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妖道角
查看: 6050|回复: 0

紫阳陨,银月升,白雪飘江伴孤魂

[复制链接]

177

主题

1048

回帖

2998

积分

妖道角(双极心源)

UID
722
鲜花
549
臭蛋
2
注册时间
2013-10-25
发表于 2020-10-19 14: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斗已至最后关头,叶云天手中的剑越来越沉,但眼前还有一份责任,还有两个人需要他的守护,还有众多兄弟在为他搏杀,他还不能倒下,他一定要杀了晦帝,终结这场战争。

    “擎天十锋,银月之首,看来也不过如此。”

    晦帝冷言嘲笑,嘲笑面前这个自己一直忌惮的人,如今终于将其逼入绝境,只要杀了他,那接下来再也无人可以阻止自己向东扩张的步伐。

     叶云天勉力支撑着伤疲之身,纵使身陷重围,纵使伤痕累累,但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丝绝望。   

    “是啊!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的人,我只是一个始终找不到归处的流浪者,不知道自己真正姓什么,甚至连至亲至爱都无法保护。”

      叶云天的诉说,晦帝只当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遗言,饶有兴趣的倾听着,她现在根本不担心已经力穷的叶云天,能活着走出这里,这个他精心准备的天罗地网,她在欣赏,欣赏强者在临死钱最后的痛苦。

     然而叶云天笑了,与此同时,叶云天方才那浑身杀意,也随之消散,仿佛在这一瞬他又变回了那个,坐在落叶居窗边的懒散酒鬼,又变回了看似毫不起眼的银月残阳。

       “此生何其有幸,让我有一位悉心照料我的奶奶,让我有过一段致死难忘的爱情,还有一群始终不离不弃的兄弟,我叶云天一生至此,有憾,更有悔,但今天,我终于能直面自己,不再欺骗自己。”

        话说至此,叶云天抬起头直视晦帝,血与泪已经沁入他的眼帘,但他的目光依旧锐利。

        “我这短暂的一生,一直想要证明自己,想要对他们的期望有所回应,守住他们每一个人的笑容,可惜世事不由人,背叛,嫉妒,欺骗,让我失去了一个又一个的珍视之人。”

        晦帝冷笑着摇摇头:“你知道你一生最大的错是什么吗?是你太重情,就是因为你的重情。我才能用这种三流的计谋,败你至此。”

        叶云天听完,仰天大笑,他不是笑晦帝,更不是笑自己,他笑的是这一生所得,笑的是得而复失,更笑眼前这幕,这精心策划的一幕。

       “你说的没错,我太重情,但今天这一幕不是因为你技高一筹,而是我踏入了你的局,让你有幸陪我一同归阴。”                              

        话声落,叶云天眼中泛出一道紫芒,随即双手握剑立于身前,只见紫阳剑流露紫色光华,随着紫芒越来越盛,叶云天整个人逐渐被包裹在紫芒之中,与此同时,原本晦暗无光的夜空,突然放亮,只见一轮红日挂于西天,将这万里山河染上无尽血色。

        晦帝见此异变,心中大惊,他没想到叶云天还留有这最后一招。但是他并不害怕,反而就这样看着叶云天,看他如何做这最后的“困兽之斗”。

        但接下来的一幕更让晦帝大惊失色,只见满天红霞,竟是一柄柄利剑堆积而成。

        远方,方才手刃了血刀盟之主王利的碎心,看着血红天色,心中止不住一阵的抽痛,这是他给自己最后的遗言,也是为此战留下最后的希望。

       “血色染天,万剑悬空,残阳你终究还是用了这招。”

        而处在包围圈外围的忆尘公子与叱酒如神,在看见满天红霞后,心中同时一沉。

      “不!”

