血神的关系,但随心不欲也还有秘密。传说隐去甚至反说的关键信息,一是英雄和血神、神兵和邪兵的关系。英雄诛邪,神兵断裂,一块染血变成了邪兵,一块被铸造为持之不败用以制衡。现在来看,英雄和血神显然是同一人,而持之不败根本制衡不了系出同源的血不染。二是随心不欲和双锋的关系。强调随心不欲和双锋没关系,或许正是因为它才是克制邪兵的关键,不希望它被人觊觎。这样的话,三十三年前老宗主送走能和血不染合一而使血神现世的持之不败,而留着可以制衡的随心不欲,也就顺理成章了。
       随心不欲。随心不欲之前的持有者是老宗主的女儿、玉千城的妻子,她死后随心不欲一直由飞渊的父亲保管。说起来,以前一直觉得有点不合情理,玉千城老婆的遗物不给玉千城保管而由飞渊父亲保管是几个意思。但只是心中疑惑了一下,又觉得也不是不能合理解释,一方面,剧中没明说玉千城的妻子是什么时候死的,如果是死在玉千城之后就没不合理了。不过,从《墨武侠锋》风逍遥和俏如来说玉千城并无子嗣,他的夫人生前也一直以此为憾的话来看,玉千城的妻子应是在风花雪月离开道域之前就去世挺长时间了,也就是说死在玉千城前面。但《墨世佛劫》飞渊出场后提到随心不欲,说的是掌令夫人去世后随心不欲就一直由其父保管,也就是说,越过了最有理由保管随心不欲的玉千城,反而由不尴不尬的飞渊父亲保管。但是,当时觉得可以合理解释,还有另一方面原因,《墨世佛劫》提到的飞渊父亲的身份是持剑长老,持剑长老管理宗内所有神兵利器合情合理,而后因为飞渊要参加天元抡魁,才将它交给飞渊使用,也没毛病。虽然我觉得编剧并没有埋这么多伏笔,但巧合也好,伏笔也好,现在来看,也许可以理解为把随心不欲交给飞渊爸爸是把对付血神的关键交给最稳妥的人保管。
       持之不败。现在回头看剑宗老宗主送走持之不败的举动,与将随心不欲交给最稳妥的人保管相对应,可能就是在无法毁掉血不染的情况下将持之不败交给另一个最合适的人带走而永绝后患的方法。就像《墨武侠锋》开头大师兄将幽灵魔刀带回魔世,正是要将幽灵魔刀、枯髓咒怨和魔心鉴三样元邪皇复生的关键永远隔离一样,然而酆都月带着魔心鉴和枯髓咒怨去了魔世,原本隔离的举动反而促成元邪皇复生。如果老宗主是为了永绝后患而送走持之不败,那么,让持之不败回来的人居心就非常可疑了。首先有嫌疑的就是逍遥游了,正好鱼腹里的诗谶也是他经手的。但是,目前我并不这么认为。天之道回道域,和逍遥游有很大关系,但他与逍遥游通信多年一直也没行动,这一次决定回道域,当然和逍遥游提到道域形势有关,但最直接的原因还是有人到慕容府盗剑。盗剑之人用了仙舞剑诀,但天之道回剑宗后,敖鹰表示不是他做的,应该就是覆舟虚怀无误了。但是,从盗剑的情节的来看,对方只想送剑回去,对莫离骚是要除之后快的。如果是覆舟虚怀,也就十分合理了,毕竟天之道还是值得忌惮的人。插一句,上一档盗剑那段,在二当家快剑杀死刺客的时候,旁白形容二当家出手快的时候有一句“血不沾”,当时就想到了血不染,但也没想到持之不败和血不染有这种关系,这个应该真是伏笔。二当家当初一剑无血大概是实力悬殊外加新人光环,现在“剑沾胭脂绘红颜”,终究还是要沾血的。病养生和翱大宗刚出场的时候对于风逍遥和天之道的回归,说了该回来不该回来的都回来了的话,本集后面交待风和刀妹都是颢天玄宿叫来的,风逍遥是不该回来的,那么天之道就是他们计划中该回来的人,或者说持之不败一定要回来。总之,持之不败的回归,是覆舟虚怀执行利用血神现世实现目标这个中策的必要条件,大概从一开始他们就是三策并行的。
       但在这件事里,还有一个问题,他们是怎么确定持之不败能回来的,在慕容府盗剑失败之后?在那之后,覆舟虚怀似乎并没有促使天之道携持之不败回归的其他行动,他们何以肯定天之道一定会回来?如果逍遥游不是覆舟虚怀的人,那么,这件事要么误打误撞,要么逍遥游与天之道联系之事也在覆舟虚怀掌握之中。误打误撞不提,如果逍遥游和天之道联系之事覆舟虚怀知情,问题又来了,铁枫零之前分析四宗强弱的时候甚至还不知道琴、酒还活着。退一步,就可能是覆舟虚怀不知道逍遥游的存在,但是很了解天之道的行动,他们在外界甚至慕容府内部有眼线。
       这样的话,这个问题也就可以和另一个问题结合起来了:覆舟虚怀怎么知道血神和双锋的秘密的?后面武罗刹因覆舟虚怀知道血不染和持之不败的秘密而认为他另有盟友,单考虑血神的秘密这一点,可能性有很多。第一种是从剑宗内部知道剑宗秘密,但基本没可能。前面天之道初回剑宗时敖鹰说过,持之不败的秘密只有历代宗主和执剑师知情,而前执剑师、月的养父岳万丘是被玉千城杀的,前宗主、月的亲爹玉千城死于桃源仙境一决,都很突然,没把这秘密传下。而剑宗的典籍又被烧了,没法追溯,这件事也被怀疑是有人有意为之。但这秘密敖鹰和剑霨不知,是因为他们是临危受命的,并不意味着玉千城、岳万丘没有把秘密传下来。来自玉千城的话,琅函天身为玉千城身边的辅师可能知道这秘密,和老宗主对剑宗内部之人主要是玉千城有戒心而送走持之不败也吻合,那么忘今焉的影形可能性就比较大。来自岳万丘的话,无情葬月是有可能知道的秘密的,当年他执意带走血不染,而血不染的剑柄里真的只藏了神君和辅师的阴谋的那封血书吗?但月当初守了秘密多年,就算他知情,覆舟虚怀也不可能从他那里得知。第二种情况是从道域其他宗得知,当年血神之事过后才有阴阳宗之外的其他三宗,虽然不排除,但刀宗、紫微宗知情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宗主都不知情。阴阳学宗传承更早,确有可能,比如从《阴阳古秘录》里就能查到已经失传的文字。第三种情况是血神尚有直系传承,或者天师另有传承,或者同时期的外人知道了这事记录并传下了。血神有无后代或者信徒?说起来本集末尾他找上阴阳学宗就有这个倾向。天师是否有四宗之外的传承者?虽然覆舟虚怀的目的是推翻天元抡魁制度,但覆舟虚怀或许在某些方面比四宗的绝大多数人更接近天师的理念。外人可能知道剑宗秘密吗?这个就很让我想到落拓子了,上一档也提到了好像叫《异域搜奇录》什么的,和遥星说的那个,道域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书籍也不是没可能吧。

