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玄象裂变妖祸天劫新剧抢先看霹雳武道列传其它布袋戏
最新资讯新闻动态英雄之声:薪火霹雳特辑金光特辑
东离剑游纪东离剑游纪二东离剑游纪三刀说异数蝶龙之乱
霹雳:传承者金光:吟唱之美霹雳音乐交响霹雳魔幻交响霹雳年度发布会
奇人密码仙界小霹雳圣石传说生死一剑西幽玹歌
查看: 255|回复: 0

[长篇连载] 《两世微尘》 第七十九章

[复制链接]

79

主题

0

精华

2408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UID
33804
帖子
117
鲜花
30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9-4 09: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9-24 14:22 编辑

第七十九章   定位  (我,只有一个位置,就是邪恶的对立面!阻挡、邪恶推进!守住、防线!)

              看着罗睺冷冷地坐在王座上,死寂一般的黑玉面具,透着不容置喙地威赫。凤凰鸣暗自思量:若是不能说通他,怕是今日、就离不了天都。

             声儿像小牛犊一样,撞着凤凰鸣,牵扯了凤凰鸣的注意力.....

             凤凰鸣不由得想起,他的另两个徒弟...想起,老大带回老二牺牲消息的时候......

             凤凰鸣长叹一声,罢了......传音给罗睺——

            吾还有一名徒弟...他叫珠然......珠儿受蛊毒控制,死得无足轻重,甚至,不太光彩。吾不能向,杀他的人报仇。吾杀了,害他的人。为他报了仇,可是、吾,还是痛。他,太年轻了.....他学吾的样子,衣、食、行、止。严肃、老成、认真地执行,吾之托付.....如果吾不避世,师徒同行的话,他不会死.....别人,也许很快就不记得,有过他。但吾——永远记得他。

             忍不住心痛如绞,凤凰鸣说得时断时续,身体也被声儿撞得连连趔趄。

             夜麟见状,终于将早就准备好的座椅搬了出来,放在凤凰鸣的腿弯,“师...军师.....大叔坐”

             曼睩马上明白了夜麟的意思,“叫什么军师啊,叫师父!”

             凤凰鸣抱着声儿坐好。刚想道谢,就看见夜麟大红的脸上,嘴里嚅嚅.....你和我的徒弟,都不同。漂,浪荡。珠儿,古板。声儿,机巧。你,如此害羞...倒是像极了,吾在贺兰王朝的义子,贺兰无悔。那个不忍对兄弟动手,最终,被毒害至死的孩子.....只可惜,这声师父与我、无缘了。

           “多谢少主,赐座。”

             夜麟怔愣半天,头才僵硬地歪了一个角度。他看到,凤凰鸣将声儿抱在腿上,说话.....“声儿,穿得这么少,在鲛祖的冰宫里冷不冷?”夜麟眼里一热.....

             声儿将眼泪和鼻子,蹭在师父身上,才抬起哭红的鼻子,“呜...不冷的。我每天很少温习...不是...我大多在习武!在冰宫里,祖妈都是用一个气泡包住我的。”凤惊声想起师父每次回来,必要为自己贪玩而生气,赶紧偷偷打量师父的脸色...咦——没有生气耶!

           “你不是喜欢,你苍月哥哥的铠甲,试试这幅铠甲,喜欢么?”

             这是一副琉璃冰甲,晶莹剔透!更美的是,冰甲前后各有一只凤凰。火凤和白凤宛如活的,在铠甲上飞翔!!震惊过后,声儿伸手触摸,却追逐不上凤凰,只觉得触手温温的!他抱着冰甲,一蹦下地.....

             罗睺看得出,这冰甲是元功凝成,火凤和白凤不止能恒温,更能抵御自己四、五成功力的一击......从没人、耗费自身功体制成,别人的铠甲!这样的元功离体,与自己平常元功离体不同——再也无法,抽回!火凤和白凤被锁在,密织的网纹里。罗睺眉头皱起——

           “汝要、办理后事——!”

             夜麟一惊,立刻清醒过来,紧张地注视着凤凰鸣。

             凤凰鸣没有接茬,反而,温和地看着夜麟,“不知少主,喜欢什么?臣去灭境时寻来,用天卷送回。曼睩呢?有喜欢的东西.....”

           “我不要!你别去灭境!”曼睩一挺身,眼泪婆娑。

              声儿一听,顾不得冰甲拖在地上,就向师父扑来。凤凰鸣赶紧接住绊倒的身子,刚抱进怀里,就传来声儿震耳欲聋的哭声......

