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霹雳侠峰金光御九界之战血天道超级霹雳会,每周一期霹雳布袋戏[武道列传]合辑金光布袋戏精彩视频
霹雳侠峰国语版霹雳金光每周新剧抢先看布袋戏精彩特辑推荐霹雳布袋戏原声带在线试听趣味角色广告代言欣赏

[剧集交流] 《战血天道》第19集备忘

[复制链接]

61

主题

1

好友

879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368
鲜花
175
臭蛋
2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8-6-7

妖道角剧评妖道角

发表于 2020-1-12 17: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星移物换 血染不绝.flv_000955.309.jpg
为爱牺牲的女角大多没有偶,虞姬打破了这个魔咒
      
       推荐一首歌边听边看——银临、Aki阿杰《牵丝戏》。
       http://5sing.kugou.com/yc/2732572.html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这首歌背景文案故事里有一句话,说与辛苦养偶养娃与嗑CP被编剧虐得死去活来的道友来掬一把泪:“平生落魄,皆傀儡误之。”
       1.“星移物换”“古今虞姬”
       三垣开阵,但血神知道天雨如晴受伤的弱点,一一击颢天丹阳和莫离骚,一剑重创天雨如晴,并称“功亏一篑,遗憾吗”。(也许霸王过去也算功亏一篑?)
       颢天丹阳立即去救如晴,莫离骚独立支撑。颢天让丹阳先带如晴走。(觉得这样安排也是避免之前同样受重伤的丹阳成为血神下一个重点击破的对象。)
       二人继续与血神交战。三垣缺二星河阵图难以支撑,颢天称“你又怎知我撑持了什么”。(颢天那句“再一招,再给我一招”不禁让人联想到小王啊,小王见空帝救女暴君返回的路上毒林诱杀撼天阙时,就是差这么一招功亏一篑。纵然智计无双,仍须天意成全。这里好像也是小王第一次想到天意,直到最后功败时再度慨叹天意。这次是封印血神功败垂成,当初霸王亡于非战之罪,是不是也有只差这么一招的时候呢?)
       颢天“浩星归流•屡变星霜”,莫离骚欲以剑鞘封之。血神战中回忆起“霸王别姬”的场景:虞姬以血染不绝横剑自刎,称“愿以此命照亮霸王前路,”随后血染不绝发光。(这样看来虞姬应该是以身殉剑,她的牺牲完成了最终的血染不绝。结合最后鲲称血染不绝是第二把墨狂,也就是类比玄狐的牺牲完成了最终的墨狂。上一集鲲和萍叔说自己不胜酒力,我还想到俏不胜酒力结果玄狐带着墨狂投炉了,这一集就来插刀了。我哭……虞姬的殉剑,可能是血染不绝需要什么特殊的“血”之类的东西才能最终完成。古代名剑传说中有不少以身殉剑的,干将莫邪什么的,不过现实中铸剑的品质主要看材质,炼出的是铁还是钢本质上还是炉温和碳含量的问题,所以那些故事里的殉剑基本上说的是投炉。需要特殊的血这点让我就只想起了仙三里的龙葵,就是为抵抗敌国进犯铸造魔剑需要室女之血,她哥不愿牺牲她,最终国破家亡后她投炉完成了魔剑。小葵在魔剑里人格分裂,产生了一个保护自己的人格。感觉虞姬的情形也有点像啊,虞姬在血染不绝里产生了一个霸王的人格,其诱因说不定也是出于自身弱小而需要一个保护自己的人格。当然按目前剧中所展现的那样,如果是霸王遭受背叛而兵败,虞姬的执念继续他的霸业也说得通。感觉这一段剧情本来应该放在上一集的,对应标题中“古今虞姬”那一句,单纯为了留悬念而拖到这一集了。
       结合后面逍遥游提到的《留侯遗册》,我觉得大致可以猜测一下当年霸王兵败的真相了。留侯就是张良。任孤沉梦境中的诸葛、司马二人提到过他们这一脉的太祖及其兄弟协助刘氏打天下,最后太祖归隐,其兄弟死于妇人之手,应该是对应张良和韩信。结合逍遥游是纵横家,也就是说,张良韩信可能是纵横家。按剧中提到秦末赵高是墨家钜子,赵李之争中属鬼谷一脉的李斯落败的情形来看。秦末乱世如果是鬼谷一脉的卷土重来,那么霸王的霸业可能最初就是在纵横家的技持下形成的,但纵横家有自己的利益,最终拥刘氏背叛了霸王。
