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查看: 1770|回复: 0

《两世微尘》 第七十五章

[复制链接]

94

主题

54

回帖

240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UID
33804
鲜花
100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6-9 14: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10-25 14:26 编辑

第七十五章   爱你,不容易。(四)

                 
                          前前后后陆续两个月多,多方联系售卖,只卖出了一百本左右.....还是,萝卜动用了天都的力量,让全苦境所有书局、书铺、甚至书摊,全部上市。我终于不能再维持希望——我失败了。

              你给了我,最强有力的支持。我却无法在最关键的事上,支持你......我不敢失声痛哭....因为,萝卜和兔子虽然不看我,但僵硬的身体暴露了他们在担忧。我大睁着眼睛,起身离去。回到卧房的身体,不论怎么放置,都会忽然发现在前后摇晃。

              夜里, 我想到,是否以后出版别报天都的名了,省得给萝卜丢人。我又想到,上学时那令我疑惑的诗句: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万人无一赏,身埋故山秋。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我去了阿娇那里,她的宫殿里,有一个硕大的浴池。而我,在素还真的玉波池里,发现了一个好处——鱼儿,在水里哭,没有人知道。

            
              所幸,生活对胡颖来讲,并不是完全的打击,还有,鲛祖的‘打岔’。后来,胡颖为鲛祖设计的衣裙,连镂空长靴,也被夜麟的族人用术法制成了。外表面镶的白鱼鳞,是鲛祖的退鳞,没花一分钱...不得不说,幻族人还挺有用的。看着,鲛祖用来答谢的满满一大贝壳的珍珠、宝石,胡颖,也终于觉得自己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心下安慰。弥补出版的亏空,还有剩余...胡颖想着,给幻族的协助者一部分酬劳吧。

              询问虚蟜得知,武君将幻族全权,交给夜麟管理。因夜麟在练武,胡颖又找来狂屠,得知——夜麟将不愿待在天都的族人,洗去了关于天都的记忆,放出。剩下的按照特长分在了军部和民部。所以,酬劳划归民部即可。胡颖想起,这群人的战力不高......便又询问了,他们在军部的具体分工。得到的答案是,幻族负责,探查进出天都的人员有无中蛊、毒、术;另外,负责暗中监察,外勤人员的行动......

             天啊,幻族人,简直太有用了!从何时起,夜麟成长到了这一步......胡颖激动地在夜麟一回来,就不停问。

             夜麟告诉她:在每次平冤阁接手诉求后,凤凰鸣都会和自己继续利用枫叶,交流几个时辰。凤凰鸣认为手掌刑狱,必须谨慎。审听诉求时,必须武君、枫岫和他,都在场之外。除此之外,出去处理人员,也得有人监察。监察人员,是要与其他部门毫无关系,完全独立的。所以,夜麟把监察任务,交给了对天都人员完全不认识的幻族。

             胡颖这才想起,凤凰鸣早年是辅佐贺兰王朝王储的亚父。现在看来,天佑善人,我以为教导夜麟的,会是柚子,没想到竟是凤凰鸣,真是意外之喜!!

             相比,夜麟主导的平冤阁,欣欣向荣。我主导的,进军苦境畅销书刊市场,却没有寸功,而且,前途一片黑暗。 不管,是忧是痛,是不是吃得下饭,生活还是继续向前..... 思来想去,我开始借鉴苦境的畅销书刊 ,《我在船上的日子》、《醉花阴》、《佛前佛后》.....这些,又让我倾倒、沉迷。与此的同时,我意识到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别人在一家书铺,动辄销售几千本。我苦巴巴地天天问,才好不容易卖出一本。我不断怀疑自身,有无成功的才华。每每拿起笔写作,都觉得自己文笔不出彩,情节又无聊,总之,哪哪都不好。进而,我深深地厌弃自己。要不然,干脆托付给别人写吧.....别耽误萝卜了,还浪费钱.....这些想法,不断出现在胡颖的脑海中。

             于是,曼睩与武君、夜麟以及非要跟来的小声儿,来到了苦境畅销书刊笔者的家,进行‘代写’事宜的商讨——

             曼睩先客气地请大作家指导一下,自己文本的问题。

           “大作拜读。可...汝知晓,众人看书,是为了什么吗?”那人马上自答,“为了——舒爽!所以,艳情要不落俗套,层出不穷!剧情要大快人心!语言要幽默!节奏要快!”

             曼睩下意识看了一下:夜麟茫然...声儿,东看西瞧,根本没听。

            “写赴死的十万人,干什么?让人怀疑,主角的能为?大篇幅,写赴死的十万人生离死别,有何意义?读者要看的是,艳情!语言从头到尾要么凄惨、要么平实。怎么能吸引人?细致入微地刻画,主角和兄弟之间信任、守护,还不如,多多写他们之间水乳......”

            “停!”我大力打断他,为了他的性命着想......“写生离死别,是为了,不抹杀那些人的功绩。这是,历史小说的基本任务。武君和兄弟之间信任、守护,是武君光辉的人性之美。请,笔者按照大纲来写。不管以后,有没有人看,我都会付你钱的。”
           
            “声儿、夜麟,出去。狂屠、虚蟜,随护。”

              萝卜果然在意.....

             夜麟冷冷瞄了一下那名笔者,牵着声儿出去了。

            “.....汝是说,人家花钱进了馆子,点荤。汝给人家,上素?”

            “所以,才要靠你舌绽莲花,报菜名。”

            “.....莲...花!不是有,天都建立之后,有人暗杀主角。可以弄几个妖艳的、清新的、单纯的刺客,发展到床上去.....”