              都不同意,怎么办呢.....凤凰鸣一边轻抚声儿的后背,一边传语罗睺——

              吾的同修好友众天......元神进入转世宿体...那一回,吾去了。然而,元神刚刚回归,宿体就被人操弄,已然身死...他、、、甚至没来得及和吾说一句话,或者,喊一声痛。就在吾面前、灵识消散了。那时,悲恸、惋惜,几欲沸反盈天。吾按捺不住,要去做些什么,挽回或、杀人.....吾的另一名同修好友一枕眠,被未来之宰揭穿邪灵出身,被迫除去邪灵之血,致使功体损耗。如果,吾小心些,没有中伏受伤,那么,一枕眠断不会惨亏,毙命于未来之宰!吾之悔痛,即使未来之宰血肉横飞,也不能减之分毫.....呼——

              沸腾的热血几乎冲出喉咙,凤凰鸣这一息,都带了火......凤凰鸣缓了半晌,还是传音艰难——

              到了......六铢衣.....本已登仙道,何苦入红尘?他的仙体马上就会完整,为了不让他在紧要关头遇险,吾力战太学主!终也,阻不了他,一次又一次用不完整的仙体与太学主,对撞!那天,喷洒在空中的鲜血一泓又一泓,以及、漫天扑压下来的火海中,燃烧的骨灰,坠落如金粉,转眼湮灭无踪.....至此,作为个人的我,完全消失了——我,只剩一个位置,就是邪恶的对立面!阻挡、邪恶推进!守住、防线!

               没人!比罗睺更明白,这种感受、久违的激情漫过沉寂的身体......何止知己,还有 、十万不断倒卧于尘,唔——

              都说,要同行,却原来全要...先行!罗睺的心猛然被撬出一角。

            “吾说,不准!防线叫...狭道天关?一枕眠封闭狭道天关,杜绝苦、灭两境往来。现在,照此而行。”罗睺不适应太快的语速,缓了缓,“吾自会,封闭通道。其,过不来。汝,也不要妄想,过去!”

              好友聚灭境正道群力,才能封闭狭道天关。武君要找谁帮忙.....他一人,即可?!

             噌地,凤凰鸣站起来,“那,灭境正道怎么办?还有形如鲛祖、大红袍,心向光明的邪灵,怎么办?全部,自生自灭?!吾友一枕眠,除去邪血,由此毁功身死,才要保住的、一片清净乐土。如今、弃如粪土?!故人百战身魂裂,何忍众愿付东流?宁沥热血沃膏泥,燃尽残躯不存留!”
            

              在激荡中,夜麟想到了,灭境无数个鲛祖都将孤立无援...也想起了,妹妹对师父的预言。然后,夜麟想到自从母亲死后,自己再无人教诲,不论生活,还是武艺。就是罗睺,也从不指点,甚至,练武场上,他都不发一语。沮丧、羞愧、担忧、自责几乎压垮了自己,是这人时时关注自己的进度,大加称赞。是这人是告诉自己,罗睺之所以不言,是因为,罗睺既担忧后辈能力越大,负担越重;又担忧,后辈武力低下,被人欺负。自己这才终于明白了,罗睺矛盾的心意,从忐忑不安中解脱出来。在患得患失中,定下了心神。是这人的宽慰和陪伴,让自己对天都的生活,充满希望和喜悦.....夜麟实在不忍:给了自己关怀、教诲的人,失去.....你,不是什么辅佐之臣,你是,我的师、、、我的父!

              无人言语,凤凰鸣沉沉道,“再不放行,便请武君移步,天都之外。”

            “师父!我陪你去!!师父.....别急,有、我!罗睺、会放行的。”

              此语一出,凤凰鸣和罗睺都暂息雷霆......尤其是凤凰鸣,他简直不能明白,这个经常偷偷向自己请教怎么‘讨好’父辈的孩子,如何能舍下自己如此孺慕的武君.....罗睺则考虑:不然,举天都迁往灭境吧.....且不说前途如何,就是邪天御武还没找到,也不能离开苦境.....

              凤惊声一直不大明白,师父说什么呢?直到夜麟哥哥说,要跟着走。他终于确定,师父又要走了,而且,很不好样子...顿时,抱着师父的脖子,嚎啕大哭.....“我才不怕你!呜呜......呜呜,我要让祖妈,把你捆起来!”

              对啊!阿娇,自己专门为凤凰鸣准备的套绳,怎么忘了...曼睩立刻拿出响螺。

              凤凰鸣的身体,被声儿连揉带蹬弄得晃动;手臂,被夜麟坚定地挽住;耳边又不断传来,曼睩呼唤鲛祖的焦急声音.....上天待吾不薄,值此受命应召之时,补全了吾的四个孩子。凤凰鸣闭上湿润的眼睛,心还是牵痛.....鲛祖被自己点了睡穴,曼睩可不用理。夜麟自有武君。只有这个小小子.....凤凰鸣抱着声儿,又坐下来,“铠甲太大了,上身像裙子一样。声儿长大后,才能穿上。来——让师父看看,还需要多少时候,你才能长大......”
              
              凤凰鸣一本正经,远远举着声儿仔细打量.....擦掉声儿的眼泪, 凤凰鸣笑道,“别的没看出,只看出——声儿的脸,那是包子,分明是个扁、南瓜嘛。阔了整整一大圈!”

              小声儿受到曼睩和祖妈的影响,已经知道瘦才是美,“呜呜...才没有!呜,你胡说!”

