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碧血玄黄仙古狂涛新剧抢先看天宇布袋戏其它布袋戏
最新资讯新闻动态霹雳武道列传霹雳特辑金光特辑
东离剑游纪东离剑游纪二刀说异数奇人密码圣石传说
霹雳:传承者金光:吟唱之美霹雳音乐交响霹雳魔幻交响霹雳年度发布会
天生我才怎么用仙界小霹雳蝶龙之乱生死一剑西幽玹歌
查看: 217|回复: 0

[长篇连载] 《两世微尘》 第三十八章

[复制链接]

43

主题

0

精华

1226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UID
33804
帖子
68
鲜花
27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1-12 1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十八章   动翅蝴蝶 (为什么送给他?)

          用羽毛的点翠足以模仿蝴蝶翅膀的纹理,但透明感不好。丝绣又色调单一,只有劈开丝线用细密的针脚,多层相近颜色的叠加,才能够模拟自然颜色的过度。我曾经见过,一种翅膀绿黄色,沿翅脉有黑色条状纹的蝴蝶。它展翅足有成年人一只手大,比起瓶盖大的白粉蝶,简直惊如天人!年级老大的我,每次看见它,还会痴痴地追随着它的身影,直到消失.....如今,我有机会将那个倩影,全模全样地复录下来。

          饶是如此欢喜,在手指痉挛后,也很难捉住牛毛细针。幸而有,在柚子那里,日夜不息的三个月,否则,我决难再指挥动,瘫痪的手指。

        “虚蟜,再去,所有纱绢的扇子,有蝴蝶的。”罗睺吩咐。

        “我还要银丝,越细越好。以及,透明的胶和银粉。”

        “虚蟜,买。小小姐,不做。”小小姐投过来的眼,都熬红了,虚蟜结巴着说。

        “好啊,买来更漂亮的,我就不做了。”

           虚蟜急速离开。

        
          看着虚蟜,又买回的几大盆扇子, 罗睺也是,为难了......竟然、没有一把比得上,那把的。连银线,也不合用?曼睩费力地拆扇子上的银线用。罗睺,拿起买来银线圈,抽出一根,在自己右手食指上饶了两圈。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出线端,一边拉一边转动右手食指。

         “够细了么?”

         “小心...割伤......”我看见细如发丝的银线,源源不断地从罗睺的左手抽出,由右手旋转带动着,绕在空中。银线慢慢地蓬成了一个线圈。我咂舌道,“你可以用,从事手工业,来养活自己。”

           罗睺沉沉地笑了。

           果不其然,连最小的针孔,这细丝都能穿过。我用这银丝固定着翅膀所有的脉络.....然后,我用钩针,勾住一根银丝的中间,把两根丝尾合在一起,快速搓动钩针,把两根银丝绞在一股。手都搓红了,还没有绞好十厘米,唉......太细了。

          “这个我会,我来!”夜麟叫道。再不接手,妹妹的手就会搓起泡,像上次生火一样。

           我又递给兔子,一根细长的针,“绞好的纽丝,细密地一圈接一圈地绕在针上。取下来的半成品,同样,再绕一次。”

           很无聊,成效也很小。但正如练功一样,一点一滴终成江海.....夜麟做得很认真,待我用银丝固定好一个翅膀之后,一节十厘米长,毛线粗的弹簧就做好了。

        “很不错哦,以后,咱们三个,可以开个手工作坊了!麻烦哥哥,用毛笔沾水,洗掉翅膀上的浆糊,透明的翅翼就会露出来了。”

           夜麟持着扇柄,小心地一笔又一笔地抹水....

           我满意地开始,用土豆大致刻了蝴蝶的身体。我边刻边问萝卜,“会编草蚂蚱么?”

           罗睺停下来,想了半晌,“钻研一下,应该可以。”

           我把土豆模子递给萝卜,“把纽丝,绕在上面就成。记得留线头,作蝴蝶的触须。”

           罗睺绕着绕着,忽然想到,“那模子,怎么取出来?”