      忆尘公子突然嘶吼一声,而随着他的这一声喉,龙旗八千兄弟,一个个被触及逆鳞的凶兽,不顾一切的扑向眼前无穷无尽的严阵以待的魔兵汪洋之中。
   
      “给老子滚开!”如神也一样发疯般的怒吼着,一路往前冲杀,根本不顾自己是否与队伍脱节,纵使孤身深入敌阵。口中不断喊道:“残逼你个王八蛋,你要是敢给老子死,老子就敢把你从坟里刨出来,再给你骨灰扬了。”

       但纵使他们再怎样的怒吼“责备”,此时的残阳注定无法听见。      

       叶云天不断汇聚剑意,同时还看向远处那被绑的两个女人,那是两个在奶奶走后,给过自己温暖的女人,本以为此刻能够平静的心,竟开始对这世间有了几许不舍。心中默默自语。

       另一边的晦帝此时目光狂热:“残阳,叶云天,这就是你成为擎天十锋的本钱吗?剑意通达天地自然,以天地之力化出万剑,但以你现在的功体,就算勉强能够化出万剑,也不能完全将其控制,万剑一旦落下,你和你的两名红颜知己也将同亡。”

        “呵呵呵呵!”残阳冷笑不断,说道:“我说过,这是我早就预见的一幕,从一开始这不是你的局,而是我的局,也是我为了消灭你的最终一步。”

       晦帝闻言冷冷一笑:“你的局?我看你的得了失心疯,就算你能引动天地之力又如何,混沌一脉会畏惧天地之力,简直笑话。”

      “从一开始,就是我有意让你知道江雪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我在促成今日的局面,是我让你知道我对她的感情,更是我故意给了你抓走她的机会,而这一切就是为了促成今天这一幕,一个能接近你的机会。”

       “晦帝,你的自持魔界鬼智,可在我看来,不过是个连三岁孩童的都不如的蠢货,你不是一直对,黑暗兵法很感兴趣吗?”

       “那我最后再教你一句,黑暗兵法最后一条,舍一人,灭万军,王者之途,亦是亡者之途。”

       一连说了许多,再度喷出一口献血后,煞白的面庞依旧保持着贱兮兮的似笑非笑,残阳剑一挥,就在万剑即将落下之刻,晦帝快了一步,绝杀一刀插入残阳心口,残阳登时血洒长空,整个人犹如断线风筝,在这最后一刻慨然坠地。

       看着坠落的残阳,看着已经彻底成为一个血人的叶云天,晦帝仰天大笑道:“擎天十锋,实在太遗憾了,就算你剑通天地,无命放出最后一招的你,能奈我何?”

      “如果你是真晦帝,或许我这一招对你真的毫无作用,可惜你不过是个假货,一个冒名顶替,窃取他人肉身,潜藏在野史中的跳梁小丑,帝江。”

     
       一语道破真相,震慑住了晦帝,就在其愣神瞬间,一道利剑从空落下,擦破晦帝的面庞,吃痛的晦帝惊讶的看着天空,只见百万把利剑依旧悬于空中,就在他抬头那一刻,百万利剑从天而降,覆盖数百里的剑境,让下方十万魔军逃无可逃,一时间惨嚎声此起彼伏,转眼伤亡数万,折损过半。

        就在残余魔兵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松了一口气时,他们赫然发现,空中竟然再次汇聚好了百万利剑,真是刚出地府又见炼狱,求生无门,只得等死。

        剑劫之下,唯有被绑与木桩上的江雪与魅月,在万剑落下的那一瞬,一道金色气罩从江雪腕上的玉镯内悄然张开,护得两人安然。

       “残阳,叶云天!”

        身负数道剑伤的晦帝怒吼着看向叶云天,却见残阳竟然再度撑着紫阳剑半跪于地,正笑着看着他。

       “竟然还没有死,可恶啊!”再度怒吼一声,晦帝挥动长刀就朝残阳劈去,这一次她要一刀将其劈成两半,彻底杀了这个让她厌恶之人。

        然而晦帝刚一动身,百万利剑一同朝其射去,晦帝不断挥舞长刀抵挡,口中怒骂道:“叶云天你个废物,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本王吗?”