       血神的秘密和天之道在道域之外的行动,两种情报来自不同的渠道大有可能,但也可能两者结合起来,即覆舟虚怀有既知道域秘辛又知外界消息的盟友。比较怀疑的对象,一个是忘今焉的影形,一个鬼市的亡祀。前者偏重血神的秘密,后者偏重外界的消息,而前导预告中武罗刹也有表明亡祀是冲着血不染去的,虽然从这一集来看前导预告大多作不得数了。
       言归正传,说回血神与三锋。血不染与持之不败已经合二为一,并为血神所持有。那么,他为什么要找随心不欲?
       其一,随心不欲也是其兵器的一部分,二合一解除禁锢血神霸临,三合一威力更大甚至另有奇效,参照元邪皇。但是,这个基本上没可能吧,持之不败和血不染可是从别处飞到他手中的,随心不欲虽与血神有感应,但他并不能掌控。
       其二,随心不欲是克制血神的关键,所以他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后面颢天玄宿、寄鲲鹏以及剑宗的人大概都有这个猜测,所以想把它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应该并不确定,只是想掌握主动和以防万一。战斗中,血神似乎也有刻意避开随心不欲,不与它接触的举动。但怕它所以不与它接触只是一种解释,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想伤害它所以避免与它接触。如果随心不欲真的克血神,应该是使用过,血神才会怕它。那么,正常情况下,血神对它的态度应该和对待天师云杖差不多,会表现出怨恨,或者想毁掉它,一个是对付过他的人,一个是对付过他的武器,态度应该不至于差太多,而不是像剧中表现的那样有较大差别。
       于是,其三,随心不欲是血神珍视的东西。这种情况,大约可以参照古箫之于锦烟霞。锦烟霞解封之后离开金雷村又返回寻找伞柄制成的那支箫,因为这件东西对她有重要意义。血神现世之后马上去找随心不欲,而又不愿与它直接交锋,或许可以认为是类似的心情,至于为什么珍视,无外乎亲情友情爱情。如果像前面传说中提到的一样,随心不欲在双锋之后铸造的,那么,它与血神并非同时代,是怎样在血神被镇压之后产生交集的?可能就是随心不欲最初或者曾经某一代的持有者与血神有关系,而无论是什么时间、什么人,应是剑宗之人。如果“随心不欲”与血神的“血染不绝”原是同时期的物件,只不过传说隐去了这一点,那么,也有可能是随心不欲最初的持有者是血神重要的人,而那个人创了剑宗。有没有觉得“随心不欲”与“血染不绝”的名字稍微有那么一点相配?这个也不完全是胡乱猜想吧,血神在看到剑宗的招式之后说了一句“仙舞剑诀,退开”,当然可以像剧中提到的那样,理解为仙舞剑诀与傲邪剑法相互克制,所以血神不欲与之纠缠,但也可能是对方用着仙舞剑诀,所以血神愿意放过一次。
       甚至可以将前三种情况糅合,于是,其四,随心不欲是血神的兵器之一,曾是他珍视之物,而它也能制约血神。脑补如下:一名英雄曾经持“血染不绝”“随心不欲”双剑诛邪魔,安定一方水土,又传道授业,开宗立派,形成道域的前身。他的双剑中,“血染不绝”主杀戮,“随心不欲”重修身;他的武学中,“傲邪剑法”与血染不绝相合,“仙舞剑诀”与随心不欲相合,他的性格也有凶残乖戾和自在豁达两面。然而后来,他治下的人们在过上安定富足的生活之后反而不愿修身养性了,而是汲汲于权势和利益,彼此争斗不休。他以暴制暴,“血染不绝”染血不绝,“随心不欲”再难随心。他想用鲜血洗清罪孽,将原有秩序推倒重建。人们奋力抵抗,其中包括他的门徒,即阴阳学宗的前身。而后,张道陵到来,与他斗武斗法,包括神逸啸穹双刀与龙形刀步、三垣法宝,也不能败他,却得到了他的赞赏,被视为对手,欲以天下为赌注,再行比试。但张道陵不愿以天下为局,一心要杀他,最后还是用了一些手段,才战胜他。“血染不绝”断裂为二,他于穷途末路之际以“随心不欲”自刎,死前誓言还会再回来,到那时,将血洗天下。断剑碎片和随心不欲为张道陵所获。断剑之一因其怨念而邪芒大炽,即血不染。察觉两截断剑有相合迹象,怕他真的应誓而回、再度为祸,张道陵欲毁血不染,却发现毁不掉,于是只得将另一截断剑改铸以绝后患,即持之不败。又发觉因随心不欲是其自刎之剑,对血不染的邪力隐有克制之效,认为这把曾经杀死那个人的剑或许可以在他现世之后再度杀他,于是留下随心不欲。经此一役,这个地方的人们伤亡惨重,旧的秩序与信仰不复存在,人们绝口不再提曾经追随的英雄,因其最后的毒誓,便以“血神”称之。张道陵也有感于人心向恶,于是留下传道,建立四宗。其中,阴阳学宗传承前人的术法和思想;仙舞剑宗虽为张道陵所创,却传承了那人的随心不欲和仙舞剑诀,为了保管两柄断剑,以防血神祸世,同时被勒令严禁修习傲邪剑法,且要设专职看管血不染,严禁使用;天师还创立神啸刀宗,传“双刀三艺”;又创紫微星宗,传术法、掌法和三垣法宝。同时,张道陵创立天元抡魁制度,激励后进,令追随者不断修行,避免恶念滋生、纷争再起。然而,当年的英雄也有坚定的信徒,隐身于阴阳学宗,只将其思想代代相传。笑~竟然勉强圆过来了。有没有双修的道友来说一说这段脑补和罗喉的故事像不像啊。
       关于龙虎天师和血神:
       血神是天师镇压的,他对其有怨恨很合理。而从血神推倒天师像,逼迫天师信徒对天师像不敬的表现来看,这个怨恨可能不只是对其杀害或者封印自己的怨恨,还有别的意思。一方面,证明人心就是这样丑恶,在生死之前,信仰不值一提,证明他以杀戮血洗世间而证道是对的;另一方面,可能血神自己也曾遭遇惨痛的背叛,才落得身死的下场,所以也要让张道陵尝尝被信徒背叛的滋味。
       关于阴阳学宗和血神:
       后面的情节,鸣觞对血神有奇特的感应,而血神找上阴阳学宗也是让他们“臣服”“拜谒”。或许可以认为血神与阴阳学宗有渊源,阴阳学宗就是传承自他。而前面又提过阴阳学宗与邹衍的……不过邹衍的时代与龙虎天师相差应该有几百年,不好说。
       最后再来看血神的行动过程,追寻随心不欲也许是为了保障安全,可能随心不欲是威胁,也可能是刚复生之时对过往的一种短暂依恋;毁天师道场是泄愤、报复,是见到天师云杖后被激起了怨恨,可能也是在陌生世界寻找熟悉感;而找上阴阳学宗,可能既非彰显武力,也非杀人报复,而是在找同盟、追随者,已是比较冷静之后的行动了。
       重点放在开头,因为是按剧情顺序写的,写前面的内容时涉及之后的剧情全凭回忆,可能有错漏,错处不删改,如有前后矛盾之处,以后面的内容为准。)
       天之道追踪而去。(你没有剑、你没有剑、你没有剑啊,二当家!)
       星河划界。四宗反目。
       冶云子打小兵,飞渊对上无愧,剑霨对上鸣觞,敖鹰对上泰玥。
       千金少、风逍遥合击丹阳侯,丹阳侯一开始只以拂尘攻击。(说起来千金少和风逍遥打还没用武器的丹阳侯竟然要二打一……虽然想看他们合击,但这样的对手配置实在不是很好看。北斗命名的招式又出一招“瑶光扫风雷”,前面出现过“开阳扣命”“天枢纳星河”“天玑抽残意”“玉衡破天”,还剩“天璇”和“天权”。)丹阳侯支绌,现出天师云杖加成掌力击伤二人。
