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查看: 1543|回复: 0

《两世微尘》 第八十章

[复制链接]

94

主题

54

回帖

240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UID
33804
鲜花
100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9-24 17: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10-14 20:00 编辑

第八十章   两难 (能不能,一一抛下?)

                  凤凰鸣的心像被沸水烫了,慌忙用萧挡住了夜麟的膝盖,急急把声儿递过去。这样旁人看起来,会以为夜麟矮身是要抱声儿.....这么多臣下看着,少主如此重情,以后,难免被人拿捏。如同,无悔孩儿被兄弟、臣下坑害.....

                 罗睺看见凤凰鸣止住夜麟,手中运发的功力才消散了...这样的礼,夜麟只向自己行过一次.....夜麟——!汝——这么重凤凰鸣......那吾、把凤凰鸣给、汝。
               
                 凤凰鸣对待徒弟的挽留,一向有办法——“给你师弟、洗洗,弄得满脸一塌糊涂。”

                 夜麟接过声儿,不退反进——师父说,声儿是师弟...那我,就是声儿的师兄了?!夜麟热切地说,“认下夜麟了?师父!”

               “你,听为师的话么?”

               “听的!”

               “那还不走。”

                 夜麟第一反应就是,师父要走了。他顾不得声儿,就拥上来——就不!可刚答应师父听话的事,让这两个字卡在了嗓子眼,吐不出,也咽不下......终于,急得抬起一片模糊的双眼,紧紧抓着师父....

                 凤凰鸣本想推开,这挤入怀中的两人,待看清夜麟泪光闪闪,往外推的手一顿——这跟往常那个,声音清冷、个性沉默的少年,迥别!自己身上,那双青筋暴起的手,似乎...太小了些。凤凰鸣忽然意识到:这个处理一族事务的孩子,其实,刚刚过十一岁,而已。不是儿子辈,也不是孙子辈...是玄孙辈啊,比珠儿还小.....凤凰鸣的手僵住,实在是——

                  推,为难;抱,也为难.....

               “让你们去洗洗,急什么!为师功力未复,连你都打不过,能去哪里!少说也得,五六个月才能恢复。以后,天天这么围着?去去去,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其实,凤凰鸣这次去江南春信那里,还办了一件事,就是用流形钢固定了脊骨。只是这般撕扯,莫说流形钢,就是连接心脏的血管,都要被扯断了.....凤凰鸣胡说一通,然后,若无其事地越过两人,对武君言道,“若,玄牝输功时,小寿、小叶可以同受。吾之天卷,能马上将他们接来。”

                 言罢, 天卷从凤凰鸣的空间飞出,悬浮在罗睺面前。罗睺抬手一摆,送天卷离开防护罩。“带汝师弟,去入口接应。”

                 夜麟和声儿,看师父不再搭理他们,一副寻思正事的样子,这才一步一回头地去了。凤凰鸣一直没说话,直到那两个小子消失在门外,凤凰鸣霍然转头,门外空空地...从今以后,你们再不会入吾怀!抓在膝上的手,猛然一翻.....

                 这一幕,让曼睩瞬间警觉,可鲛祖一直不回复...她一晃罗睺的手,“叫柚子来!”

                 罗睺本不欲找枫岫,只不过,每次面对夜麟,都没占过上风。尤其曼睩离家那次,一整天、都没能得到夜麟的口风。结果,枫岫一句话就问出来了!现今,夜麟又要离家...他过度练功时,枫岫怒而责。可见,枫岫决不会同意夜麟离家的!罗睺放下帘幕,打开通话,平静地对凤凰鸣说,“汝,与枫岫分说。”

                  为了争取枫岫的助力,凤凰鸣只能再一次说明侦查灭境,对预警苦境的意义.....一旁的曼睩,再也听不下去了,用最大声喊:“你这是,找死!!佛业双身元神不灭,只有一页书和佛皇.....”

                “轰——”巨大的水声,大得,曼睩几乎听不见自己的话语声,同时大量的水,从大殿的门口冲进来...此时,大殿的门就像大坝的闸口,仿佛万马奔腾溅起无数水雾,迎面冲来...曼睩和众将下意识,往后一仰。罗睺睁眼,斗气自出,两层楼高的潮涌,立时砸在地上。水漫过众将的脚面,又马上如退潮般,缩回大殿的门口.....曼睩还在怔愣,鲛祖已经出现在门口。她穿回了自己黑白立领王后裙,王冠也没戴,黑白双色的长发无风张扬。漆黑的嘴唇紧呡,唇角下扯,鲜血淋漓的脚,每走一步,地上的冰面就进一步扩大开来.....

                 仿佛满头灵蛇扭动的美杜莎!曼睩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众将的双脚,结冰!无不内心骇然,一是,没想到经过玄牝的提升,还是被人钉在原地,移步不得。二是,这个一直沉在水底的女人鱼,竟然,全都不是对手...怪不得,武君将所有的地面都划为她的水域。然而,罗睺却是满意的。他觉得,这样的成长,着实不枉费他将玄牝散落在空气中的能量,全部导入这女子的气泡中。

                 周围的温度骤降,曼睩开始打寒战了。罗睺抬眼,发现:此女体内,元功乱蹿,经、脉已损!罗睺微微皱眉,这.....这不是应该,凤凰鸣管么。罗睺没有出手,而是看向凤凰鸣。嗯——?凤凰鸣全身冰结,连人带椅冻成一个大冰块?虽然,凤凰鸣脊骨重创,但跟其元功有什么关系?罗睺细一感应,发觉凤凰鸣没动过功体...甚至,到现在火凤元功还蛰伏不动...这是,心甘情愿受冻。但,冻得时间过长,机体会不会坏死.....脊柱隐隐流蹿的,是什么?是汝,提过的流形钢?怪不得,还想跟吾动手,哼——!就那点能量仅够维持汝之脊柱不断裂,连冰寒都抵御不了。

               “汝要,冻死凤凰鸣?”

