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侠峰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侠峰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18集备忘

[复制链接]

61

主题

1

好友

87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8
鲜花
175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19-12-30 21: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8-真假霸王 古今虞姬.flv_003847.636.jpg
我也活在戏中不愿清醒的人
      
       先推荐一首歌边听边看——《如梦令》   http://tv.cntv.cn/video/C27224/ED0FD29C61DD456dA657DC7ECD47EBFA
       (电影《大武生》主题曲,演唱:韩庚)。记得这首歌是当年高晓松酒驾被拘时写的,词曲都挺喜欢的,虽然对电影无感。真真是逆境出佳作,烂片多神曲。
       去年剪了一个师相中心的MV《如梦令》,就选了这首歌做BGM,之后一听这首歌就会想起师相。有兴趣可以戳这个看一下,帮你回顾一下师相是多么地做人失败(误,交游广阔)。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6927389
       前几天因为官方发糖,忍不住写了一篇宫本和楼主的同人文《应念》,为了背景设定而把《霸王别姬》《梅兰芳》《大武生》回顾了一下,这几天就一直在单曲循环《如梦令》。
       “那流水般的舞台,从来就没人离开,没人回来”,谨以此曲献给本集退场的皓苍剑霨,“宁愿沉醉不醒,搬演春秋大梦”的血神和逍遥游,以及一同追剧的道友。

