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碧血玄黄仙古狂涛新剧抢先看天宇布袋戏其它布袋戏
最新资讯新闻动态霹雳武道列传霹雳特辑金光特辑
东离剑游纪东离剑游纪二刀说异数奇人密码圣石传说
霹雳:传承者金光:吟唱之美霹雳音乐交响霹雳魔幻交响霹雳年度发布会
天生我才怎么用仙界小霹雳蝶龙之乱生死一剑西幽玹歌
查看: 269|回复: 0

[长篇连载] 《两世微尘》 第三十六章

[复制链接]

43

主题

0

精华

1226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UID
33804
帖子
68
鲜花
27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1-8 18: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十六章  强冷战血 (刀无极,你可以试试再次鼓动,吾之战血。)

          我愣了半晌,“什么是绵土?”

        “就是空中的灰尘,沉积而成的土...最为绵软。”

          罗睺的话语和罗睺的语气,一样令人震惊.....  忽然,有人来报打断了我思维——“秦假仙,求见君曼睩。”


        “...尔等,来得很快。”罗睺的话隐隐透着危险。

          我合上快掉来的下巴,“别——动...是朋友。我找他来的,快叫他进来...我有好多事,要找他帮忙。”这秦假仙,我跟柚子说多久了,现在才来!

         “......此人,是何人?”

         “江湖探子,包打听。正道信使,联络员......”

         “扣影毒杀,打残此人。”罗睺传令。

         “不!等下,不准动他!”......那什么扣影毒杀,只看了我一眼,就领命而去。

         “即刻,找寻——拥有刀龙之眼的人,七韵斋位置,少独行住所。”罗睺又传三令。

            你!一句也没听进去!必须马上行动...我立刻从萝卜身上,退下来。

          “汝之能为,绝不可现世。汝有何事,吾办。”罗睺见曼睩的小脸发白,想是气狠了......

          “如果我,无故伤害狂屠,你怎么办!我竟不知,你把我当作牵线木偶一般!虚蟜,我们走。”我伸手向虚蟜...他竟毫不犹豫,抱住我,就走......?等下.....虚蟜,你抱我去哪?我就吓唬、吓唬萝卜...我走了,萝卜跑去砍人,怎么办?

           
           小小姐,不停翻腾,焦急地看着自己......嫌自己慢了。虚蟜,蹬、蹬、蹬,跑下台阶。

           我只来得及,仓皇地朝帘幕后的王座方向,望了一眼......萝卜,毫无反应。


           夜麟收到妹妹这一眼,再也待不住了,追着妹妹身影而去。 坐塌、骤然空了,罗睺浑身一僵.....


           殿门外,我刚止住虚蟜,兔子就出来了,“谁让你,也出来!咱们一定,要有一个人赖在他身上。要不,一盏茶的功夫,萝卜已经砍完人,回来了!”

         “不会吧,他只是要找醉饮黄龙,问清楚葬龙壁的位置。”

          气得我不行...哦,对了!兔子还不知道...“幽溟所说上古时期,助月族囚禁萝卜的两大助力,就是醉饮黄龙和刀无极的师傅!”

          夜麟一愣,就听妹妹又说,“葬龙壁,有邪天御武的力量,能回溯过往。醉饮黄龙,还要以此为凭,找回他失散苦境的兄弟,他绝不会,让人毁了葬龙壁!”

        “那你怎么办?”

        “所以,咱们要尽快,让五龙同心。然后,联合五龙一起对付葬龙壁,才行!”原先,百思不得其法的事情,在这一刻儿,豁然开朗。是的,如果柚子能对付,邪天御武死后的咒力,又岂会让君家代代惨死!而,刀无极不回归的话,就会始终阻碍在,萝卜和邪天御武之间......

        “啊——好。那现在,我要做什么?”

        “尽你所能,拖住萝卜找死的行为...否则,咱们只能眼看着,他再一次被人围杀!”我满腹心酸,道,“还是,好人打好人!”

          听到‘围杀’两字,夜麟已经急了。听完妹妹最后一句,他急促回返的身影,带出了一道白光。

         

          扣影毒杀,已经回来了。“怎么样?你真的,打残了秦假仙?”我急问。

        “没有,我才说了武君之令,那厮就溜到,不见踪影了。”扣影毒杀望着这个,武君为之斩杀四员大将的小姑娘,躬下身回答。

          果然,是狡猾无比的秦老奸.....不过,无论如何,我感激 扣影毒杀给了,秦假仙反应的时间。 扣影毒杀,死于萝卜的迁怒,真真枉死......“以后情况不对.....你就喊‘少主救命!’,必能逢凶化吉。扣影毒杀,不要忘了!”

         “多谢,姑娘。”

          扣影毒杀进去之后,我开始试探虚蟜,“我无家可归了,虚蟜——我的伯父,不要我了!”......
        
         “武君、爱你!”虚蟜粗喉咙、大嗓门地掐断了,我‘自怨自艾’的表演......过了半天,我才从新酝酿好:“虚蟜,如果武君打我,你怎么办?”会带我走么.....

         “求武君,不打!”

          我咽了口吐沫,还是......词穷。看来不行,你还没有到,会为了我,违抗武君的地步。可你刚才,明明无视萝卜,只听从了我。君曼睩是怎么做到的......哦,她教你这个野人,饮茶。从此,获得了你的心......我爱你,我也要你爱上我,不是虚假的别人。是我,胡颖!我会根据,我理解的你,来攻破你的防线!我只需...给你,我最在意的东西。因为,你就是我。“虚蟜,给我端碗浆糊吧。我快饿死了。”




         罗睺,从没挽留过谁,但...他下意识扩大了听觉了范围,追寻着二人的声音......

