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角

 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玄象裂变妖祸天劫新剧抢先看霹雳武道列传其它布袋戏
最新资讯新闻动态英雄之声:薪火霹雳特辑金光特辑
东离剑游纪东离剑游纪二东离剑游纪三刀说异数蝶龙之乱
霹雳:传承者金光:吟唱之美霹雳音乐交响霹雳魔幻交响霹雳年度发布会
奇人密码仙界小霹雳圣石传说生死一剑西幽玹歌
查看: 274|回复: 0

[长篇连载] 《两世微尘》 第九十章

[复制链接]

94

主题

0

精华

2814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Rank: 3Rank: 3

UID
33804
帖子
143
鲜花
32
臭蛋
0
注册时间
2021-12-6
发表于 2022-11-16 21: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尹明仁 于 2022-11-18 13:56 编辑

第九十章  玄牝 (无悲无喜,无欲无求的长久,好在哪里?)

                   玄牝发现:曼睩去拿了给夜麟的渣渣,在嘴里上下动.....你的,原比夜麟的多。玄牝不解曼睩为何舍多取少......还有,上次凤凰鸣服用药丹,不是这样的.....也许,这“几丹”比较大,要特殊服用。玄牝仔细回忆嘴里咀嚼的那个动作。他先张开嘴、动腮帮子.....问罗睺——是这样动么?

                   罗睺不知道玄牝有没有味觉......但学这些,有何意义?

                   玄牝等了半天,也不见罗睺回答,就自己去拿彩蛋,想试试。罗睺挡住他的手,“玄牝......吃了它,会变成人。”

                   ......变成人,会怎么样?玄牝问。

                 “想要许多,悲苦很多,喜乐很少,很快就消耗完自身。汝考虑清楚——无悲无喜,无欲无求,方能长久。”

                   自从来到罗睺身边,自己想要的比以前千万年都多。玄牝明白“想要许多”的意思。他也知道:悲——就是听说罗睺快死了,哭的感觉;喜,就是贴在罗睺胸口的感觉。但他不太明白——无悲无喜,无欲无求的长久,好在哪里?

                   罗睺想了许久,“好在,没有消耗。”

                   玄牝回答——无悲无喜的万万年,都像一模一样的一天。在你身边的一天,好似从没经历过的万万年。而且,以前的万万年,我并不是没有感觉,永无止境的孤独时时侵入我。亿万年我知道了,什么是悲苦。在你身边,我知道了:有人,能令我除去孤独,感到欣喜、踏实、安全......我愿意消耗己身,换取这些......只要在你心跳时,我别消耗完了,就行!

                   罗睺皱眉了。他没想到,玄牝会依恋至此......汝没有考虑到:吾心停止后,汝还有亿万年的知觉。罗睺,移玄牝出自己的怀抱。可惜,玄牝还没有学会坐好。他从座位上,滑到了地上。

                   这时,夜麟过来回报船舱人员的救治情况,罗睺一边把玄牝分给自己的那一半彩蛋,递给夜麟;一边看着地上的玄牝,没有动作。

                   夜麟趁机翻开罗睺的手掌——满手燎泡!夜麟心里一恸,落泪.....你打造兵器时,周围的余温都将我练至不会被火所伤。能在温度中心待四十多天的你,反而伤成这样......你并不是用实力给女子收灰,而是,连防御都卸了!

                   罗睺刚要说话,玄牝就在脑子里哭嚎起来——为什么给他!我是给......罗睺赶紧打断他——像汝一样,把好东西,给重要的人。玄牝,不要做人。否则......孤独之外,更多悲苦,亦伴汝生!

                   ......玄牝收声了。


                   凤凰鸣带着长老来和武君商议,看见夜麟再给武君包扎,大为惊异。凤凰鸣赶过来问,“身负何伤?”

                 “给那身亡女子收骨灰......卸了自身防御。”

                   凤凰鸣、长老听闻夜麟的回答,都愣了——他们对伤者的痛苦,是感觉上的、与自身真正受到,不同;与,主动让自身受到,更不同.....所以, 夜麟后来说了什么,凤凰鸣和长老通通没听清。

                 “何事?”

                   直到罗睺问话,震动他们的功体......这两人才醒悟过来。然后,就注意到,地上、还有一个夜麟匍匐。这个夜麟还扒拉武君的靴子......”这,怎么回事?“

                   ”玄牝在耍癞皮狗!别理他!“夜麟恨恨地瞪着又化成自己样子的狗东西!

                   ......“烦请,武君进入天卷商议。夜麟,曼睩也来。”凤凰鸣道。

                   罗睺给玄牝设了结界,起身与四人进入天卷。转眼,天卷缩小,急射入海。只有玄牝孤零零地留在原地。虽然,他不知道底下动荡不休的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罗睺去了哪里,但是他想跳下去追。这是罗睺第一次离开他。亿万年从来没有的情绪,充满他全身,除了悲伤、恐惧,还有一种什么、催促他下去!因为,罗睺行进极快,还会转弯。所以,很快就会失去他的方向——要快下去!然而,玄牝被困在结界里,难移分毫!