       当然,他们也可能不是为了私利而做了这样的选择,平心而论历史上的项羽的确有很多缺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他的失败有一定的必然性。也就是说,纵横家也不一定都是一心贪图权势才选择了刘氏。比如,留侯的归隐就颇有“深藏身与名”的意思,身为鬼谷一脉的李太白写得出《侠客行》,其实也表明他的性格里有任侠之气。海境对他的盖棺定论,其实更有可能是拥护墨学的守旧派对他的抹黑,藏史于野,篡改历史,这也是墨家惯用的手段。说起来,上一档司马魁宗号“明灯元史”,他们这一系的理念也是让历史回归正轨,就有比较明显的针对墨家的特征。而纵横家里面有比较不倾向于入世的人,也有贪恋权势而积极入世的人。比如死于妇人之手的韩信,可能就是这一类。以前金光的剧中的覆秋霜和遥星旻月对此的态度也不一样。覆秋霜贪权,星月比较重视侠义精神且已不涉墨鬼之争。
       说回霸王。霸王有一把血染不绝,需要以血祭剑之类的条件才能发挥威力。但霸王有妇人之仁,一直不忍牺牲人命,以至于一直败退。说起来,后面血神和万雪夜提到他的伤要饮血才能医治,如果血神的伤势源头在于血染不绝,正好也对应血染不绝需要饮血这点。这把剑的名字其实也是这个意思。直至垓下之围,四面楚歌,虞姬为帮助霸王在就霸业而自愿牺牲。虞姬的牺牲可能只是一个开端,血染不绝染血之后,威力大了自然也更加噬血,可能也需要不断饮血来维持这威力,这也迫使对手要用尽手段将其击败。如果霸王是乌江自刎,那么血染不绝最后染上的就是霸王之血,自此成为一柄邪兵而附有怨灵。
       几百年后在张天师的时代,怨灵即血神再现,留侯一脉的天师以剑鞘封印了它并将其一分为二,即血不染与持之不败,并将剑鞘藏于随心不欲之中。天师追寻邹衍一脉而入道域的传说,可能本质上就是为了镇压一分为二的邪剑,只不过以求道为名。就像留侯功成身退也是以求道为名,李白拜师鬼谷赵蕤也是以求道为名。
       至三十三年前,剑宗的老宗主发觉有人在打血染不绝的主意,于是让天之道带持之不败离开道域以绝后患,并焚毁了相关典籍以绝后患。当年打血染不绝主意的人,比较倾向于猜是玉千城和琅函天,墨家的人。但是,双锋的真正秘密不只在剑宗流传,《留侯遗册》中也有记载,天师嫡传的鬼谷传人也知道这秘密。于是,有了逍遥游试图放血神出来的事。可能正是当年墨家打过血神的主意,现在逍遥游才打了血神的主意,并称学墨家的手段。之前一直觉得很奇怪,逍遥游说的学习墨家是什么意思,如果单单是说隐藏身份,似乎有点说不通,也许就是学墨家的不择手段,他也是为了建立道域新秩序而不择手段。
       关于血神的秘密,还有一些不成形的想法,是关于血神究竟是谁的问题。最开始是自称霸王,之后又变成虞姬,这一集虽然有比较明确的所指,但还是存在一些不好解释或者不能细想的问题。
       如果这个血神是虞姬,那么,虞姬这个角色自身存在一些矛盾之处。给了她一段这么悲壮的剧情,但如果她成了血神,就不禁会想,她究竟为什么要认为自己是霸王。之前以为她是因为爱而无能为力才产生执念,但是有了这一段剧情,她已经做到殉剑这一步了,而是她是死在霸王之前的,之后虽说霸王失败了,但她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最好,总觉得她的执念缺乏充足的支撑。如果是对于霸王兵败身死的执念,那么,就是前面万雪夜说过的一点,血神为了向天师复仇而不惜耽误进兵中原的霸王大业。如果是对于霸王受背叛败亡的事情的遗憾,那么,她认定自己是霸王的依据又有点欠缺了。
       有一点想法,就是有没有可能血神仍是霸王,是对于虞姬牺牲而自己辜负了她的希望的憾恨使他一定要卷土重来,而且认定自己是虞姬,只是假扮成了霸王。或者霸王和虞姬之间还存在一重背叛,是霸王背叛了虞姬,辜负了她的牺牲。
       血染不绝剑鞘的来源也是个问题。回忆之中剑鞘是不存在的。如果剑鞘天然存在,那么它又怎么反过来成为削减血神的力量甚至封印血神的方法。如果剑鞘不是一开始就有的,那么后来天师又是怎么弄出一只剑鞘来封印凶灵的。
       还有道域中流传的关于双锋的故事,英雄之剑染血而成邪兵,虽然可能是传说亦真亦假,英雄对应天师,而剑是血神的剑,和天师无关。相应还有一点,就是覆舟虚怀以霸王形象作为无常元帅的原形,如果是一个和道域本无关联的霸王,又为什么要让他的形象成为正义的化身。
       综上,有没有可能虞姬和霸王的人格同时借助血染不绝而存在,是在天师的那个时代,虞姬人格因执念再现,血染不绝为祸,霸王的人格背叛了虞姬,参与对抗虞姬的人格,所以有理由成为正义化身。而虞姬的人格因为霸王的背叛而执着于自己是霸王,没有放弃追求霸业,也没有背叛自己而站在张贼那边。
       这是一点模糊的想法,试图合理解释一些遗留问题但逻辑不是很通。重点就是血神是谁问题的反转反转再反转和霸王别姬事件及血神执念的更深层的悲哀。)
       血神称“吾怎能在此止步”,执意将血染不绝抽回,击退二人。
       外围万雪夜与独眼交谈,决定留下。丹阳如晴出来。同时鸣觞率人突围。颢天莫离骚出来,随后血神破阵追杀。众人撤退,莫离骚断后。万雪夜没离开。外围寒雨金刀银剑也撤退。
