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查看: 1177|回复: 0

《两世微尘》 第八十三章

[复制链接]

94

主题

54

回帖

2402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UID
33804
鲜花
100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10-14 20: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10-21 13:38 编辑

第八十三章    旧事乱心、眼前烦忧。

             曼睩迷糊看了一眼罗睺,咕噜一声:“回来了。”然后,转身爬上床,扑在布偶上,她扯了被子胡乱盖一角,就睡了。

             罗睺升起曼睩,在布偶中间刨出一个空地,再将曼睩放在里面。给曼睩盖好,放下床帐,他才传音叫醒虚蟜。让虚蟜悄悄抱声儿去洗漱,吃早饭,不要打扰曼睩睡觉.....此时,阳光透过屋顶的琉璃瓦,将室内照得一片通明。罗睺的目光,不可避免地看清了,书案上单另放置的两幅图画——

             头上四角的人首蛇身,居于图画左上角,罗睺心里一跳...这是邪天御武!中间留白处一人拿刀直指邪天御武,在其身后,围着无数百姓。百姓都趴在地上,手指插入地里,拼命抬起头。有的人,无比热切地凝望着,持刀人;有的人,无比憎恨地怒视着,邪天御武...百姓大多只剩半个身体,或者,肩膀和头,甚至,只剩插入地里的手指!罗睺头脑轰的一声.....“汝辈死后,魂灵凝结成血云天柱,可压制邪天御武三成功力。屠魔、方有胜算。今日、汝,可退。只让,兄弟四人赴死。只是.....隔日,汝辈又退去那里?门后?他乡?还是、汝之孩儿身后?”

          “把汝家,手脚扑腾,只会吸脚趾的婴儿,献出来吧——换取,苟活于世的、残喘!”人群里,有人突然倒下...越来越多的人倒下。空气里,血腥味越来越重。走去哪里,都摆脱不了这股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几乎摔倒,脚下地面湿滑...一股一股鲜血从脚边流过,甚至打湿了靴子...靴子里的脚、、平白生出烫伤的感觉,脚不能沾地了...不行、、、停下、、、用别的方法!

            地面上,没有地方可站,横七竖八倒满了人,相互堆叠、、、没有空隙下脚,怎生移动?

            一切,像一出荒诞的哑剧——影影幢幢的周围逐渐被清空了,巨大的柱子显露出来。没有惨嚎、没有哭泣、没有叫喊,只有——扑通、扑通、扑通.....的倒地声连绵不绝,震耳欲聋。

            包裹着,无数血色魂灵的柱子,无声增长...以及,身陷无数尸骸,无法拔足,无处移动的自己.....

           “大哥,你很厉害的。你用你的刀,帮帮我。我实在害怕,手抖得不行.....我的刀掉了,找不着了。”有人带着哭腔,小声说。

           “啊——?”

             这个稚气未退的声音,让人想起凤卿,看过去...才是少年的身形,你又没有孩子,你来干什么?!我,能救你......我的刀,是救人的,不是杀人的!“我替你!没事,十万,我替你补足。你.....再等等哈,一会就回去了。”

             那人, 从尸堆上、连滚带爬地过来,拖住自己的刀,“你、怎么能死!!你死在这,谁去杀邪天御武!这些人、都白死了!!你.....替我们、杀了、邪天御武!”“噗!”插进这个胆小的人脖颈,自己的刀!眼前一片血红,每一口吸进来的血腥都让人窒息,倒下的人成尸山,重重叠叠将自己掩埋......

            
             夜麟进来,就见罗睺倒在桌前,玄牝极力撑起,才没让罗睺扑在桌上。夜麟赶紧翻罗睺过来,他又脖子紫涨,全无呼吸了...他手上的画.....?

             ...巨大的能量从心脏冲向四肢,无法稍动的胸膛被顶起来,闭塞的鼻腔和咽喉被冲开...源源不断的白芒一路势如破竹,扫荡黑暗,把周遭照成百花花一片.....醒来的罗睺,看见夜麟满脸通红,手垫在自己心口,一下一下砸击.....只有,泪珠划出一道道银芒,有点不真实,罗睺眨了一下眼睛。

             夜麟立刻发现了,他滑坐下去,又瞬间扑上来,抱住罗睺一只胳膊,把罗睺拖起来,使劲摇晃,“你,说说话、说说话。你活着么——?你不要吓唬我!我看见你眨眼了.....”期间,泪下如溪。

             罗睺张口,竟一时没发出声,只得抬手压着夜麟的后背,让他靠过来.....


             在秋水兴波,枫岫已经等候了一夜,也不见凤凰鸣回返。枫岫寻思,凤凰鸣被鲛祖绊住了,还是......好友在水下练功,这么长时间,不离水换气,也使人担忧。而,自己一两天不回去,刀无极安插的眼线发现不了端倪,时间再长的话,保不准就要露馅...赶他们走,刀无极还会送别人来...而且,这两人见过曼睩,回天下封刀以后,难保不揭发自己与曼睩的关系。始终是个隐患...总不能,杀了!罢了,用傀儡之术操纵,待刀无极回归正途后,再解术。简单的傀儡之术,恐刀无极察觉...还得,分神寄体。还有,那副和曼睩赏玩红叶的图画,也不能留下.....