       1.“真假霸王”
       逍遥游揭破血神身份是虞姬,血神怒而与之交战,逍遥游叹一声“活在戏中的执念啊,共演一台戏吧”,以琴击落屋盖,随后无常元帅现身,以“乌骓鞭”对战血神的“自刎剑”,“曾经的历史,如今的戏出,是谁宁愿沉醉不醒,搬演春秋大梦”。(无常元帅的装扮就是西楚霸王在戏台上演绎的形象。)
       浪飘萍在一旁注意到跟着血神来的万雪夜隔岸观火。
       血神道一声“你不配用此面目”,怒而出击。
       高处,寄鲲鹏称自己的下一项推测被抢先揭晓了。(之前是逍遥游会冥海归元劲,下一项应该指的是逍遥游就是无常元帅,而不是血神即虞姬。)铁枫零称或者他本就期待被证实。(对应上一集鲲所说的“被人知道才是秘密的第一要件”。玩角色扮演之人往往期待着身份被揭穿,棋逢对手才不会无聊。大概这个意思?)鲲则称包括他是覆舟虚怀成员甚至创始者的身份吗,并解释“覆舟虚怀”的含义“以水喻道,可载舟亦可覆舟;虚怀若谷,谷者,鬼谷也”。
       铁枫零称逍遥游一直等人拆穿这台戏,找到他在戏中的角色,现在等到了鲲,铁枫零邀鲲加入覆舟虚怀。(铁枫零邀请过天雨如晴,现在邀请鲲。这算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他可能也看出霁云在向鲲传递消息了,但行动上还是收服多于提防。对于外援武罗刹,铁枫零也是在尽可能地寻求更好的合作,消除合作与内部成员如霁寒霄的矛盾。总体来说,铁枫零算是一个不错的领导者吧。)鲲称这是逍遥游的意思吗。(你这样做,逍遥游知道吗?暗指逍遥游与铁枫零的行事风格甚至最终目可能不一样。)铁枫零直指道域内部暗潮汹涌,现在的天元抡魁,与二十一年前一样,四宗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算计,人心堕落才是真正的祸根。鲲称这种局面是覆舟虚怀推波助澜所致,利用乱世谋取利益是纵横家一惯手法。(鲲这话确实有先入为主的成见。虚舟虚怀虽然推波助澜,但总体上也在顺势而为,从刀宗冶云子的几个徒弟那些事就能看出,正是民怨累积得够多,道域旧制也已经烂到根上了,覆舟虚怀才能有这样的机会。先破后立,本来也是正确的思路。但放出血神这件事,已经超出了理念之争,突破了底线,悖离了覆舟虚怀的初衷。)铁枫零称自己不是纵横家,但自己在谋取万民之利。鲲反驳,称只问一个问题,设谋放出血神屠戮万民是哪一种利。(这件事确实是覆舟虚怀抹不去的黑点,其实和墨家一贯的手段一样。)
       无常元帅与血神的战场。血神愤怒,逍遥游渐趋守势。
       浪飘萍见血神占上风意欲动手,万雪夜也拔刀。
       血神一招“血雨纷落”,逍遥游挡下,恢复本来面目,回敬“纵横九字诀”。明昭晞钓竿纷动,逍遥游使出“九谱一琴•临江仙曲”。(有点疑惑啊,前面酒琴二人提到泰玥自称练成了“九字诀”,应是阴阳学宗的术法,这里却是逍遥游的成名绝招,而且还带“纵横”二字,显然和鬼谷相关,就是说传自邹衍的龙虎天师的道域就是鬼谷的大本营了?既然是“纵横九字诀”,可能是九式。这里是“九谱”,有可能另有八式别的什么,或者另有“八谱”。这一招是《临江仙》,其来源是祭祀水神的,倒也与“以水喻道,载舟覆舟”相一致。此外,提到《临江仙》就不由得想起《三国演义》的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其来源本是明代文学家杨慎所作《廿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的开场词《临江仙》。《廿一史弹词》从上古一直说到明代。除明代的部分之外每段都有开场词。
       如果逍遥游的“九谱”对应九个招式,有没有可能就是九个词牌?正好他的诗号里也有一个《念奴娇》。逍遥游的正式诗号是:披簑百载学髦髫,古今事,水底明昭;揉丝一曲念奴娇,往来者,世外逍遥。见莫离骚时的版本是:披簑百载学髦髫,沉冤事,难以明昭;揉丝一曲念奴娇,往来人,怎得逍遥。到现在来看,前者应是后面萍叔所说的“从前的逍遥游”,后者则是二十年前道域内战之后的逍遥游,也就是现在的逍遥游。从“水底明昭”到“不得明昭”,从“世外逍遥”到“怎得逍遥”,或许可以认为逍遥游的转变和雁王、龙子铸心之后的转变有一定相似性,都是一些事推翻了他们从前的信仰。但逍遥游的情形又不一样,因为无常元帅早在道域内战之前就存在,也就是说,逍遥游的性格本身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是萍叔后面形容的作为七雅的逍遥的那一面,一个是扮演无常元帅惩奸除恶时的那一面。而当年的道域内战,使他“无常元帅”的一面占据主导,“休琴忘谱”的一面则几乎全部消失,只剩下明昭晞和萍叔。如今明昭晞不再,萍叔也分道扬镳,他就真的只能是“无常元帅”了。)
       逍遥游随即离开,浪飘萍看出情况,带着本醉横头一并离开。逍遥游引发了原本在明昭晞布下之阵困杀血神,万雪夜也被困阵中,血神为她挡下一击。(这可真是……刀妹故意把血神带到陷阱里来,结果血神还在保护她。)
       鲲和铁枫零在高处观战。鲲意外逍遥游布下的术阵,铁枫零说逍遥游早就布下大阵预防不速之客。鲲趁机挑拨,称逍遥游早就有这个准备了,并对铁枫零说也许他从来就不了解逍遥游,并解释说如果他是很早以前就布下这个阵,那么可以认为无论铁枫零的上策能否实现,无论道域局势怎样发展,逍遥游都会放出血神。(大概就是铁枫零所追求的是道域新秩序,放出血神对他来说不是必要的;逍遥游的目的与铁枫零并不相同,如果无论如何他都会放出血神,那么,他要的可能是毁灭、清洗什么的。)
       铁枫零不再和鲲多说,问他来道域是否就是为了揭穿逍遥游。鲲表示他很乐意看到逍遥游走到这一步(我就是个看戏的),并称这是秘密。(老实说,这种看戏的态度莫名让人想到温皇啊。不过鲲和铁枫零本就是虚虚实实,不一定会说真话。)
