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查看: 1781|回复: 0

《两世微尘》 第六十四章

[复制链接]

94

主题

54

回帖

240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UID
33804
鲜花
100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4-28 13: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5-7 19:10 编辑

第六十四章   归途(一)(大战之后,谁和谁一起回,最能看出谁是谁的人。)
            
               一页书接到被扔出枫岫之后,就见,这人完全没有抵抗地趴在地上,承受灭顶之灾 .....定禅天,必有一茶相奉。一页书转而对少独行言:“吾救了汝,两命。汝,却出言不逊。可说是,汝之年级,也未活到自身么?”

               这就是......人人敬仰的、擎天一柱?比吾,也好不到哪去。“要吾,还你。烧纸时,烧给你么?”

               大师若气,便中他计。最好,大师打伤他,那就两清了,从此不相欠。这就是,他之盘算......吾友、不肯出门。只因,门外只有两种人。一种人,他不愿看;一种人,他不愿欠。大师武艺与吾友,天渊之别。他是因无能回报,才一再推拒大师。

              “尔嫉妒吾,可。然,高山在前,或止或仰,有何难选。吾,一页书、云渡山——等汝。”

                嫉妒?仰望??等吾 .....白痴么?少独行还在疑惑——好友!马上要离开地层,外面全是人...要,整装么?哦,对、对!少独行把支在地上的刀,放回背上。两指夹住鬓角长发,一捋。拉展雪袍时.....抻住伤口,少独行冷颜一裂,然后,继续整理。

              “不必。汝之狼狈,吾已见过。就这样见礼,即可。”一页书。
   
              “噗——”少独行逆血喷出,打断了脱口的话。
   
               如此、激动了...一页书,挥出元功想要补充其元功。少独行摇晃地躲开,深觉,把刀收起来,殊为、不智!!
            
               然而,地层震动打断了少独行。地面上,像井喷一样,刀剑碎石首先冲出;花瓣裹着两人随后喷出,然后,和叶小钗一起缓缓降落一旁;最后,一朵‘石莲’盛开在地面。少独行怕被污染一般,立即跨步而出。抬眼就见,每个人额前都有一片、和自己一样的枫叶...原来,你给吾的不是唯一。少独行一把抹去额上枫叶,脚步不停。这期间,他只留意了凤凰鸣..... 什么样的人,才能幻出那样美与力结合的凤凰。少独行看了一眼,立刻嫌弃地闭上眼,“长长短短的,是什么...就不能收拾下头发!一身素衣,环饰皆无,你是要穷死了么?”

               雪夜剑者闻言,睁眼:他头戴软翅纱巾。纱帽上的银色纹饰与一丝不苟的银色发鬓,交相辉映。帽型如流云般三叠,一排祖母绿依次而上。帽檐两侧的水滴形黑曜石,分坠眉梢。“自然,不及阁下,珠围翠绕。”

              “珠玉在前,亦知形秽。可来秋水兴波,讨教!”少独行说着,已行入虚空。雪夜剑者被这个‘眼光独到’的千年老怪,气到原地无语。一页书惊诧...为何,现在、你们讨论的是,外貌?莫非,真的是外貌更加吸引。世人......吾其实,从来不解!


              气罩里,胡颖伸手把夜麟的头,尽量靠近自己。看着最亲的两人,躺倒...如果有一把刀,她真想用它戳进自己的心里。这样,她就不用清醒地对面自己的凉薄和虚伪。“萝卜,别让人看见我,也别让我看见别人。”

             “为何——”

            “因为那样,我便再也看不见你们。”浓重的血腥气,让胡颖几欲再吐。打湿自己双手的血,缓缓粘合指缝......好熟悉,前不久是罗睺的...现在是枫岫的.....两具、冰冷僵硬的身体,压得胡颖吸不进空气。冰流随着血管,流向她的四肢百骸。

              罗睺闻言心生不安,也进了气罩...两个人躺在曼睩两肩之上,如果不是充斥的气流,把三人悬浮在空中,曼睩非被压死不可。便是如此,对曼睩也是不小的负担。罗睺走过来,把腿撑在曼睩身后,渡出灵力。

              汝始终没有抬头,看素还真的状况.....“素还真还活着。回家吧。”

               好一会儿,胡颖才醒过来,“其他人怎样?”

             “素还真身边坐的那个,重一些。”

              是...凤凰鸣,最后,似乎听到鸟鸣声......“雪夜!”没人回答。

             “叫谁?”罗睺打开气罩的隔音。

             “谁应,就叫谁。雪——夜——” 不到生死攸关,凤凰鸣不会让人知道,他就是雪夜剑者。所以,至今他没化回凤凰鸣,还是雪夜剑者的形貌。知晓此点的胡颖,自然不会说穿,但凤凰鸣不应...只能叫,凤凰鸣的小徒弟凤惊声,试试。“惊声。”

               凤凰鸣从没给自己的化身起过名字,冰雪功体也未必只有自己一人。但听到自己小徒的名字,凤凰鸣知道,叫自己,无疑了...是何人窥破了,自己的秘密...声儿,会有危险么?