       莫离骚独战血神,被血染不绝重创。莫离骚使出“夜雨捻花不沾身”(这是慕容府的招式),血神使出“血染尘嚣尽锋芒”(这两招名字还有点对仗呢)。莫离骚逃走。血神重创无法追击。万雪夜上前关心血神,扶他离开。
       莫离骚途遇逍遥游黄雀在后。颢天丹阳没等到莫离骚,顾及晴伤势而先行撤退。(老实说,这一战太匆促了,鲲的布局太草率,完全有失水准。这是第一次尝试封印血神,按说没有绝对的把握,应该还是尝试为主,要考虑到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未虑胜先虑败才是。但也不排除鲲是故意卖破绽,或者是有恃无恐才做这么做,他在去明昭晞之前说过“行事也可以更张狂了”的话。
       这一战的匆忙出击,不禁让我想到俏如来对地门的第一战。那一战俏是有颠倒梦想在手,可以克制大智慧的钟声,如同现在有剑鞘。那一战的安排是救出被地门洗脑的众人之后深入地门核心从源头消灭,如同这次是救万雪夜后直接钟对血神。那一战俏算准了发动钟声的时间,但没想到缺舟的真正立场和大智慧的绝地反击,在撤退之事上安排不够,如同这次撤退也比较草率和匆促。那一战雁王拦路使得俏自己失陷地门,失落了对付地门钟声的关键颠倒梦想,如同这一次逍遥游拦路,莫离骚被覆舟虚怀俘虏,对付血神的关键——血染不绝剑鞘失落。那一战的失败使得对抗地门的主导者由俏转移到欲星移,这一战的失败使得对抗血神的任务由四宗转移到覆舟虚怀。
       以此类比,鲲可能早就想过推覆舟虚怀直接对付血神。其实虽然说起来鲲不接受铁枫零的邀请,选择站在四宗这边,但以他外人的立场来说,覆舟虚怀是否通过这件事获得民心不是很重要。四宗已失民心,是不争的事实。此时如果覆舟虚怀建立威望,反而更有利于道域新秩序的建立。在覆舟虚怀收拢民心之后再图之,或者能有办法促成四宗与覆舟虚怀的和解,或许也是个思路。以覆舟虚怀革命的彻底性来说,不可能与四宗妥协,但从四宗的角度来说,要继续维持统治地位,就必须正视覆舟虚怀的存在所反应的道域现状,反思并尝试解决存在的问题,做出相应的改变,如同海境内战的情形。与四宗还是覆舟虚怀合作,这只是一个选择,不评价二者理念哪个更具有进步性的问题,做选择的人至少要正视现实。俏在海境其实有更多的选择,本来可以更彻底更少牺牲地解决海境问题,但俏在意识世界受师相恩惠,使他优先以欲星移的选择为自己的选择,其实也违背了自己一贯的原则。鲲在道域局势中所做的选择,最初接触四宗可能是从熟人或者台面上的势力入手,而且对鬼谷纵横的忌惮应该也对他的选择有影响,上一集最后拒绝与铁枫零合作,则是称其释放血神之事超出了他的底线。但纵然如此,并不意味着鲲对覆舟虚怀完全不认同,或者说他是死心蹋地站在四宗的立场上完全反对覆舟虚怀。他派霁云进入覆舟虚怀真的只是做卧底吗?或者说剧情安排霁云入覆舟虚怀只是传递一些目前来看无关紧要的讯息吗?可能不是。我猜剧情的最终安排,说不定是在刀宗寒雨、剑宗飞渊、阴阳宗士心、紫微宗苍苍和覆舟虚怀霁云的身上达成一定程度的和解,由年轻人缔造新的和平局面。这一点在后面飞渊寒雨协助士心,鲲称剑宗交给飞渊的事上已有体现。不管这个局面由四宗主导还是覆舟虚怀主导,都是比较合适的选择。覆舟虚怀方面,铁枫零的行事也有这方面的体现,他们要推翻旧的制度,却不可能彻底消灭四宗,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彻底消灭,而是自己人掌握四宗,或者吸收四宗合适的人入覆舟虚怀,比如他和如晴交谈所透露的。虽说这样不够彻底,但就道域现实来说可能比较合理。
       再说血神的问题,也必须寻求根本的解决之道。如果血神是因执念而存在,那么执念不消,始终会是隐患,即使封印成功,也还有再现的可能。而万雪夜留在血神身边,就是在寻求根本的解决之道。
       因此,鲲是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坐视血神继续存在,四宗被削弱,形势向有利于覆舟虚怀的方向发展甚至因势利导的,比如本集他的提议。所以,这次对战血神的失败可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而道域最终是要形成四宗、覆舟虚怀、血神三方和解,或者说是三方都彻底瓦解的局面的。本集武罗刹鬼市方面有所行动,会使局面更加复杂,说不定也是使方向更加明确。)
       2.泰玥皇锦、风逍遥
       风逍遥被泰玥铁松核加成的大地之炼锁住,使出阴阳碎骨掌,风逍遥反击,也终于明白泰玥根本没打算救月。千金少赶到。