         “等土豆干枯了,剪碎它,就掉出来了。”

           在一圈又一圈的穿绕中,罗睺偶尔抬头看见,低头各自认真忙碌的两个人.....好像有过一个时刻儿,也是这样只露一个头顶,各自忙碌,编织着手中的蚂蚱......罗睺,恍然生出浮生一梦的感觉。

           记起了,儿时的光景...倒忘了,隔空震碎东西的能为.....

           汝,这是在劝吾,放下屠刀,眼光投往它处么——好聪明的小丫头!无人知道,面具下罗睺的脸,松动了 。

         

          子时了,小孩子睡太晚,似乎不好。罗睺道,“明天再做,休息吧。”

         “嗯——就要做!”

           罗睺认为,现在,不合适通常的用辞。

         “挺好玩的。”夜麟捧着扇子,都不敢用狐火烘干。他看到妹妹接过扇子,就开始挥动。急忙说:“小心,别刮破了翅衣。让我用嘴吹吧。”

            罗睺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别的说辞。终是,算了。

          “等会,刷上透明的胶,就结实了。那些银粉,你用嘴试试吹。看能不能均匀地吹落在纸上。”我小心地从扇子上,剪下了这两对翅膀。把银丝线头纽成一股,从弹簧中央穿过去,试了试。走动的话,翅膀会动,但没有忽闪忽闪的效果.....也许,翅膀不够沉。我做了一些小的弯曲,尤其是下翅突出的小尾巴,做成了飘动的样子。然后,在翅膀的背面刷好胶,正面只在纹路处描上胶,“哥哥,来把银粉吹在上面。”

          “噗——”随着银粉落下,翅膀颤颤巍巍地上下浮动。“成了!”我欢呼一声。

           夜麟没看出有什么大变化,只是觉得很好玩,吹一下,抖半天。等到妹妹将翅膀全部固定在蝴蝶的身子上,夜麟觉得这个翅羽翩然的淡蓝色银蝶,仿佛活了一般,一吹,翅膀就不断飞舞,银光摇曳,好像银色的鳞粉,都被抖落下来了。

           我用两小粒椭圆的珍珠,缀在弹簧的尾端,作触须。
         

           被叫来的虚蟜,看着这只美丽无比、好像活物的蝴蝶,深深地自责。自己没有完成好任务,还是,小小姐自己做出了,想要的东西.....虚蟜看着,小小姐布满血丝的眼睛,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千山万水,也要达成小小姐的愿望,再不让她这样受累了。

           虚蟜以为小小姐,把这只蝴蝶固定在自己的牛角上,是为了看效果。他就小心地走了几步......

           夜麟觉得,这座肉山一步一抖,真怕那不堪重负的弹簧,断了。他跟前跟后,随时准备接住掉下来的翅膀。结果,走了十几转,还挺结实的。蝴蝶的翅膀比吹的时候,还扇得大。

         “亮蓝色的头发,配银蓝色的蝴蝶,果然,十分好看。虚蟜你回去吧。”

           虚蟜低下头,让我取蝴蝶下来。“怎么,你不喜欢么?”

         “虚蟜,喜欢。”  虚蟜瓮声瓮气地回答。

         “那就好。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不可以取下来哦——”我困得不行,走过去抱住萝卜的腿,就想往他脚上坐。


         

           罗睺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出办法——平移。等到他,刚把坐在脚上的曼睩,提到床上。夜麟就爬上来,抱着自己一只手,嘟囔,“为什么送给他啊——我也很喜欢啊——你半夜,会不会跑?”

         “不会。”

         “那好。你敢骗我......”夜麟支着眼睛想了半天,“那我就跑去找你......和你死在一起......”