       敖鹰泰玥战场,泰玥术掌并济,引敖鹰入阵,使出“九明圣火,日月在抱”,敖鹰“神历江海浴千芒”破之,泰玥脸被划伤。(基本持平吧。)
       剑霨鸣觞战场,剑霨受箫声影响而失去战斗力。(有点简单粗暴,音攻也太无敌了吧,又不是碧海潮生曲。如果是碧海潮生曲应该不会影响到剑霨的,笑~)
       青冥寒雨战场,寒雨弱势,受伤。
       另一边,苍苍和万雪夜潜入星宗找颢天玄宿。
       丹阳侯借天师云杖压制千金少和风,并嘲讽“这样的实力还想领导道域吗,神君”。(这话有得意忘形之嫌,其实是说不得的,一说立场尽失。丹阳侯只有不承认千金少是神君,不承认之前比赛的结果,才能在表明拥护天元抡魁制度的立场下仍有理由不交天师云杖。于是千金少就顺势反驳占口头便宜了。)千金少称“神君赦你无礼之过”。丹阳侯称“徒逞口舌”。(是你说错话在先啊,默默掐架就好嘛,你的毒舌技能是点满了,但嘲讽技能跟对面那俩比起来还差一截。说起来,风在师兄面前表现相当乖巧了,认真打架,骚话让给师兄去说。想想初登场的时候,不能比啊不能比。然而,究竟是当上军长变稳重了,还是回师门变乖巧了,又或者只是编剧不想给他写多余的台词了?老角色出场而不变工具人真是我等痴心妄想啊。)
       风拔出神逸,和千金少二人以龙形刀步合击,丹阳受制。(换主场,自然要换BGM。前面的BGM也挺好听,比较有紧张气氛。)
       泰玥见状加催术法欲脱纠缠,使出“雷旨泣神方”。(BGM又变成她的了,这首的女声吟唱比较有远古气息。)敖鹰“神光披雪涤霜月”不敌。(咦咦,之前这招不是霁寒霄的招吗?也就是说,敖鹰和霁寒霄用的七字的招式并不是他自身特色武学,可能是仙舞剑诀高阶的剑招,所以才没别人会用。“神历江海浴千芒”“神光披雪涤霜月”“神凰布羽应风旋”,包括早期出现的 “神虹开道”“神影指路” “神云飘踪”,都是“神”字开头。而傲邪剑法的招式“血布长河”“血冥昼晦”“血染尘嚣尽锋芒”“血龙张翼任回旋”“血神霸临战天下”多是“血”字开头。一个“血”一个“神”,要说剑宗的武学不是都源出血神,相当于是血神嫡系传承我都不信了。以前单看四个字的招式没想到这层,前几集敖鹰出七字招式时才想到。《墨武侠锋》中出现仙舞剑诀和傲邪剑法就已经暗含“血神”二字,也就是说,仙舞、傲邪系出同源,都来自血神这个设定应该在最初就已经有了。而这一档添的新招式也符合规律,剧情也理应会延续这个设定吧。)
       2.“血染星河”,剑宗沉舟
飞渊欲援护被问心无愧绊住,刚要使仙舞剑诀,随心不欲受到感应而难以控制。冶云子受伤被击飞,血神到来。血神看见随心不欲,称“找到了”,范围攻击。飞渊以随心不欲抵挡,招式在剑鞘之前停止。血不染出鞘,杀问心。又袭向飞渊,在随心不欲剑鞘前停下,转而换掌击飞。(这整个过程,要说血神是被随心不欲克制是一点都不像,更不像是怕这把剑,总体感觉是主动留手。可能是因为血神与剑宗的渊源,当然也不排除是月的意念还在抗争,虽然可能性很小。)
       敖鹰和剑霨见状立即上前抵挡,被血神制住身形,并称“仙舞剑诀,退下”,二人被击飞。(正如我前面所说,当然有可能是仙舞、傲邪相互激励相互克制,血神不愿费功夫纠缠,但从具体表现来看,强弱悬殊,克制基本是单方面的,因为彼此有一脉相承的渊源而留手的可能性更大。)
       敖鹰让剑霨去保护飞渊。刚刚还在互斗的四宗领导人合力拦阻血神。血神只击退,越过众人,直奔随心不欲而去。千金少寒雨上前拦阻。(师兄弟合击过了又是师徒,刀宗这集各种合击呀。)丹阳命四宗弟子退开,自己以“极道星流掌”攻向血神。血神见天师云杖,称“张道陵”并发怒,猛攻丹阳侯。(转移仇恨的天师王骨……血神似乎不仅留意天师云杖,还特别关注了天师云杖上的太极阴阳图案。)
       风逍遥接上。(那一下红眼是什么意?想用“醉生梦死”了?)千金少寒雨也赶到,三人同使“横步杀·惊鸿”。(三人合击又来了!)血神以“血布长河”击退。敖鹰和剑霨以“神凰布羽应风旋”合击,血神招式难发。(虽然旁白说是仙舞傲邪互相制衡,但真的不是留手吗?两种剑法互克,又源自同一个人,那么,创始者应是精通两种武学的,只有实力的强弱,不存在制衡的问题。比如苗疆的皇室经天宝典,三者互克,但太祖是创招者,身兼三部宝典,所以后人虽然因为互克而难以同时练多部,但还是有法可练。而《墨武侠锋》旧设定剑宗严禁两种剑法同修,也是同样的原因。回头想想,甚至有可能成为血神重生寄体的条件并不是修习傲邪剑法,而是仙舞、傲邪同修,月就是这样。这一点,岳万丘的反例也可为印证。月的养父岳万丘为了教资质不好的月而偷练傲邪剑法教他,但岳万丘自己没练过仙舞剑诀,不能压制,所以终生非人。岳万丘是执剑师,天天和血不染在一起,又练过傲邪剑法,却并没有出现被血神附体的情形。因此,合理怀疑血神附身的条件就是两种剑法同修,如同创出这两种剑法的血神自己那样。)
       泰玥使出“大地之罚”,丹阳天师云杖加成“分星星流掌”,仍是难敌。(这里真的想吐槽一下,因为敌人是月的身体,风不愿用终极招式“醉生梦死”还算合情合理,剑宗“仙舞剑诀”的终极大招是什么不知道且因为月的关系不忍痛下杀手也就算了,而阴阳宗的“怒天之惩”和紫微宗的“浩星归流”是最强招式算是确定,尤其是泰玥和月还有杀子之仇,这种时候不用最强招式真的说不过去。要合理解释的话,大概只能认为,即使到了血神霸临、道域将倾的地步,四宗的大佬们都还是各自留手,不愿使出全力而使此消彼长,让其他人占了便宜。)
       天之道赶到,捡了一把剑加入战斗。三人合攻,但天之道的剑被削断。随后血神不欲纠缠,“血龙张翼任回旋”范围攻击。
       血神持剑直取飞渊,敖鹰上前阻挡,被血不染刺中,将洗尘扔给天之道使用。敖鹰身亡,临终前嘱咐“飞渊要稳重”,对飞渊和剑霨说“剑宗交给你们了”。(一把大刀,唉……“剑宗交给你们了”这句应该也有对战场上的天之道说吧。这一段情节,虽然血神持剑攻击飞渊,但是,从前面的表现来看,血神并没有要杀剑宗之人的意思,对随心不欲也不愿伤害,所以,若是敖鹰不冲出来,飞渊会不会出事也不一定。不过此时经过与四宗高手的纠缠,血神明显失去耐心了,会不会伤害飞渊很难说。而敖鹰爱子情切,没时间多想,甚至没时间出招格挡,只能以自身替代,也合理。敖鹰在前导预告中有一段和武罗刹对峙的剧情,然而……至此,前导预告可能就作不得数了。所以,前导预告中开阵封印血神的颢天、丹阳和苍苍也不一定稳了。当然,预告中最希望是骗人的部分是风月空中交手,最后捕风坠落。)
       泰玥“九印天火·佛魔在抱”,丹阳“天璇殒星掌”(“天璇”也出了,还缺“天权”),其他人也助力,血神“血染尘嚣尽锋芒”击退众人并逃离。