       寄鲲鹏要离开,铁枫零拉拢不成而出手偷袭,寄鲲鹏一式“相星九绝•文曲造玄光”防下,逃走。(欲星移剧中第一次用“相星九绝”就是“文曲造玄光”,好像是解决魔世三个营寨的时候吧,在那之后遇到了假俏。话说鲲啊,你飞出去落地的姿势再美也是被打飞啊。)铁枫零手上沾血。(剧情越是各种明示,反而感觉越没可能是师相。其实不是也好。按后面逍遥游推测,像是暗示砚寒清。不过,上一集鲲提到自己曾遇一行尸,有道友提示说这个行尸是指玄冥•无元炁,即行诗乐苦•咏天涯,鲲第一次见逍遥游的时候就故意提起了这个人。如果鲲所说是真,那么,按见过玄冥的人来缩小范围:曾与玄冥同为阎途十部众的胜雪和丁凌霜理应见过他;宁叔从玄冥手上救过丁凌霜;玄冥曾向榕桂菲索要向天抢时配方;查探涳溟澐渊时多人见过玄冥,狼主和玄冥交手那次,嗯,划重点,那次俏也在场;玄冥是在铁骕求衣面前毁阎王翎自杀的。)
       2.琴酒分道
       浪飘萍回到明昭晞等逍遥游。
       【酒:抱琴而行,跫响不改,姿态不改,心态不改,所以,是我一直没看清你的真面目吗?】(是你伪装得太好,还是我太轻信?萍叔一开口就伤人啊。)
       【琴:至少,你知晓能在此处等到我。】(在明昭晞,在你面前,我依然是从前的休琴忘谱。)
       【酒:因为我才踏出明昭晞,就放弃追上你的脚步。如果想走,谁拦得住逍遥游。我只能赌你回头。】(离开明昭晞,我根本不知道你会去哪里,所以只能回到这里。你能回头吗?)
       【琴:早就回不去了。】(回不去了,自从“七雅”只剩琴和酒,这个计划就无法停止了。)
       【酒:什么时候开始骗我的?】(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琴:只是没说出全部的实话。】(隐瞒了部分真相,算是欺骗吗?)
       【酒:功体全失的人,使出九谱一琴,这是怎样的实话?】(你骗我功体全失!)
       【琴:我废尽功体,你是第一个知情的人。冥海归元劲,严格来说,不算武学。】(我废尽功体是真,救你也是真。何况冥海归元劲不算武学。)
       【酒:所以你散尽功体,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修炼这套术法?】(你是真心要救我,还是练功顺便救我的?这句不能更伤人!不能颠倒因果啊。)
       【琴:连你都这样怀疑,那二十几年前无常元帅的种种行动,被其他的人回头质疑也是能预见的结果。】(连你都这样想,从后来的事推测我的初衷,那么,如今我身份曝露,无常元帅的过去的义举,也会被人当成别有居心了。)
       【酒:因为你就是真正的无常元帅,所以才肯定现在的无常元帅有问题。而你提醒泰玥皇锦,甚至提点其他遇上的人,是为了故布疑阵,让自己在第一时间被排除在外。】(如果真是这样,在这件事上,逍遥游确实有很大问题,甚至可以认为他是有意在阻碍铁枫零的计划,有意要牺牲西江横棹。也就是鲲和铁枫零说的那样,他说不定从一开始就打算放出血神了。)
       【琴:我更希望的是有聪明的观众看穿这场戏。站上戏台的人,总希望自己的角色被人看见,你该最了解此点。】(我更希望有人能发现我的秘密,阻止我的计划。感觉和温皇的情形有点像,等一个人终结他的胜途,否则他就会另开新的游戏,永无止境。关于“你该最了解此点”,有点疑惑,是因为萍叔改换了面貌,但也希望别人知道他就是浪飘萍吗?)
       【酒:所以被揭穿底牌的你,也不试图掩盖自己与覆舟虚怀的关联了?】(你就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琴:本来在台面上的纵横家,可有必要学墨家隐藏自己?连墨家都开始打破原则,为何纵横家还要退让?】(我本就是纵横家,没必要隐藏自己。墨家都开始打破不入世的原则,为了权力而引发道域内战,纵横家已经担了暗中挑起纷纷从中取利的虚名,为什么不能变成真的?)
       【酒:是因为加入纵横家,才让你变成这样,那就是我的责任。】(也就是说确如前面所说,逍遥游是因为浪飘萍的引荐才接触鬼谷,成为纵横家的。)
       【琴:琅函天,黓龙君,若不是他们,逍遥游永远只是休琴忘谱,只是暗中铲除奸宄的无常元帅。谁会知晓,舞弊暗事多与琅函天相关,导致他怀疑到我的身上,所以你才会被算计,逼我非舍尽功体不能救你。】(这句相当于把当年的恩怨交待清楚了。逍遥游是无常元帅,惩奸罚恶而杀了不少琅函天的人。琅函天怀疑逍遥游就是无常元帅,于是“琴”“棋”“花”之名不胫而走,阴阳学宗原本的四大高手变成七雅。后浪飘萍被算计,逼逍遥游舍尽功体救他。算计浪飘萍的事,这里似乎没有明说是琅函天做的还是黓龙君做的,虽然前后语境看起来像是琅函天做的,但结合前面提到的七雅的形成及逍遥游对黓龙君的敌视,比较倾向于是黓龙君做的。算计浪飘萍而逼逍遥游舍尽功体,这事是不是看起来有点眼熟?当初雁王搞九算,用断云石算计北冥觞,逼师相自己吃断云石去救他,也是差不多的情况。雁王的行事风格是更接近默苍离的。逍遥游和浪飘萍都是纵横家,结合《鬼途》提到的策天凤的造访使得旻月差点被废双手之事,能消除鬼谷隐患的事,黓龙君会做合情合理。纵然不是黓龙君做的,而是琅函天做的,黓龙君也可算是隔岸观火无作为犯罪,包括修真院惨案。这点或许也可以参照苗疆的情形,小王要发动政变,九龙天书之局默苍离洞悉小王的阴谋,却有意放任苗疆内斗以削弱苗疆。虽然最后默苍离插手救走了苍狼,但之后和苗疆合作来对抗魔世,他只能选择与小王合作,就是他在苗疆政变之事上的无作为或者有意放纵,使得苍狼不可能真正信任他。但之后俏俏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随时可以选择和苍狼合作,俏铸心后初会小王就拿这点威胁他。感觉现在的剧还不敢直陈一些高人气角色的阴暗面,这一档虽然提到了很多当年墨家内部钜子和九算斗法对道域造成的伤害,但总体上还是隔靴搔痒,没有哪一个例子比常欣之死更加血淋淋地呈现出被牺牲者所受的伤害。或许正是光照到一个人身上投射的阴影,使得这个人更加立体。)