       泰玥“点三清,开天光,雷旨泣神方”,风“回步杀”反击。锁链缩紧使风受制,泰玥再度出手。千金少为风挡下一招,泰玥逃走。
       风由此终于真正认识到月真正没救了。(看来鲲前面所说的“人嘛,总要痛过一次才能看清事实”是要风以亲身体验认识到月真的已经回不来了。)
       3.四宗方面
       颢天等人撤退回星宗,说明情形。颢天向鲲说明情形,剑鞘的确能克制剑身,血神能脱出是因为自身的执着。鲲认为血神的实力需要重新评估。
       金刀银剑意犹未尽,鲲与之敷衍。(好烦这两个人啊。)
       千金少与风逍遥回来,说明情况,要解除锁链,士心认出术法,认为逆行术法可以解除。千金少问其是否有把握,他先称会尽力,后称一定能成。(士心也有所成长啊,终于不是只称“尽力”了。他应该也认识到泰玥对他只口头“尽力”的不满的确是他自身存在的问题了。)
       士心解除术法,但铁松核加成力量太强,术式失控,士心将术力导入自己身体,两人都有危险。飞渊和寒雨上前相助,终于成功解除术法。(士心称“多谢大家的帮忙”,四宗年轻人在这里有个很好的开端啊。大概最后就是上一辈全部退场,舞台交给年轻人了。剑宗虽然还有莫离骚,但他明显只是过客。阴阳宗泰玥虽然还在,但显然已经回不来了。刀宗千金少早在前面天元抡魁的时候就有退隐而将刀宗交给寒雨的心,风逍遥也只是过客。只有紫微宗目前还算齐全,不过照这个情形来看,如晴濒危,之后颢天丹阳也很可能都有危险。老一辈的心声: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伤者回去休息,鲲关心飞渊,并称其有宗主的架势了。众人担心莫离骚还没回来。
      4.琴与剑
       逍遥游与莫离骚第二次会面,琴箫和奏。莫离骚称“可叹”,逍遥游也称“人事全非”,二人摊牌。
       逍遥游说明自己一开始的计划就是人与剑一同回到道域。并称一出好戏的要件是“将角色放在戏台上,让他们因为自己的选择,走出精彩的故事,纵使最后超出掌控”。所以他只拟定计划的方向,而将选择权释出。他制定计划,决定窃走持之不败的是霁寒霄,决定释放血神的是铁枫零,而决定回到道域的是莫离骚自己。(莫离骚称“从来没看过面皮这么厚的人”,深表赞同。老实说,早期的温皇也是这样,他只左右局势,而最终完成他的布局的局中的每一个人,智者也无法料得全部先机,纵使最后局面超出掌控,依然是一出好戏。然而,但是,重点是,你的剧本要让观众看到角色选择的合理性,看到角色本身的复杂性,而不是单单一个设定,观众就能认同角色在某种情形之下做选择的合理性吧。这一档的新角色已经不错了,但还是亏在出场太短不够丰富,而风逍遥、飞渊之类的老角色,也受限于某些剧情所需的设定,反而有所倒退。比如风,他确实重感情而且一直是一个不愿清醒的人,但从来不是不懂得顾全大局的人。这一档风的表现,还不如《鬼途》中他和俏潜入黑水城,因怕暴露行踪而违背自己的原则杀还是一个孩子的枭毒童子,之后接受无患开膛的复仇,差点赔上性命的事。那件事体现了风性格的复杂多面,也延续了他的选择困难,还顺便在生死之间的幻境补了个风花雪月的刀,即便在生死之间,他都还处在做选择的两难中,正合那句“选择永远不会结束”。当时,我就是从这里才真正发现风花雪月戏假情真的虐点,做了一个视频《花宴》。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550839/
       上一档风就基本没表现,但上一档他不是重点角色所以也不重点。但这一档,上了海报的风,同样没什么表现。除了月和刀宗及各种外界的老熟人,风是一点都没想起花和雪,仿佛过去的经历全然不存在。而他也根本没有一点选择困难的挣扎,一直都是以月为先。
       飞渊。过去飞渊这个角色形象其实不算太鲜明,基本上是作为谑星存在。这一档的表现则起伏不定,所有的言行都有浓重的设定感,一言一行都是按剧情的需要循规蹈矩,并没有体现出角色的自主性。虽说我自己还是被女儿红虐到了。不过这一档飞渊本来就不是核心角色,也无伤大雅。)
       逍遥游称“不承认自己选择的人比比皆是”,莫离骚也承认“愿者上钩”。逍遥游继续发挥心理攻势称莫离骚回来是因为他本就有回来的意愿。(这点倒是实情,莫离骚在慕容府就是比较游离的一个人,烟雨对他的基本要求也只是要他保慕容府不灭。这种表现,确实有可能是他深心里仍然认同自己是道域中人的一种无意识的表现。这一档在道域,在剑宗,他同样比较游离,也多次和人说起自己是慕容府的人,虽然都是特殊情况下有意这么说的,但也体现出一种隐隐的认同。“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风花雪月离开道域时说故乡再也回不去了,大概也是这种心情。基于这点我很早就想做一个金光音乐会之《归梦故园》视频,琴剑风花雪月小王刀妹,现在没条件,这一档完结之后可以考虑。可能是我自己比较有感,户口所在地还是籍贯所在地,哪一头都落不着,哪一边都不够彻底,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节奏,再也不可能习惯老家那种安逸,但乡音无改,乡味无改,在哪里都有一定程度的格格不入,豆腐脑吃甜吃咸都能把我打回原形,虽说饮食习惯其实无伤大雅。总体上还是更认同包容性更强的环境,对于各种圈子比如地域圈子的划地自限比较无感。又废话了,继续。)