               看见凤凰鸣起身,有些还没化入体的白梅花瓣跌落下来。然后,又见他朝气罩跌跌撞撞行去。一页书转头,目光如电射向气罩。强烈的脑识立刻惊醒了,昏迷中的枫岫...“大师、吾友哪去了?”

             “吾...邀请了。汝担心,就去追。”一页书这才知道枫岫在气罩里,没有跟随少独行。

             “武君,打开气罩。吾友伤重,不能独行!”枫岫急道...搞不好,会有人偷袭落单的人。

             “难道,汝不是伤重?”

             “吾有你们,他没有人......”

               罗睺一手直接点睡了枫岫,一手吸凤凰鸣进来。

               听见枫岫话没说完,又见凤凰鸣被扯了进去,一页书五指运发。素还真赶紧喊住他。果见,气罩朝少独行的方向而去。


               被突然扯进气罩的凤凰鸣,也有些恼火。但看着,血迹斑斑的伤兵和面无血色的孩子,躺倒一地,凤凰鸣什么也说不出了。

             “你、未来...有何打算?”

               最小的孩子,问了最老成的问题——更怪异的是,她时不时牙齿相互磕击...她是冷,还是怕......只是,这四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虽然,有两人出了大力,但是,武君罗睺,是上古魔头...凤凰鸣没有回答。

             “有个人的未婚妻子...突然嫁给了别人。他恨得...一病不起。隔天,他就释怀了。雪夜知道...怎么回事么?”
               
             “不知。”

             “因为.....他在一面镜子里看到:荒地上,躺着酷似自己未婚妻的尸体。有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女孩的身上....许是不忍,这人一直回头观望。后来,又来了一个人,他把这个女孩给埋葬了。至此,镜外之人忽然发现......盖衣服的人,像极了自己。而收埋的人,就是自己未婚妻的...新婚丈夫。”

                女孩是深呼吸,还是喘不上气...这故事与你,有何关系?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也知道——你艺成时,年轻而俊逸,从那时起,你的容貌,就会停驻不变。然而,你却用老学究的样子,行走世间。这是你对...因你容貌而动心之人的拒绝,也是,你对她们的温柔.....任是无情,也动人呢——想想看,这幅老头的样子,都把鲛祖迷成了,非君不嫁。若是,她看到了雪夜,可怎么办啊——?这一世、你的尸,是鲛祖收的。你留下的徒弟,是鲛祖养的。你.....对她再、好一点儿.....不要等到下一世,好么?她和我,不同。这辈子只有你,她给你的时光,那么长......我给人的时光,那么短。”
      
                你的嘴唇咬破了!“与你、何干?”

             “何干啊......呼——不是,你力保贺兰王朝百姓安宁;不是,你以身济世,慨然再赴烽火;也不是,你发现佛业双身破茧而出,独自一人拼死阻拦......连,你为了保护藏在天卷里的羽人非獍,至死都不曾动用天卷...也不能,打动我呢——不止!就是、无数英雄前仆后继投入熔炉,我也兴不起,探寻他们伟迹的心.....然而——仅仅是、你赴死时一闪而过的绝尘面容,我便违背道德一再窥视你的私事。你遇到过哪些人、怎么交往的、在乎那些人...就连你送她的锦囊珠,我都看了。你猜——如果素还真是个老头子,我还会不会用亲人的涉险,换取他的安然!你说,这种‘干系’.....你是毛骨悚然,还是,恶心欲吐?”

              那...为何,一直你不曾观视吾之容貌..... 小丫头一直在发抖,凤凰鸣有一种错觉,好似下巴上的血滴都抖碎了。

              罗睺将她们提至半空,出手抵住曼睩后背,“再不静心,吾就不准汝讲!”

            “嗯——?嗯!再几句,就好......不要让阿娇和声儿,留在凤来池。你死之后,佛业双身会去斩草去根,一统灭境!”你的朋友中,能对抗佛业双身的——众天、一枕眠、六铢衣、伏龙先生、雅僧佛公子...全部死于诛魔的道路了,所以,你涉尘再出时,面对满血复出的佛业双身,才不避不退么.....“有三个地方,是永久的安全之所。第一,素还真的翠环山,有完备的预警和撤退机制。青青也能陪陪阿娇。第二,我家天都,失去两个师兄的声儿,会有哥哥和我。第三、净琉璃菩萨的定禅天,是一页书的后院。”

             已知的全都、没有错......莫非,真有、那面镜子...就在你身上?未知,但此战证实的,只有这三人有击败佛业双身的能为...“吾,去接他们。”

            “......也不用,这么急。等柚子醒来,看你的伤势,再说。”佛业双身,应该没这么快反攻吧...“萝卜,你怎么看?”

             佛业双身,自己动的手,量他们不敢冒险。那三人,功力要复也需十年。一页书,也是手重的,雷电那人也伤得不轻...所有战力,都受到了重创,“等枫岫醒吧。”

            “不行!吾...”

              烦人!罗睺点睡了凤凰鸣。“曼睩——今日,汝因吾三人涉险,而痛不欲生。岂不知,吾背离了当初的愿望.....因此,殒命的人,何止十万。那,吾是否该——日日受戮,世世暴亡?”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4-7-18 05:55 , Processed in 0.020556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Yaodaojiao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