       【酒:然后呢,无常元帅就变质了?】(这个质问也有点过分吧。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但也是真的,无常元帅的确变质了。)
       【琴:只不过是领悟,墨家毁了道域,那就让纵横家来重建。无常元帅也没必要默默承受,以除害为手段,牟取自己的利益,是非常合理的报偿。】
       【酒:但现在的无常元帅,根本就是滥杀无辜。】
       【琴:无常元帅所审判者,全是贪赃枉法、背义弃道之辈。若非他们包藏祸心,又怎会被覆舟虚怀的布局利诱?】(这个说法就有钓鱼执法的嫌疑了。律法审判的应该是行为,诛心是要不得的。不过这一档无常元帅真正杀死的人也的确该杀就是了。)
       【酒:人皆有善恶,难以十全十美,照你所言,岂非要诛尽天下人?你不过是放大他人恶端,然后利用殆尽,不用讲得如此冠冕堂皇。】(萍叔这句也在理。前几集霁寒霄去杀颢天玄宿,所定的罪行就是无作的犯罪。铁枫零所述当年颢天建议星宗明哲保身不参与内战,使得他家在内战中无辜灭门了,的确体现出了这种伤害。纵然是出于不想战争扩大化的目的而不参战,但也的确是眼睁睁地看着无辜者在内战中消亡。然而,铁枫零派霁寒霄去杀颢天,霁寒霄问他是否该杀,他给出答案却真的就是萍叔这里所说的“不用讲得如此冠冕堂皇”,纵然找出对方该杀的理由,也不是他们当时要杀颢天的理由。初衷早就变了,所行不过是被他们痛恨的当初的墨家阴谋者一般无二的手段。)
       【琴:这番回应,是否等同承认善终究赢不过恶?如果善注定受到迫害,那吾当先除恶。有何不对?】(这里逍遥游就就有点像是强词夺理了。其实萍叔和他争论的这个问题的根本不在于为恶者该不该杀,而在于作为审判者的无常元帅自身不受规则约束。如果执法者错了,谁来审判他?凭一己判断就可以除恶,这样实在是大大低估了人性的恶,因为这样的举动很有可能被人利用、模仿,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杀人,就像霁寒霄杀颢天时那样,届时人人皆是无常元帅,也就毫无秩序可言。)
       【酒:逍遥游!你个人的想法,别用纵横家来为你背书。】(有点像就是你这样的所作所为,使得纵横家背负了恶名。)
       【琴:想杀我吗?】
       【酒:哈哈哈哈,现在有几个人能动修练冥海归元劲的你?】
       【琴:只要你肯,随时都能做到。】(这句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不会对你设防?)
       【酒:我欠你一条命。】(我是最没立场杀你的人。忽然想起古剑三里的巫炤和缙云,巫炤就是为救缙云付出了极大代价,后来巫炤黑化滥杀,缙云是唯一有能力但最没立场杀他的人,最终还是动了手……希望酒和琴不要走到这一步吧。)
       【琴:有我在,明昭晞永远都在。】(可以理解为逍遥游再次强调,在明昭晞,对浪飘萍,他永远都还是从前的休琴忘谱。感觉这是逍遥游最后一次试图挽留萍叔,挽留回不去的曾经。)
       【酒:如你所说,早就回不去了。酒与琴,从此分道。】(我们回不去了。)
       【琴:这处临人画地,不需要了。】(没有你的明昭晞,没有存在的必要。出自《庄子•人间世》: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这个故事也是李白的“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出处。不过,这里的“临人画地”,可能是按字面意思,指逍遥游专为萍叔一人而保留的明昭晞。
       关于琴和酒的关系,其实有一些不能细细揣度的地方。首先是逍遥游对萍叔,正如萍叔质疑的那样,他在意的究竟是萍叔,还是他自己?就如同对一池水恋恋不舍,不舍的是水本身,还是水中倒映的自己?逍遥游在意萍叔和明昭晞,是否因为只剩它们见证过从前的休琴忘谱了?一旦它们不复存在,从前的休琴忘谱就不复存在。逍遥游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也希望有人能记得他所扮演的角色,因为没人记得,他就不存在。如同他希望自己的秘密被发现,因为不被发现,秘密就不存在。
       说到这点,就有点想提一提小王。老实说,虽然我认同一个人所经历的就是真实,但一直很疑惑,小王是不是真的在乎那些他看起来很在乎的人,还是说他放不下的只是从前的自己,而那些人恰好是从前的他的见证。这是一个不能细想的问题,细想可能都只能水仙了。
       再就是萍叔对逍遥游。感觉和逍遥游保留明昭晞一样,萍叔也是一个只愿意活在过去的人。他似乎无法接受逍遥游的变化,哪怕这变化合情合理。逍遥游的变化就是合情合理的,他的经历和目前来看他的变化,没有矛盾之处。而且萍叔最初也不知道逍遥游就是无常元帅,他想结交的,或许也可以认为是他所以为的休琴忘谱,自己想象中的一个人吧。)
       3.覆舟虚怀
       覆舟虚怀开会。
       为了处理武罗刹的问题,逍遥游让铁枫零转告猷朗,墨家比他所想是否更为难缠。逍遥游与鬼尊曾有交易。(也就是说上档苗疆发生的事,逍遥游也插了一手。或许就是他所说的和鬼尊的交易。这样一来,猷朗那边知道的墨家之事,可能就是从逍遥游获知的,鬼尊方面有此举动只是在做交易。这一集已指出逍遥游和浪飘萍都是纵横家,那么,当年开会的“鬼谷四慧”大概也就齐了,覆秋霜、旻月、琴和酒。鬼市方面可能与鬼谷没有直接联系,搅入墨鬼纷争中可能就是利益驱动。就像武罗刹说的父尊与利益为伍,他与力量为伍。)
       铁枫零称武罗刹似乎不知此事,知道此事便老羞成怒离开。逍遥游称武罗刹作为鬼尊义子、神杀之徒竟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前来支援,是自己抬举他了。(给武罗刹上点眼药,让他记着自己在鬼市的处境,免得他在覆舟虚怀闹腾?那么,在接下来的故事发展中,鬼市方面还会起到作用吗?)