       莫离骚则称不愿承认自己选择的人比比皆是,找借口的人也不遑多让。(即逍遥游也是这样的人。)
       莫离骚问及剑宗也不知三不名锋的秘密,逍遥游的情报来源在哪里,逍遥游称是《留侯遗册》,纵横家藏书。(话说这个东西会是传说中张良圯上三进履得到的黄石公的兵法吗?留侯张良若是纵横家的重要人物,那么任孤沉梦境提到其祖师是张良的诸葛、司马,即鼎朝时期的风云人物也当是鬼谷一脉。但那一段对话中,葛诸与司马明显立场不同,即纵横家也分纵横,他们之间也存在各自选择的不同。看起来后续可能会开鬼谷线,如果真的有下一部的话。按这点来看,开鬼谷线就不仅是墨鬼之争,还会涉及纵横家内部的理念之争。那一段中的诸葛司马借用的是司马良欢和诸葛穷的形象,而且有一段目前还没体现出来的天首和阿穷会死的隐喻,如果鬼谷线开,他们可能有表现的机会,也就是围绕本档后期可能就会开始体现的鬼市内斗展开。这样一来,和天首阿穷关系密切的任孤沉包括囚禁任孤沉的慕容府、和鬼市有牵扯的胜雪,说不定都有登场的契机。墨家方面,凰后已经渗透鬼市且和天首胜雪合作过,虽说巧木宫由儒丑接手了,但墨无书还在巧木宫;上一档苗疆的暗流涉及鬼市,铁骕求衣现在也藏身不夜长河,本来也就在布局;俏欠胜雪一个条件,欠天首一个条件,前两档和阿穷、小冷也有一定交集;儒丑在羽国见过疑似雁王之人,可能有交易,雁王也可以参与。本档遛了一下师相,要是师相真有机会醒过来,墨家就差不多齐全了。但师相醒来的契机,如果真有该在佛国魔世,但魔世线可能要滞后。正好墨家也还差一个策君,包括身在魔世的墨雪。策君上一档以玄奘一脉的身份和玄机老叟的传人进行枪决,后续魔世佛国伏笔也不是没机会展开,但策君真正的表现机会可能还是要在空帝魔世线上,《东皇》策君撤离的时候和温皇一番对话说再见可能就是敌人了,虽说上一档已经再见过,但毕竟还没真正开战。
       也就是说鬼谷线中的墨家方面比较有机会看到俏雁凰铁四人的同气连枝或者一边合作一边明争暗斗。鬼谷方面则是琴酒星月,琴酒不知道活不活得到下一档吧,星月虽已退隐,但上一档落拓子见到遥星说过一句“星月遥兮,可敬可叹”什么的,遥星答应过铁骕求衣一个关键时刻帮助苍狼的条件,而且遥星这个角色自出场以来基本就没什么个人秀,如果还想继续塑造也需要表现的机会。旻月和任飘渺约了三年之后的剑决,看时间进度甚至可以把温皇牵扯进来,但又以剑决进行牵制,让他出场遛粉却避免参与智斗。苗疆有难也是小王复出的契机,虽说就和师相、温皇复出一样,觉得还是想想算了。)
       逍遥游称留莫离骚是后续对付血神需要他,莫离骚则称逍遥游的冥海归元劲也可以帮助四宗对付血神。逍遥游称后续戏出四宗不是重要角色了。莫离骚称逍遥游的举动让他想到牵丝傀儡戏(自己说自己真的好吗),称“戏子无情”,逍遥游称更想印证“天道无亲”。(“戏子无情”是暗指逍遥游无情吧,但相关的也有“太上忘情”“圣人无情”之类的观念,这个“无情”本身也是高境界。“天道无亲”是暗指天之道无亲,但原话出自《老子》,“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也是指天道是公平的,不会亏待善人,也和无常元帅惩罚恶人保护良善相合。
       其实有点烦剧中人代表作者来发言的情形,或者剧中角色仿佛看过剧本那样的仿佛掌控一切或者看穿一切表演。楼主躺枪。这两集逍遥游的很多文戏都是这种调调,希望后面少一点。还是比较喜欢上一集琴和酒的互动,琴和覆舟虚怀多人的互动,除和铁枫零交谈的那段之外。和铁枫零的交谈也是创作者视角而不是观众视角。