       尘埃落定,丹阳质问“血神怎会突然出现”,剑宗之人因敖鹰之死而悲伤,天之道说明缘由,知是覆舟虚怀的行动。丹阳称“若非有人贪恋神君之位怎至如此”。(这话欠揍,丹阳侯应该拿这话自问一下。千金少没拿这句话反驳算很厚道了,主要还是顾及剑宗众人悲伤,不想在这个时候吵起来吧。)泰玥称“若非剑宗坚持要保无情葬月祸根早就断了”。(当初自己也妥协了的事,甚至也有心促成这个结果,出事就全来推卸责任也是没谁了。)千金少主动承担责任,让他们少说两句。(在这件事上,千金少有神君的担当,也顾及到剑宗的情绪。丹阳侯虽然话里指责千金少,但内心未必没有自责,也未必是想推卸责任。泰玥除明确责任之外,公报私仇的意思也很明显了。泰玥丹阳的思路很常见,出了事,总是要有人承担责任的。而这一次,当下真正承担责任的不是千金少,而是敖鹰。这样说可能很残忍,但敖鹰死得很及时。他活着,剑宗就是第一责任人,后续对付血神之事,剑宗也要冲锋在前,面对其他宗的各种要求比如后面要求交出随心不欲,他也难免要妥协退让。敖鹰死了,死在血不染剑下,失职者变成了受害者,无形中减轻了剑宗压力。剑宗失主,年轻人当家,虽然话语权会少一些,但卖命的事也就该其他宗的人先做了。而敖鹰不在,剑宗的其他人尤其天之道可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比如对于丹阳索要随心不欲之事就可以各种耍无赖。但在这一刻之后,对于血神的问题,将要承担责任的理应是千金少,不过后续剧情丹阳侯主动揽事了。大约无形中也就表明,谁要当神君,谁就得揽这件事,甚至也可以达成默契,谁解决这件事,谁就是神君。前导预告中千金少对上独眼龙,如果这个情节会在剧中出现,那么就有可能最终责任还是落在了千金少这个名义上的神君身上,甚至可能在那之前星宗双擘已经罹难。而风会和月相杀,无疑也是刀宗承担这个责任的方式。)
       飞渊背不动敖鹰,天之道主动接过,背敖鹰回家,血染衣衫。(原来大侠微博里提到天之道换衣服了是这么个情况……)
       3.各方盘算
千金少称血神现世,四宗不能再为天师云杖相争了。丹阳侯称要合作,商议地点应在星宗。(承认我的权力地位,我就承担责任。)千金少不欲再争,称要去剑宗吊唁。泰玥让鸣觞先将消息带回万学天府。(这里似乎是第一次提到学宗根据地吧。泰玥自己莫非是要去问事逍遥游?还是去儿子的墓前告诉他为他报仇的机会到了?)丹阳侯称自有打算。(回去问颢天的意见了,也要整理一下心绪。)丹阳让无愧处理好问心的后事,自己回转星宗,看着天师云杖不语。(丹阳心里大概也有一瞬间的动摇,因为自己扣留天师云杖之事,给了覆舟虚怀可趁之机,使得血神现世。虽说没有这件事,覆舟虚怀也会找别的机会释放血神,但至少不会发生在自己家门口,连累星宗门人惨死。但是他回不了头,一意孤行易,壮士断腕难,已经到这一步,放弃才是真的对不起一路上的牺牲者。楼主语。丹阳要什么情况下才能回头?觉得可能要到他的行动导致颢天之死。不是要帮立flag,后面颢天自己立了。但若真到了那样的时候,他可能选择另一种方式的不回头,就是自己不回来了,像师相那样的。)
       万雪夜和苍苍到九天银河后的秘洞找到颢天玄宿,原来颢天曾经带苍苍到这里练过三指诛仙。(难怪虽然不喜欢用,但天元抡魁时情急之下苍苍还是使出了三指诛仙,颢天教的。丹阳:我以为这是我和师兄两个人的秘密,却不知道原来早已是三个人的秘密。颢天:要让苍苍认真练武,就要让他知其本源,主动向学。)
       颢天问起外面发生的事,苍苍告知四宗打起来了。正要介绍万雪夜,颢天却已知道她,并称是自己发信邀她和风逍遥前来道域的。(如果颢天给风逍遥的信就是前导预告里面那封和诗谶差不多的信,那颢天也是够厉害,什么都料到了。)
       万雪夜和苍苍无法救人,因为以太微幻结的阵,非精通术法或有三垣法宝在手难解,紫微垣卷在丹阳手中,如晴不在,救不出人。颢天表示自己没恢复,出去也只是拖累。
       颢天称一年前意外发现覆舟虚怀的行动,不信任道域之人,便往外界找她和风中捉刀。因为独眼龙,所以他信任万雪夜。因为墨家的关系,所以没向俏如来和相关之人求助。颢天称天之道不是他叫回道域的,设局让他回道域的人可能另有计划。但不清楚对方有何阴谋,自己也不便介入剑宗内务。(已经成功实施了呀。每个人都受限于自己的立场,只能做一部分的事。天之道刚回道域,颢天碰到他和风的时候,就应该已有推测了。虽然他没有提醒剑宗,但是至少覆舟虚怀正式暴露之后他有提前天元抡魁这种他能力范围内做的事。至此,海报上的几个人总算集齐,他们之间的交集也差不多清楚了。目前来看,这几个人里逍遥游和风的戏份偏少,后面就会多起来吧。)
       万雪夜表示会查出他忧心之事,颢天则请求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事,给丹阳一个改过的机会。(立flag了。)
       丹阳到来,万雪夜带苍苍往洞另一端出口离开。(丹阳:这洞还有我不知道的另一个出入口?)
       丹阳告知问心之死,在颢天面前整理拂尘,悼念问心,称这种事只有问心才能做好。(整理拂尘的动作本身就有整理思绪的含义吧。)
       颢天问其他伤亡,丹阳告知敖鹰之死。颢天特别问起天之道的异常,丹阳想起他没有剑。(迟了一步,猜测都成真了。)
       颢天称剑宗失主,要丹阳谨慎处理,提供帮助。丹阳表示会有分寸。(这个交谈的模式,就像他们平时说话一样啊。虽然发生了这些事,谈话的地点变了,方式也不同了,但颢天丹阳一如往昔。)
       颢天提醒血神甫重生便杀上星宗必有原因,丹阳想到是随心不欲,决定行动。离开前告知已派弟子寻找舒远心下落。(这一段因为从万雪夜那里就要突出颢天思虑深远,所以后面颢天丹阳相处的情节,有给丹阳侯强行降智的嫌疑啊。)
       阳阳学宗。寄鲲鹏和檐前负笈继续说字条上的秘文。檐前负笈据此认为丹阳侯是覆舟虚怀的卧底,应该擒住他逼问同党。寄鲲鹏称如果事情这样发展,星宗就会变成颢天玄宿一人独撑,这可能是敌人故意透露出来分化星宗双擘的。裕铂问线索的来源,寄鲲鹏称是逍遥游。裕铂透露逍遥游功体尽失之事,又称丹阳侯一向气焰嚣张,当初元邪皇之乱时也是他主导局势,借口推迟天元抡魁。寄鲲鹏称这倒是正确的决定,哪有举世蒙难还关起门玩自己的比赛的。裕铂不悦。(当初他就是镇守桃源渡口的三人之一,也被策君指责过道域自扫门前雪。)寄鲲鹏自知又失言得罪人了。(你是故意的吧?)寄鲲鹏提到若丹阳侯是覆舟虚怀的人,当初擒西江横棹之事则不合理。发现有人回来,寄鲲鹏和独眼龙离开。
       鸣觞回来,裕铂意外,才知封蛹浮华的鸣觞是靡音幻阵造成的假相。(鸣觞可以用这种方式创造自己在某处的假相,也就是说他要偷偷离阴阳学宗也毫无问题了。)鸣觞出言讥讽。(鸣觞的话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啊,泰玥姐弟的关系不好,虽然有性格因素,但也可能是有人故意挑拨。泰玥独断专行,确实不好沟通。阴阳学宗看起来就是泰玥的一言堂,岂只琴、酒被边缘化,辅士也是一样。而檐前负笈顾忌太多,明明有不同的意见却不愿和泰玥直言,反而加深彼此的误会,也相当于放弃了自己的权力。丹阳虽然一意孤行,好歹还有颢天玄宿始终了解和相信他。敖鹰虽难,好歹皓苍剑霨可堪托付。千金少虽然各种被扯后腿,但一致对外时也不含糊。泰玥是真的孤家寡人。)裕铂问宗主行踪。鸣觞不答,反问裕铂之前去了哪里。(其实鸣觞不知琴、酒存在而裕铂知道,泰玥的亲疏界限和信任程度其实也很明显。)简单提到血神现世,但要他等宗主回来自己问。(关于泰玥交待告知血神之事,鸣觞的回答也相当敷衍了,这会出大事啊。)