       逍遥游问霁云有什么疑问,霁云问逍遥游下令放出血神的人是不是他。(霁云真是初生牛犊啊,感觉霁云父子要糟糕。逍遥游和铁枫零可不一样啊,他可以随便牺牲西江横棹,只为摘清自己,或者说只为露出破绽让看戏之人有机会发现自己的破绽,真不知道霁云父子会怎样。)霁寒霄出于担忧而责备。逍遥游阻止霁寒霄,称是,让霁云继续说完。霁云称这会伤害无辜。逍遥游说若非如此这戏出怎会精彩。(我相信这句是真心的。)铁枫零急忙让霁云等人离开继续负责收容百姓之事。(铁枫零应该也是看出再继续下去可能会激怒逍遥游。应该说铁枫零和霁寒霄、西江横棹是志同道合且感情较好的,而众人对逍遥游则是畏惧居多。从后面对西江横棹加入覆舟虚怀的原因来看,后加入的兀者可能都是铁枫零拉拢进来的,而与逍遥游稍微生疏一些。覆舟虚怀有了二层领导,且二者理念可能并不相同,或许组织内部会有分化的可能。此处表明了逍遥游是放出血神的直接责任人,这个锅他背了,那么,后续覆舟虚怀的其他人也许还有洗白的可能。)
       霁寒霄问起后续之事是否要武罗刹参与,逍遥游表示能用则用,而且武罗刹那里可能没有他要的情报,即当初鬼市进行奴隶交易的内幕。(鬼市前老爷燕城钧和道域之间曾有奴隶交易,被阿穷破坏了,天首谈成了和道域的生意,从而救下了阿穷,只要一命抵一命。说到这个真是深深的怨念啊,因为最后是用两条命换得了一百多奴隶的性命,一个是围杀星月时战死的九冥,一个是安倍博雅。天首说用两条命换一百条命值得,讲真,这观念才是默苍离嫡传好吧。)逍遥游称燕城钧虽死,不代表能轻放来龙去脉,这才是他当初接触鬼市之因,就算是鬼尊,也未能尽信。(鬼尊乃至整个鬼市的规则就是利益至上啊,未能尽信才对吧。这里透露出来的意思,他在查奴隶交易的内幕,也就是说道域内有人在买大批奴隶,但不是覆舟虚怀所为吧?若是如此,是四宗有人暗中进行什么吗?还是道域仍有其他势力?)
       铁枫零回报逍遥游,寄鲲鹏拒绝合作。逍遥游表示意料之中,却还是让铁枫零做了这件事。(是在给鲲错误的提示,认为逍遥游和铁枫零之间有隙?如果这件事是逍遥游故意误导,覆舟虚怀内部并无矛盾……想起海境内战期间,梦虬孙在鳍鳞会上位之后,也有一段和八纮稣浥之间矛盾的体现,但最终他们的计划是要让稣浥牺牲而成为鳍鳞会永远的精神标杆,而龙子成为鳍鳞会唯一的直接领袖。放到覆舟虚怀,逍遥游背所有的锅,从而让覆舟虚怀洗白,能够无瑕疵地领导道域,有没有可能呢?)
       铁枫零称鲲使用了欲星移的相星九绝,逍遥游称虚虚实实可能是隐藏他的真实身份,又称海境的规矩师相可以离开海境。(暗示砚寒清吗?觉得不可能啊,砚寒清应该不可能在北冥封宇在位期间成为师相才对。海境内战改革之后对外封闭的规矩是不是也会改一改啊。而且砚寒清应该也没立场插手外域纷争。)逍遥游称“他是谁不重要,戏台之上需要很多角色,缺少其一,难以成剧,亦难成局“。(要不要这么真相啊,直说角色不重要,剧情需要而已。剧情需要一个BOSS,血神就来了;剧情需要一个人来阻止反派行动,鲲就来了;剧情需要谁领便当,谁就领便当了;剧情需要谁出来露一手,谁就出来遛粉了。但还是想说一句,角色很重要,真正好的角色是活的、不由作者控制的,不是想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的行事会自成逻辑。做不到这样的角色都不是好的角色。)
       逍遥游又称“而我也期待乌江自刎后还能有何种精彩的戏码”。(逍遥游都发话“乌江自刎”了,那么这个血神当是活不过几集了。)铁枫零称对付血神,四宗似乎已有方法,不能让他们成功,最终的英雄一定要是覆舟虚怀。(铁枫零和雁王应该有一个共同话题。)逍遥游自语一声“英雄啊”,看向霁寒霄。(完了完了,霁爸爸的便当在加热中了。)霁寒霄称我只有一个要求,别再让我扮成无常元帅。(霁寒霄的意思是大概是,让我死可以,我得作为霁寒霄而死,而不是无常元帅。说起来西江横棹死前也是变回西风横笑了。虽然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他至死都没有再拿起刀,至死都还在刀宗和覆舟虚怀两方情义之间纠结。)铁枫零称他的心病你吾都知晓。(怎么说呢,这个表现有点像怕逍遥游多心而特意和他解释一下。)逍遥游称“五德兀者,谁无心病”。(莫名想起鬼尊的“天老地师,各有所贪”。西江横棹的心病是失败者,霁寒霄的心病是影子,青冥的心病难道是错过天元抡魁,逍遥游的心病可能在于休琴忘谱或者阴阳宗,铁枫零的心病大概是他的身世或者性别。)
       逍遥游和铁枫零同往一叶知秋喝茶。
       4.鸣觞
       鸣觞抱着琵琶让万雪夜教他弹奏。鸣觞称自己早已解除术法控制,自己亲友皆亡,学宗亦灭,他无处可去。万雪夜称泰玥宗主仍在。鸣觞称不想回到宗主身边再次经历内战,原先还抱有希望宗主执掌云杖,道域会变成原来的模样,但四宗为云杖大打出手,他终于明白失去的永远回不来了,而四宗的私心才是真正害他一无所有的元凶。这样的道域,他希望在霸王手中全灭。(鸣觞应该加入覆舟虚怀呀。这种“我一无所有,不如大家一起死”的心态真是应该掰一掰啊。)万雪夜问他留下是否就是为了让血神接受他。鸣觞称是,又反问万雪夜不也是如此。
       血神现身,让鸣觞去训练人马。万雪夜不满于血神这样回应鸣觞的忠诚,血神称“忠诚是世间最矫情的谎言”。万雪夜称霸王确实遭受背叛,但不代表霸王一生不存在至死不渝的追随者。
       万雪夜讲起自己的身世。(《随风而去》泪目了……)
      5.霁云和寄鲲鹏
       霁云掌握了一叶知秋附近的地形,想将此告知寄鲲鹏,又担心此事牵连父亲,于是把纸笔扔到了水中。
       霁寒霄把霄云抓回房中,翻出了元鯓幻斗。霁云方知父亲一直怀疑他,便问他既信不过,为什么又要带他入覆舟虚怀。霁寒霄只称血神复生,逍遥游回归,往后的覆舟虚怀会进入全面备战的状态,行事上都要更加谨慎。(关键时期卧底的事被人知道我们就死定了。)
       霁云得知逍遥游是覆舟虚怀的五德兀者之一,覆舟虚怀的创始者,真正的无常元帅。他看似随和,却比铁枫零更加难以揣测,以后都要加倍小心。