            “天都,吃些什么?声儿这样喜欢!”  

            “松鼠鱼、八宝鸭、烤羊腿、茯苓膏、点心...什么都有!就是,曼睩姐姐拿走吃,夜麟哥哥又吃得太快,没人陪我。我就把东西带去,和祖妈一起吃。祖妈做的石花菜、凉拌海带最好吃!师父喜爱吃素,一定更喜欢。等会儿,咱们一起去哈!”凤惊声越说越高兴。

               见声儿暗搓搓地咽口水。 凤凰鸣笑了,“晚上,声儿也住在冰宫里?”

             “当然不,大魔王说,男子不能在晚上,待在孤身女子的卧房。”小声儿得意洋洋地伸出一个手掌,合在另一个手上,然后,依次翘起手指,“我是小手指,夜麟哥哥是无名指,大魔王是中指,曼睩姐姐是食指,我们都睡在一张床上哦——!虚蟜叔叔是大拇指,睡得远一点。”

               凤凰鸣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冷厉威严的君主,私下竟陪着所有孩子睡觉.....师父看向大魔王,声儿怕问出什么,赶着说,“我没有和曼睩姐姐讲故事,也没有和夜麟哥哥玩,我都是...亥时!入睡的。不然,大魔王不愿意的!”

               是亥时初,还是,亥时末.....想到孩子们在武君身边玩闹的情景,说不得,真令人羡慕.....如此,甚好。 “胡叫什么,叫‘武君伯伯’!”

               什么吗!夜麟哥哥和曼睩姐姐都不叫伯伯...但看师父严肃起来,小声儿赶紧改口,“武君、伯伯。”
            
             “ 嗯.....声儿,想回停凤池么?”

             “不想!我才不想,孤孤单单地待在停凤池!这里好,白天幻族有各种各样的幻术,好玩极了!晚上,苍月哥哥教我镜像,千里传像,可神了!还有...天都的其他人都喜欢我!教我瞬移之术、地行之术...我可没光玩,学了很多技艺的!”

                声儿选择了,天都.....果然,吾的教养,让你失去了该有的快乐...是吾剥夺了,你一去不返的无忧时光。你不喜欢.....是应该的。

                见师父神色怔忪,联想到师父要走.....“嗯——如果,师父要回去。那我,也回去!不是祖妈,也回去的么......?师父,别离声儿太远。声儿跟苍月哥哥学的镜像,还没练好。太远的话,声儿就看不见你了.....”

                .....傻孩子,再怎样的镜像之术,也无法超越生死的距离。你终究会失去,吾。不要再用红肿的眼睛看吾,不要再哀声求怜..... 眼泪冲进了凤凰鸣眼里。

                你...习学得如此庞杂,莫非不是贪玩,而是,想要借助别的方法,靠近吾?是了,最喜欢的幻术,你没有学。你学了,千里传像、瞬移之术、地行之术.....天都所有人加起来,比不过吾?这么多新奇的事物,都分散不了你的注意力.....

               凤凰鸣垂下头拥紧声儿,许久才松开,“声儿,想你大师兄了吧?”

              “...我才不想臭小鸟!这么多日子,都不回来!我不要他了!”声儿一扁嘴,眼里又涌起泪水,“师父,臭小鸟去哪了?看我不去,抜光他的臭鸟毛!”

              “你大师兄和你师嫂左手香,在苦境西域一带浪荡。待你凤鸣之声功成,必能引他前来。”言罢,又想到夜麟和曼睩.....声儿喜欢玩乐,又兼习学庞杂。曼睩则完全不通武艺。漂,已退隐。他们这一代的重担,都落在了麟儿身上。他会是所有孩子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一个.....凤凰鸣转头对夜麟说,“天卷带回的羽人非獍,你和曼睩,妥善安抚。天卷在你身边,尽...臣辅佐之力。”

                夜麟听着凤凰鸣一件件问完,又一件件安排好。不禁想起,母亲离世那一天,何尝不是——细问流离失所的日子,自己的感受...然后,交代清楚父兄在哪。夜麟不禁,悲从中来......罗睺虽然陪着自己,但他难得和自己说一句话。而妹妹每天趴在书桌上,但凡有点时间,就跑去冰宫里...相比,以前除了追兵就是野兽的日子,是好多了。只是.....不知,罗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努力?有没有符合他的期望?会不会有更优秀的人,吸引他的目光.....每日的忐忑不安,甚至让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此时,你的赞叹,鼓励、安慰,何其重要!是你,让我渐渐看清了自己、看清了罗睺,以及,许多其他的人、事、物.....不知从何时起,我与你靠近了...当我极力想确立你我关系时,你在告别...离去?和母亲、一样?!

              “不要天卷!我要会说话的,会抱我在膝上的、那个人!”眼里的泪,让夜麟低下头...撩起枹摆,跪下相求——

              “师父,别离开夜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2-9-25 20:25 , Processed in 0.06992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