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查看: 1449|回复: 0

《两世微尘》 第七十七章

[复制链接]

94

主题

54

回帖

240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UID
33804
鲜花
100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8-25 10: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9-1 15:56 编辑

第七十七章   爱你,不容易。( 六 )

                            你赤着双脚,昂着头走向冰贝壳。裙摆湿哒哒地像干菜一样拖在地上,却丝毫无损,一个女王步向王座的气势.....不是因为,黑白色头发簇拥的,那捧星云状的水晶;是因为,宁折不弯的昂然态度,以及,坚持自我的人生智慧。就在,凤凰鸣压下心神的时候,两颗细小的珍珠滚漏出来.....你哭了?!

             许多年前,你还是个小姑娘...就在,天卷冲入云空之前,吾回过头——你撑着岸边,也是这样细小的珍珠滚落在地上.....凤凰鸣想起,自己清理被锋利尖石剐碎的鳞片时,分明感到小鱼尾疼得簌簌抖动。直到裹好伤,你一直没有哭......今日,挺拔无比的身姿,掩盖着,还是当年自己离去后,那个潸然落泪的小姑娘.....凤凰鸣一扬袍袖,将两颗细小的珍珠收入其中,在鲛祖发现它们之前。

              鲛祖坐下时,凤凰鸣还有些担心...忽然,贝壳里的水涌,起成一朵浪花。在触及鲛祖后,浪花凝冻成冰,稳稳地托住了鲛祖。凤凰鸣才放下心来。

              鲛祖一手支着额头,方便挡住眼睛.....忍过心头绞痛,待眼前不再模糊,鲛祖才开口,“你来见我,一向无事不登门,说吧......”我从不会拒绝你——这一句没出口。

              凤凰鸣眉头一沉。他记得:第一次是找你打探邪灵动向。你回答问题后,说过期待下一次,吾没有旁事的到访。还殷切嘱咐吾,下次来记得带花。后来,我好友众天,被未来主宰耗死;一枕眠,被未来主宰逼死。我的生命去了三分之二。第二次来时,我完全忘记了,前事该有的答谢,甚至,连微薄的花束也没补给你。身在水底的你,很少见到陆地上的花,想必十分向往吧......

              吾找你帮忙,查找未来主宰的基地。你轻轻抱怨我,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行为。相同的意思,你用不同的话语说过两次了,吾如何不懂呢.....更何况,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扑过来。你的意思表达得无比明确,以至于,你稍微一动,吾就远远地躲开了。可第二次,因为有求于你,吾没有躲开,任你拥上来。吾此举完全是为了引诱你,应下致命的请托。你啊.....刚刚还在抱怨我,马上就不顾生死,应下了吾之请托。

              为了铲除奸恶,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付出生命,包含在道义的范围内么.....

              显然,我没有给你思考的机会。相比,直言不讳的你,曲意奉承的我,既卑劣又无耻。造成如今的局面,别人不知,我却是清楚的——我并不无辜,是我故意让你有了期待.....不过,我不能就此认下你,哪怕,我看了你的身子.....曼睩预言无误的话,羽人非獍的即将出现,便是说明吾已经接近死亡了。

              自从,他们纷纷离世,连年纪轻轻的珠儿也死在诛魔的道路上.....我便知晓,此生无法独善了。我将步上和他们一样的道路,然后,去到他们那里。若否,这尘世、我一刻儿也呆不住。所以,我从不问曼睩自己的未来、那是早已明了的事。
            
              如今, 我能为你做的,唯有——

           “凤凰鸣无地自容。事实确如君言,多次请托皆无酬劳。怎有面目,再提请托?不如今日,鲛祖想要什么东西,一并道来。凤凰鸣,必尽全力为君取回。”.....不知曼睩是否告知,你坦陈过往时,我也在场。我、只知道,这样的情义,将在我离去后,变为怎样的苦痛。我受过了......你不要来。

              ——你!果如曼睩所言,从没喜欢过我...那颗,我宁死不肯用掉的锦囊珠,不是定情之物,而是酬劳之物!现在,你要把‘酬劳’全部结清,从此再无瓜葛?那你...在我趴上去的时候,为什么不躲!!哦,我忘了,我交付了你要的基地地址,这也是,你给的酬劳!!鲛祖真想将眼前之人凝冻,一击粉碎、、、这个人.....是爱人,是恩人,亦是长辈,不——能——动。

            “你大概忘了,你救过我兄长好几次。说起来,似乎我们欠你的,更多一些。那颗锦囊珠,要还你么?”鲛祖的头离开手的支撑,正色、凝视......
               
