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玄象裂变妖祸天劫新剧抢先看霹雳武道列传其它布袋戏
最新资讯新闻动态英雄之声:薪火霹雳特辑金光特辑
东离剑游纪东离剑游纪二东离剑游纪三刀说异数蝶龙之乱
霹雳:传承者金光:吟唱之美霹雳音乐交响霹雳魔幻交响霹雳年度发布会
奇人密码仙界小霹雳圣石传说生死一剑西幽玹歌
查看: 108|回复: 0

[长篇连载] 两世微尘》 第六十五章

[复制链接]

68

主题

0

精华

2115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UID
33804
帖子
103
鲜花
29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5-7 19: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5-11 13:02 编辑

第六十五章   归途(二)

             曼睩有想过,一旦‘罗睺’回了头,等待他的将是——人世悲恸。他的耳朵和眼睛,将满是死难者的呼求...但她没想过,来得这么快!曼睩惊恐地霍然回头,却看不见萝卜。除非,她放下压在她身上的两人......

“一双手,承载不了太多。花草、锦饰、脍炙、才貌,入了女子的心,没什么不好。怜悯、给予、雄心、守护,本该担在男人的肩上。汝,错位了。”曼睩,选前者!

           可惜,我是沐浴在男女平等的光辉下,成长的。我无法认同你的观点。“在我的家乡,一直有个疑问——如果,母亲和爱人,都落入水中。先救谁?我早以想好——先救母亲。然后,和爱人同死。”

         “最近,我又发现:每一种感情都有,各自深浅的不同。任何感情一旦到达了‘爱’的程度,它就具有了排斥一切的力量。好比,‘恋物癖’‘事业心’。我确定不了,怎么做更对一些,但我能确定——自己无法承受,时间的‘缓刑’。所以,对于我而言,长流不断的亲情,抵得过,汹涌澎湃的爱情。”

           汝选,作为吾之亲人,去守护。“既然,不想看见别人......那汝,跟雪夜说什么!”

          “.....大约是:每一种感情平常时,各自发展。冲突时,才需取舍吧.....比如,一页书、素还真、柚子、雪夜,取了泛爱众,舍了私情。皇甫笑禅、慕少艾、萧中剑,取了友情,舍了自身和对大众的责任。你、我、倦收天、叶小钗.....当苍生和自己亲人敌对时,我们从未有过,其它考量。”

           作为君家的人、作为世间生灵的一员,你放不下生灵。那未来的取舍,绝非如你所说般、轻易......世间可选千万,汝选择了、最艰难的一途。

         “上次,汝完全忘记了吾。这次,汝没忘了,计较双方的力量。汝,进步了.....人的一生,就是将愿望与行动统一的过程。”汝对己之苛责与吾对己之放纵,对比鲜明.....

          罗睺托住曼睩,慢慢躺下来,让她渐渐睡去。


          许是,太过担心少独行,枫岫睡梦中,看见一片枫叶翻飞在少独行身旁——

        “多日不见,不如趁此会到寒光一舍,一饮香茗如何?”

        “吾,从不饮茶。”少独行回道。

        “那......不知,可否来秋水兴波,叨扰一杯剑南春呢?”

           汝满身是伤,乱跑什么...“不行!”

         “可是......吾生病了,正需要好友的照顾啊——”

           谁照顾谁,还很难说...那片枫叶,挡在面门,少独行扣指一弹。

          “——咔嚓”轻微的碎裂声,“我的能量耗尽,会死的。这是你第三次,摔我......”

          “还能说话,死不了。”少独行吸回,并仔细观视躺在掌中的枫叶.....单薄如纸的叶片,却是裂开了一条细缝。正要注入灵力,一试。它忽然翩然旋起,“不要那么用力,对我。我就能陪着你,更久一些。”

         “稀罕、你陪!就......你,那傻了吧唧的橙红色,完全拉低了吾之格调。”

         “哦,对了...你不喜欢紫色、黑色,最不喜欢红色。绿色,怎么样?你帽子上,有祖母绿...生机勃勃的颜色。”它化成一片绿色的枫叶,又变成淡黄色,“你脖子上的黄色珠子,是砗磲吧...据说,砗磲能长到两百多斤,寿命比海龟都长...喜欢长寿的东西啊——”

         “白痴!吾喜欢,白色。”

         “这样,也太不出众了。嗯呢——透明的吧,放在身上哪里,都会映出你喜欢的颜色。那我...待在那里呢?额头上...好像,有点繁琐。脖子上...有珠串了。腰上...那么多玉.....”它化为晶莹的水晶枫叶,玎玲玲地一会儿立于在额头、一会儿立于脖下、腰身.....

         “不论在哪,都得给你身上开个洞,才能穿起来。”它忽地飞至眼前...要对峙?少独行停下看着它,亦不动。它往后一倒,颓然躺平掉下去...触掌之时,少独行斜拉一下,化去冲击力。

         “好疼啊——”他在自己掌中,冰凉凉地颤抖,“铮——”又一声...少独行注意到,裂纹似乎更靠近主脉了.....少独行眉头一皱,把它放进了,有纱巾的錾花银囊里。

         “都看不见了——如果有危险,我怎么及时救你啊——”

         “做个白痴吧——”要让懒虫给它蓄满灵力,省得裂成两半了。

         “不要!一叶薄,一年风霜,不堪重;叶叶彤、无惧霜雪,百世丹心,今犹是!”