       4.“血神霸临”
天师道场,血神立于天师像上,称天师为“张贼”,并称“虚无的报应,挡不下炽烧千年的怒火”,推倒天师像,杀要护天师像的人,并威胁天师信徒对天师像不敬。众人踩踏天师像,血神称其“尽显人性丑陋”,全部杀死。(人性丑陋本来就只能制约,而不是用来考验的。)
       杀戮中,血神变换样貌,天师像染血。(血神的这个造型,我在想,无常元帅的形象是否就是脱胎于它。无常元帅私刑罚恶,以杀卫道,似乎和血神此番举动也有一定相似性。血神有正邪两面,无常元帅也有黑白阴阳两面。况且这一档名为《战血天道》,如果BOSS是血神,不出现在海报上非常、相当、极其地不合理。但竖版海报上有无常脸,原本觉得它是用来指代覆舟虚怀,不过,或许也可以同时用以指代血神。血神的这个形象应该不会出现太久吧,毕竟还有一个胖月的造型。能耍帅尽量耍帅啊,快点秀完退场,我还是更想看月,哪怕他变胖了。如果说这次杀戮之中血神形貌改变并不只是一种艺术效果,而是实际效果,那么,或许可以认为血神的形貌和他的杀戮状态有关。开杀时就是这副样貌,对应血染不绝和傲邪剑法;但可能也有另一副样貌,对应随心不欲和仙舞剑诀。这个形态的血神,只有血染不绝在手的血神,也许只能施展傲邪剑法。如果仙舞剑诀也是源自血神,那么他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形态,能够以神仙之姿,持随心不欲,施展仙舞剑诀。或者有一个完全态,双剑在手,能施展两种武学,存善恶两面,是真正的血神。有点期待用仙舞剑诀的血神,如果他能使出,会惊倒一片吧。)
       铁枫零率众返回一叶知秋,燃香,向戏人间问天雨如晴的情况,知其不肯吐露天市镜口诀,命严加看顾,称“天雨如晴的价值绝不下于天市镜”。(大概也就是表明他不仅需要天市镜,还需要能使用天市镜的人,可能真是为了封印血神。在这里,想预设一些极端的问题。假如尚不知血神危害如何,而三垣法宝可以封印他,但用过之后三垣法宝会被毁,颢天、丹阳、如晴要怎要选择?假如血神为祸,只能以三垣法宝能封印,但用过之后三垣法宝会被毁,要怎样选择?同样的假设,换成封印之后参与施加封印者会死或者功体全失,要怎样选择?前一个问题,条件换成封印血神需要献祭很多无辜百姓,要怎样选择?假如要在三垣的性命和百姓的性命之间二选一,要怎样选择?假如星宗坚持不交出口诀,要求覆舟虚怀投降,首恶死,他们才肯开阵封印血神,铁枫零要怎样选择?最后这个问题所设的情形,在龙涎口,锦烟霞和欲星移提过。)
       武罗刹称赞铁枫零释放血神之举横绝。(“横绝”你大头鬼,人家自己都说是“中策”了。好吧,到这一集,从旁观者的角度而不是从覆舟虚怀的角度来看,终于觉得和释放血神相比,通过天元抡魁掌握神君之位实行自上而下的改革确实是上策了。然而,竟然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下策”吗?铁枫零或许会想说,你我道不同。)霁寒霄也称天之道怎样也想不到当他回到道域便已埋下今日祸根。(霁寒霄还是太狭隘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按前面血神杀百姓的行为,霁寒霄带人袭击自己的门派,杀同门,大概会头一个被杀。)武罗刹称持之不败是释放血神的关键出乎他的意料。(或许可以认为消息来自鬼市的可能性不大。)铁枫零称传说往往只是为了掩盖真相,双锋系出同源。武罗刹问起秘密来源,铁枫零只称秘密自有来处。武罗刹认为他还有暗中合作的对象,铁枫零拒绝回答。
       霁寒霄问起桃源渡口乱流被颢天玄宿破除之事,铁枫零表示有人会处理。(覆舟虚怀还有什么重要人物吗?目前出场的差不多都在这里了吧。还是说会派龙套去处理?)武罗刹疑惑到现在他还想封锁道域。铁枫零称四宗挟天师云杖自重,他只是给他们一个破釜沉舟、舍生取义的机会。(封锁外界通道,道域就断绝了退路,只能死战。不过平心而论这样做也好,虽然是覆舟虚怀自己引发的灾害,但能想到将其限制在道域一隅,至少可以防止血神跑出去,将战火烧到九界,还不算全无良知。话说,以为封锁出入口就行了,他们大概不知道云外镜的逆天功能。“破釜沉舟”一词大约可以解释覆舟虚怀“覆舟”的一个意思了,就是下定决心彻底推翻天元抡魁旧制度;不过“覆舟”“沉舟”的字面意思也可以引申为破除旧弊改造道域。后面银剑玄老也提到“剑宗这条船要翻了”之类的话。这哪里只是剑宗要翻,整个道域都要变天了。虽然铁枫零此举并非坏事,但说的话实在不是好话。听着和雁王创造英雄,给他们一个为理想献身的机会一个论调。但是,大雁作为一个死过两次致力于消灭意义的人,这么说这么做合理。你家覆舟虚怀也算有理想有追求的,说这种话真的合适吗?或者说,参与这场行动释放血神的众人,自己有舍生取义的的觉悟吗?已死的西江横棹自然是有的,但在场的大多数人恐怕是没有的。死于血神剑下或许是这群人最好的结局,如果不想彻底定义为反派,还想稍微展现一点多面性的话。这才是因果。)武罗刹称他真正的目的是借由血神削减对手实力。(简言之,趁火打劫,混水摸鱼。)
       铁枫零不应声。(铁枫零大概想说,拜托你闭嘴。武罗刹的话应该是对的,铁枫零的目的就是这样。但武罗刹毫不在意血神的威胁,也毫不关心可能因此受害的无辜者,铁枫零和他不一样。对他来说,采取这样的策略可能并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炫耀之事,而是尽管艰难仍然要选择的牺牲。擦擦、师相、俏、稣浥都做过这种事,结局也都摆在那里。)见病养生不安,铁枫零让他直说。病养生担心血神伤害无辜百姓,铁枫零表示“要推翻神君制度,就必须对牺牲有所觉悟”。(铁枫零内心大概也认同病养生的担忧,所以才要他开口,借他之口把这个他自己不能表达的意思说出来,顺便也稍微打断一下武罗刹的无脑发言。)病养生又问是否需要带人疏散百姓,铁枫零表示早有安排。
       一叶知秋挂上了无情葬月的牌子。
       霁云和翱大宗被派去疏散百姓。霁云对覆舟虚怀的做法表示不解,翱大宗称覆舟虚怀只想对付四宗,因此而殃及百姓是必要的牺牲。又称四宗并没有那么光明磊落,剑宗不愿毁掉血染,反而用它对练剑诀才是根源。(是实话。不过一样一样了,乌鸦嫌猪黑。霁云不要卧底反被洗脑啊。)
       5.敖鹰丧礼,四宗合作
银剑玄老在剑宗久等不见人,称八爻山被破,剑宗这首船都要沉了,敖鹰是死去哪里了。(是真的死了呀……虐哭。)就见一行人带着敖鹰的遗体回来。
       众人安排丧事,飞渊为敖鹰整理遗容。天之道放了一只纸鹤在敖鹰的棺中。(这是什么隐藏的大刀!飞渊用纸鹤为死去的阿觞祈福,现在送走父亲时又见纸鹤。当初二当家在白玉无瑕棺中放纸鹤时就想着这是不是剑宗的习俗,觉得他和飞渊应该很有共同话题,现在纸鹤二人组真的共同参加葬礼了,却是这种情形。觞渊和纸鹤:觞渊最初结缘,是阿觞捡起飞渊用来查探广泽宝塔的纸鹤了解相关信息;阿觞战死之前,就是接到飞渊纸鹤传信而赴战;阿觞葬礼之后,飞渊用纸鹤祈福。)