         汝愿意,拿自己冒险,去周全所有人。吾,懂。但吾,不能同意!况且,你太相信枫岫了......一个,为成功,想出血祭十万人的术士,又岂会,是凡人!

         汝,君家的人,都是这般么?来时,热情万分、悱恻缠绵...去时,果决异常,再无留恋.....罗睺没有心思,处置扣影毒杀,随,遣退众人。之后,罗睺发现了,一个自己无法忽视的问题——夜麟,一直抱着自己的手臂,大有再不松手的意思。

        “吾如厕。汝也跟着?”在得到,夜麟毫不犹豫的答案后,罗睺瞬间将夜麟掀了出去。只是,没注意到,他们在高台之上!

          夜麟的脊骨,撞在台阶上的声音和别人脊骨碰撞的声音不同...后背轰地潮热一片,罗睺离座...夜麟在滚落中,手撑了一把台阶,腾身而起,止住落式。然后,又窜了上来.....

          罗睺坐了回去...不能打,这是自己家...孩子。在夜麟扑上来之前,罗睺斗气自发。夜麟如同被冻住一般,霎时凝固了身形。只看了一眼,匍匐在台阶上的夜麟,罗睺就慢慢觉出......曼睩看见虚蟜下跪时的不忍。罗睺起身而行。

         厚重的勾勒着金纹的袍角,逐阶划过,消失在夜麟的视野里.....近在迟尺,却无法抓住!“噗——”夜麟拼着浑身逆血,终于挣开了穴道。他摇晃地起身,想喊,你别走...嘴里又被溢出的鲜血填满。

         这是汝,第二次流血,一天不到...在吾眼下!罗睺觉得头昏脑涨......“汝,要何为!”

        “带着我!”夜麟口角流着殷红的血,坚决地又从复一遍,“带着我!如果,你一定要去,那我也去!”

        “.....天都,留给汝。”吾之功力,也留给汝,“汝不用害怕,月王的威胁。”

         夜麟一把抓住,罗睺伸来的手,“我不要。我不喜欢...坐在孤零零的王座上。我也不喜欢,在亲人离开之后,靠回忆捱日子。所以,这次,你带我走!”



         .....似乎,许多年前,有人也这么说过...哦,是凤卿......千年以后,汝又对吾,说了同样的话......罗睺把夜麟拥进怀里,.这一刻儿,他有些怕了,他怕——自己胸口,沸反盈天的战火,会吞噬怀中这具单薄、倔强的躯体;他怕,随之而后的无尽冷寂中,再也寻不到......这个的身影。

        罗睺,强令自己沸腾不息的战血,冷凝下来,直憋得胸口炸裂,血脉猛张...他死死固定着,自己的姿势。因为,只要稍微走神,就会挤裂怀中的稚嫩之身...还未伤敌,以自损三千,罗睺咽吞下涌到嘴边的鲜血.....哈!刀无极,你可以试试再次鼓动,吾之战血。

        许久之后,罗睺才能控制着一丝内力,缓缓进入夜麟的身体,帮他裹住躁动的丹田。所以,罗睺和兔子来时,只看见曼睩在喝......浆糊?!还拿手去刮,碗里最后一点儿,粘在壁上的部分...罗睺的心,猛地被扎了一下,“别...吃、了。”

        曼睩欲哭无泪,“你连,浆糊,都不给我吃了?”

       “去拿,天都最好的东西,喂饱伊和汝。”罗睺放下夜麟。

        夜麟,虽然不舍得妹妹,但是,他不敢松手。

       “吾,不走。”罗睺承诺。

        夜麟回来得很快。拿几个烤包子,欢天喜地,给曼睩介绍,这是有馅的...然后,掰成小块喂给曼睩。罗睺看见,曼睩被哽得直伸脖子,又看见夜麟脚上巨大的鞋子...还是枫岫的。深觉:自己还是活着吧,否则,这两孩子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子——

       “吾,大意了。采买,所有新鲜食材,一应生活物品...鞋子、衣物、首饰.....”

       “扇子!纱绢的扇子。我要一把扇子。”

         是......因为,吾毁了,枫岫给汝那把扇子?“所有纱绢的扇子...夜麟,喜欢什么?”

       “枪!我要一杆长枪!”

        ......月族,似乎都使长枪...汝,不想学刀么......算了,就那小身板,还是不要学自己刚猛的刀路了。“吾,给你。”亲自打造给你。

         衣、食、住......罗睺想到,枫岫给曼睩准备的卧室,“还有,皮草,白色的;帐幔,粉红色的;熏炉;花色壁毯......”罗睺渐渐收声,看着把白色老山羊皮穿成黑灰色的虚蟜,深深地忧虑......

        “我和虚蟜去,我自己挑自己喜欢的。”

        “不行!”......又生气了?罗睺示意虚蟜先行采买,然后,将那个还抱着浆糊碗生气的小人,合在气罩里,“选一处,汝最喜欢的地方。”

     

(都三十多章了,只有一个人评论,以后,两天更一章吧。也能,多一些时间思考,提高写作水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2-1-29 09:49 , Processed in 0.05387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1-2020,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