       看剧很多时候会站主角的立场,将与主角对立的人都划为敌人,比如与墨家对立的鬼谷,并戴上有色眼镜看待。平心而论墨家十杰都不是良善之辈,俏也行过不少不义之事,虽然他一直在尽可能保持底线。鬼谷一脉具体的也各有不同,他们的群体特性并不是个人的绝对属性。不分具体情况而以整体粗暴对待的态度都有以偏概全的嫌疑,包括墨家对魔族的整体敌意,对鬼谷的整体敌意,鬼谷对墨家的整体敌意,都需要谨慎看待。我看剧的时候是比较习惯按群体特性去推测没什么具体表现的新角色,以阴谋论进行猜想,一般都是从最坏的角度去想,按受益者即阴谋者的思路去看,对待剧中一些智者所作所为,也比较习惯以结果而论初衷。这只是一种切入的方式,事实上是不能这么逆推的,因为没人能料到所有的结果,单纯以结果或者以阶段性的结果而评论一件事的好坏是不公道的,好心做坏事,好心做好事,坏心做坏事,坏心做好事,都不是没可能。甚至没有任何人安着坏心,也有可能造成悲剧。我比较反感剧中为了突出创作者想要表现的意思而故意带节奏,片面地展示一些本来应该很复杂的情况,比如《九龙变》开头中原群侠对待西剑流、《墨武侠锋》开头尚同会对待魔兵的一些表现方式,最近两档中的很多剧情也是。这种表现手法当然有必要,但是需要一个度,不能本末倒置颠倒黑白了。按说创作者本身应该冷酷一点,没有立场,不体现偏好,但冷酷之中又要带有悲悯,以旁观者的角度展现残酷现实的同时又要有对人性的包容。不是很容易吧。)
       5.血神方面
       血神在王座上休息。(总觉得相同的姿势血神比起元邪皇还差一丢丢啊。可能因为邪皇做这个姿势时是在和魔世各方势力勾心斗角,而血神这样太安逸了。)
       血神注意到鸣觞臂上的伤,想起万雪夜对他的提醒,对鸣觞表示关怀。(又是慈鸣道BGM。说起来上一集猜这首曲子的名字,道友提醒我金光已经有一首《物是人非》了,海境篇里面的经典剧情BGM竟然没想起来,我反省。大概这首还是叫《哀鸣若慈》比较好?)
       血神问万雪夜为何留下,万雪夜则称血神还未回答他究竟是谁的问题。刀妹称了解这种感受,眼看所爱之人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于是模仿对方的言行,像是提醒自己所爱之人还活着。(刀妹模仿聆秋露是这样没错,但如果血神真是虞姬,其实情形并不相同。虞姬并没有眼睁睁看着霸王死去而帮不了他,她的死已经给了霸王一把神兵,该做的都做了,相反,却是霸王眼睁睁看着虞姬为他而死却无能为力。当然,如果是虞姬的执念在剑上眼睁睁看着霸王兵败而亡,也说得通。正是按刀妹这个推论,我才会想血神是谁的问题会不会反转再反转,真的是霸王,只不过是霸王分化出一个虞姬的人格,以虞姬人格为主导,认同自己是虞姬而扮演着霸王,又坚称自己是霸王。但这样也还是不太通……)
       问到血神所穿的甲,血神称是虞姬亲手为他锻造。(虞姬看来真是铸师,而铸师殉剑,金光里的铸师,无论废苍生还是锻神锋,也算上稣浥,还有金敖,性格各异,但还没有能殉剑这一类的,废苍生动用不灭火时倒是有这种疯魔。)
       万雪夜关心血神伤势,血神称只能以血医治,万雪夜称会取来他的药。(刀妹应不至于真的杀人取血,所以,有可能是用自己的血吗?)
       6.武罗刹
       猷朗向武罗刹回报消息。武罗刹因为铁枫零之前转达的话而对其有不满,也不满于覆舟虚怀的行动将他排除在外,称要不是因为封锁桃源渡口的术法让他的人马不能进入,他就自己行动了。
       猷朗回报四宗通缉泰玥皇锦的事。武罗刹决定抓泰玥皇锦来解除术法。(覆舟虚怀封锁道域的做法,可能一方面是防止外来势力参与道域内斗,关起门来完成要做的事,一方面也可以防止血神危害扩散。从这点来看,其实血神不急于进兵中原而对付四宗也合理了,反正他也出不去。但血神了解四宗武学,说不定是随时可以解除所以不着急。如果泰玥真的解除术法,鬼市的人可以进入道域,现在的三方变成四方,但血神也可以离开道域,虽说他应该不会走。如果武罗刹的目的在剑,就可能一方面从血神那里夺剑,一方面知道内情后从覆舟虚怀那里夺剑鞘。还是血神方面比较危险吧。)
       7.交换人质
       如晴重伤,双足已无知觉。颢天安慰如晴一定有方法医治。丹阳见到寄鲲鹏,向他要丹药,鲲称已无丹药。(最后一颗自己保命的药已经给颢天玄宿吃了。鲲:包裹不够很遗憾。)
       翱大宗前来交涉,提出用天师云杖交换天之道之事。
       丹阳侯出手威胁。翱大宗不受威胁,反而挑拨暗示四宗不是一条心。
       寄鲲鹏猜测他们先取剑鞘又要云杖是为了对付血神,翱大宗也表明覆舟虚怀是要以此树立威望。
       颢天认出是灵符寄体,原来真正交涉之人是铁枫零,要求在遥山远水交换人质。(灵符寄体,之前铁枫零以笑语函邀霁寒霄,似乎就是灵符寄体,但那时手段比较残忍,被寄体的人是尸骨无存了。)
       四宗决定交换人质,但寄鲲鹏不参与,要留下继续查找有用的讯息。
       覆舟虚怀。莫离骚醒来见到霁云送饭。霁云将一叶知秋的地图交给莫离骚,要他转交寄鲲鹏。莫离骚知道霁云是在卧底。
       霁云要放莫离骚离开,莫离骚发现霁寒霄到来,故意打翻饭菜。霁云也配合表示师徒情绝。(这尬演霁寒霄都能信,真是因为对天之道的执念太深。)