       霁云希望父亲抽手。霁云称敖鹰已死,父亲对剑宗的怨恨应该消除大半,帮助血神复生,对组织也算尽忠了,现在正是脱离组织的最佳时机。(但是一步江湖无尽期啊。)霁寒霄激烈反驳,称这次不会再为人作嫁,不是再是别人的替代品,要赢回自己的荣耀。霁云辩称那也不能不择手段。霁寒霄说了一声做好份内之事便离开。(看来霁云父子的最后一次相处可能就是在争执之中了,会成为永远的遗憾吗。)
       霁云捡起元鯓幻斗,写下“覆舟虚怀五德兀者,最后一人休琴忘谱”,传消息给寄鲲鹏。消息没传递成功,因为寄鲲鹏那边的能量不够接收消息。(糟糕,关键时刻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论保持手机电量的重要性。这个消息没接到,鲲这边倒不是问题,逍遥游的身份早就知道了,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五德兀者,但应该不重要。不过,霁云那边没发送成功,就可能会再次发送,而且会留下证据,加上之前他扔在水里的纸笔也可能成为证据。霁云可能快要拿出冰晶玉了,而霁寒霄成为覆舟虚怀的英雄而死,霁云就得一条道走到黑了。)
       浪飘萍忽然躺在凳子上开口,抓包鲲图谋不轨。萍叔问他在做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鲲直说自己在与潜伏覆舟虚怀的内应通信。萍叔意外于鲲的老实。(我随口一说而已,你就说全交待了呀。)鲲称一来自己武力值低打不过他,二来料到他会找上门。(先以诚待人一下,才好合作。)
       浪飘萍问鲲追查逍遥游的细节。鲲称他的信息来自旻月,旻月称逍遥游是近十几年才开始萌发异样。(看来这就是旻月转告铁骕求衣后转告俏的内容。旻月对人的观察的确很敏感,覆秋霜绝命司到访埋霜小楼,旻月一眼就看出了人的变化。上一档铁骕求衣让影形扮成风逍遥去给遥星传递假消息,也因为怕被旻月看出异常而特意让他支开她。)鲲提及旻月的经历,昔时因古岳派之事对墨家无比怨恨,后来知道古岳派尚有血脉传世而心境产生变化,但因察觉逍遥游的变化,所以假意附和。(这里好像略有一点BUG,旻月对墨家的态度,基本上是有这样的转变没错,但时间有点问题。旻月确知古岳派尚有血脉传世,应是在古岳峰遇到修儒。“鬼谷四慧”开会是在那之前。而逍遥游的变化又是在十几年前。也就是说,旻月先知道了逍遥游的变化,后在四慧开会时表示附和,之后才遇到修儒得知古岳派尚有遗孤。因此,假意附和这一点前后逻辑不通。旻月最初未必是假意,可能只是后来遇到修儒,又在和俏见面之后认同了俏,所以不想再掺和墨鬼之争。)萍叔感叹旻月什么都没和他讲(必然不能讲啊,疏不间亲嘛),又称自己的板凳是星月夫妻送他的,他也很久没到访埋霜小楼了。(我会去证实,最好别骗我。)鲲称星月已离开埋霜小楼寻友而去。
       萍叔称自己也是,只是有人(逍遥游)离开江湖又跳入江湖。鲲称也许他从未离开。萍叔说他一点也不像二十几年前的他,那时真正逍遥于世,对所有人事物包容甚至退让,单纯以琴会友,和平接物的逍遥游竟然变得陌生了。(音乐变成了之前的慈鸣道BGM。)
       一叶知秋,逍遥游与铁枫零一起喝茶。铁枫零称看来这壶茶不合他味口。逍遥游称“火候未变,浓淡依旧”(对照一下前面萍叔说的“跫音不改,姿态不改,心态不改”),铁枫零称“只是物是人非了”。(我猜这首BGM就叫《物是人非》。慈鸣道悼念故人时出现过,颢天丹阳回忆九天银河后面那个山洞时出现过,铁枫零和如晴说起一叶知秋是自己家的故居时出现过,都是物是人非的情境。)逍的游称“早在二十一年前便不复还”(对应前面逍遥游说的“早就回不去了”),又称“我也是活在戏中不愿清醒的人”(明昭晞临人画道)。
       铁枫零称“这样的你却让我清醒了”。铁枫零称超过十年了,感激逍遥游信任他,让他成为逍遥游之外第一个加入覆舟虚怀的人。逍遥游称“有心病的人才会加入覆舟虚怀”。逍遥游又称若铁枫零当时接受西江横棹的收留不再离开,就不会遇上他。铁枫零称他终究是四宗的人。逍遥游称自己也是。铁枫零称逍遥游的心病是愧疚与补偿,关于学宗的部分,就是这样的他让他不再沉梦。逍遥游问铁枫零是否后悔找西江横棹加入。(原谅我脑补了一个三角,再算上千金少是个四角,彼此之间都有亏欠和愧疚。)铁枫零称至少他最后知道自己真正的道号。逍遥游称“人生最终能找回自己的面何其有幸”。(我信了,霁寒霄可能会不再做别人影子,找回自己的面目而死,逍遥游也可能要到最后才找回休琴忘谱的面目。然而,为什么要在人生最后才找回呢,像小王那样摘下面具继续活着就不行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小王摘下了一张面具,却又要戴着单夸的面具而活,这人生就是一张又一张面具啊。)铁枫零称逍遥游说过,身为戏子总要扮成不同角色,搬演各种戏出,铁枫零称其最好的角色是半生酆都•无常元帅。逍遥游称“半生酆都,一语成谶”,现出乌骓鞭,称“无常元帅啊,这究竟是一个角色,还是一出戏”。(总是提到戏子和角色扮演,除了休琴忘谱、无常元帅,逍遥游一生也没有扮演过更多角色啊。他……他该不会是影形吧,所以对角色扮演才有心病?)
       回忆无常元帅的面目,又回忆当初救浪飘萍之时。萍叔让逍遥游别再管他,给他最后一坛酒。逍遥游让他撑下,之后散尽功体救他。
       萍叔和鲲说完当初逍遥游救他之事。称这张面孔就是当初逍遥游为救他而做的掩饰,他回到道域就会用这张脸。鲲称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就是浪飘萍了。(可以变回原来的脸了。想看想看!有没有机会啊,比如最后逍遥游变回原来的休琴忘谱,萍叔也变回原来的面目可不可以?)萍叔称他就是放不下,让鲲别激他。鲲称没这个意思。萍叔称当年无常元帅的消息不胫而走,他还以为是行诗乐苦那样的人(又提到玄冥了),根本没想到是平时性格温和的逍遥游。(算是双重人格吧。)鲲问酒是否不信息无常元帅的变质是因为琅函天与黓龙君,萍叔称道域内战改变了很多人很多事,岂止无常元帅。(多少还是有关的吧,有时候并不是一人一事导致了改变,是很多事累积起来造成的。比如梦虬孙,前有常欣之死,再先后失去欲星移、北冥觞、锦烟霞、鳞王,直到失去刀叔之时,他才真正觉得自己不掌握权力就无法保护自己在意的人。)萍叔问鲲要不要喝酒,鲲称不胜酒力。(虽说鱼不喜酒味,不过酒量好像还不错,和铁骕求衣一起喝风月无边也喝了不少。剧中有不胜酒力经验的应该可能貌似只有俏吧,和剑无极、玄狐喝酒的时候喝倒了,玄狐就趁机拿了墨狂跳了炉子。)
