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碧血玄黄仙古狂涛新剧抢先看天宇布袋戏其它布袋戏
最新资讯新闻动态霹雳武道列传霹雳特辑金光特辑
东离剑游纪东离剑游纪二刀说异数奇人密码圣石传说
霹雳:传承者金光:吟唱之美霹雳音乐交响霹雳魔幻交响霹雳年度发布会
天生我才怎么用仙界小霹雳蝶龙之乱生死一剑西幽玹歌
查看: 208|回复: 0

[长篇连载] 《两世微尘》 第三十九章

[复制链接]

43

主题

0

精华

1226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UID
33804
帖子
68
鲜花
27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1-14 12: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十九章   何以托足( 这个,不甚美好,却又时时让我们感动的艰难人世,便是,你我依存的空间。)

       我在离烧窑六、七十米处,就热得不行了。外衣早就脱了,单薄的内衣也被汗水浸透。

       “你在这里等。我去给他送饭。”夜麟说。

       “一起去,我能坚持。”

       “坚持个屁!送个饭,拼死拼活的。”

       “我想知道,萝卜怎么样?我得看看,才安心。”那红彤彤的火处,仿佛太阳一样投射着耀眼的光芒......

       “我去。我能驱狐火,当然不惧凡火。你千万别跟来,你会被烤焦的。”夜麟拿上吃食,走了十几步,回头又点了妹妹的穴道,才放心。不是自恃武艺,是真的会出人命。夜麟觉得火烫的气息,迅速烘干了鼻息和口舌的水分,每一次呼吸,炙热的气体都会一路烫进肺里,胸肋一片疼痛,眼睛几乎被烤地睁不开......夜麟闻见烧焦的味道,还有二十几米,赤红的烈焰将周围的空气,蒸腾得一片朦胧,只能隐约地看出金色的身影......我不想,离你那么远......

        “呼——”夜麟和妹妹都被送到了清凉处。

          看到,夜麟烧焦的发梢,我赶紧说,“现在,不能靠近他!食物放在近处即可。”

         “......他不会取用的,我得叫他。”夜麟又去了。

          你根本没叫他,好不好...“萝卜!萝卜!你停一下,兔子要被烤熟了!”我使劲喊。

         

          ——咦,真叫出来了...看着黑色勾金的长袍,没什么事,夜麟心中一喜。什么...东西掉下来了,一滴.....一滴.....

         “吾收到了。别再来打扰吾,吾晚上回去吃。”罗睺语调不变。

         夜麟看见面具下,罗睺还在不停滴...汗,他的外袍都在向外辐射热力.....

         “我不要枪了。我不喜欢...你别打了。我.....什么都不喜欢。”

         罗睺抬眸,望着无尽的苍穹,想了很久。

         “想陪吾,吃饭么?今天,汝离吾,七十八步。”

     
         回来之后,兔子一直很沉默。记忆中,兔子那杆枪的模样.....我还记得,也大概知晓,与其说,是枪,不如说,它是一支戟,是复合功能的武器。所以,我反复描画了很多次。这期间竟然,没有引来他一句探问。直到,萝卜进门才惊动了他,他往后一微微一仰,顿住身形,立刻错开了眼。
         
         罗睺收了饭食,转身离去时,忽然说,“吾,一生伐杀......千年,静止得太久了。只有借——不断地击打,导出戾气,方能不自伤。不是,为汝。”

          然后,罗睺深深地后悔了,曼睩又赖在了自己的脚上...是说,当初见伊,为何自己要伸脚啊——罗睺靠在床上,还在考虑这个问题。然而,曼睩打断了他.....一会儿敲腿,一会儿揉肩,忙碌得像个小松鼠.....战斗,有时会持续几天几夜,甚至连绵半月,吾怎会受不住......夜麟别扭地端上水,捧着食物.....罢了,明天再重启温度。

        曼睩聊起一事,“扣心血,那么灵敏,不是该给哥哥和我么?怎么给了柚子。”

        “汝辈不需,汝辈不离吾身。”

          本来还想继续说和,萝卜与柚子,听到这,我什么也说不出了。

          踟蹰无措.....我一生就离开你,这一次,好么......有些话,得说了,才能走。“我君家累代的家训,要说给你听。”
         
          罗睺预感到了沉沉的重压,“说罢。”

         “一,结义信物,回返。二、君家世代守护武君。————君凤卿,在垂死一刻儿...没有把重生的机会,给自己。也没有给妻子和孩子,他留给了你。”

          也许,你不知道。也许,柚子也不知道。也许,世人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对你的情和你对他的一样重。如今,作为......你身边的我......该是凤卿的,我不冒领。我再次将信物,挂在了罗睺身上.....我要离开你,那么长的时间。只有这复生之血在你手中,我才能放心。

         其实,在月族听到曼睩说,复生之血还在, 罗睺就明白了凤卿的意思。所以,他才会那么失控。今日重提,罗睺仍然被这重愈千斤的情义压得,动弹不得......

         许久,“吾,不信任,枫岫。吾,不让邪天御武,带汝走。”罗睺调动着无力的身体,要取下...却被曼睩死死抱住。

        “不要浪费了,君凤卿的心意。况且,复生之血能救我一次,除邪天御武外,还有其他的人,他们能杀我无数次。有你在,才有我在。”

          呼——炙热迅速席卷了,罗睺的四肢...抽刀出门去,把威胁汝的人,都砍成飞灰...罗睺腾身而起。

          感觉到手下剧烈的温度变化,我惊呼,“兔子快来!萝卜要去砍人!”