       其他人离开,留飞渊和父亲独处。飞渊对父亲说自己有听话,保持庄重,没在别人面前失态。(其实阿觞死后,飞渊也是一样,在外人面前都没哭。直到她去看望倒下的鳞王,和梦虬孙一起哭。梦虬孙是短时期内见欲星移、锦烟霞、北冥觞、鳞王先后倒下,想哭又不能哭,只能在没外人的时候整理情绪;飞渊是一直都不敢相信阿觞已逝的现实,所以哭着哭着又笑了,因为阿觞临死前说只想看到她笑,不想看到她哭。当初因为阿觞不想她哭,所以她不哭;现在因为父亲要她庄重,所以她不哭。也许成长总是伴随着不断的失去,包括失去眼泪。)
       飞渊对父亲说是自己不孝,没法让父亲饮到另外一坛伴嫁的飞仪酒,于是将酒开启,在灵堂内祭洒,将空酒坛放入棺中,希望下一世再做父女。(这双份的刀子,我吃了。飞渊祭洒出嫁的那坛飞仪酒,将空酒坛放入棺中,一方面是为自己不能依从父亲的意愿成家而内疚,希望用这种方式让父亲饮到出嫁的那坛飞仪酒;另一方面洒掉酒就意味着不会在现实中用上这坛飞仪酒了,亦即坚持不嫁的意愿。希望父亲来世再为自己制飞仪酒,一方面是希望来世再为父女,另一方面是也默认这一世不可能再用上飞仪酒了。觞渊和女儿红:阿觞和飞渊说起女儿红的习俗,飞渊一时想起了父亲;仙舞剑仪上敖鹰为飞渊开启一坛飞仪酒,又称另一坛是伴嫁礼,飞渊一时想起了阿觞。状元红和女儿红,若是子女早夭,便被称为“花雕”,阿觞早逝,形同花雕;若是二十岁仍未婚嫁,便被称为“太雕”,飞渊年二十,在仙舞剑仪上坚持不愿成家,形同太雕。之前剪《舌尖上的金光之飞仪酒》时的思路大概就是这样。我以为飞渊的女儿红在第1集已经虐完,没想到这里还有把大刀等着。剧中大概也只有这样处理,才能既成全父女亲情,又不负觞渊之间的感情。)
       剑霨向玄老和天之道问八爻山之事,玄老不详情,天之道告知细节。众人都对本来被认为能对抗血神的持之不败反被血不染吸收而不解,也发现血神到星河划界正是冲着随心不欲去的,要详查三不名锋与血神的关系。玄老称守剑阁被烧到什么都没有了,天之道则称覆舟虚怀会针对持之不败表明至少还有别的途径知道秘密,剑霨怀疑当年那把火是有人故意为之,玄老怀疑是霁寒霄放的火。(这把火是什么时候放的?剧中之前有提过吗?没印象了。其实,说起来,也不排除是剑宗内的知情者为了永久埋藏秘密而放火。因为持之不败已经被送往外域,烧掉典籍也就再没人知道此事了,但没想到还有别的途径可以知道。)
       剑霨提议由天之道暂代宗主,玄老反对。剑霨认为宗主临终前将自己的佩剑交付是要将宗主之位交给他。(想到沧海珍珑……)天之道拒绝,将洗尘给剑霨,称他才是敖鹰属意的继任者,玄老赞同。(这里玄老又提了一次“不会让剑宗这条船轻易沉去”。你要是再说一次我就怀疑你是覆舟虚怀的人了!)飞渊到来,也赞同,称父亲生前有此意愿。剑霨临危受命,接过洗尘。
       飞渊将随心不欲放下,详述战场上血神对随心不欲造成影响,而血神似乎在避免与之接触。飞渊认为自己没能力持有随心不欲,剑霨将剑交给天之道。剑霨将另一把靖灵君所赠的“影从”(字幕是“景从”,音是“影从”,按音来看才有意义)剑交给飞渊使用。(说起“影从”这个名字,就不由得想起玄之玄的“随形”了。此时此刻,飞渊换另一把剑,是不是也有如同父亲还在身边的意思?)
       丹阳侯来访,气氛不好。飞渊称如果是来吊祭,剑宗欢迎,否则请离开。(飞渊这时候确实很注意顾全大局了。想起前面有几次出场时和丹阳侯炝声的反差。)
       丹阳侯对敖鹰之死表示遗憾,随即讨取随心不欲。(这就是丹阳侯和颢天玄宿说的“自有分寸”……一开口就在把事情往死路上推,正常人都不会给,若是从前,没有出扣留天师云杖的事,换作颢天玄宿也许还可以,但扣留天师云杖之举已让他立场尽失,武力强夺的话又未免高估自己。)
       丹阳侯称是暂时保管。先指责坚持要保无情葬月而致血神现世是剑宗过错;又称血神目标在随心不欲,敖鹰死后无人有能力保管此剑。(虽然是实话,但这话说出来本就已经相当无礼了,在这个当下更是毫无分寸,所以适得其反。)
       剑霨反驳,称窃取云杖在先,夺剑在后,真当自己是神君了。(这话丹阳不能应,应了就更没立场了。)
       天之道上前,称剑由他保管,应该由他做主。丹阳要求交剑,莫离骚称自己不是四宗之人,不需要听他的话。(绝佳的借口。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丹阳称事关四宗安危,不容他置喙。(丹阳有点上当了,这样就是摆明要强夺了。)剑宗众人立即上前备战。莫离骚又上前缓和,称自己属天剑慕容府,若有府主下令,自当交剑。(真的是秀才遇上兵。秀才是丹阳,兵是二当家。一个耿直的人遇上惯会耍无赖的人,真要气炸。)
       丹阳侯被激怒,称保管此剑要凭实力说话,二人动手。闪避一阵后,莫离骚出剑,丹阳侯一指断欲未中,也使用云杖攻击。莫离骚快攻使丹阳云杖脱手。(二当家夺别人手中武器确实厉害,和上一档雨中夺剑那段差不多。众:你连天师云杖都保不住还想保管随心不欲?)丹阳侯抢回了云杖,却发现自己脸上受伤,动怒。(这好像不是为自己受伤,而是为自己被藐视而恼怒啊。)莫离骚称剑宗有丧,请他离开。
       泰玥到来,嘲讽丹阳侯技不如人就请出云杖。(泰玥丹阳的合作,在星河划界后就结束了,已经成功阻止千金少成为神君,其后就要各凭本事,她和丹阳已是敌手,反而刀、剑二宗可以重新合作。)千金少、风、冶云子也到来。丹阳指责众人来得太迟被血神吓破胆了。(枪打出头鸟啊。)千金少表示有老人家在自然慢一些,又问发生什么事。
       玄老称丹阳侯索要随心不欲。冶云子上前撑兄弟。丹阳不屑,与二人动手。(这金刀银剑插科打诨的水平。)
       寄鲲鹏、独眼龙、万雪夜和苍苍到来。丹阳见苍苍,问他为什么来,苍苍扭头不理他。(苍苍的动作有点可爱。)泰玥再度嘲讽丹阳人缘差。(和师相有点像,做人失败,只有做师兄的师弟不失败。)
       寄鲲鹏称剑宗有丧,丹阳这样做太过,会有损星宗威名。(听听这话术,一下就切中重点了,认准丹阳侯是一心为星宗,不愿意星宗威名有损。)
       千金少要求解释为什么要随心不欲,剑霨说明。丹阳当即表示应该交给他保管。剑宗不同意。寄鲲鹏与千金少耳语几句,千金少就上前质问丹阳是否觊觎神君之位。(打蛇打七寸,拿他最没立场的这点说事。)又称如果是这样,就直接承认自己和覆舟虚怀的人一样不赞同天元抡魁,想自己做神君。(这脏水泼了,必然要洗啊。)丹阳表示自己从未这样想,是天元抡魁结果难以服众,他要公平的决战。(必然不能承认,承认自己和覆舟虚怀一样就更没立场了。这样说也是退而求其次了。结果难以服众,要公平的决战根本不是丹阳侯的想法,而是泰玥的想法。丹阳的想法应是星宗多年来为道域尽力,又长期保管云杖,功劳最大,理应掌握云杖。但他真实的想法与天元抡魁制度相悖,而反对天元抡魁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持天师云杖成为神君的。丹阳的想法,本就有自相矛盾之处,不可能实现,现在保要尽力不失力场。而要公平的决战,或许也在暗中向泰玥示好,表明现在他们目标又一致,可以合作了。)