       二人交谈,霁寒霄出言嘲讽,莫离骚称霁寒霄本可以自己选择走出阴影,而留在阴影里是他自己的选择。莫离骚对霁寒霄教育霁云的方式表示不满,激他动手杀人。霁寒霄知莫离骚想法,没有动手,带他去交换人质。莫离骚表示对他的不满句句属实。(这是二当家说过的最重的话吧。)
       8.“血染不绝”,寄鲲鹏的发现
       查询相关典籍后,寄鲲鹏称战朝时中原就有关于阴阳学的记载,龙虎天师是后来才来道域,霸王也在龙虎天师之前,但典籍之中几乎没有相关记载。(阴阳学早就存在,霸王也早就存在,但它们与道域相关的事在道域却无记载,是被人为抹去了。)鲲称”消失的历史”(墨家惯用的手段)。
       问及阴阳学宗铸造的技术,士心找到一本《太幻奇造术》。鲲指出奇怪之处:为什么血神是虞姬假扮霸王,而非真正的霸王,要说怨气应该是霸王更重才是。杨霏称是爱的力量。鲲则认为爱的力量不是科学依据,思考兵器寄体能让一个本来武功不强的人变成难以应付的存在,最后用龙虎天师的阴阳术法封印,这种感觉很熟悉。鲲称已经找到血染不绝的真相。(虽说虞姬殉剑的情形很像玄狐投炉,但是鲲在这里的描述,我首先想到是幽灵魔刀寄体,使一具肉躯成为元邪皇。这里说的是剧中元邪皇现世这一次,元邪皇力量的来源其实是魔刀,所以只伤肉躯不毁刀杀不死元邪皇。而玄朝那一次,元邪皇正是被分成幽灵魔刀、枯髓咒怨和魔心鉴三部分以佛国的手法封印,和血神相关要件被分为傲邪剑谱和双锋的情形有点像。前面推论过血神附身的条件是用血不染修练过傲邪剑法,月加上双锋就造成了血神现世,和元邪皇三要件合一而现世相似。但按这个推论,血染不绝不可能是墨狂。虽说墨狂也是护世之兵、血之禁印、渡世大愿三要件合一才形成,墨狂也的确是一把武器能使武功平平的持有者拥有针对特定种族的绝对杀伤力,但和血染不绝的差别还是很大。虽说血染不绝的饮血和墨狂的杀师血继倒有点类似。不管是从玄狐的方面来想,或者从墨狂本身的特点来考虑,都有点说不过去。还是比较疑惑。)
       9.尾声
       泰玥来到天师道场,知道四宗对付无情葬月已经失败。
       武罗刹偷袭,提醒泰玥皇锦敌人不只无情葬月和三宗,还有创立覆舟虚怀的学宗叛途逍遥游。(之前鲲还和她说与邪物渊缘更深的反而是阴阳学宗,她还在反驳。泰玥得知此事,大概真的要疯,所有人都背叛了她,原本还可以恨无情葬月和三宗,但现在连阴阳学宗也要开始恨了。)
       遥山远水逍遥游出场。诗号的第三个版本:披蓑百载扮渔樵,古今事,案底明昭;揉丝曲拣枯凋,往来者,法外逍遥。(这个版本“案底明昭”“法外逍遥”什么的,感觉是对应无常元帅。)
       双方交谈,莫离骚称不一定要交换,他们拿他没办法。
       千金少拿出天师云杖,逍遥游现出琴,双方一触即发。(交换是交换,但就算要换,四宗方面也不能表现出明显的故意要换的意思,至少要打一场,表现出失落天师云杖是意外才是。但逍遥游不可能猜不到他们是故意要换,然后推覆舟虚怀去对付血神,应该也会有底才是。逍遥游留莫离骚,应该不只是人质交换的问题,后续对付血神可能确有用途,所以覆舟虚怀应该还是想继续掌控莫离骚,而不能轻易交换出去。)
       下一集无标题。寄鲲鹏称血染不绝是第二把墨狂。(除了前面所说血染不绝以虞姬殉剑而完成和墨狂以玄狐殉剑而加强有相似之处,再一种可能是血染不绝的饮血与墨狂的杀师血继相似,但总不至于虞姬是血染不绝的前代持有者吧?从本身的相似性来看,血染不绝的力量来源在哪里,墨狂的力量来源又在哪里,还是不太明确。如果说墨狂针对魔族的力量加成来自止戈流开阵后的阵,难道血染不绝的力量来源是血神出手时周围的血阵?也就是说,血神的确是需要血来保持力量?说起来,对付止戈流的方法按说关键不是和剑阵死磕,而是对付使用止戈流的人,俏几次被重创正是这样。而这样的经验对于对抗血神似乎并没有什么新的启发。
       莫离骚对于对付血神的作用,如果不是指交换人质这点,就是他自身还有什么能力能对付血神。从能力上来看,莫离骚该是仙舞剑诀修为最高的人,不过覆舟虚怀也还有个霁寒霄。上一集提到要让覆舟虚怀成为这个英雄,如果诛灭血神的是无常元帅,而无常元帅是覆舟虚怀的人被公开,是符合覆舟虚怀利益的。逍遥游似乎有意将让霁寒霄成为这个英雄,霁寒霄排斥做影子,却也没有明确表示不愿意为组织而死。总不至于要让天之道扮无常元帅做这个英难吧,如果是这样,霁寒霄肯定愿意再扮无常只愿和天之道一争。
       泰玥方面,她知道遥游的事后,真有可能会和武罗刹合作,恰好武罗刹可能既要对付血神抢剑又要对付覆舟虚怀。但真的帮武罗刹一旦完成泰玥自身有危险,她应该会知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君王三百州 + 1