             最终,枫岫将它封印在了寒光一舍地底.....这少独行、怎么还不出水!枫岫幻出水镜,见少独行将自己连石头上,既不挥刀也不运功,就像一风筝一样,挂在水中...溺水了!!

             枫岫入水,将少独行拖出来,施救.....一千多岁的人了,练个功,还能自己溺死!枫岫气得不行,把缓过来的少独行倒吊在阵法里。他每扇一下扇子,阵法就带动少独行像抖衣服一样,一阵猛抖.....“好友啊,不知汝生死之间,顿悟了什么奇功妙法?可否与吾分享一二!”说完,枫岫连续扇了几下扇子。

             少独行被肺里流出的水,呛入鼻腔,一时间涕泪交流.....整整一个时辰,连身上的湿衣都被抖干了。少独行才言,“如果你消气了,放吾下来。”

            “你下来,干什么?”

            “入水。”

           “!......好,好...你去死!”枫岫猛然解除阵法。少独行直直栽进水里.....只不过,枫岫马上开始计算,上次少独行入水的时辰,然后,一只线香扎进土里.....随着,线香燃完,少独行仍不见出水。枫岫跌脚而叹,完了,越活越回去了,离不了人了。枫岫又进水里.....
            

              鲛祖是在极其温暖的水中,苏醒的...就像夏日,被晒了一天的水,暖洋洋地,轻柔地托浮着她.....但她渐渐觉出,不是水,而是暖热的气流...周围没有光线,也触摸不到任何东西......“凤凰——鸣。”

              没有人回答.....这里有些像,天卷的内部.....静默多时,虽然,气流仍然将她漂浮在空中,却忽然不再进入她的身体...鲛祖感觉双臂微微发凉。她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在划动中,身体能够移动了.....

              什么都没有摸到,也没有边际.....“人走了——”鲛祖累极了,停下来,又觉得有些冷.....她是冰系术法,按道理不怕冷。只是,人暖过,就会不适应寒冷,一点冷都不行。鲛祖缩回双膝,用手臂包住,手指尽量张开贴在发冷的双臂上.....

              所以,凤凰鸣回来就看见,鲛祖像一颗蛋一样蜷缩着。柔长的黑发像飘带一样,圈着她,胸前百宝囊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她的脸——是一张美丽、静谧的脸,只是,毫无血色的唇边,铺着无数细小的珍珠.....于是,眼泪无声地混入了凤凰鸣的衣襟里。


             相比凤凰鸣这边的静谧,罗睺这边,可是:手铃、铜磬、钟鼓一齐响.....夜麟哭得气咽声吞,脑中还有个尖细声音不停拔高——明明是我!救了你!他凭什么、在你怀里!我在你脚下?!是我救了你!是我!是我!!你看看我,又瘦回去了!他除了打你,什么都没做!!

              吵得罗睺头昏脑涨,忙用靴尖一挑,刚把玄牝接在手里,那边,曼睩起身,“兔子!哭了?!”

              罗睺手一抖,玄牝又掉了下来——哇!你又扔下我!哇哇——!他凭什么哭!哇哇哇——!

            “没。”罗睺的脚勾住了玄牝,捏了一下夜麟后脖颈。夜麟瞬间睡去...安静一个,只有玄牝还在一起一伏地哭...“需要充能,玄牝。吾带其、夜麟,出去。”

            “早点回来,省得兔子担心。”曼睩又倒下去,睡着之前,还在想...不是跟去了,夜麟还担心什么?不过,没一下曼睩已睡着了。

               ......

              这一觉,夜麟睡了整整一天。他醒来时, 帘幕这边声儿和虚蟜的鼾声,一小一大此起彼伏;帘幕那边,“曼睩,汝之画工逼真,正可为平冤阁每个苦主,留影。方便他们,日后出入天都。”

            “不是给他们伸冤了,为什么他们还来天都?”

            “事事艰难,其、可再来诉求。况,人意难料,天都刑事,恐有失当。吾已令,所有苦主偿付酬劳,须亲往天都。”

            “这.....可否广招画师,我还有其它事......枫岫,他也.....”

            “曼睩、汝之心意,吾知晓了.....汝可知,吾为何,不斩那个代笔者?”罗睺本想说,确实没人看,但出口前却是再三衡量......“看书,图一乐尔。民生多艰,岂会苦上加苦?非,君之过。”

             话到此,曼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暗自思量怎么打消罗睺的想法.....夜麟,也着实怕,罗睺这两次人事不知,都和这旧事有关。他刚掀开帘子,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到手脚麻痹——玄牝,像一只猪一样吊在罗睺脖子上,布袋般肥粗的身体在四角处,伸出短短的触手,巴拉着罗睺的外袍...有时,扒不住了往下滑,罗睺的手还在下面,往上兜一下......夜麟也不知道是什么况味,只觉得心口洞穿一样,不是很疼,就只空落落洞口周边有些疼,头和身体很沉,力气凭空消失了.....





         














——————————————————————————————————————
感谢,他乡遇道友的提示——罗喉在他前世的邪天御武的时代感觉有很多背景可以写。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4-6-25 11:41 , Processed in 0.037974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Yaodaojiao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