           ......“是不是,懒虫所有的叶子,都像你一样.....聒噪。”所以,你和懒虫,都喜欢红色。

          “当然不是!我可是有灵识的,才不是传声筒!”

          “懒虫,舍得...把你,给吾了?”
  
          “不知道唉——我喜欢你....好像很久了。我和你,一起。好么?”......“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么...不喜欢我么?要还我回去么?”

          “闭嘴!”少独行忽然发现,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去沉剑古院?自己少年之貌,可以用老成的装扮掩饰.....一旦脱衣,少年之躯便会暴露于人前。少独行回了,只有他一人的秋水兴波。来到水潭边,呼唤小寿。只有看见他,才觉得到家了。“哗——”巨大水声,一只两张双人床大小的龟,浮出水面.。
   
           “怎么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小白痴在银囊里叫...少独行取他出来。在大龟面前摊开手掌,少独行道,“他叫小白痴。认识一下罢。这是,小寿。”

          “他就是,小寿啊——一点儿也不小呢。不是...我不叫白痴。我叫......小叶吧。”

           一片剔透的枫叶,飞向大龟巨大的脑袋。“小心!”少独行急忙挡他回来,眼前忽地一黑,差点儿栽倒在水潭里...没有斜坡,小寿爬不上石台。只要尽量离开水潭,少独行仓促后退。

          “娑罗树!竟是娑罗树!传闻,娑罗开花,林中变白,如同白鹤降临...真的,好像无数白鹤展翅绿叶之间...是不是,前来听佛陀说法的仙人们!”喜欢植物的小叶,两片叶裂朝后背着手,两片叶裂像腿一样行走,还一片叶裂拖在身后,像尾巴。“花型有些像白梅,花蕊也太纤长了吧!不似白梅稀疏,层层塌塌、密密匝匝,堆砌成一座座花塔......”

         “小寿,还不认识你,当心把你吃了。”小叶说些什么.....少独行不知,只知道自己手和腿再也不受控制.....发抖、发软。后背怼到什么.....是树。滑下来了...少独行不能保证自己能,安全地将小叶放进银囊里,而不掉了或者捏碎。只得,放任他在自己身上,行走.....离去,步步行远,少独行努力拉回神识,“干什么,去!”

         “我要好好看看,你家这株娑罗。是他漂亮,还是风悦家的白梅漂亮.....”

        “不要...掉下来了。吾,睡几天,不用......担心。”小寿会不会饿...不及喂完的食物,就在石台边。少独行抬手扫了一下。他不知道,这一下只是翻倒了篮子而已。

           恍惚中,感觉有冰凌凌的东西钻进了自己衣领...然后,有股暖流涌入身体。少独行扯开衣领一看,透明的叶子此刻化作血红,三瓣叶裂逐渐消失...少独行一把,抓住仅剩的两瓣,离开自己的伤口。开个小洞,就吓得身体都裂了。现在,却生生化去全身?“不用!吾死不了。坚持住!神识不失。吾,会让枫岫救你!听见了么,说话!”少独行挣扎着站起来。

           没人回答他......掌中热流顺着胳膊流入,少独行反而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他的意识在散离...少独行下意识用尽全身的力量,紧紧握住手,不留一点缝隙.....

         
            凤凰鸣醒来,发现周围有许多花串轻轻摇曳,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自己躺在巨大的枝干上,绿叶茂密、看不出树冠有多大。一个农家小院,是足以遮在其下的。小丫头也躺在旁边的花海中.....少年的气罩半沉在水里,载着少年漂荡...那是!巨龟——足有圆桌大小的脑袋...它在哭么?因为,桨般的前肢,扒不住,也带不动庞大的半球状身体。它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却无论如何都爬不上石台.....巨龟忽然飞上石台,腾云驾雾?

           ......是罗睺帮的忙?是,他甩了一下袍袖...巨龟又在拉其前肢,用劲回缩,刚抬起身体一下,就掉下去了...蹬,趁着抬起快蹬,后腿!哦...后腿太短,除了撑离地面,没有多少可移动量。你爬,要去哪里.....

          赶到秋水兴波的枫岫,看见少独行一只手撑在地上,面朝下趴着...心都凉了,好友爱洁,连曲腿蹲在地上,都不会做。梦中厚重、浓烈的血腥,是真的.....直到步履蹒跚的枫岫,听见少独行的心跳,神智和呼吸才回归了。

           银丝圆领袍,琵琶大袖,下摆内收直到脚面。尤其是,大波浪的云肩夸张地宽阔。内罩纱衣轻薄半透明,银丝圆领袍下摆上的龟鹤恍惚云雾中。腰跨玉质的蹀躞,用丝线串联结成复杂一组的玉璜、玉璧、玉珩等铺洒一地......被翻过来后,凤凰鸣发现这人是那个‘珠围翠绕’。巨龟是他养的么?用这么深这么大水潭...这里是秋水兴波?银袍下面,是浴袍样式内衣,颜色鲜红色。一层又一层...老天,这是穿了十数层呀!不对...不是红衣,是血衣!因为裸露出来的身体,糊满血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2-5-23 10:29 , Processed in 0.06815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