查看全部评分

鱼仔沉迷于剪金光MV和写文。
乐乎:@甄罄zhen
B站:av1854174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好友

2758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296
鲜花
6
臭蛋
0
戏龄
≤ 3年
注册时间
2017-11-28

妖道角

发表于 2020-1-12 21: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血神感觉不是单纯的霸王或者虞姬的问题,不然万雪夜也不会再三追问确定,而血神一直 不给正面回答。

这次的物换星移,应该就是指的对抗血神的任务由四宗转移到覆舟虚怀

其实感觉这一集莫离骚这个人物才真正的树立起来,而不是前面那种带有片面性质的人物。

墨狂的力量来源自度世大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

好友

927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504
鲜花
74
臭蛋
1
戏龄
≤ 20年
注册时间
2018-3-26
发表于 2020-1-12 23: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如今的随心不欲就是血神,血神是虞姬对霸王失败的悔恨的怨念,寄托于剑之上,使得随心不欲产生了灵识,从而有了血神。换句话说,斩断随心不欲,血神就消失了。参照霹雳布袋戏夏承凛的真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8

主题

1

好友

2547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860
鲜花
76
臭蛋
5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4-3-16

妖道角

发表于 2020-1-13 00: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觉得这次鲲的战略目的就是让对付血神的关系由四宗转到覆舟虚怀,因为四宗在血神先前的战斗已经元气有损,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毕竟道域现在的大患是鬼市,保存实力才是对的.所以他在这事上表现的有点不积极应该有全局推演的考量,既然你要名那就让你去搏命,只要关键时刻收割就好,说不定是某位死而复生的抢了一切呢.
山风雾海逍遥客,一朝晴明尽天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1

好友

1237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帖子
195
鲜花
5
臭蛋
0
戏龄
≤ 20年
注册时间
2015-11-14
发表于 2020-1-13 03: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了泰玥奶妈,塑造了这么久的一个性情中人。阴阳学宗至高武学九字诀在她手里一次都没赢过,到头来,要成为道域媾和鬼市的一枚棋子,被人摆布,过档换剧之用耳。
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

好友

188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93
鲜花
11
臭蛋
1
戏龄
≤ 10年
注册时间
2018-3-30
发表于 2020-1-13 07: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止戈为武寂寞侯 发表于 2020-1-13 03:56
可惜了泰玥奶妈,塑造了这么久的一个性情中人。阴阳学宗至高武学九字诀在她手里一次都没赢过,到头来,要成 ...

确定能有下一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3

好友

82

积分

妖道角(初入江湖)

Rank: 1

帖子
69
鲜花
21
臭蛋
1
戏龄
≤ 20年
注册时间
2018-6-28

妖道角

发表于 2020-1-14 08: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大才,厉害!
龙腾四海吟天际,万里雷鸣震九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好友

86

积分

妖道角(初入江湖)

Rank: 1

帖子
96
鲜花
0
臭蛋
0
戏龄
≤ 5年
注册时间
2017-12-28
发表于 2020-1-14 10: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真能写,写那么多要花几个小时吧,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147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145
鲜花
11
臭蛋
1
戏龄
≤ 1年
注册时间
2015-7-5
发表于 2020-1-14 11:51: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片头还有熬鹰与鬼事的交流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0

好友

273

积分

妖道角(一刀起程)

Rank: 2

帖子
186
鲜花
25
臭蛋
0
戏龄
≤ 1年
注册时间
2019-7-28
发表于 2020-1-14 15:08: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天雨如晴被捅了两剑不是心脏,都没死,敖鹰被捅了一剑就没了,而且捅的还是右胸,这点一直让我很疑惑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止戈为武寂寞侯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妖道角 ( 黔ICP备15005033号-5 )

GMT+8, 2020-3-31 09:27 , Processed in 0.07760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