       千金少又称那样的话天师云杖也该由颢天玄宿保管,问颢天情况。丹阳称其心疾犯了在静养。千金少反问四宗互斗、血神现世、剑宗宗主身亡他都不出现,不是众人所知的颢天玄宿。(千金少这个语气,不要学空帝呀!)此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指责颢天不来星宗失礼。(师兄就是丹阳的软肋啊,捏住这点不怕他不妥协。)丹阳称颢天让他代为致意。千金少又问是否致意。剑霨表示他一来就想夺剑。(这话不尽实,其实还是表示了一下遗憾的。)
       千金少称随心不欲是剑宗之物,他没立场拿,天师云杖可以交给他保管,有事等颢天病好再处理,但持有云杖对付血神也要出最大的力。(推星宗让出头鸟啊,便宜尽占了,但只让渡权力给颢天,也就限制了丹阳,而颢天一旦管事,多会站在他们一边,不亏。)泰玥和剑霨都表示赞同,丹阳也只得答应,称持云杖者保护三宗是分内之事。剑霨又称若对付不来怎么办,丹阳称让颢天主持大局。千金少让丹阳顾好颢天,四宗还需要他。(这一段交锋的主要目的还是化解纷争、促成合作。要合作,丹阳的底线在天师云杖,所以千金少在这一点上让步了,让他保管,但也不是无条件让步,他是让给颢天。这样一来,无形中也就保证了被丹阳架空的颢天的安全。而颢天的存在会对丹阳形成制约。寄鲲鹏这么做,还是在尽量维稳吧,四宗一定不能散,要合作。星宗双擘不能倒,要共存。)
       丹阳提议集结四宗力量,先查出血神的秘密。泰玥嘲讽在星宗集吗。寄鲲鹏赞同,于是刀宗赞同,剑宗也赞同。(西江横棹身份曝露排除了刀宗高层的嫌疑,于是寄鲲鹏先找上千金少。而四宗的形势发展至今,众人将矛头指向丹阳之时,预示星宗行动的那封密信,加上万雪夜、苍苍与颢天接触,反而基本排除了星宗高层的嫌疑。目前看起来被孤立的一宗是阴阳宗,接下来问题就是要到阴阳宗了。)
       离开的路上,丹阳追上寄鲲鹏等人,要带回苍苍。(独眼龙去哪里了?)苍苍不愿回星宗。寄鲲鹏表示以你的实力要强行带走苍苍谁也拦不住,刀妹表示这话置我于何地。寄鲲鹏表示这是实话,又暗示苍苍是知道他对付颢天才不回星宗的。苍苍表示师父让他相信师叔,但他不想回去,因为师叔放任青冥师兄欺负他。寄鲲鹏趁机点出青冥的疑点,提到那封针对丹阳的密文信,直指青冥,提醒丹阳注意青冥,同时为苍苍解围。(这里差不多是确认那封鱼腹密文是青冥送出的了?而他能准确预测丹阳的行动,也和他诱导丹阳夺权上位相合。按这个情况来看,丹阳似乎是心里怀疑青冥但不愿相信,并不是心存试探才如此放任。受制一方的青冥反而能对有绝对优势的丹阳产生影响甚至操控他的行为,乾纲独断者反而容易被利用,这一点好像很有意思。)
       青冥离开前要求两人照顾好苍苍。(话是这意思,但说出来不是这味。)寄鲲鹏对苍苍说丹阳还是很关心他的。(可惜不会表达,什么好话说出来都会变味。)
       寄鲲鹏要带苍苍去他为他安排的住所。(继霁云之后,苍苍也加入寄鲲鹏阵营了。从娃娃抓起,这也是改变道域的一种方式啊。)苍苍叫寄鲲鹏阿叔,寄鲲鹏表示升格做阿叔也不赖。(此处应呼叫修儒。月牙诚表示樱吹雪前辈教过不能叫这个年纪的女性欧巴桑,但是男性不在列。)
       6.尾声及下集预告
檐前负笈一边忧心密文之事一边忧心血神之事,自语泰玥还不回来。鸣觞出言挑拨。(这个人好烦啊。感觉鸣觞之于泰玥就像青冥之于丹阳。是一向这样还是忽然变成这样的?如果一向这样可能没什么问题,态度忽然转变的话倒有可能是覆舟虚怀要对阴阳宗动手了,类比青冥开始诱导星宗内斗一样。)
       两人对峙,但檐前负笈没动手,鸣觞称他的以和为贵在宗主眼里只是粉饰太平。(意思是檐前负笈的忍让、不够果然正好踩泰玥雷点?)
       鸣觞产生在星宗战场上出现过的奇异感觉。(看来是血神的感应,但为什么只有他能感应?他也带着血神的什么遗物,还是学了血神的武学?)
       逍遥游在遥山远水弹琴,念浪飘萍的诗号:天上弯月举若轻,江白吹波水似冰,叱酒当歌何处去,一叶扁舟浪飘萍。萍叔知道血神现世之事,让逍遥游待在明昭晞不要出去。
       血神来到阴阳宗,念诗号出场:千年未竟,所诺皆鬼,残兵败械天亡罪;剑锋无情,血神霸临,葬命非兵天下废。(千年功业未竟,所诺者皆已死,只余残兵,非战之罪,是天亡我也;现在剑恢复了,我回来了,誓要摧毁天下。“所诺皆鬼”一句,表明血神过去应该是有战友的,不是孤军奋战,但现在他重生时都已经不在了。“天亡罪”一句,表明血神觉得昔日的失败非战之罪,但事实可能就是败给张道陵了,所以和项羽穷途末路时一个心态,该……该不会就是项羽吧?时间上好像没太大问题,是有千年了。)
       血神闯入杀人。(血神闯入之时,有路人受影变红眼了,好像没表他死了,和之前战斗中风的红眼状态有点像,但后来阴阳学宗的人变红眼就被杀了。是个什么情况?血神影响该不会还有潜伏期吧?之前鸣觞能感应血神,有没有可能就是在战场上中了招?那么,风是不是也很危险?)檐前负笈结万学天阵,“点三清,开天光,玄心正法,道海遗方”,形成一个八卦阵。血神轻易击退破阵。(没杀人,大概是看到了阴阳学宗的术法,知道也和他有关系?)血神称“学宗,弥漫丑恶的色彩;臣服,拜谒这口血染不绝”。(也许阴阳学宗背叛过血神,血神要求他们再度臣服。阴阳学宗不是张天师所创,可能传自邹衍,所以,如果存在背叛,那么,他们的背叛是形势不由人时贪生怕死之举,和天师道场的那群百姓一样,还是像海境宝躯未姓那样为了传承理念而投诚?从血神找上门就杀人举动来看,似乎是寻仇,但又没杀结阵杀他之人,可能是从术法中看出了什么,所以还是留手了吧。)
       下一集“阴阳坠道,血染终途”。(“阴阳坠道”是指阴阳学宗遇袭,“血染终途”是谁会死呢?对比本集的“星河乱序,血神霸临”,是阴阳学宗的人有危险。正在对敌的檐前负笈有可能,在往回赶的泰玥有可能,知道血神变故的萍叔也有可能。萍叔拉走逍遥游时叮嘱他别出去,但自己要去打酒,也许打酒是假,不放心阴阳学宗而来看看情况是真。此外,觉得还有一种可能,“阴阳坠道”不是指坠落、陨落,而是指阴阳学宗坠入道域,也就是投入道域,即背叛血神向张道陵投诚;“血染终途”也不是阴阳学宗某个人身亡,而是血神的终途。也就是说,是回忆,血神回忆当初失败的原因。纯属瞎想。
       最后猜一下消灭血神的条件。虽然前导预告中有三垣开阵,铁枫零好像也在收集这样东西,可以镇住血神。前面剧情中的传说,说的是英雄诛杀血神,如果这个拥有神兵的英雄就是血神,那么,也有可能就是他自己杀自己,是自杀,或者只有他自己的武器可以杀他,也就是现在他用的血染不绝,可能还有随心不欲。到现在,要让血神穷途末路到自杀,感觉不现实。但如果是月的意识主导之下自杀,倒不是没可能。如果是用他的兵器杀他,那么,现在拿着随心不欲的天之道有机会,用过血不染的月也不是没可能吧。)