          夜麟腾地跳下地,“拦什么拦,一起去!”率先,夺门而出。

         “啪——” 夜麟被吸了回来,撞在罗睺的手臂上。烫人的鼻息,烧得夜麟,急转过头看,白色的蒸汽随着罗睺说话,溢出.....

         “吾说,不走。”


         ......怪不得,柚子说惊惧对我不好.....“萝卜...不要,再吓我.....我心口好疼......”我压住胸口,缩着双肩,疼痛不已的模样,终于,吓住了萝卜。他抱着我坐回去,急道:“把那神源用用。”

         我垂着头,等疼痛缓缓退去......无力地靠着萝卜,软成一滩。看我瘫手瘫脚的样子,萝卜几乎像婴儿一样,摊开手掌和双臂承着我。约莫,一刻钟,我才缓过来,“那是柚子的,不能用。”

         后来,我想起今天的任务,便引导,“你给我们讲讲,你以前的事。我想知道,又费不得神。”

        “.....讲什么?”

        “讲你,最在意的。”

        想到当年的惨况,罗睺闭上了眼,中断回忆。

        真有,十万人自愿赴死.....只有这一件事,可以和孩子们说,以及事情的开头,“邪天御武席卷西武林。极快,西武林成了无人的死地。他还要求普通人献祭,所有不满两岁的婴儿。有三个热血青年不服.....”后来,他们两个死了,罗睺心口一片疼痛,“揭、竿、而起。在枫岫的指导下, 吾完成了血云天柱,以压制邪天御武部分功力。后来,就和汝辈知道的一样。唯一,值得一提的——真的有,十万人!为保护后代而愿意牺牲自身.....整整、十万人!”

          一片静默......罗睺胸口疼痛异常,幸亏,有一只小手不断推拿,罗睺才透了口气.....

         “萝卜...承接那么多人的信任与期盼,你不怕么?”

          ......

         “非常怕。我其实,没把握打败邪天御武,就算有血云天柱。我以为,绝不会有、那么多人愿意牺牲,血云天柱成不了。那么,失败的责任,就不在我。可是啊——充足了。我抖着手......‘扑通’......‘扑通’......‘扑通’......他们一个接一个,倒在尘埃里,也一个接一个,砸在我心上......我渐渐明白一件事——我得杀了邪天御武,不惜一切!”痛得无法呼吸,罗睺的身体离开,只有四肢撑在床铺上......

         “所以,我眼看着他们两个,也投身在烈火中,没有施救。”......

         “咚!”罗睺的身体,砸回到床上。我看见他的脖子猩红,变粗,仿佛有人扼住了他的呼吸,他痛苦地蹭了一下床,床带着我们“刺啦”一声剐蹭着地...我反应过来,立即一手垫在他胸口偏左,另一手朝着我的手背猛砸一拳,我的劲太小...他的脖子都紫了!我双手重叠,“兔子,快砸!萝卜喘不上气了!”兔子拉开我的手,照着我样子,垫着自己的手,就砸.....

          萝卜喘得像拉风箱一样.....

         看着他,又有了神采的眼睛,我跪坐在床上,悲喜交加——我学的急救本领,没救得了自己的母亲,却救了你。

         夜麟心有余悸,小心翼翼凑在他的胸口,核实他的心跳声.....怔怔地看着罗睺起伏的胸廓,都不敢稍微碰触它,“你.....吓死我了。”

         罗睺一把将夜麟压在胸口,看见跪着垂泪的我,展开怀抱,“过来。”


         天将明时,罗睺还没有睡,他感觉着手下,像小鸟一样拱着自己的小脑袋......回味着曼睩的话——

        “你心中最珍惜的情感,是当年与你,同进退共生死的三名兄弟。其实,不仅他们,还有大义当前,赴死的十万之众以及君家世代,他们都相信你,他们都爱戴你,他们都守护你。”

          ......是啊,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们却把身家性命,统统交予我。如果,我没打败邪天御武,那你们不是白死了.....你们为什么不跑!

          ......”那个,不见天日的空间里,你保持着神志切切恨的时候,也是,我君家一代又一代人巴巴地想你的时候。你之所以满目看到的是,痴愚和背叛,那是因为,相信你、期待你的人,都牺牲于那场血祭。足足十万之众,武君啊——不少了。若有一人!性命交托地信任我,我便是死,也要为他达成所愿。武君!难道他们自愿牺牲自己,是为了,换回一个战火焚烧的世间?!我等凡人,有痴愚,就有清明;有背叛,就有义气。这!才是我们完整的模样。不要再气我们这些凡人了,好么?”

           ......我竟不像、往日那般、憎恨你们了.....

         “这个,不甚美好,却又时时让我们感动的艰难人世,便是哥哥和我依存的空间。你要使它,变得更好.....毁了它,那我们,何以托足?”

           ......你们有福了,你们有一个如此聪慧的女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Mail:admin#yaodaojiao.com
本站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妖道角适宜久居,需要您的理解.请支持/帮助/宣传妖道角!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当地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Archiver|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2-1-29 09:33 , Processed in 0.03986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1-2020, Yaodaojia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