        残阳好似根本听不见晦帝的怒骂,他的目光再度看向远处的那两个女人,曾经的温暖,曾经的幸福,曾经的一点一滴,不断在残阳脑中闪过。         

         江雪,对不起,本以为我的离开会让你此生过得安然,不曾想到了这最后,还是让你为我受累,多希望你我那时不曾相遇。此生已然欠你太多,斩断九世情劫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只望将来不用再受这撕心之苦,更盼那时的你可以只是作为自己活下去。

         魅月姐,感谢你这几年的照料,我明白你是为了回报我,但我真的很想对你说,能看见你和其他兄弟一样幸福的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只望你能与兄弟们一同安然此世,往后彻底忘了残阳,忘了叶云天,也忘了雪影谷的一切。

        忆尘、如神,你们再也不用给我这个不争气的老大垫酒钱了。往后银月就交给你们,记得代我向所有兄弟说声,抱歉,你们的老大我,要先走一步了!

         “奶奶,母亲,恕孩儿靖文不孝。”

          一生漂泊,失去太多太多,他孤独过,落寞过,这一次他不想再失去,他要保住生命中仅存的一切。只见紫阳剑脱手而出,盘旋着升入空中。

          “晦帝,随我一同,坠入黄泉吧!”

          叶云天以命为注,今生修炼之无尽剑意,散入天边,此招正是唯一没有传授给小黑,紫阳剑法中的最后一招,残阳!

          “紫阳剑法最终招,江山如画无归路,残阳似血薄情关。”
   
           一心一念断情劫,三魂七魄斩邪魔。此生的责任,此生的担当。随着叶云天此生最后一语,齐虽自身三魂七魄化作一念,射入剑中,成就今生最后,最完美的一招。

           残阳!

          魂魄离身,叶云天的目光逐渐暗淡,双手也缓缓垂下,整个人随之倾颓,倒下!唯留一把紫阳剑承接着他的意志,在空中不断旋转,吸纳满天由剑意所化的红霞,做最后的一击。

          “残阳!”

           看见叶云天的身躯从空中落下,魅月的心宛如被撕裂一般,痛不欲生,但她此刻却只能这样看着,因为一切都无法再阻止,一切都已经晚了。

          而此刻的江雪没有魅月那样表现的痛心疾首,她还是如同以前那样的面无表情,如同他们第一次相见时那样,但她知道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六岁读兵书,十二入军营,十六拜大将,二十掌三军,一夜破敌三千里,单骑救亲却无力,而后从头再来过,问鼎十锋谁能敌,此生到此无所愿,只求伴卿归故里。”

           忽而在江雪的耳边响起了这段,曾经她只当是叶云天自卖自夸的打油诗,然而如今再听见,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江雪放声大哭。

         “骗子,骗子,你这个大骗子,说好的归故里,归故里啊~!”

          就在二女落泪的同时,紫阳剑也已彻底吸纳所有红霞,剑锋直指晦帝。

          九世情劫,破魂一剑,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无物可挡,更无人可挡!

         紫阳剑射出瞬间,无尽的寒意随即袭向晦帝,这股寒意直透晦帝灵魂,正是传闻中的噬魂之剑,感知危险,晦帝当场便要逃,然而不论她怎么逃,紫阳剑的却始终追着她,直至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胸口不知在何时留下了一道紫色印记。
     
        看到这道印记,晦帝猛然记起,之前叶云天刺在自己胸口的那一剑,那被她自己嘲笑软弱无力的一剑,竟是为此招做准备。

        想到此处的同时,晦帝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身处金色气罩中的两女,一瞬间万千思绪涌入脑中,原来从一开始叶云天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这个一开始,不是今日,更不是她抓住两女之时,而是更早,早到从她知道有江雪这个人之前,叶云天就已经想好了此局,一切的一切正如叶云天最后所说,今日不是她的局,而是他得到局,一个掩藏在真情与绝情下的,完美骗局。

       “黑暗兵法,银月残阳叶云天,我魅香今日败得心服口服。”