         “......不会。”

           夜麟含糊地应着,“你看着妹妹啊——”

         “好,睡吧。”罗睺单手脱了靴子,微微虚抬着膝盖,绷直脚,想退出来。曼睩忽然张开眼睛,看着罗睺的脚.....罗睺放下脚跟,不动了,曼睩才闭上眼睛,又靠着睡了......就这样吧,罗睺托着夜麟倒下身,展开气罩,将这两个都圈进来。
         
          然后,罗睺开始了惯常的总结:以后,枫岫的东西,不能随意毁坏。更正,曼睩的东西,不能毁坏。

          等到,夜麟能独掌天都了,自己搞不好真的,去开个手工作坊。就那样的蝴蝶,一百两也有人买...还是,不好!丫头,太费神了。还是打造兵器吧,计都刀就是吾亲手打造的。除了它,能承吾之巨力,别的刀剑都不行......说起来,也许这也算,吾打得不错。

          夜麟好像有点儿舍不得,那只蝴蝶...明天,就开始给夜麟打造一柄枪罢。

          罗睺正想着,曼睩突然,直挺挺地坐起,惶然四顾...她好像在找什么,直到摸着自己的脚,才停下来...仔细地摸几遍,又倒头睡了。

          是怕,自己不在?罗睺,总算想起了,刀无极和邪天御武.....罢了,就等等。要叫人监视枫岫,看他和五龙是怎么接触的。只是,他那般能为,除了自己,恐怕没人能看得住他.....也罢,待夜麟的枪,打造完成。吾就去看一下他。妙毗之玉,还是先不要交给他。

          唉!曼睩又直挺挺地坐起...重复刚才的乱摸。罗睺试着说了句,“吾在。”

          曼睩“咚”地倒下去,又睡了。

         之后, 罗睺注意着曼睩。一有动静,罗睺就赶紧说,“吾在。”曼睩才渐渐睡得长了。后来,罗睺又说了两次,曼睩才睡踏实了,松开手翻了个身。罗睺脱开脚,也翻个身。就发现自己的手一动不动,被夜麟死死抱着,罗睺干脆直挺挺地不动了。直到天色大亮,罗睺才朦胧睡去,忽然,罗睺瞬间醒来...屋外有人。“谁——?”

         “武君,升殿。”

          是虚蟜,“传语交谈。今日不升殿。”罗睺传语入密。

        “小小姐、梳洗。”

        “ 猪头!曼睩给汝做饰物,忙了一天两夜,起不来。”

        “虚蟜、等着。”其实,他怕弄坏了,小小姐亲手做的蝴蝶,支着脖子一整夜,也没有睡好。

        “汝去置办——白色皮草;粉红帐幔;熏炉;花色壁毯、矮几、卧榻。”搜寻了两遍,罗睺才发觉,自己的战将全都奇形怪状.....为什么,会有那么‘清奇’的装扮?只有扣影毒杀还算正常,“让扣影毒杀,协助。”

        “是,武君。”

          两人无声的交谈结束了。


         虚蟜发现,今天,集市上的人都很怪。人们看自己的目光,向来不是憎恶,就是畏惧......从没有,追着自己看的。“今天,都看我。”

        “...哦,那是因为,你头上这只,会动的蝴蝶,吸引了她们的目光。”扣影毒杀解释道。

        “啊......”等到有七、八个人问,这只蝴蝶在哪买的。虚蟜似乎觉么出什么.....后来,吃饭时,旁边有个小姑娘,递给他一支糖葫芦,“猪哥哥,这个糖葫芦,给你。你让我摸一下,你头上的蝴蝶,是不是真的,好么?”

          虚蟜,没有要糖葫芦,但他低下了头.....因为,这是第二个,没有被自己吓着的女娃娃。当那个女娃娃的手,伸过来的时候......虚蟜,心里一阵害怕,他怕这个女娃娃会失手,弄掉蝴蝶的翅膀.....或者,弄坏蝴蝶的触须。所以,虚蟜逃了。耳边传来,那个女娃娃的哭声。虚蟜决定,再不和女娃娃说话了,以免她们又要摸自己的蝴蝶。

          另外,扣影毒杀快被他烦死了,一路上,虚蟜让他看了十几次。“没、有、坏!还、在、动!触须,没有事!银粉,没有掉!”扣影毒杀,简直忍无可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2-1-29 08:52 , Processed in 0.03950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1-2020,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