       浪飘萍告知鲲,血神的真实身份是虞姬。萍叔让鲲向莫离骚转告老酒鬼很抱歉。
       6.一无所有
       泰玥让凯风弼羽带上泽国战图,要向剑宗和风中捉刀复仇。士心不愿。泰玥自行找上皓苍剑霨和飞渊。假称阴阳学宗还在人需要救助,但她没恢复,让他们帮忙去救助。
       二人虽迟疑,仍然同行。泰玥忽然发难攻击飞渊,称“天理不彰,天师无眼,便由我亲下制裁”。二人不敌,皓苍剑霨想起对敖鹰的承诺,使出“神旨圣意舞天下”,泰玥则使出“阴阳碎骨掌”击杀皓苍剑霨。(泰玥终于成功地使飞渊落到了和她自己一样一无所有的境地,唉。上一集忽然让飞渊叫剑霨师父,虽然剑霨确是她师父,但以前也没这么叫,还忽然补了一串刀子,让飞渊觉得是自己把衰运带给了身边的人,原来就是在这里等着了。)飞渊想起敖鹰之死,怒极悲极而要再战,却受伤不支。危急时刻士心出现挡下泰玥的攻击,让飞渊先走。
       泰玥口称叛徒,扼住士心咽喉。士心称她不是为了学宗,是为了她自己。泰玥正要动手,看到掉出的泽国战图,想起碧松影,最终没动手,独自离开,口称“原来,阴阳学宗真正灭了”。
       皓苍剑霨尸体被带回,颢天检查之后发现是阴阳碎骨掌。(BGM《雨落千川》现在成了便当专属曲目啊。)千金少则称是杀死老宗主的功夫。(这一句台词真的太好了。其实当年道域内战产生的各种仇恨和伤痕从来就没有消失,只是一时看不到而已,一有变故就会再度浮现,泰玥皇锦如此,千金少如此,鸣觞、铁枫零等当年内战的受害者亦如此。)
       千金少要对士心发难,被独眼龙制止。
       莫离骚将随心不欲交给飞渊,剑鞘交给颢天玄宿,拿了洗尘剑要去找泰玥报仇。士心求情。鲲拦下莫离骚,称血神之祸更重要,让莫离骚权衡一下。飞渊开口称“大局为重”。飞渊称“剑宗有丧”先行离开。(上一次说“剑宗有丧”还没过去多久呢。)
       寒雨和莫离骚转告之前在收容营看到霁云时霁云所说的话,让莫离骚转告飞渊。(好吧,现在尚有霁云,可为一丝安慰。前面对霁云“路不同了”的话可能有点问题,他的意思是他只是换种方式,即做卧底来帮助大家。但是,现在从霁寒霄的情形来看,除非覆舟虚怀与四宗能达与一致,否则霁云和四宗终究还是会路不同。)
       众人安排对付血神的对策,发现风逍遥不在。千金少去找风逍遥。
       剑宗传来莫离骚的排箫。如晴怀念曾经与剑霨、檐前共守桃源渡口的情谊,如今只有她在了。(上一集抢先骗以为如晴会出事,桃源渡口三组最后只留下剑霨,没想到才一集就变成只剩如晴。而下一集,真怕如晴会出事啊,毕间前导预告开阵没如晴。)颢天带来酒,要共饮,丹阳认为战前饮酒不利战局,等凯旋后再饮。(这个flag,很在可能饮不到了。)
       7.尾声及下集预告
       风逍遥在铁刺林看到崖顶长着一只铁松核,爬上去摘,被泰玥从山下偷袭。风从山崖上跃下,如履平地。(想起风当初在山壁留字“风中捉刀”的画面了……)
       铁松核可以加强术法,泰玥皇锦借此以“五行定位•大地之炼”固住风逍遥欲杀他。(风应该无虞,毕竟千金少赶来了。但刀、剑、阴阳宗之间的仇恨,除非上一辈都不在了,只留年轻的一辈,否则怕是无解了。)
       另一边,万雪夜讲完自己的故事。血神认为她连亡者遗愿都无法达成,没资格背负他的刀。(其实是在说自己,如果连亡者遗愿都无法达成,就没资格拿他的剑。)
       万雪夜称血神只是自责自己在霸王最需要的时候却帮不上忙。血神老羞成怒欲杀万雪夜。
       金刀银剑和寒雨到来拦住外围鸣觞等人。银剑玄老诗号“天地乱纷纷,操舟渡浑浑,金光道不泯,银剑透烽云”。
       独眼龙到来救下万雪夜。三垣到来,困住血神三垣开阵。(颢天此时已经发了至少两招了吧。还有三招。)“斗转星移”将血神转移至天师道场。此阵加成三人力量。莫离骚也到来合攻血神。血神击退如晴,仍有余力。(如晴比较危险啊。)
       逍遥游在远处观视,知四宗精锐尽出,必是已找到方向了。又称“血神真正的秘密,你们仍一无所知”。(血神真正的秘密,应该不是指虞姬,或者是虞姬身上还有另外的重要秘密。本集标题里“古今虞姬”一句基本全无体现,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集体现出来。更重要的问题,其实应该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早已湮灭的传说,为什么逍遥游会知道,而且只有逍遥游知道。)
       下一集“星移物换,血染不绝”。(“星移物换”,可能是指三垣开阵之事,也可能是要讲血神的秘密,取“物是人非”之意。不管怎么说,本集多次提到“星移”总是一种期待吧,虽然我其实不抱期待。“血染不绝”,可能就是本集提到的“自刎剑”。但这个“自刎”指的是垓下之围时虞姬自刎还是霸王乌江自刎不得而知。关于本集由万雪提及的霸王遭遇背叛之事,确定存在背叛了,但仍是不明,背叛者是天师还是四宗还是举世背叛未可知。本集逍遥游提到了“乌江自刎”,当是指霸王;但若依血神即虞姬是附于自刎剑上的怨灵,又可能是虞姬自刎之剑,或者两剑为同一剑。上一集鞘中显现的“怨灵难伏,封于剑中,不染不败,剑分双锋,鞘藏机玄,名唤不欲,血魔重光,以之再封”的话只说了要剑分双锋,以鞘封魔,并没有具体操作。有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操作不对不但封不了魔还助长血神威力。有没有可能血神虽也是怨灵,但它本是压制霸王力量的,血神的消亡反会导致霸王怨灵的现世?不猜了,想不到,看戏,看戏。)