评分

参与人数 5鲜花 +5 收起 理由
君王三百州 + 1
业海沉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万军无兵策天凤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梦璃潇殇 + 1 文笔一流,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

好友

84

积分

妖道角(初入江湖)

Rank: 1

帖子
91
鲜花
2
臭蛋
0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10-11
发表于 2019-11-3 14: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的可以呀...就怕编剧没你想的那么多...血神和英雄同一人这脑洞按金光的叙事和伏笔还真有可能...毕竟刚开始讲这个英雄诛杀血神传说的时候太含糊了一下子就过去了,像是有意隐瞒一样...
编剧:笔给你,你来写!!!【我改,就按你那样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37

积分

妖道角(初入江湖)

Rank: 1

帖子
35
鲜花
2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8-6-21
发表于 2019-11-3 19: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隨心不欲應該是血神的愛人所用的佩劍吧。感覺你第三點想到的應該才是對的,從最先找到不下手,只有這個可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

好友

868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770
鲜花
36
臭蛋
0
戏龄
≤ 20年
注册时间
2019-2-12

美女

发表于 2019-11-3 20:45: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张道陵是东汉时期的吧?记得以前在哪听过这个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144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142
鲜花
11
臭蛋
1
戏龄
≤ 1年
注册时间
2015-7-5
发表于 2019-11-4 09:2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血神与随心不欲,有没有可能是笑封君与幻姬的剧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0

好友

1183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1
鲜花
25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16-5-16
发表于 2019-11-4 09: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绮罗无梦倦收天 于 2019-11-4 09:55 编辑

在14集看到【神凰布羽应风旋】、【血龙张翼任回旋】这两个特别对称的招式名的时候,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血神出自阴阳宗,英雄出自剑宗。

“仙舞剑诀”是英雄创造或者传承习得的剑招。他也用这个剑招干掉了血神
“傲邪剑法”如果之前没有说到英雄和血神是当场同归于尽的话,那么“傲邪剑法”就是英雄在受到了血神逐步侵染只下改造的“仙舞剑诀”(比如逆行经脉、逆行剑招等)。

如果有提到英雄和血神是同归于尽,这里还能延伸出第二个脑洞:英雄真的是“同归于尽”了吗?
会不会这个“同归于尽”只是一个假故事?
会不会是英雄回到剑宗并在日渐受到侵蚀的情况想创造出“傲邪剑法”。结果在日后最终爆发被侵蚀的真相,被宗内其他人甚至四宗联手制服,并共同商讨想出了一个“同归于尽”的故事用于掩盖真相。
这个手法突然就很有墨家的味道。那么当初的道域是不是也有当时的九算在背地里运作?如果是的话,那么寄鲲鹏=俏如来的猜想就更加合理。俏如来是在知道了道域有事,然后查看了墨家的记载发现有猫腻,这才决定披个马甲进道域搞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好友

468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76
鲜花
12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5-12-4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11-4 21: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策,揭竿而起,玉石俱焚。

当年血神到底怎么死的,感觉还是得从“张贼”二字入手。暗指张道陵入道域窃夺血神拥有的一切...很可能还策反了血神身边的人。

做何种猜想目前限制并不大。限制比较大的是学宗跟血神都是土著,它们两者之间是对立、从属还是演变的关系。看完这篇分析,真觉得剑宗跟血神渊源更深。可是为什么仙舞剑决对上傲邪剑法,对阵效果会差那么多?如果类比血不染跟持之不败,难不成仙舞剑决本身其实是部分的傲邪剑法,跟原本的傲邪剑法一起修炼才是完整的——构成复活条件。

另外,个人比较站随心不欲是血神佩剑——不然是怎么感应到的,有没有血染不绝的碎片在里面。

以上,纯属个人看法(然后,嗯,沉舟,沉舟...)
浮生若梦醒罪业
世事无常尽归海
功过皆去千帆沉
藏锋敛刃独孤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320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88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发表于 2019-11-7 19: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随心不欲的剑鞘可能更有问题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19-11-20 17:11 , Processed in 0.07262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