              这种清冷的声音,鲛祖从未对自己使用过......你用恩情描述,你我的关系。说明,曼睩并没有将我在场的事,告知你。那她,又为何将我救你兄长的事,告你......我特意用了雪夜的身份,施救你兄长。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知晓此事。曼睩......你果然一览无遗啊——“谁告诉你,吾救过令兄?是令兄么?此事,吾也听令兄说过,施救那人是冰寒功体。不凑巧的是,吾是火凤元功,实在无法冒领。”

               曼睩绝不会骗我,她也无法骗我。发生时,曼睩还没出生,如何知晓内中细节?你就是不想,我有任何牵扯你的可能!可以...为你去死,但,我不能、在明知你不喜欢的情况下,没脸没皮缠着你.....

               巨大的恐慌涌起,只要退还了锦囊珠,你就会永远不来了.....从小到大的支柱,就会失去。你、、、与我,从此是路人?!脚下冰面破碎,割破了鲛祖的皮肤,也转移了心上的疼痛。这让她清醒过来。鲛祖深吸口气,努力无视脸上火烧火燎,“呼——”一个冰陀螺被扔出,落在地上飞快旋转。

               凤凰鸣四肢百骸涌起热浪,在寒气逼人的冰宫里,瞬间汗出,要说了么?自己看了......

             “你离开的那一天,我的冰宫里,突然出现了这个冰陀螺。我想用它停下时,歪倒的方向,测试你是否心中有我。只是,任凭我费尽功力,也无法在其上留下刻痕。”如同,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在你的心上,留下痕迹。“天都有此功力的,只有罗睺。而,天都禁止所有成年男子,进入单身女子的住所。更不要说,我的冰宫了。你说,是谁动用了冰寒元功,就只为修补声儿的玩物?!”鲛祖深深又吸口气,眼看着自尊一点一点崩塌......却兴不起,任何捍卫尊严的念头。

           “ 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我年幼时,你救过我与兄长的命。虽说,我想尊重你的意愿,但深恩、不可、负!”这不是,挽回尊严的动作,是我不愿...疏离的借口,你可、明白?

            “有么?吾不记得。即便是有,吾之作为,也在吾能力范围之内。而你,对上的是、”凤凰鸣心一沉,“与己实力完全不匹配的敌人!为了达成目的,吾!不曾考虑过你的生死。”

               可, 普通人的生死,你尚且顾念,怎会不顾念我.....你是说,我在你心中的分量,尚且不及普通人.....上身不能动,手指不准发抖,否则,凤凰鸣将能窥视我心中的惊涛骇浪,痉挛的小腿没有动,只有脚趾死命向下钻动。鲛祖强装语气淡然,“锦囊珠,能保我安然逃脱敌人的报复。你为了保住我的命,也尽了全力。”
            
               你在...递来的台阶,你还在挽留不顾你生死的我?!鲛祖的脚下传来碰撞声,凤凰鸣一看兀自紧抠碎冰的脚趾,立刻明白:鲛祖此刻儿,是何等地紧张....凤凰鸣强制自己,转开了头。冰面上的陀螺“嗡嗡”旋转...怎么还转啊!到底何时、才能停下来!“嗡嗡嗡”“嗡嗡嗡”......听在凤凰鸣耳里,不断放大,声声催促,无由让人心焦。

            “鲛祖,希望你,明白——锦囊珠是在你完成请托,和人火拼后、被我遇上、才送的。这与,你答应请托时送,两者完全不同!”  

               是!行动前,你没想起我的安全;是!连事后,也没想起我的安全,直至,你遇上了,才想起来。那怎么了?!你不想着我,我想着你,碍着你什么了?!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要断交!你粉碎了,我所有的奢望.....这些年鲛祖习惯了强忍痛楚,但,不包括一次又一次来自爱人的暴击,心好痛啊......你——要斩断,你我所有的牵系.....可,我何时纠缠过你!就连,未来之宰报复我时,我也没向你求援!我,从没主动找过你,明明是你,一次又一次找我帮忙......我不是说过,不会在你背后、追逐你,你因何不信?!

              非、要、把交情变成交易,与我划清界限!!脚上传来割裂,再次刺激了鲛祖的神智,她深深又吸口气,强忍泪水——我,不去找你!就像以前那样.....也、可。

            “这样,交给老天——如果,陀螺停下歪倒向,我的心血。就是,上天要我回应你!”言罢,鲛祖就要划破心口,引出心血....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4-6-25 00:28 , Processed in 0.020598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Yaodaojiao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