假如他们拿错台本
       琴酒的分手现场换句台词——
       浪飘萍:因为这句“好友”,过去你叫我帮你做什么,我从来不曾问过你为什么,现在我不想要问你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吗?
      
       同样的台词换个分手现场
       【浪飘萍:是我一直没看清你的真面目吗?】
       《九龙变》“苗疆三杰只剩一人还活着”那段——
       藏镜人:神蛊温皇,是我一直没看清你的真面目吗?
       《剑影魔踪》开头——
       狼主:竞日孤鸣,是我一直没看清你的真面目吗?

评分

参与人数 3鲜花 +3 收起 理由
君王三百州 + 1
业海沉舟 + 1 同意此观点,顶一个!
fei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47

积分

妖道角(初入江湖)

Rank: 1

帖子
45
鲜花
2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8-6-21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12-30 22: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周看完剧集就只剩等你的评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758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96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妖道角

发表于 2019-12-31 19: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扮演233其实这如梦令让我想起一首叫做折子戏的歌曲,也蛮适合的。

影形应该不是,玄之玄那时候有交代过,影形的武学资质都不高,玄之玄在影形之中貌似就是第一高手了,所以他们只能活在暗地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397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50
鲜花
4
臭蛋
0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9-9-29
发表于 2020-1-2 14: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真的是两把剑,持之不败比较符合霸王,双剑同鞘,无常元帅那张面谱,另外一边是个女角
临山岳,踏江河,千山尽顾逍遥行
叹悲欢,送别离,千山枉顾顾千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

好友

1237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95
鲜花
5
臭蛋
0
戏龄
≤ 20年
注册时间
2015-11-14
发表于 2020-1-5 21: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逍遥游活在戏中不愿醒,可以理解。
追求黑暗正义的人往往是很执着的,钻进自己的逻辑而不愿意相信其他逻辑,相信了就没有了自己存在和牺牲的意义,
而他表面上逍遥山水的身份又可以麻痹他困惑空洞的内心。

猜测虞姬真正的秘密“血染不绝”就是(不用特殊方法)杀不死。。。
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20-4-10 03:13 , Processed in 0.06322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