               
                   天卷里,凤凰鸣首先给夜麟传识——幻族的事,告诉武君、曼睩。

                   夜麟也怕罗睺以为自己隐瞒,赶紧一通介绍..... 才听几句,罗睺就打断了他,“这些,汝知道即可。凤凰鸣,说正事。”

                   大家一时哑然......

                   还是凤凰鸣首先反应过来,“吾和长老试验过,只要两个幻族人,就能让岛上的人改变认知。通过审问武君留下的那名杂事,已知岛上盘查仅在入岛时,入岛后再无。咱们的人可以取代原先的客人,上岛。另外,幻族人之间可相互联络,比吾用天卷穿梭,迅捷。是否,将幻族人也分配到每艘船上。”
                  
                   罗睺想的是:除了自己夺的这艘船,其他船上的武斗,显在光天化日下,一旦消息回传......玉石俱焚。

                 “每船配备四名幻族人。一刻钟后,吾上岛。敌,四散奔逃,如何应对——”

                 “让长老跟随武君,先试、岛上防务!至于四散逃跑,吾打算用天卷围岛,作为第二道封锁。”

                   原剧中天卷没有这么厉害,曼睩有些担心,“天卷能......抵御所有冲击?”

                   曼睩虽不知,但罗睺知道:这么长的距离,会让天卷的防御范围无限扩大,局部防御力肯定降低。罗睺道,“受到冲击,天卷就会破损。”

                  凤凰鸣接口道,“天卷破损有两个好处:一、为吾军指明,敌人逃脱的路径。二、聚拢敌人到缺口处。”

                 “玄牝、暗影魑首、鲛祖,跟汝。”罗睺考虑:天都将领只善陆战,如果能在岛上结束战斗,最好不要海上作战。因此,战力要集中在岛上.。“敌我交杂,刀兵之下难免损伤,奈何?”

                   曼睩考虑的是:天卷是凤凰鸣的“退路”,决不能有失!

                   凤凰鸣考虑的是:玄牝能给天卷补充抵御力。另二人,是天都仅有的水战将领,凤凰鸣明白罗睺的用意,但他不打算让鲛祖参战.....“吾自去集结二人。敌我交杂的问题,吾也想过。据那杂事讲,岛上每晚酉时都会在‘竞艳场’举行大型拍卖。到时,孩子们集中在场中;岛上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去观看、竞拍,他们集中在场周边的看台。这时、一齐行动!”

                   罗睺点头,“岛上,吾来。海上,归汝。”

                   此时,长老插言,“幻族,可以迷惑船上俘虏的神智,反戈一击。只是,时间有限。”

                    此等能为——无怪、月王不杀,也不放......告之于吾,是全然的信任。罗睺看了一眼长老,记下他的面容,“汝与军师、夜麟商量......勿告人。事后,记得抹去无关人、这段记忆。曼睩,幻族能为不可放之言谈。”

                    凤凰鸣也想对曼睩强调保密,被罗睺打断——

                 “回船!”给玄牝设的结界被破!但外放神识,却没有感知能量源靠近......

                   天卷打开一瞬,罗睺的头就蒙了——“夜麟”的身子、被炸得四分五裂!双腿在后面,一只胳膊在不远处,仅剩的身子上只有一只胳膊,还在勉力扒着船舷往上爬......

                   凤凰鸣最先上前拾取残肢、碎骨......夜麟心灵剧震,不知捂住玄牝哪里才好,到处都在流、血......取下他时,夜麟抱着玄牝不断流淌液体的半截身子,被沾湿的地方、如同火灼......

                   玄牝回头见是夜麟,伸着脖子四处寻找,看见罗睺才哭了——他还记得,要在可怜自己的人面前,哭......

                   夜麟将玄牝抱给罗睺。罗睺没有伸手,只来回看两张同样的脸。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伸手抱了玄牝,元功迅速进入玄牝——

                 “长回去......如果,汝长不回手脚,吾就......不要汝。”
                    
                   玄牝努力接合分离的部分。炸裂结界消耗的体能,让玄牝在本体和夜麟的形体之间来回转化,不忍他费力维持化体,罗睺道,“吾喜欢,汝原本的样子。”

                   才不是!我没甚用处,你不要我;我胖,你也不要我;现在,我分成几部分,你又不要我!什么喜欢、我原本的样子......我会尽量有用处、尽量保持苗条,好么?你看、我现在比夜麟还瘦了,你,别丢下我!玄牝哀哀地求罗睺。就见罗睺合上眼,乱了气息.....然后,见罗睺睁眼,转向了夜麟.....玄牝吓了一跳,急忙全身贴向罗睺。

                  用力过急,身体和断肢又有脱离的迹象,夜麟赶紧一手托腿,一手托腰往使劲对接在一起......急得失了言语,夜麟急切地望向罗睺求援。

                  罗睺双手一合,玄牝、夜麟立刻被收进气罩。气罩光晕流转......罗睺对凤凰鸣说,“玄牝跟吾,天卷自理。”

                  输功同时,罗睺带着曼睩、长老等,去了离海岛最近的那艘敌船。玄牝受伤无法助力天卷,所以,一到船上,曼睩就唤来鲛祖,告知天卷的事,及起事时间。

                  鲛祖听完跳入海中,急速向罗睺指示的岛屿游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2-12-10 12:53 , Processed in 0.07606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