                 鲛祖怔愣,四处寻找...才见,曼睩颤微微指着一个大冰块...鲛祖瞪大眼睛,冰块里依稀坐着一个人,看不清相貌,但那挺拔的坐姿,前不久还让自己恼恨不已。他怎么冻成这样了?!鲛祖急收功体...冰块脱落,凤凰鸣显露了出来。鲛祖却被疾驰而回的功体撞得浑身一抖,踉跄后退。上涌的气血,也来不及憋在喉头,大口大口喷在地上......

                  好了,这下谁也走不成了。鲛祖需要舒经理脉,半年都好不了。能给鲛祖舒经理脉的,只有功力高过伊的.....折腾吧,继续!吾看汝,能不能一一抛下!罗睺往后一靠,闭上眼睛。

                  凤凰鸣身体还僵直,却不妨碍他看见地上喷洒的血...本来是,想让鲛祖出出气,结果,伤得她更深.....怎么搞的!为什么每次所行,都事与愿违?!而且,不知怎的,仿佛疾驰而回的功体,不是撞击鲛祖身上,而是,撞击在自己心上。凤凰鸣隐隐觉得,这疼痛来得过于剧烈,又有些莫名.....

                “灭境,我去。”鲛祖擦掉嘴边的血,慢慢挺起身躯,冷冷地瞄着凤凰鸣,“你一个人,能监视全境?真有这个能耐,当初何必,托我找寻未来之宰?还是、你长出千眼千耳了?!”

                  凤凰鸣没有这个能耐,确切地说,整个天都也无人有此能耐。大家无声了很久,枫岫的声音打破了静默,“此事体大。未知,鲛祖如何能监视全境?”

                  鲛祖一皱眉 ,刚要说。只见凤凰鸣身上,冰雾漫展,将帘幕内的鲛祖、罗睺、曼睩围拢在其中。

                  .....这是隔绝了视听,鲛祖看了一眼凤凰鸣,见他又垂着眼,不理自己...在嫌弃我莽撞?鲛祖呕得待在这里,都难受!“人有人脉,鲛有水脉!水脉,不仅有人烟的地方全有分布,而且,地底、更是纵横交错!”

                 枫岫当然知道逐水而居的道理。他更深知上一战,邪魔藏身地底的危害,枫岫心里一动,又问:“地域宽广。未知,如何迅速传递情报?”

                “响螺。吹响它,水里的声波,能瞬间传至千里之外。”鲛祖转身就走...冰雾温柔拥聚身前,哼——不是隔绝视听,而是让人、寸步难行!

                “许一个月,许十几年。如有意外,消息如何传回?”枫岫赶紧问。

                “按期不回消息,便在近处,吹响我给曼睩的响螺。封存消息的响螺,自有回应。”鲛祖从胸口化出一个响螺,见风化作盘子大小,托在手中,“看清。就是这个响螺!我便死了,它也能,自行将水中源源不断的声波,存留下来。”

                  罗睺睁开眼,看了一下那个封存消息的响螺,有一个想法。

                  枫岫刚想说,就用此法。却被凤凰鸣打断——

                “吾,可没有什么物品,同你交换。”

                   鲛祖一举手臂,晃了一下手镯。“交易的物品,不是这个么?不交易,你给我手镯干什么?定亲?”

                   凤凰鸣一窒,自己只想着便于携带和隐藏,没注意到送人手镯的另一种含义。江南春信!也不提醒吾.....凤凰鸣沉沉呼出一息,“水脉作为消息传递网,对佛业双身的先锋军已用过,极易被识破。依照,佛业双身对手下邪魔毫不怜惜的心性,恐怕所有水域的鱼子鱼孙,会全部遭殃。用这么多无辜生命,换一己之私,你确定、、、要余生,承受良心的谴责!”
                 
                 “哦,你的追踪、调查,是第一次用?相比,在水草下隐藏的小虾米,在不同水域跃起的同一条鱼,才是自找死路吧!”感谢上苍,当年为找寻你,建立的消息网,如今,能救你的命.....“说到底,我才是地地道道灭境人!用得着,你这外境人,教我怎么守家护土?起开!”

                 “吾也认为,鲛祖之办法,更可行。”

                   凤凰鸣虽听枫岫这么说,还是没撤走冰雾。

                   手指略勾,鲛祖手上的大响螺来到罗睺手中。 罗睺言道:“那鲛祖,也不用去了。吾将之,放在连接两境通道的出口水域。吾的神识,也可瞬间千里。没有水脉的通道,算不上阻隔。”

                   罗睺元功离体,包裹大响螺。随之,毁灭之力,紧随。 鲛祖惊愕、 凤凰鸣担忧、枫岫思索......

                 “两境通道,已闭。谁想通过,搏命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4-7-15 06:40 , Processed in 0.020456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Yaodaojiao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