            “不行!这是完全、没有的事!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兄弟全无,自己一个人独登高位,怎么会搞这些。这,不符合逻辑!”曼睩真怕了,他狗嘴里的‘象牙’,赶紧回身抱住萝卜。

            “给汝说了、不需要逻辑、文化、精神!只要如痴如醉、骨软筋酥...话说,都二十年了,主角还是没忘他的兄弟......一攻三受,原地复活,再续前缘!”

            “别在我面前杀人,我还未成年。”他让我就跟吃了屎一样..... 还不敢,叫人锤他。这可是‘喉舌’,萝卜本来名声就不好,再不能招惹口舌了。

             “.....汝未成年,彼还秽语!遗毒百年,于世无益。”

               笔者看情势不对,起身后撤......“吾,给读者带去欢乐.....缓解他们生存的压力。不是,于世无益。况且,汝以为,谁都像汝家孩子一样——有机会,殚精竭虑地写,当柴烧的废纸!”
               
             “我带着纱幕,他不知我未成年。武战,你来打。文战,是我的战场。”曼睩紧紧抱着,不松开罗睺,“那怕,有一人得到,一丝一缕,也好过,千千万万的人,看过就忘!你说,自己没机会?现在,你衣食无忧了,还不是附膻逐臭,跪舔如故!”

                萝卜终究没动手,但第一次洽谈,也崩了。

                回去的路上,萝卜问夜麟,“为何,移动水路?”

                夜麟回答,“既是秽语,就洗洗吧。”

             “逐水而居的人,怎么办。改回。”

             “嘶——好。”夜麟暗暗心惊...以后,移动水路,要记着恢复!


                第二日,曼睩开门见山地问,此次见的笔者——按大纲写,艳情等,各种莫名其妙的情节,不能加注在主角身上。要多少钱?

              “十万两,四十万字。先交钱再写文。”

                曼睩惊得口不能言。她记得,两个手掌大的银子,才五十两.....要整整两千锭、手掌大的银子!

                在曼睩无比忧虑地看过来的时候,罗睺却点了头。

             “那不行!如果没人看,我不是白白付了钱。再说,万一,文章本身就一塌糊涂,我也得买?”主要是,两千锭!这也太多了,曼睩的心疼得,浑身发麻。

             “十万两,卖的是我的招牌,不是我的文。”
              
                ......崩。


                几天过后,曼睩正听着回转的苦境出书规则及行情,罗睺忽然道:“凤凰鸣,要回来了。”

               曼睩愣了一下,就操起响螺,通知阿娇,并告诫——记得,把天卷给凤凰鸣!以及,穿好新衣,别出冰宫。然后,曼睩和原班人马,马上离开了天都......理由是,继续磋商‘代写’事宜。
               
               
                凤凰鸣来到曼睩住的院子,才知道只有鲛祖在下面的冰宫里。凤凰鸣想,自己每次回家,那个小家伙都会冲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怨,自己在外太久了。现在,自己给鲛祖取礼物,耽误两个时辰了.....不至于,接到消息这么久了,连声儿也没回来吧。

                凤凰鸣心下怀疑,有人故意‘下套’。他用枫叶联系了罗睺,“不知声儿,何时回来?吾想见他一面。”

                回答的是曼睩。“也许,马上谈妥。也许,遥遥无期。羽人非獍,快出现了,你注意接应他。”

                 ......似乎,和曼睩刚见面时,有提过...羽人。吾用天卷护住的,最后一人。凤凰鸣问,“他是谁?”

              “速度奇快的顶尖刀者。异度魔界征伐苦境,战斗力最强的先锋部队之主,是羽人杀灭。他还斩杀了,罪恶坑的恶首狂龙,主攻过弃天帝。他父为盗,他母为妓。自幼在恶人聚集的罪恶坑,讨生活。受嫖客及其母虐待,失手杀母。从此,精神逐渐失常。在婚宴上,因喜袍近似其母的红衣,误杀一人。其友慕少艾设法相救,以身代死。羽人一生除魔捍卫苍生,战绩骄人,本该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奈何损师、折友、恩人绝。苍天不赐其师友,他终究疯狂和清醒交错,孤独一生无爱。”

                 凤凰鸣首先想到是,曼睩一定准备了很久,才能说得这么流利,然而,接下的描述,让凤凰鸣心惊了——弃天帝可是真正的魔神,最至高无上者。自己没和弃天帝打过,但为了收拾弃天帝折腾出的烂摊子,自己协同好友一枕眠到了苦境。最后,还是伏龙牺牲自己,才堪堪修复了一处。这......羽人的战绩,当真惊人!不过这样,羽人的遭遇,就更令人惋惜.....

               “羽人...非獍,獍,生下来就食母的兽.....知道,他具体何时来么?”

               “他大半时间,疯狂、清醒交错。我的介入,不知会落在那个时间点了。他本身速度极快,暴走时更快。不用天卷兜住,转瞬即逝,再难追踪。”告诉你时间,怎么诓你和阿娇单独‘相会’,“天煞孤星,人避之,也属于常情。”

               “吾,不会避羽人非獍。”

                  凤凰鸣考虑,少独行快把他的元功,全部‘喂’给小寿和小叶了。自己用枫岫安危相劝,才堪堪保住了少独行的小半元功。必须尽快用天卷带小寿来天都,方能真正阻止少独行的‘自毁’行为。而且,今日枫岫前来看望少独行,自己才得以放心出门。据少独行说,千年,枫岫只来了秋水兴波,这两次。那...下一次,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哎——呀!为尽快取回天卷,避不了单独一见。

                 凤凰鸣结束了通话,对负责接引的虚蟜说,“烦劳阁下,与吾一同下去。”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4-6-25 10:14 , Processed in 0.026764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Yaodaojiao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