        感叹一声之后,了然一切的晦帝,放弃准备放弃洪玄穹的肉身,纵然她心有不甘,但噬魂剑可让中剑者神魂聚散的传闻,晦帝可不想亲身尝试。

       可就在晦帝下定决心,放弃肉身之时,紫阳剑突然加速,就在晦帝的魂魄刚刚脱出一半的时刻,肉身已然被剑锋刺穿。

       顿时,晦帝只感自身魂体如同要被拆裂一般,裂魂之痛让她那清秀的面庞变得极为扭曲。就在这危机一瞬,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晦帝身旁,一把将晦帝的魂体从洪玄穹的肉身中拽出,而此人正是阎帅鬼无阳。

        于此同时紫阳剑感受到晦帝的魂体已然脱出,竟自行从洪玄穹的肉身中脱出,朝着鬼无阳冲去。鬼无阳感受到剑锋上的寒意,瞬间猜到了这定是噬魂之剑,打了一个冷颤后,想也不想,带着晦帝的魂体,化作一团黑气,朝着西面遁去,这是身为阎帅的他来到人间后第一次连头都不敢回的一瞬逃出千里之遥,直到感受不到背后那股寒意方才停下。

        一瞬千里,正是鬼无阳的看家本领,鬼行之术,他自信这样的速度,就算那紫阳剑再快,一时半会也是追不上的,而且这里也已经脱离了残阳剑境的范围。

       就在鬼无阳准备停下来休息片刻,查看晦帝魂体之时,赫然发现,紫阳剑不知何时已然悬在他的头顶。

       “这怎么可能,一瞬千里的鬼行之术都无法躲避,叶靖文,老子当年就不该放你回人间。”

       话音方落,紫阳剑当场洞穿了鬼无阳的躯体,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鬼无阳的身躯化烟消散。

       看见鬼无阳当场散魂,魂体受创严重的晦帝,更为绝望的看着悬于眼前的紫阳剑,就在她万念俱灰之际,突然紫阳剑好似受到某种感应,竟放过了晦帝,朝着东方急速射去。

       怀青城外,桃花林中,一个红衣身影闯入叶云天所设的禁制,来到念文夫人的坟前。

      “虽然挖坟掘墓这种事,有违我之准则,但为了此战之胜,夫人,再下只能冒犯了。”

       红衣人口吐男声,只见他缓缓抬掌,就在他准备挥掌毁坟之际,一道利刃从天边冲至,红衣人心中一颤,感受到那震慑心魂的寒意,红衣人当场将蓄积的掌劲轰向袭来之剑,随后化作一道残影躲路而逃。

       利刃轻松穿破掌气,直直的插在了念文夫人的坟前,正是紫阳剑,来回两千余里,只在顷刻,足以印证此招之强,但不论多强,终有尽。

       剑上的紫芒已然暗淡,象征着叶云天的魂力即将耗尽。只见紫阳剑释放最后余力,也是叶云天最后的意志,之前吸纳的百万剑意,从紫阳剑内荡散而出,接连布满整个禁制之中,做完这一切后,紫阳剑上的光芒终于彻底暗淡。

       于此同时,一个身影从剑内走出,朝着念文夫人的墓碑轻轻一跪,一拜。

       “母亲,孩儿走了。”

       人影消散,化作点点星光,飞向天际,夜空阴霾散去,唯留银月高悬,照亮归家之路。

      紫微天相,九世情劫,他曾是卫国名将,也曾是一方枭雄,曾问鼎天下,也终负伊人。他有情,有恨,有悔,有憾。他的孤独或许没人能懂,他的名姓或许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被世人彻底遗忘。但是他终于可以彻底休息,不在有情,不在有恨,更不在有悔有憾。云天载日月,落叶盼归根,银月残阳叶云天,至此,魂飞魄散,与天同尘!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素環真 + 1 妖道角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妖道角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妖道角

GMT+8, 2023-12-10 19:28 , Processed in 0.024186 second(s), 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Yaodaojiao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